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遊戲:今年暑假,一窩蜂打機》

今年香港嘅暑假真係非常熱鬧!先係七月底嘅「香港動漫電玩節」,然後就有「香港電競音樂節」同埋「香港復古遊戲展覽」,暑假尾聲仲有個「Game On:香港遊戲試玩日」。一時間電台電視台、報紙雜誌同一眾KOL都齊齊講「打機」,就好似多年嚟被冠以「冇出息」、「浪費時間」同「幼稚」嘅玩意終於可以抬起頭來。可能就係因為咁,呢期我經常聽到身邊有人講:「我侄仔買咗電競嘅Mouse同Keyboard準備組隊呀!」、「我個女想學Unity整Game呀!」、「我細佬今晚開台直播打機呀!」無論男女老幼都突然好熱衷打機。其實香港人一窩蜂嘅熱潮都唔係咩新聞啦,不過當好多人都響度大叫「機會嚟啦,飛雲!」嘅時候,當中有幾多人真係有心發展一個行業,有幾多只係純碎炒作乘機掠水抽水?今個禮拜嘅《品味遊戲》,我借剛剛完結嘅三個本地電玩活動,稍微分析一下「打機」係咪真係可以成為主流。

Read more

《矢野杏奈ACGHK 2017 來港感想》

日本歌手矢野杏奈在今年的ACGHK 2017跟CP04舞台上都有表演,當中包括「Shape My Story」、「オール・オーヴァー」等動漫主題曲,亦有舉行粉絲的見面會,本報趁這次機會跟她進行了一段小訪談。

Read more

重要!第四屆創天綜合同人祭 同場加映炮雷擊戰及例大祭

繼前天博麗神社例大祭生放送中,宣布例大祭將於7月來臨香港後,昨天砲雷撃戦的主辦前川及例大祭的主辦方博麗神社社務所相繼宣布,「砲雷撃戦!よーい!香港二戦目」及「博麗神社例大祭」將於第四屆創天綜合同人祭(Creative Paradise 04)場內同時舉辦。

Read more

【C3後續追查】首日GSC攤位排頭位者竟為Bilibili舞台主持,香港C3展覽GSC限量品搶購事件後續追查

單以這次GSC限量品搶購事件而言,C3主辦大會定下的規矩是「各參展商不得在展覽正式開始前讓人排隊」,這點GSC確實有執行此規定,主辦大會亦派出職員在開場前驅散在GSC攤位附近徘徊流連的人士。
因此就此制度而言,在開場一刻成功搶在徹夜組之前進入GSC攤位隊列內的各類持證者/借證提前入場者並沒有違反大會規定。
而今屆GSC攤位會這麼受眾人關注,某程度是因為部分限量商品的準備數量遠遠不足以滿足用家需求,以GD子為例,大部分的數量都落入場內人士的手中,大量一般參加者冒著寒風徹夜排隊仍然撲空,因此令很多人感到對一般參加者極不公平。

Read more

【有相有片證據確鑿】揭場內特權人士視規則如無物,香港C3展覽GSC限量品搶購事件基本報告

Goodsmile於今年C3展覽發售包括黏土人 瑞鶴改、ぐだ子(簡稱GD子)、figma Saber Lily等多款先行限量商品,引來不少人士於C3展覽前一晚於寒夜中排隊等候搶購。
然而有人發現於C3展覽活動首天正式開始一刻,有場內人士混入Goodsmile攤位的隊列內搶購限量貨品,因為每天發售的名額十分稀少,能購買的名額僅十數個,令不少徹夜排隊的人士撲空。
事件於網絡引發熱烈討論,有人表示此事已屢見不鮮,年年都有事前取得入場許可方法的「特權人士」偷步排隊購買限量商品。
鑑於同類場內人士混入搶購商品事件過往多屆展覽皆有發生,本媒體聯合及Doujin Station 及 ACGer (本文往後內容簡稱為我方)進行了此次的追蹤報導,向公眾揭露此次事件的來龍去脈。

