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CW攤數激減 杯葛行動見成效?》

10年來,CW發生了甚麼事?

號稱全香港最大型的同人誌即賣會Comic World(下稱CW)早前公佈了本屆(第43屆)的場地平面圖。如圖中所見,攤位數目比過往幾屆來得少:

http://www.cwhk.org/php/CwFloorPlan.php?cw_id=43

有別於過往幾屆因展期有兩日而分薄單日攤數,這屆展期只有一天,但攤數仍然急降,有人說這是「杯葛CW」行動成功,有人則歸功於其他原因。這次攤數激減的事件又重新在同人界掀起一場熱議,當中有人不明白CW究竟所因何事招致罵名,故此文將整理過去多年於CW發生惹起爭議的事件,讓大家在下判斷之前,先有一個較全面的認識。

空穴來風必有因,現先回顧過往十年間在CW場、甚至同人場內的種種風波。大家可能已經忘記,已進入第十個年頭的Rainbow Gala(下稱RG)就是不滿於CW而應運而生的。

自CW24開始,就有要求CW改善的聲音;數年後出現的Rainbow Gala(即RG)打著和CW對台的旗號跑出 ,最後平分秋色地佔去一年四次展會的位置。

 

以前的同人場創作不乏成人及多元的創作題材

同人創作有各種類型,有諷刺社會的,有溫情搞笑的,有插畫創作,而近年新接觸香港同人活動的人可能不知道,同人展內也當然有成人題材的創作。大家為一套喜歡的作品創作出各種成人題材的想象,也是同人展的重要樂趣之一。但由2012、2013年開始,成人題材的作品已經在展場內慢慢消失。

 

耶教道德團體滋擾同人場

耶教道德團體明光社,自2013年開始零星出現,其成員會假扮遊人,購買成人或敏感題材的同人本,然後交予電報辦及淫審處處理,更有傳一些成員曾把本子交給傳媒作負面報導;有展出成人題材創作的繪師因而惹上官非,甚至被定罪。加上當年壹傳媒等主流媒體對ACGN文化普遍持負面態度,不論是動漫電玩展、Comic World也是以「宅男」或「意識不良」的角度去報導。明光社成員假扮遊人把部分成人題材作品公開予主流傳媒報導,亦令當年還是十分小眾的動漫同人界被打上了「意識不良」的印象。作為同人展主辦的一方,CW的職員一直都對這些事件「闊佬懶理」,甚至曾有職員表示自己不知道什麼是同人,只是來負責展場工作。對於這些道德團體的騷擾,CW一直沒有為受害攤位提供任何援助。

 

坊間自行組織行動小隊

於CW場內,有十數個匿名人士組織起行動小隊,對假扮遊人的耶教道德團體進行跟蹤與反跟蹤,希望可以搶在對方行動時先有所準備。而且大家也知曉來滋事的成員其實也是固定數人,要辨認出來其實不難。曾經有一段時間的確讓活動平安地度過,而RG當時亦有呼籲各同人組織要守望相助。

 

道德團體到電報辦

後來,來到展場的人再不是耶教道德團體,而是正式執法的電報辦職員。他們正式向多個攤位進行檢舉,即場封檔並禁止參展者在場售賣作品。

CW卻繼續抱持不干涉態度,電報辦職員檢控攤主時,CW沒有為攤主提供任何協助,例如是法律常識的支援,澄清場地內是私人地方而不是公眾地方,安撫攤主情緒或者訂立清晰的指引,只是一直旁觀。

而行動小隊亦進一步自救,包括自發在開場前審查本子,多方面監察會場狀況。然而問題是,刊物屬於I級、II級還是III級物品,這個是由淫審處裁定,而且標準飄忽不定,我們不能有一個客觀的標準去定奪哪些物品屬於II級需要包膠袋,哪些是III級是不能展示。就算坊間進行「自我審查」,指導某些敏感物品需事先包膠袋,或者打上更安全的馬賽克,我們也不能代表淫審處作出判斷,最終因「行動小隊」無專業的法律知識,無力拯救一個接一個的惡法受害者。更甚的是CW多次選擇支援疑似執法人員,除了有攤主受害外,更將到現場採訪的記者拉開並阻止其採訪行為,最終該記者在無支援下被警方記下身份證。在最近一次疑似執法人員採取行動時,他們更主動挑釁記者,尤如一場之主,執法時CW工作人員(包括管理層)有在旁觀看,也僅為「觀看」,並沒有作出一分的協助。

 

日本Comiket的做法 黃紙警告力避法網

著名日本畫師Tony亦曾在2013年的Comiket84因為修正不足的問題,而被逼停上販賣其抱枕作品。(圖片來源:http://chaos-info.ldblog.jp/archives/8007350.html)

ACG以至色情事業極度發達的日本,其實也有類似香港法例390條(日本是刑法175條,「猥褻物頒布」)的條例,而且雙方條文也是大同小異,甚至連成人刊物出版社也事先聲明:「你畫下並出版成人刊物並非等於不會被檢控」但仍然是R18滿天飛,為何兩地待遇差異極大?

