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屆亞洲國際動漫節 去足四日真相匯報》

首屆亞洲國際動漫節已經「完滿結束」,主辦單位當然是慶祝叫好,但本網記者駐場4天,卻有另一種感覺。

首天開幕日是星期五,由於大部分學校還未開始放暑假,來場的青年並不多,但縱觀整天入場人數卻沒有預料中少,這是因為早前民建聯的一輪送票活動,而送出的「VIP門票」僅限星期五進場,相信有不少「貪小便宜」的人士進場。4天下來,人流稀疏:平均只有一兩百人,週末高峰期亦只有300人左右。除了愛麗絲偽娘團演出期間外,記者並沒有半點擠迫感覺。

「亞國動」預定於下午1時開幕,但公眾卻遲了二十多分鐘才能入場。現場本已準備妥當,僅因為舞台上各主辦方及VIP發言冗長需時,導致在剪綵前不能讓公眾入場。

主辦方聲稱有超過120個參展商,但記者把現場攤位數一次,就算將跟主辦有關連的攤位都算進去,總共也只有大約30個展商,實在無法理解如何得出4倍多的數量。記者翻查數據,原來所謂的「過百商家」,是包括在展覽前一天參與「動漫產業經貿日」的人,與之後4天公眾活動可謂毫無關係。

參展攤大約有5成來自內地,4成為香港,剩下1成則是採用日文名字但無法查證來源,而場內充斥著大量簡體字的產品、海報等。

01 (2)

工作人員不足 合約要自己簽

記者逗留期間,有入場人士誤以為記者是大會工作人員,他表示自己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工作人員。事實上,以記者所見,現場並不是沒有工作人員,但基本上都是「有任務在身」,例如在舞台、簽名區工作,場內遊走的工作人員寥寥可數;「大會職員」反而更易找到。有報料的工作人員透露,大會職員(ACACA成員)對於展覽細節和資料的了解,比臨時合約工作人員更差,很多時候入場人士詢問問題時,正職大會職員也無法解答,往往是透過臨時合約工作人員向工作組長詢問解決。

報料工作人員又透露,大會工作人員應聘時,要自己給自己準備僱傭合約給自己簽,感到不可思議。

 

盜版氾濫,與ACG脫節

攤位方面以售賣各種動漫精品為主,亦有本地的漫畫及小說商參與,但記者所見攤位內售賣的全部屬於舊刊,令人覺得有「清倉」之嫌。值得一提的是現場的抽獎攤位比例之多令人咋舌;有讀者表示,有內地攤的抽獎,獎品只是一堆不值錢的明信片等「垃圾」。

攤位發售的精品中,記者不難發現有懷疑侵權的商品,主要是盜用官方的版權繪,亦有大量懷疑盜用中、日同人作品製成的精品。更有攤檔公開展示的抱枕目錄內,包含不少18禁露點產品,該目錄放於當眼位置上,店員未有阻止任何人查閱。

會場又有一檔來自內地的Lolita服裝店,未知主辦是否跟一般人一樣混淆了Cosplay和Lolita文化(豆知識:正統Lolita愛好者對於把Lo裝當成Cosplay的人是很反感的)。會場又設有扭蛋機,但當中都是小玩具和不明的中國動漫人物, 與日本ACG有關的扭蛋則欠奉。

會場又有一個漫畫收藏家原畫展,展示多張經典動畫如龍珠、一休的動畫原畫,並標價數千至數萬港元出售,但現場所見,所有展櫃均是無頂設計,原畫正本和複印本放在一起,可隨時伸手入內拿起,而攤內也只有1-2名工作人員留守,保安措施十分奇怪。

02 (1)03

0405

06

更衣室黑點,主辦以公廁論推搪

會場內設有Cosplay衣帽間,第一天詢問工作人員時,工作人員表示這是可以當更衣室的。但奇怪的是這個更衣室十分「通透」,門口毫無遮掩,加上是簡單的方形設計,從外邊就可以看到大半個更衣室,女性更衣的話可說是十分危險。記者向Coser詢問,得知大家都是在場外洗手間換裝的。其實Coser要進場的話,登記前就已經要先準備好,這樣在場內設更衣室根本毫無意義。雖更衣室在第三天加裝了遮簾,但就記者所見,也只有幾個人用過來當休息室用。知情的工作人員透露,其實首天更衣室是不開放的,但主辦並沒有向工作人員發出「封閉」的指示;後來有工作人員向主辦提出更衣室無遮無擋的問題,主辦方有人竟然放出「公廁論」,指「公廁都冇布,啲人自己行入去,怪咩人?」

