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爾:機械紀元》:人性的,太人性的

在2015年的GDC演講中,橫尾太郎曾表示他一直試圖探索遊戲創作中難以涉足的邊界—— 一些顯而易見的禁忌擋在所有創作者面前,制約著遊戲所具備的潛力,但在禁忌與已知的可能性之間,還存在著一片未經探索的區域,他渴望突破一堵「無形的牆壁」,將前所未有的情感傳達給玩家。關於這種突破,他舉出的實例即是可口可樂公司在2013年設置於印度與巴基斯坦兩國中的「小世界」汽水機(Small World Machines)

Read more

《讓你最愛的角色就站在你旁邊—人頭錄音技術》

隨著VR成為遊戲的新潮流, 玩家對遊戲的臨場感要求越來越高,不過在畫面同步的同時, 聲音也會同步。 大家在聽各種動畫的drama CD的時候,有沒有那種角色們就站在你旁邊的錯覺呢?這種可以感受到臨場感的聲效, 其中一個錄音方法就是雙路立體聲錄音, 也就是「仿真人頭錄音」(又稱「雙耳錄音」Binaural Recording)。

Read more

《Game Party 2017活動留影》

同人攤位的題材種類廣泛,包括白貓Project、Lovelive! School Idol Festival、Nier Automata、Fate系列、彈丸論破V3等等,還有獨立製作遊戲公司火柱工作室。雖然展內題材感覺都以日系手機遊戲為主,但亦有League of Legend或Minecraft等非日系遊戲的同人創作。小編感覺現在的日本二次元作品,只要是稍有知名度的動/漫畫,基乎必然會衍生改篇遊戲作品,Game Party所的主題,其實也相當接近沒有限制的綜合同人誌即賣會了。

Read more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導演片渕須直親臨香港,剖白電影細節

今晚在觀塘Palace APM上映日本人氣動畫《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特別場,編劇及導演片渕須直,及監製真木太郎親身到場與觀眾見面。電影自日本上映以來受到大眾一致好評,繼「熊貓」後成為史上第二套動畫獲得日本「電影旬報」最佳電影,日前更擊敗新海誠的超人氣作品《你的名字。》,奪得第40屆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動畫電影。而導演片渕須直亦憑此片得到日本藍絲帶獎最佳導演,及第67屆藝術選獎文部科學大臣賞殊榮。

Read more

《從E紳士(Ehentai)47萬條本子數據看各國死宅的興趣愛好。》

英語類目下的有好幾個偏寫實的或重口的畫師:水龍敬、師走の翁、朝凪等。另外水龍敬拿第一毫不意外。從柚木N能上榜來看,歐美死宅的姐控情節也很嚴重,其實從之前的雜項TAG裡就能看出點端倪,以及之後的作品排行也能看出姐控情節。另:柚木N的N是NTR的N!

Read more

冨田真由遇襲案宣判 岩崎友宏被判監14年半

裁判長續指,被告對自己的殺人動機並沒有作出充分合理的辯解,但有顯露悔意,並對自己的犯罪行為道歉,所以判處被告監禁14年6個月,形容在同類型犯罪中量刑屬於較重。最後裁判長總結時,勸喻被告必須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剝奪了被害人的夢想,被告以後還有很長的人生,希望在獄中學懂控制自己。

Read more

【即時新聞】《Aqours First LoveLive!衛星源遭極速流出,中國盜片再惹爭議》

這次Aqours First LoveLive衛星源遭極速流出,在國內尤其LoveLive圈引起不少的迴響,不少人認為衛星源不但是違法盜版,圖利更不可取,而且如果傳到日本人耳中,恐怕會影響LoveLive以後在中國舉辦演唱會等活動的可能性。但亦有人為衛星源辯護,認為有些學生沒能力去看Live和BD,衛星源是他們唯一支持的途徑。

Read more

《男生不得穿校裙?淺評便服日懲罰男生穿校裙一事》

倘若事件屬實,筆者認為若校方沒有在校規或活動條款中列明男同學不得穿校裙,卻在活動當日才表明不能接受男同學穿校裙,在教育─特別是性別角度來說,是反面教材。

筆者並不難理解學校做法,由於香港人普遍對男性穿上女裝有強烈的反對,學校作為提供社會生產力的機關,為迎合社會的主流期望,當學生做出超越預期的行為,必定會毫不猶豫全力阻撓,所以對於學生穿著原本只為女同學而設計的校裙,自然會高壓制止。

