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迷表面反對譯名 實為不敢捍衛港地名字的膽小怕事之輩》

文:墨研

 

  最近有一張【救救比卡超,請廣傳!】 的貼圖,內裡有「爭取 Pokemon 保留各地譯名」聯署活動 。我相信不肯閱讀細節的香港人,肯定因為那見圖片上那個「爭取 Pokemon 保留各地譯名聯署」的白色大字,覺得值得支持,就沒頭沒腦地簽下去,連基本的看清合約內文的常識也沒有。聯署內文表示,他們爭取的只是『希望爭取在港官方標題以英為主,以中為副。既無礙任天堂統一漢字標題,亦能大家更易接受。』他們不反對統一譯名,換言之,未來「比卡超」變成「皮卡丘」、「波波球」變成胖丁的話,他們也沒有表明立場反對。

 

聯盟群組不惜檢舉用戶也要滅聲

  香港寵物小精靈聯盟(Hong Kong Pokemon Alliance)的臉書群組內,當然會有人對新譯名「精靈夢可夢」有意見。只不過是有成員反對新譯名,希望保留原譯名,已經有組員表示「唔好搞咁多野啦。」有人張貼關於捍衛粵音譯名的意見時,更有很多人表示「唔想搞政治。」一些努力提出捍衛本地譯名的成員,更加被人惡意檢舉,導致帳戶被凍結24小時。這些怕事之冷感與犬儒,很輕易就讓我感受到,香港本土淪喪,為何落到如斯境地。不消幾天,組內再看不到熱烈的討論,重新充斥著他們Pokemon的遊戲卡牌公仔分享,甚至有人若無其事地分享【「寶可夢」新作陸續有嚟!】的新聞,內容非常理所當然地用「寶可夢」稱呼Pokemon,我想萬一有一天,香港政府把普通話定為香港的法定母語,這班人都會欣然接受。

 

名為保留 實為妥協

  我知道怕事冷感是香港人最大的毒瘤,沒想到,連發起「爭取 Pokemon 保留各地譯名」聯署活動的人,都是如此犬儒。他們只是想極力挽留小精靈的譯名,而沒有打算維護《寵物小精靈》這個名字。他們甚至為任天堂著想,表示理解標題已註冊商標,甚至說「《寵物小精靈》亦非好的意譯,官方需要統一譯名,我們十分尊重。」所以《寵物小精靈》不能在中國用是可以理解的,自貶身價,簡直和泛民為共產黨想理由開脫,表示怕落共產黨面子這個奴才到極點的舉動無異。

 

根本不需統一

  我只是問一個很簡單很簡單的問題:「為何要統一?」簡直跟中國盲目地想要追求統一是同樣的迷思。統一中港台三地譯名,就跟中國不斷說香港和台灣都是屬於中國的一樣蠻不講理。大家都知道,三地的生活文化、語言習慣、用字全部都存在巨大差異,任天堂強行想要統一,恰好就有如中國想要統戰香港文化的口徑了。我不認為任天堂這家如此大的公司,會需要節省宣傳成本,而合併三地譯名,這根本不是開脫的藉口。

 

看似是「留各地譯名」,其實暗藏陷阱。
看似是「留各地譯名」,其實暗藏陷阱。

聯簽變相增加妥協認受性

  大家貿貿然走去簽那個「爭取 Pokemon 保留各地譯名」聯署的話,就會變相同意了「《寵物小精靈》亦非好的意譯」、「標題以英為主,以中為副。 」這些同意妥協《寵物寶可夢》的主張了,到時任天堂一句:「《精靈寶可夢》你們香港人也沒反對的。」我們就百詞莫辯了,你們明確反對的勇氣也沒有。

 

  有人說,發起聯署的人怕得罪任天堂,害怕任天堂撤出香港市場。我寧願它撤出,都不要《精靈寶可夢》。我聽到很多Pokemon玩家表示:「如果它真的把名字改成皮卡丘,我玩日版算了。」確實《精靈寶可夢》名字一出的時候,很多即時反應都是說:「好彩我係玩日版。」現在很多日本動畫沒有香港代理,不懂日文的香港人要看日本動畫,可以靠很多默默付出的字幕組,而字幕組就可以為香港人決定了粵語譯名為何了。我寧願以民間字幕組的方式,讓「比卡超」出現在動畫字幕上面,都不要CCTVB的畫面上,那班配音喊出「去吧!皮卡丘!」的聲音。

 

  一個民族的認同感,其中很根源的就是「語言」。面對日益赤化的香港,小學老師會指「食」是錯字,正確寫法是「吃」;天文台會說下「冰丸子」;J5台用普通話報新聞。你們這班寵物小精靈迷還是充滿魯迅筆下那種無藥可救的話,粵語粵文好快會玩撚完。

墨研

現職繪師、CG artist。 堅持不捱夜,香港有希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