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LLer」】狂熱與癲狂 一線之差》

文:一弦

 

要說近年動漫界最具話題性的代表,「Love Liver(ラブライバー)」無疑是「風頭躉」之一。這個詞語本來只是形容狂熱地喜歡《Love Live!(ラブライブ!)》這作品的人,然而經過日本以至華語地區各「Love Liver」種種的事端以及行為問題後,「Love Liver」這個詞彙彷彿添上了貶義,被視為一群「走火入魔的邪教徒」。穿梭於大大小小的動漫活動、以至《Love Live!》的活動,說到聞名的「Love Liver」,大概會想起「Love Liver四天王(ラブライバー四天王)」。去年,幾位身披大量襟章、掛布、毛公仔、毛巾、海報、枕頭等週邊產品的「Love Liver」出現於秋葉原街頭。照片立即於Twitter中瘋傳,而自此之後仿傚者亦不計其數。

01
(據說是日本「天王裝」的雛形)

 

一般的「Love Liver」,對於所謂的「天王裝」的心態甚是複雜。「天王裝」這詞語本來就淡淡地摻著調侃與諷刺的意味,而主要針對的不僅是他們身上價值不菲的週邊產品,更有著明顯的價值觀差異。誠然,光看「四天王」這樣「出位」的裝扮,就算是完全不認識動漫的人,也能一眼就看得出他們對那部作品的「愛」是多麼「瘋狂」。對他們而言,這是一種表達對作品「愛意」反饋,好讓別人知道自己對這部作品有多大的忠誠、有多大的愛意。而在不少人眼中,這卻是一種炫耀、甚至是不知所謂之舉。故此,輿論所針對的已經不是作品本身,而是所謂「天王裝」行為上的問題。

 

 

 

而素來喜愛「仿傚」日本的香港動漫迷自然「不甘於後人」,這一年間,但凡《Love Live!!》的相關活動,不論是年初的「μ’s Go→Go! LoveLive! 2015 ~Dream Sensation!」以及「ANISONG World Tour Lantis Festival in Taipei」的直播、以至各大小的同人活動,也不難見到所謂「港版四天王」的身影。由於其裝備、行徑於香港而言實在過於「新穎」,故此馬上就引來廣泛的討論與廣傳。

 

不僅是「天王裝」,香港人更熱愛把對作品的愛意,用不同的方式去「表達」;剛於6月21日舉行的「Music Start!~ Lovelive!Only Event in HK」,繼往年「人形蜈蚣」事件後,又再次引爆出「Love Liver」的行為問題。當日場入設有「Love Live!」9位女主角的1:1婚紗紙板擺設,自然引來一眾「Love Liver」拍照留念。而經過往年「Love Liver」遭各界圍攻後,本年的「Love Liver」似乎略為收斂,有網民攝得他們對紙板做出「騎士跪」動作。

02
(「Music Start!~ Lovelive!Only Event in HK」的「求婚」場面)

然而,每每有外地的特別文化傳入香港,總會稍稍地有點微妙的變質。事實上,所謂的「跪板」動作實在平常不過,即使是日本星級的動漫歌手也曾經如此做過,單是看「跪板」行為,既不影響他人,又沒有構成不雅,相比起往年的「人形蜈蚣」,實在容易接受得多。然而,人類總是要麻煩阿寶……我說是,人類總要犯上同樣的錯誤,除了部份人對紙板作出「騎士跪」外,更有人對紙板作出更過火的不雅動作,此舉不僅讓外界難以接受,甚至連場內人仕看見也不禁側目。在他們而言,或許是對作品表達愛意的一種體現,但從周遭眼光看來,卻變為難以接受的畫面。愛一個角色,就真的要這樣「示愛」嗎?

03
(被譽為與「人形蜈蚣」齊名的「舔板」奇聞)

誠然,所謂「天王裝」亦不例外,不少追隨者,在香港努力打造他們一身「裝備」,除了是想對《Love Live!》表達愛意之外,其實還加諸了一些香港獨有的變化,一種為宣示自己是「忠誠的Love Liver」身份、追隨「Love Liver四天王」之類的心態。更甚者,是當中某些人對「Love Liver四天王」懷著近乎Cosplay心態,憧憬去「裝扮得好像他們一樣」多於熱愛《Love Live!》。這——就是一種「因為熱愛這作品的人是這樣,所以我也想變成這樣。」的心態。

 

話題又轉回「天王裝」作實例,面對「天王裝」的文化流入香港,一般人、以至「Love Liver」既不必過於抗拒,卻又不能盲目支持。仿傚「天王裝」者,固然是有他們特殊的原因,而且是個人的選擇和自由。在尊重他人、尊重文化的前題下,惡意或是盲目的批評,對他們也是不公平;反之,仿傚「天王裝」者更是要弄清自己這樣做的目的。如果為了仿傚看起來很「型」很「出位」的「四天王」的心情,還比喜愛作品的部份要多,這樣麻煩可就大了。舉個例子,偉大祖國泉州某土豪……不,我意思是富戶,為了彰顯自己對未來妻子的愛意,為她打造了一身金器、穿上了黃金聖衣……噢不,是黃金嫁衣。對那位土……富戶而言,這是「愛的表現」,與及向眾人宣示自己愛意濃烈的行為。繼而還有順德、中山、廣東等等的挑戰者……我說是仿傚者紛紛加入製作聖衣的行列……在他們眼中,到底向愛妻示愛、著眼於婚禮的部份居多,還是展示實力、想「上位」的部份居多?我看不透。

 

同樣道理,以所謂「激烈」或是「新穎」手法,向作品表達「愛意」的人到底又是什麼心態?在他們眼中,到底向喜歡的角色「示愛」、著眼於角角或作品的部份居多,還是想確立「忠誠的Love Liver」身份、想「上位」的部份居多?我也是看不透。

04
(據說不是炫耀,而是對妻子表達愛意的做法……異曲同工?)

當然,旁人的目光並不重要,主要也是製作「天王裝」的本人怎麼樣吧。只是,只是「人型蜈蚣」、偷廣告版、中傷其他作品、以至最新的「舔板」事件,已經足夠讓「Love Liver」這名字被標籤了。


狂熱與癲狂,確實一線之差。

ichitsuru@hkdoujin.com'

一弦

曾為《主場新聞》的博客,於《主場藝術》分區撰文。 現於《博風社》、《熱血時報》等平台亦有撰文。 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ichitsuru/ E-mail : [email protected]

More Posts

ichitsuru@hkdoujin.com'

一弦

曾為《主場新聞》的博客,於《主場藝術》分區撰文。 現於《博風社》、《熱血時報》等平台亦有撰文。 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ichitsuru/ E-mail : [email protected]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