《平權大於邏輯?從女僕餐廳拒聘男性被檢控 思考盲目平權》

文:YS 最近台灣一間以女僕裝侍應作招徠的餐廳,因為明言不聘用男性,而被應徵男士投訴,最終被當局以《性別工作平等法》提出檢控,店主竟遭罰15萬台幣,事件引起網上議論,有意見認為女僕餐廳不聘用男士是合理做法,部份網民替店家被罰款感到不值。 台灣勞工局表示,該店欲聘請侍應,認為應徵者性別與工作本質無關,因此裁定店家違反法例。這個裁判表面看似是貫徹性別平權、彰顯公平精神,不過筆者認為,局方對有關具娛樂性質的營運以及女僕文化,均存有認知落差,加上直接用條文的字面解釋作為裁判依據,做法欠缺靈活,筆者不同意有關做法。 女僕餐廳的賣點就是女僕,是不折不扣的娛樂型服務,目標客戶亦明顯是針對對女性有興趣的食客,因此他們只聘用女性作待應實屬無可厚非。政府根本沒有深入了解女僕餐飲業的實施運作,不了解「女僕」的基本條件就是要「真娘」,導致作出這種離地的裁判;而投訴人訴諸法律雖然成功挑戰這個做法,但事實上卻破壞了女僕餐飲的精神。 難道要客人進入女僕咖啡店,卻要接受由偽娘款待?是不是每位食客都可以接受?另外店家以偽娘提供服務,是否觸犯《商品說明條例》?如果真的觸犯,店家又可不可以以性別平等作為抗辯理據?這些都是實在的營運技術問題,在未妥善處理之前,都不應該魯莽地用性別平等的觀點來檢視。   筆者並非否定偽娘女僕的可能性,亦支持同志平權,無意抨擊任何易服行為,然而真娘女僕款待是一門獨立的文化,而且具有一定文化年齡,硬性用條例來挑戰,縱使強制令所有女僕店聘用男人,有可能會為傳統女僕文化帶來消極的衝擊。 另一方面,有部分人認為是次裁決是「成功爭取男性當女僕」,但是筆者認為,用兩性平等來騎劫新興的偽娘女僕文化,不但是穿鑿附會、缺乏說服力,亦會混淆大眾,使其誤以為偽娘一律都是為了爭取兩性平等—須僅記,偽娘有可能只是為了表演娛樂,可以與兩性平等甚至跨性別平權無關。 如果當地市場上真的需要有偽娘元素的女僕店,屆時另開派系即可,使女僕與「偽娘僕」兩派分明,令普羅大眾容易接受偽娘,也可以解決男女平等的問題。

Read more

《不要再問香港為何沒有好的Event》

對於PR,有吹灰噴雪的、也有瘋狂吹奏的聲音。同人界以致ACG彷彿又再次燃起對於Event的熱烈討論,好像又回到以往「百花齊放」的年代一樣──然而在其後的「C3日本動玩博覽(下稱C3)」,又再次曝露出香港人對於Event文化的不理解以及自私。

C3公然出現「場內搶閘排隊」一事,誠然,在香港的Event場內己經不是什麼新鮮事,這次做得猖獗、人數過多,才正式被揭露出來罷了。早在以往有如CW、或是「Rainbow Gala(下稱RG)」的同人Event,參展單位於場內排隊、「搶閘」到受歡迎攤位或是限定品攤位等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然而香港人的特性就是「有著數,點解唔搶?」、「有頭位,點解唔爭?」,作為場內的參展組織,眼看搶先排隊買得心頭好的機會,為什麼不把握?外面排隊的人?Who cares?要怪就怪你們不是參展組織──稍有「特權」就盡大可能地利用、以最少的成本爭取最大的利益,這就是香港人。

Read more

【C3後續追查】首日GSC攤位排頭位者竟為Bilibili舞台主持,香港C3展覽GSC限量品搶購事件後續追查

單以這次GSC限量品搶購事件而言,C3主辦大會定下的規矩是「各參展商不得在展覽正式開始前讓人排隊」,這點GSC確實有執行此規定,主辦大會亦派出職員在開場前驅散在GSC攤位附近徘徊流連的人士。
因此就此制度而言,在開場一刻成功搶在徹夜組之前進入GSC攤位隊列內的各類持證者/借證提前入場者並沒有違反大會規定。
而今屆GSC攤位會這麼受眾人關注,某程度是因為部分限量商品的準備數量遠遠不足以滿足用家需求,以GD子為例,大部分的數量都落入場內人士的手中,大量一般參加者冒著寒風徹夜排隊仍然撲空,因此令很多人感到對一般參加者極不公平。

Read more

【有相有片證據確鑿】揭場內特權人士視規則如無物,香港C3展覽GSC限量品搶購事件基本報告

Goodsmile於今年C3展覽發售包括黏土人 瑞鶴改、ぐだ子(簡稱GD子)、figma Saber Lily等多款先行限量商品,引來不少人士於C3展覽前一晚於寒夜中排隊等候搶購。
然而有人發現於C3展覽活動首天正式開始一刻,有場內人士混入Goodsmile攤位的隊列內搶購限量貨品,因為每天發售的名額十分稀少,能購買的名額僅十數個,令不少徹夜排隊的人士撲空。
事件於網絡引發熱烈討論,有人表示此事已屢見不鮮,年年都有事前取得入場許可方法的「特權人士」偷步排隊購買限量商品。
鑑於同類場內人士混入搶購商品事件過往多屆展覽皆有發生,本媒體聯合及Doujin Station 及 ACGer (本文往後內容簡稱為我方)進行了此次的追蹤報導,向公眾揭露此次事件的來龍去脈。