原來日本出版社會以「打碼」方式協助漫畫作家盡量避開法網,一般而言每間出版社都有不同的打碼方式,但仍會遵從一些基本條件。而每檔都是獨立成書的Comic Market(Comiket)中又是如何處理?Comiket會以嚴謹的方式進行規管,先自行訂立場內發佈刊物的標準。主辦基本上跟隨成人刊物出版社,甚至比它們更嚴格的打碼標準,如果未能達標,就會發出一張勒令攤主停售的警告(俗稱「黃紙」;如果被貼上「紅紙」,則是防災處理上有問題;「綠紙」則是遲到等不能在規定時間內開始的社團),直到該檔把不達標的作品處理好為止,才會開放給攤主繼續發售。

以這種方式協助同人作家們避開法網是一種即使沒有完美基準或法律保障下,盡力保障檔主、賣家和大會三方的系統。 但就以上各種方法而言,仍然沒有一種是「完全合法」的出版方式,只是一種進入「灰色地帶」的方法,就刑法175條而言, 「只要警察想拉還是可以拉你」。 雖然是一種自我審查,但這種審查對雙方(甚至各方)也有好處。

嗯,要說的話,就是「建前」和「本音」的分別。  


CW的事前審查 變成直接檢控

CW37 notice

主辦在淫審處和明光社來襲後亦嘗試在CW37開展前推出審查措施,聲稱在展覽開放予公眾前就攤位商品進行檢查,減少攤主因觸及淫審條例的情況下被檢舉。但結果在開展前主辦並沒有實行相關措施,亦沒有在開展其間巡視攤位販賣品或就商品內容提出建議,結果該屆亦有攤主被直接檢控,而主辦則在電報審執法時冷眼旁觀,更令攤主不滿。而接下來將舉行的CW43中,CW官方竟然與電報辦合作舉辦講座。此舉無疑是為自己戴上安全頭盔,將責任完全推卸落法律條文身上。更重要的是:有參加者回報,講座根本無法釐清檔主應如何避開法律陷阱,安心出本。

 

露內褲也即屬淫穢及不雅?

CW主辦推出的指引中亦有不少令人詫異的地方,例如「作品露出內褲即屬淫穢及不雅(但泳裝不屬)」等道德標準水平遠高於一般參加者認知的指引,令攤主無所適從,亦有感主辦與參加者的分歧越來越大,不滿聲音日漸增加。

 

冷漠對待攤主、同好後,今屆終見惡果。過往三屆CW同人攤總數一般由約420至450不等(因日數和使用場館大小數量不同,作者在此以每屆總攤數作計算),但今屆CW只有一天,但攤數仍銳減至約216,較過往三年春季場攤數比較有明顯跌幅,亦比上一屆少接近一半攤數,單就攤數而言已明顯見到CW受社團歡迎程度明顯下降。另一邊廂,只有一層展館的RG19在報名開放後短短一日已接近額滿,主辦甚至需暫停全攤報名,只開放半攤名額以容納更多社團,足以證明本地同人展攤位需求並沒有明顯減少。但為何過往較能容納更多攤位的CW在需求甚大的情況下,報名人數仍較往年明顯下降?原來是有另一個選擇供同人社團參展。所謂「良禽擇木而居」,有新選擇下有不少社團都願意嘗試新主辦所舉行的活動,這或是令CW攤數急降的原因。

 

貓物語(黑)中的羽川被貓附身後,經常以內衣示人,如果露內褲也即屬淫穢不雅的話,可能這部探討人性的作品也有可能被禁。

新同人展Palatte Ring與CW43同時舉行 試圖另闢溪徑?

原本新年的第一個星期日都是CWHK舉辦的日子,而第一屆Palatte Ring(PR01)就預定在明年2月5日跟CWHK同期在觀塘The Wave舉行。

有別於CWHK的是,PR01將集中於同人作品展銷、創作分享等,並不設表演舞台及角色扮演區,活動性質比較貼近CWT及日本Event。不論是同人誌、同人音樂、遊戲,只要是非商業、自行創作的作品,無論是原創或二創都可以參展。而且,他們亦會設立即日預審小組,在開場前預先檢視作品並避免作品在正式展示時觸犯法例。

