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打擊盜版,真的是迷途知返?》

文:色狼
2015到現在仍是相當溫暖,但動漫界卻吹著寒風,不少知名盜版動漫網站關閉,App相繼下架或取消內容,翻譯人員被捕,都令筆者在內的不少動漫愛好者都感到無奈。

從表面來看,獲正版授權公司彷佛像惡魔一樣,追咬著「有汗出無糧出」的宅民,合法但毫無人性;這些打擊侵權的行為,尤其於中國,往往是「做show」多於維護權益,而究其目的,就是為了確保代理地位。

 

版權成本相當高昂,收入難以彌補

中國的動漫產業生態十分扭曲,因為市場明明很大,但願意花錢在娛樂的人卻很少,像筆者認識的中國年青一輩,以往普遍都是看盜版動漫小說,音樂隨便下,錢都花在購買週邊。引進正版版權的費用很貴,一集新番動輒就要6位數字的價錢,獨家更要貴幾倍以上;但和國外動畫網站不同,中國動畫網站大多是免費甚至是免費同步播放。據於動畫網站當編輯的朋友說,廣告收入難以彌補購番的花費,所以中國除了一個B字頭的網站可能通過其他方法做到收支平衡外,其餘動畫代理,都是每季不斷瘋狂燒錢;這點對於同樣是「買斷代理權」的漫畫和小說也一樣,一本賣70港元的台版小說,在中國可能不用30元,就算用上較差的紙質印刷,也難以想象如此低廉的價格如何填補版權成本。

樂視網
樂視網

購買版權打的是融資戰

我們一般認為企業打擊盜版,是為了增加正版的觀眾或讀者,但正如前述,即使增加了看正版的人,對收入也不會有明顯的提升,所以可以作一個結論:投資在動漫業的公司,它們都並非期望引進正版能帶來盈利。別以為中國企業是「人傻錢多」,其實它們打的都是近年最流行的融資戰。太複雜的商業流程就略過了,詳情可Google 「Venture Capital」/「風險投資」。簡而言之,企業找融資時,資產就是最大的吸引點,而動漫企業最大的無形資產,莫過於「作品的代理權」。手上代理的動畫、漫畫、小說、甚至遊戲越多,越能體現企業的實力,融資時的叫價也就相應提高。

日方洽談版權的策略

筆者曾與中國負責談動畫、小說乃至週邊的代理數位朋友閑聊,他們都不約而同認為,跟日方洽談版權時,他們最看重的並不是你肯付多少錢,而是你能怎樣推廣他們的品牌。對日方來說,他們更願意和一間有信譽,而非一間有錢的企業合作。所以,如果有一間企業勇於打擊盜版,它就能建立一個良好的商譽,獲得日方的信任,從而更容易拿到版權,作為無形資產,增加融資機會。

騰訊動漫
騰訊動漫

以輕國被控告一事解釋。中國輕小說代理不外乎日本角川的「半個親生仔」——天聞角川,以及今年開始「撈過界」的騰訊動漫。天聞角川是一個構成比較特別的組織,雖然有正常的管理層,但底下的工作人員,大多都是中國的御宅。而這些人又往往是從看盜版作品入宅的。或許出於同理心,天聞角川對打擊中國盜版輕小說一向乏力,因此輕國被控告,十居其九點九九,只能是出於騰訊之手。而騰訊對盜版的作法一向很簡單,要不用錢收買,不肯賣的就提告直至肯賣或者直接消失。輕國一事據公安說調查了兩個月;無獨有偶,上月騰訊傳出正尋求一筆12.5億美元五年期融資,這究竟是巧合還是果因?交由讀者自行判斷了。

中國的動漫產業扭曲到一個地步,令筆者實在無意去當一個判官,去評論正版和盜版誰是誰非。動畫界有B站,漫畫界有布卡,遊戲界有騰訊,至現在騰訊再空降進小說領域,未來一年的中國的ACG界,無可避免會繼續有更多代理,更少盜版;但綜上分析,中國動漫產業走向正版化,並非因為「良心發現」,歸根究底,只是商業遊戲的其中一環而已。

 

色狼

擅長使用上下半身一起思考。

More Posts

色狼

擅長使用上下半身一起思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