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遊戲:偶爾吃個私房菜─WorldMaker》

喜歡《2048》的朋友,《WorldMaker》絕對是一個非常優質的作品。「往上兼容」令從來沒有下載過前作的朋友可以一個下載玩到飽。不過從下載量而論,這種「特別的上架技巧」證明了製作人並沒有以營運者心態去看待這款遊戲。情況就正如走進一間做不做你生意都無所謂的「私房菜」餐廳一樣,喜歡的人進來好了,不喜歡的話老子也無所謂。「要我更新?我索性推出新遊戲算了」

Read more

《淺談現今中國大陸同人展會的現狀與隱憂》

──如今,同人展會之所以發展得如此火熱,筆者認為,不單單是因為同人創作者與愛好者們只為求一個交流渠道那麼簡單,而是隨著中國大陸物質與精神水平的雙重提升,ACGN愛好者們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層次,進而渴求更高更好的平台所致。我國國情下的同人展會,是一群具備一定經濟能力和版權意識的參與者們,對既有充斥盜版制品漫展的失望,對自主同人創作交流的渴求,以及對正版版權的肯定,這三者共同影響需求下誕生的產物。

Read more

《滅亡的微笑:從文化開始被蠶食的香港人》

在我哉偉大香港警察 協助下,在Hidden Agenda(下稱HA)中演出的「This Town Needs Guns」因為入境處職員「放蛇」而「中伏」被捕。這次的理是他們沒有工作簽證,也有說法是因為他們「擾民」……比起上次食環處的「突擊巡查」,這次的「攻擊」更是來得兇悍、具傷害性。──利申先,筆者沒有聽過這隊樂隊的演出、也對於Band界的運作不甚了解,但對於HA的搞擾,先不說在此之前的小規模風波──最近既有食環處,又有入境處,當然仲有「我哉偉大香港警察」──從這幾次事件中見到的,是對於「次文化」日漸呈現出來的「滅亡微笑」。

Read more

NHK公布「最佳動畫100」及「最佳動畫歌曲100」網絡選舉結果

1917年,日本誕生了第一套動畫:《芋川椋三宙返りの巻》(芋川椋三玄关.一番之卷),自此開始了日本的動畫之路。為了紀念日本動畫100周年,NHK去年年底舉辦了「最佳動畫100」和「最佳動畫歌曲100」網絡投票選舉,投票期由去年12月到今年3月。早前已公布過動畫歌曲的投票結果,而今天則正式公布了動畫100的排名。   動畫方面,女性向的TIGER & BUNNY和劇場版佔據了冠亞軍及第6位,季軍則是由小圓奪得。另一人氣系列LoveLive!和劇場版成績也不錯,分別進佔4,5,9位,同系的水團亦有33位的不俗位置。前10位可以說是日昇的大勝利,而瓜分後,就只有魯路修和小櫻分別得到7和8位了。   早前公布的動畫歌曲排名,百名內LoveLive!的μ’s有9首上榜,包括冠軍的Snow halation及亞軍的僕光,還有水團1首入選。季軍是虎兔的OP,不朽的Eva神曲在第8位,而被喻為「國歌」的鳥之詩排名就只有31。不知道百大內大家有聽過多少? 當然這個選舉是完全依靠網民投票,所以各位實在不需要太過計較排名高低,當成個話題分享下就行了。 NHK在前100名動畫中挑選了10部,將在5月3日-7日連續於電視台播放。 最佳動畫100詳細榜單:(點擊放大) 排名 動畫 中文譯名 放映年份 1位 TIGER & BUNNY TIGER

Read more

《法律不是發泄私仇的工具》

後眞相世代裏,人們喜歡以一己之見,選擇性無視事實,寧可聽信合意的謊言。到底這是報私怨還是行公義?近日網上鬧哄哄的谷阿莫事件可見一斑。

谷阿莫發佈的影片,先以電影片段剪接而成,再配上自己撮寫劇情和抒發感評的旁白。谷阿莫如何撮寫劇情和評論,既建基於原本電影的內容,也本乎他自己的創意。客觀而言,這些影片符合了二次創作的條件(註1)。雖然他的撮寫被指爲瞎掰、曲解電影劇情,評論也被指爲酸臭詆毀,以高高在上的姿態踩低電影製作人的心血。但這些部份,只影響其作品質素好壞,不會改變它是二創作品的本質。在法治社會裏,他這樣做所招來的,應該只是大家對其作品或人品的評價,而不應該因爲大家的憎恨或喜歡,造成在法律待遇上有差別。

聲討谷阿莫的網民,花了不少篇幅表達他們對谷的憎惡。要是撇除這些主觀部份,剩下的主要論據就集中在兩點:一是指他的詆毀、曲解,趕走了觀眾,對片商造成經濟損失。二是指出谷阿莫有使用坊間字幕組的片段,以及未經公開放映或未發售影像碟的片段作片源,顯示出谷阿莫曾非法下載。

Read more

《邊個發明了「抽飛」?》

邊個發明了「抽飛」?唔重要,重要係「點解我要抽飛」──
「抽飛」,就是以「以抽籤方式決定演唱會門票的購買權」的意思──在日語中就是「抽選」(ちゅう せん),一般都是憑發售中的BD(Blu-ray)、CD等商品之中附帶的「抽選券」(抽選申込券),進入這個「抽飛」的殘酷世界

Read more

甚麼是大台,可以吃的嗎?《為甚麼同人文化和創作無法被重視?》

最近在香港同人出現了一篇《有些人是要被管的—-Cosplay界必須有驗證制度》提到審查制度,俗稱「大台」的設想。上文作者所說的大台,原是試圖用審查制度去規管同人界的性犯罪行為,我想不用多說大家都知道行不通。不過,「大台」未必會是一隻聞風就敬而遠之的魔鬼,正如各種興趣圈子也會有它們的業界代表,會為該圈子爭取地位、資源及代表性,同人界如果出現大台,它的本質應僅僅是作為同人圈(業界)的代表,在體制內協助同人圈爭取地位、資源、或向同人圈內各種人士提供由政府「埋單」不同的服務,令同人圈內有心朝產業化/職業向的人士爭取資源和機會。

Read more

【柴灣IVE明天「同人活動」 證實只是學生FYP誤傳消息】

原來,該學系學生原先打算採用「同人event 」場次或漫節形式作為該FYP的主題,亦得到任教學系老師的批准。但最終卻決定以「動漫文化」作為FYP(Final Year Project)的主題,而活動形式則相似於mega sell或嘉年華。該活動由始至終,均與柴灣ive漫soc無關,柴灣IVE將會舉辦同人event 的消息亦並非事實。

Read more

《有些人是要被管的—-Cosplay界必須有驗證制度》

大家都知道,香港Cosplay及攝影圈是沒有明確的門檻,致令有些人穿上角色服就自稱Cosplayer,又或有些人買了相機、Facebook儲了一些相片就自稱是攝影師,在這種成本不高的前提下,有意偽冒的人要混水摸魚實在太過容易,鼓勵了騷擾者接近Cosplayer的動機。

而懲罰機制方面,誠如我前段所指,涉事者因為被遺忘或被原諒,大眾就繼續讓其在圈內活躍,結果他們繼續堂而皇之出席動漫同人活動,又或沒有公開的黑名單讓公眾傳播,加劇騷擾者「添食」的行為。

所以由此筆者的結論就是:香港必須有正式的驗證制度,才可以重新整頓Cosplay圈內狗公亂舞的惡劣環境。對此,筆者有三個建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