Read more

《九展禁攝壇 其實是商業轉型的考慮》

當香港的攝影場地買少見少的情況下,coser和攝影師的確必須要自律,才能確保正面形象,讓坊間更容易接受、甚至歡迎coser的存在,這樣做才有說服力喚起大眾對這類空間的關注,否則絕對難以對商場趕走coser的做法構成任何阻力。

Read more

《CWT-香港Ⅶ 活動留影》

【 Comic World in Taiwan CWT台灣同人誌販售會-香港Ⅶ】《香港場》(下稱CWTHK)在十月三日順利舉行,活動未開始,九展場外已經掀起一個關於攝影的爭議。

  會場內貼滿了「請勿影響商店營運」的告示,商場管理員趙小姐表示,不開壇攝影是「ACG的禮儀」,而因為「起壇」而影響商戶的情況日催嚴重,會影響商場正常運作所以才決定需要執行規則。小編於人流比較旺的時份看到,九展的公眾空間的確沒有大型攝影器材設置的出現,但是Coser及攝影聚集的人流,還是把通道擠得水泄不通。九展內亦有告示表示「請勿席地而坐」,然而席地而坐的人還是相當之多。

Read more

《 2016螢之祭活動留影》

2016年的【螢之祭 -蛍の祭 Firefly Matsuri-】在8月21日完滿結束。,今年活動同樣在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舉行,場區大致劃分為三個,分別是攤位、畫作展覽以及舞臺區。驟眼一看,場區雖然不大卻頗有祭典氣氛。活動人數雖然不及大型同人活動展覽,在DI場內卻恰到好處,氣氛熱鬧。

Read more

《點解CW咁垃圾仲未執笠?》

對於CWHK(Comic World)的抨擊、控訴講完又講、罵完又罵,沒完沒了。筆者從CWHK的參加者到參展者、從參展到退出、從退出到杯葛CWHK──這段歷程之間,已經不知道第幾次對牠(容我用這個「牠」字)口誅筆伐、甚至在其Facebook專頁中正面質問主辦單位,而被主辦單位褫奪我在其Facebook專頁上的留言權。然而,即使筆者自知自己力量微弱、筆鋒未見銳利,罵了多少次也是於事無補也好;即使大會繼續把參展者置於死地而不顧、繼續對抨擊視而不見、掩耳盜鈴也好;即使部份參加者甚至參展者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繼續前往或報名參展CWHK也好,對於CWHK主辦的種種惡行、參加者以至參展者的種種反應,始於還是不吐不快。

Read more

《首屆亞洲國際動漫節 去足四日真相匯報》

首屆亞洲國際動漫節已經「完滿結束」,主辦單位當然是慶祝叫好,但本網記者駐場4天,卻有另一種感覺。

首天開幕日是星期五,由於大部分學校還未開始放暑假,來場的青年並不多,但縱觀整天入場人數卻沒有預料中少,這是因為早前民建聯的一輪送票活動,而送出的「VIP門票」僅限星期五進場,相信有不少「貪小便宜」的人士進場。4天下來,人流稀疏:平均只有一兩百人,週末高峰期亦只有300人左右。除了愛麗絲偽娘團演出期間外,記者並沒有半點擠迫感覺。

「亞國動」預定於下午1時開幕,但公眾卻遲了二十多分鐘才能入場。現場本已準備妥當,僅因為舞台上各主辦方及VIP發言冗長需時,導致在剪綵前不能讓公眾入場。

主辦方聲稱有超過120個參展商,但記者把現場攤位數一次,就算將跟主辦有關連的攤位都算進去,總共也只有大約30個展商,實在無法理解如何得出4倍多的數量。記者翻查數據,原來所謂的「過百商家」,是包括在展覽前一天參與「動漫產業經貿日」的人,與之後4天公眾活動可謂毫無關係。

參展攤大約有5成來自內地,4成為香港,剩下1成則是採用日文名字但無法查證來源,而場內充斥著大量簡體字的產品、海報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