雖然PR01是初次舉辦,但已吸引了175個組織參與,甚至因為反應熱烈而擴大場地讓更多組織參與。當中報名的有不少大手組織如黑蛛白蛛、氣球魚屋、風林火山等。可見這次活動都獲得不少組織的支持,或會為同人界帶來另一番景象。

有輿論認為 「PR同CW開同一日又勾走哂d大手,無道德,好心寒」,以小編的理解,應該是不理解CW過去多年發生的事件,以及PR出現的原因,才會妄下這種評論。

 

模糊不清的法例與社會觀念才是問題核心所在

同人展在香港愈來愈普及,不單是過往的「大」場,更多主題限定的同人場(Only場)亦應運而生。今見CW攤數大減,其實或是反映入場人士及同好所向。

這兩年已經近乎沒有本地的成人題材創作出現,有能力的畫手也紛紛到日本或國外發展。一個創意產業要蓮勃,必先有挑戰和實驗的空間,要是創作人頸上都架著一把刀,大家都憂心自己會否太暴力、太色情、太獵奇、太犯禁忌的話,這樣就連一般大眾的創作都會變得愈來愈保守,甚至連發表創作的動力也會失去。

主辦不負責任僅是問題之一,不斷追擊同人展的道德團體電報辦以及淫審處才是引致問題的元兇,那是社會觀念與創作禁忌之間的角力——也是一個恆久的課題。

御宅族及同人愛好者除了享受ACG為我們帶來的樂趣之外,其實亦有義務向身邊的人正確推廣御宅文化,才不致亂被社會扣上「淫穢及不雅」、「荼毒青年」的帽子,同心建設屬於我們的御宅同人文化。文化扎根得穩妥,實力夠強的話,就不會輕易被建制及主流傳媒擊潰得成一盤散沙了。

 

 

 

參考資料:

https://column.hkdoujin.com/2014/08/%e6%96%b0%e8%81%9e-cwhk%e6%8e%92%e9%9a%8a%e5%8d%80%e5%a4%a7%e6%89%8b%e8%a4%92%e8%b2%b6%e4%b8%8d%e4%b8%80/

 

https://column.hkdoujin.com/2015/03/cw39%e6%b4%bb%e5%8b%95%e7%b4%80%e9%8c%84/

 

https://column.hkdoujin.com/2015/11/%e3%80%8a%e5%90%8c%e4%ba%ba%e7%81%bd%e9%9b%a3%ef%bc%9a%e8%87%aa%e5%b7%b1%e6%b4%bb%e5%8b%95-%e8%87%aa%e5%b7%b1%e4%b8%8d%e6%95%91%ef%bc%9f%e3%80%8b/

 

https://column.hkdoujin.com/2016/02/%e3%80%8a%e5%90%8c%e4%ba%ba%e7%95%8c%e5%85%b6%e5%af%a6%e5%b0%b1%e4%bf%82%e9%a6%99%e6%b8%af%e7%a4%be%e6%9c%83%e7%b8%ae%e5%bd%b1%e3%80%8b/

 

https://column.hkdoujin.com/2016/02/%e3%80%8acw%e5%a4%a7%e6%9c%83%e5%86%8d%e8%b7%a3%e5%8f%83%e5%8a%a0%e8%80%85-%e9%9b%bb%e5%a0%b1%e8%be%a6%e9%80%a3%e7%ba%8c%e5%9f%b7%e6%b3%95%e6%88%90%e5%8a%9f%e3%80%8b/

 

https://column.hkdoujin.com/2016/01/%e3%80%8a%e4%b8%8d%e7%94%a8%e5%88%86%e5%be%97%e9%82%a3%e9%ba%bc%e7%b4%b0-%e5%a4%a7%e5%ae%b6%e9%83%bd%e6%98%af%e6%9c%aa%e8%b7%af%e4%ba%ba%e3%80%8b/

 

https://column.hkdoujin.com/2016/08/%e3%80%8a%e9%bb%9e%e8%a7%a3cw%e5%92%81%e5%9e%83%e5%9c%be%e4%bb%b2%e6%9c%aa%e5%9f%b7%e7%ac%a0%ef%bc%9f%e3%80%8b/

 

http://chaos-info.ldblog.jp/archives/8007350.html

https://matcha-jp.com/tw/483

http://detail.chiebukuro.yahoo.co.jp/qa/question_detail/q14109268279

http://detail.chiebukuro.yahoo.co.jp/qa/question_detail/q1358051153

One thought on “《今次CW攤數激減 杯葛行動見成效?》

  • hoshikawachiho@gmail.com'
    二月 7, 2017 at 12:13 上午
    Permalink

    我認為文中用「匿名人士」有欠妥當,那些朋友並不是匿名,他們都表明身份和立場的,而不是想縮起來躲起來的,應當清晰列明以示尊重。

    Reply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