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病的香港 要做出有病的作品》

文:Jason Kong

 

  離開戲院時,我聽到後面有人說「係咁拍香港好怪」「一班鬼佬在香港景講英文,村屋內又有個華人講日文。」當刻我就在想,為何日本可以不斷創作日本這個地方,能夠誕生出千千萬萬套以日本作為舞台的作品,香港人卻不接受將自己城市科幻化的想像呢?

  我不是說千禧年代那些特技泛濫的科幻港產片,而是真的扣連香港、扣連香港當代社會的作品。

  說來神奇,電影版的《攻殼機動隊》原本是在2008年被美國大導演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看中開拍的,然後不知為何換掉了編劇,2014年改了由Rupert Sanders執導,這樣多番轉折下,電影作品可以如此地像為香港而設的科幻作品實屬意外。我指的「為香港而設」的意思並不只作品以香港作為想像藍圖和背景,因為1995年押井守執導的動畫劇場版,已經光明正大地借用香港那種高度密集而貧富懸殊的城市作為原型去描繪攻殼的世界(原著士郎正宗的作品有著濃厚的反烏托邦味,但並沒有明顯參考香港。)「為香港而設」的意思是,電影版那個城市觀簡直就是為反映和諷刺現在香港城市病態而創作出來的:資料過剩、貧富懸殊、為了物質而被奴役、自我擴張與迷失、愈來愈嚴重的資訊控制和監視…

 

  比起95年那個機會主義、物質金錢至上的香港城市,2017年的香港更加接近了攻殼機動隊世界觀入面那個城市的形態,舉幾個例子好了:

1.網絡生活,其實也是義肢化的一種。

  由討論區演進到去FacebookTwitterSnapchat…網絡身份愈來愈接近現實身份。你在社交媒體的上所得到的回應,一個Like或者一個嬲嬲,都會影響到你自身的認同感,網絡身份成為了你自我的一種擴張。

2.主流媒體控制了輿論,相等於作品內的政府或財團為了自己利益隨意植入記憶。

  你以為修改記憶真的需要很高科技嗎?看看TVB的新聞,看看明報,看看雷動計劃,要改變一個人對現實的認知很多時候不需要直接修改記憶,控制輿論機器便行了。

3.資訊和指示泛濫得令人窒息

  2017年的香港絕對是比1995年時更加窒息了,港鐵車廂內的影片廣告、港鐵職員的催促、商場不停播放的音樂、到處不離手的智能手機,被社交媒體網上資訊轟炸的日常…這些資訊過剩得令人沒有思考空間,草薙素子也要深潛到海中深處才有安寧的自由。

電腦特技在特飛猛進的年代,香港也濫用特技拍了不少娛樂片,但大都跟香港社是不扣連的。圖為花了三年時間做後製特技的《衛斯理藍血人》,於2002年上映。
4. 社會形態更加接近反烏托邦作品

  2017年的香港被新自由主義佔據,擁有表面上有民主議會實際上是極權統治的政府,這個更加像士郎正宗筆下描繪的反烏托邦世界了。

  我舉以上這些例子出來並不是想逐個探討,而是想說,香港這個地方其實有足夠的病態去衍生出豐富的作品的。

  香港很多所謂本土或者本地創作,其實也只是在懷舊、保育,比起真正自豪地彰顯自己的文化,更像是在哀悼快將死去的城市。

有哪套創作真的能夠抓緊香港這個地方的重點,去拍出自己的科幻作品?

 

  唐英年一句「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就是最核心的核心價值。」道出了香港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價值在哪裡。

 

  事實上香港的病態,香港的可悲面貌,其實全部都可以用來當是創作的土壤,等於很多豐富的哲學思想也是在二戰後期漫發出來一樣。

  八十年代反烏托邦的科幻作品興盛,是當時二戰陰影還未褪色、人們尚在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間抉擇、科技發展之快速激發大家對未來瘋狂想像…是這樣的背景造就了那麼多科幻經典,這是當年的創作土壞。

  現今不論世界或是香港也準備進入巨變:恐怖主義及難民問題徹底打了左翼臉;全球化遭受本土思潮的猛烈反彈;香港本土思潮雖然進入低潮期,但它會轉形和再次來臨…這些身邊發生的事,全都可以作為創作的土壤。

 

王家衛的作品《2046》,我想是香港片中最深刻反映香港人對未來的迷失和迷茫的一套科幻(幻想)作品。

  看完電影版後,我覺得香港人是應該要有這些類型的作品存在的,是一些讓我們感到切身的作品,切合現在香港人形態的作品。老實說我早就對那些懷舊香港,販賣香港情懷的作品感到十分窒息了,我不想本土創作只剩下唐樓、蛋撻和阿婆阿伯,如果拿走了這些符號後就寫不出香港的故事,那香港就真的徹底死亡了。而我相信香港不是什麼也沒有,香港這城市有病,有病就產出有病的作品。我不相信一個能產出那麼多稀奇古怪事物又令人著迷的日本社會是沒有病的。

  《攻殼機動隊》的電影,作為荷里活片它真的是交足功課了,它有保留到「什麼是我?」這些思考問題在電影裡面而不變成純娛樂片,我已經算是很滿意。深度沒有押井守的高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比起探討存在的問題(何況御宅學已經有很多這類文章)。電影內拿了大量香港實景作為科幻世界觀的原型,這個更讓我感興趣。為什麼我們會不習慣香港變成這個科幻的樣子?為什麼會有人說「好怪囉。」

  我們是否對於這個地方太過缺乏想像,太習慣將本土創作局限在懷舊了?

 

jasonkong

見不慣荒謬,活不慣平庸,喜愛動漫,卻發現沒太多人為此而自豪,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能愛自己所愛,推而廣之。

More Posts

jasonkong

見不慣荒謬,活不慣平庸,喜愛動漫,卻發現沒太多人為此而自豪,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能愛自己所愛,推而廣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