07

主持、翻譯質素成疑

主持在舞台介紹來自日本的Cosplayer 「USAGI」(日文發音:うさぎ)讀錯成ゆさぎ,後來USAGI經過自我介紹時確實有講到うさぎ的發音,但主持堅持自己是對的,連續兩天叫他做ゆさぎ。主持又犯下多種「無知病」,例如把嘉賓帶上場的薙刀說成是劍,又把本地嘉賓V-Project說成是韓國組合等。

 

第三天開始換了翻譯人士,主持在舞台竟公然踢爆該翻譯員是臨時請來的,還告訴台下觀衆該翻譯員是第二天的Cosplay大賽參賽者。而翻譯的質素可謂「相當有可疑」,例如在介紹嘉賓時出現以下對話:

主持:今日我地請左來自日本嘅Coserゆさぎ!不如同大家自我介紹丫!
翻譯:介紹自己吧(自分を紹介してくたさい)正確為(自己紹介お願い致します)
USAGI:うさぎです!宜しくお願い致します!(我叫USAGI!請多多關照!)
翻譯:佢叫「USAGIです 」。

有網友笑言,亞國動用(時薪)35元請這樣的翻譯是正確的。

 

舞台表演及簽名會蝦碌,主辦、主持未盡責任

08

數到亞國動最能吸引人進場的,就是嘉賓表演及簽名會了,每逢有嘉賓演出,會場大部分人都會去到舞台前觀賞,與後邊空無一人的攤位形成有趣而強烈的落差。主辦方號稱邀請到多名日本的演藝者、組合和Coser來表演,但實際上大部分均不是知名人士,反而由國內來港的愛麗絲偽娘團,以及Baozi & hana,更為觀眾熟悉。 遺憾的是,大會主持對一眾嘉賓的知識竟與觀眾類似,在台上甚少介紹這些日本嘉賓的經歷;而更悲慘的是,協助嘉賓的大會翻譯竟然不懂得說廣東話,導致嘉賓一個回答要先由日語翻譯成普通話,再由主持作二次翻譯成廣東話,流程冗長而沉悶;之後幾天,主持更加放棄廣東話,除了開頭幾句介紹外,全程都用普通話交流,彷佛預設台下觀眾都會普通話。也許因為經歷十數分鐘的悶場,大部分觀眾在表演時也表現呆滯,不但未見打Call跟拍,連表演結束後,尊重表演者的掌聲也是寥寥無幾。

簽名會則相對有較少疪漏,但有工作人員表示,有嘉賓因為沒有簽名用紙,向工作人員求助時,主辦反而問對方為什麼不自己準備簽名紙,最後要工作人員要代主辦致歉。而不同嘉賓的簽名會也因知名度而有所分別,個別嘉賓甚至出現「等人拎簽名」的情況。
值得一提的是,主辦上月聲稱會於場內舉辦亞洲COSPLAY之星大賽、動漫歌曲翻唱大賽、動漫萌舞比賽和漫畫插畫大賽,當中歌曲和漫畫插畫比賽完全失去蹤影,只有Cosplay比賽及萌舞比賽是確實有舉辦完成。

 

再差的展,也不愁沒人流?

09

雖然四天的展,網民力數各項「中伏位」,但仍然有人認為值得一去。有初次出Cos的Coser表示,欲到場向其他Coser取經,也有人認為會場能買到其他展沒有的精品和漫畫,感到喜出望外。記者甚至發現,有攤檔在首天已經將售價提高,但綜觀記者訪問過的入場人士,大多數都是沒有留意展前各種關於亞國動的新聞,而少數人則是為了支持個別嘉賓,或者是抱著「食花生」心態進場。到最後一天,其實大部分攤擋已經提早收工,沒有開檔。4天的人流,平均每天不足1000人。

 

俗語說「聞名不如見面」,相信這次首屆亞洲國際動漫節的舉辦,令參展商、嘉賓以至觀眾,都對這個在澳門和中國都辦過類似的展覽,有更正確的體會。

 

2 thoughts on “《首屆亞洲國際動漫節 去足四日真相匯報》

  • misscranberry@hotmail.com'
    七月 17, 2016 at 4:21 下午
    Permalink

    當中那些動漫分享會內容是什麼?

    Reply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