然而,教育是不是一定要透過行政命令來指導學生的行為呢?筆者當然不敢苟同。

Read more

《平權大於邏輯?從女僕餐廳拒聘男性被檢控 思考盲目平權》

文:YS 最近台灣一間以女僕裝侍應作招徠的餐廳,因為明言不聘用男性,而被應徵男士投訴,最終被當局以《性別工作平等法》提出檢控,店主竟遭罰15萬台幣,事件引起網上議論,有意見認為女僕餐廳不聘用男士是合理做法,部份網民替店家被罰款感到不值。 台灣勞工局表示,該店欲聘請侍應,認為應徵者性別與工作本質無關,因此裁定店家違反法例。這個裁判表面看似是貫徹性別平權、彰顯公平精神,不過筆者認為,局方對有關具娛樂性質的營運以及女僕文化,均存有認知落差,加上直接用條文的字面解釋作為裁判依據,做法欠缺靈活,筆者不同意有關做法。 女僕餐廳的賣點就是女僕,是不折不扣的娛樂型服務,目標客戶亦明顯是針對對女性有興趣的食客,因此他們只聘用女性作待應實屬無可厚非。政府根本沒有深入了解女僕餐飲業的實施運作,不了解「女僕」的基本條件就是要「真娘」,導致作出這種離地的裁判;而投訴人訴諸法律雖然成功挑戰這個做法,但事實上卻破壞了女僕餐飲的精神。 難道要客人進入女僕咖啡店,卻要接受由偽娘款待?是不是每位食客都可以接受?另外店家以偽娘提供服務,是否觸犯《商品說明條例》?如果真的觸犯,店家又可不可以以性別平等作為抗辯理據?這些都是實在的營運技術問題,在未妥善處理之前,都不應該魯莽地用性別平等的觀點來檢視。   筆者並非否定偽娘女僕的可能性,亦支持同志平權,無意抨擊任何易服行為,然而真娘女僕款待是一門獨立的文化,而且具有一定文化年齡,硬性用條例來挑戰,縱使強制令所有女僕店聘用男人,有可能會為傳統女僕文化帶來消極的衝擊。 另一方面,有部分人認為是次裁決是「成功爭取男性當女僕」,但是筆者認為,用兩性平等來騎劫新興的偽娘女僕文化,不但是穿鑿附會、缺乏說服力,亦會混淆大眾,使其誤以為偽娘一律都是為了爭取兩性平等—須僅記,偽娘有可能只是為了表演娛樂,可以與兩性平等甚至跨性別平權無關。 如果當地市場上真的需要有偽娘元素的女僕店,屆時另開派系即可,使女僕與「偽娘僕」兩派分明,令普羅大眾容易接受偽娘,也可以解決男女平等的問題。

Read more

《不要再問香港為何沒有好的Event》

對於PR,有吹灰噴雪的、也有瘋狂吹奏的聲音。同人界以致ACG彷彿又再次燃起對於Event的熱烈討論,好像又回到以往「百花齊放」的年代一樣──然而在其後的「C3日本動玩博覽(下稱C3)」,又再次曝露出香港人對於Event文化的不理解以及自私。

C3公然出現「場內搶閘排隊」一事,誠然,在香港的Event場內己經不是什麼新鮮事,這次做得猖獗、人數過多,才正式被揭露出來罷了。早在以往有如CW、或是「Rainbow Gala(下稱RG)」的同人Event,參展單位於場內排隊、「搶閘」到受歡迎攤位或是限定品攤位等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然而香港人的特性就是「有著數,點解唔搶?」、「有頭位,點解唔爭?」,作為場內的參展組織,眼看搶先排隊買得心頭好的機會,為什麼不把握?外面排隊的人?Who cares?要怪就怪你們不是參展組織──稍有「特權」就盡大可能地利用、以最少的成本爭取最大的利益,這就是香港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