Read more

《勿認同一手零售商分拆漫畫贈品》

「無咭當作新書出售」和「將沒有咭的書退回出版社」當然更無恥,這對文傳直接造成經濟損失,而這些被回退的不良品是無法再出售的,令部份期數已不能再提供。但是,單單把贈品分離於漫畫這行為,已明顯違反了文傳官方的聲明,涉嫌違反商品及說明條例,也顯然違反日方供應原裝遊戲咭來作隨書附送的意願。

事實上,日方對一手市場的這種行為,可以是介意的。二手市場的個人作為是另一回事,但作為一手零售商,它們銷售出去的商品是直接影響到該產品給人的形象。

Read more

《工廈的大型同人展Palette Ring 人流控制的爭議》

第一屆同人誌即賣會Palette Ring(PR) 在剛剛過去的星期日進行。它作為與Comic World同日舉辦的同人活動,吸引了星夢亭、風林火山、紙皮盒及黑蛛白蛛等大手同人組織參興。The Wave場地是由觀塘工廈活化改建而成,場地本身不大,主辦方一口氣租了三層以應付多檔同人組織以及人流,Palette Ring當天確實吸引了大量人流,人龍從The Wave場地一直伸延到外面的開源道,原本預定是在六時才結束的活動,早在下午三時半就已經停止售票。

對於有入場人士不滿PR在中午時分已經「截龍」,主辦方事後透露這是和他們申請的臨時娛樂牌照規定有關。今次在The Wave這活化工廈的地方舉行了大型同人展,引來了以後經營同人活動的後續討論。

Read more

《日本知名的變態音響監督—-吉田尚記》

長久以來被聽眾稱為「變態」(而吉田本人也認同)。2009年開始將人氣聲優拉進聽眾(不論男女)的妄想世界的企劃「勝手に着声ランキング」開始,自稱為「變態音響監督」。企劃裏經常發出可以被稱為「性騷擾」的發言,不過這樣的言詞風格,反而受大量的聽眾歡迎。

他在漫畫、動畫、偶像、落語(日本的一種傳統表演藝術)等範疇都有深厚知識[註1],並將這些知識活用而創造出御宅落語(ヲタク落語);他亦以「練馬産業大学落語研究会」的名義把御宅落語在Comiket中發布(目前連續18次在Comiket展出)。目前負責的電台節目「ミュ〜コミ+プラス」已突破1000集,年中負責數十次不同動畫活動的司儀,因此被Oricon稱為「日本第一忙碌的廣播員」

Read more

《今次CW攤數激減 杯葛行動見成效?》

10年來,CW發生了甚麼事?
號稱全香港最大型的同人誌即賣會Comic World(下稱CW)早前公佈了第43屆的場地平面圖。如圖中所見,攤位數目比過往幾屆來得少:
http://www.cwhk.org/php/CwFloorPlan.php?cw_id=43
有別於過往幾屆因展期有兩日而分薄單日攤數,來屆展期只有一天,但攤數仍然急降,有人說這是「杯葛CW」行動成功,有人則歸功於其他原因。這次攤數激減的事件又重新在同人界掀起一場熱議,當中有人不明白CW究竟所因何事引致罵名,此文將整理過去多年於CW發生惹起爭議的事件,讓大家在下判斷之前,有一個較全面的認識。

Read more

《一個人的聖戰-C91實戰心得》

話說各位宅宅們是如何購入或者閱讀同人誌(尤其是日本同人誌)呢?關於實體書我們不難在信和中心的零售鋪找到,還有各式各樣的代訂服務。不過如果你打算親身踏足聖戰戰場,親手從社團手中得到作品,或者你在一開始就需要改變你的看法。

1) 捨棄在香港同人展經驗

不論是CW,RG,甚至是CP,你的大部分經驗都是沒有用,你甚至要從根本開始著手改變你自己的觀點。

Read more

《淫審條例任其解讀 R18真無可避?》

要是將作品交到淫審處,每次評級費用為港幣2100元,可能評審完把同人本賣光都沒辦法回本,加上審批時間又可能來不及擺檔,每次新刊都先交淫審太難負擔。不少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寧願安全不創作十八禁(以下稱R18)同人本,不然就放棄香港市場,轉至網路刊載作品或是海外販賣,《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扼殺作者的創意,已不是新鮮事了。畢竟大衛像都被指淫穢,淫者見淫,誰知界線在哪?賣個同人本自娛娛人而已,可不想法庭見啊?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打到黎,九龍新界係咪冇得避?社會未有修例的共識,各同人組織是否只能出一般向(連黃色笑話,維納斯女神像也可能好危險)的清水同人誌?

筆者綜合了好幾個方案,拋磚引玉。有錯歡迎指正,感謝各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