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次元不同命 偽娘現實與動漫大不同》

動漫作品經常出現偽娘角色,由經典作品《笨蛋測驗召喚獸》的木下秀吉、到近期《Fate/ Apocrypha》的亞斯托爾福,都深受觀眾歡迎;而在同人作品中,偽娘題材作品更多不勝數,常見的例子有《艦隊收藏》的島風,她經常被二創而變成「島風君」;當然提到偽娘,也少不免提到偽娘控都十分熟悉的經典裡番作品《我的Pico(ぼくのぴこ)》系列,吸引程度更被堪稱為「路西法收割靈魂」,確立了二次元偽娘對觀眾的吸引力。

然而當大家看著那些「可愛的男孩子」時,有否想過隔了一個次元後的偽娘,又是怎樣子呢?

筆者多年前首次接觸偽娘,及後也與不同的偽娘接觸,期間與他們出門聚餐、出席cosplay同人展,以及和他們交談,知道了他們不少的故事,包括當偽娘的困難之處。

儘管他們的意見和經歷不一定是代表所有偽娘,但那些三次元偽娘,跟大家所趨之若鶩的二次元偽娘,有著極大的分別。筆者希望藉這篇文,指出動漫中對偽娘的描寫,哪些是正確哪些是錯誤。

Read more

【笑什麼,大家也是創作人!動畫x遊戲聯動RPG《LayereD Stories 0》今年冬季登場!】

舞台活動亦公布本作的角色建模將在正式推出後公開,玩家可以使用Unreal 遊戲引擎自由製作同人內容,可以預期屆時在網絡上將會出現一陣改作潮。製作人大橋聡雄在台上表示,正正是這種開放予受眾參與的形式,令他們無論是在製作動畫抑或遊戲時,都份外地誠惶誠恐。因為每一個人心目中都會有一個「最好的伊恩/佑斗」,他們就因而要更加努力去製作超越每一個人心目中最好版本的作品,可謂要比好更好,無時無刻都要精益求精。

Read more

【oice創作比賽 台灣反應熱烈 遊戲素材陸續加入圖庫】

「我自由我導」視覺小說創作比賽的簡介會在9月9日在台北市順利完成。當天參加人數遠超大會的預期,導致座位不夠,部份參加者只好坐在地上。

最近火速冒起的oice舉辦的視覺小說創作比賽備受台灣人所期待,是次比賽自7月份開始接受報名以來,至目前為止已接獲超過二百份的報名申請;而其中有超過百份之七十是來自台灣的個人或團隊。可能當地甚少「視覺小說」相關的比賽,奬金五萬元更是十分具吸引力。 oice 的創辦人余家齊透露「為了回應台灣朋友的熱烈支持,我懷著感恩的態度從香港來到台北接觸台灣的參賽者,希望親自解說比賽的詳情,跟 oice 的用戶交流經驗;嘗試促進一個熱愛視覺小說創作的社群。」

Read more

6年前一語中的?寺島拓篤宣布與佐藤聰美結婚

6年前寺島拓篤就曾經在博客表示,自己最喜歡的是《K-ON!輕音部》中的唯,但如果要結婚的話,無須考慮一定會選律,因為她「充滿活力,又十分顧家」。沒想到現在寺島就真的要和律的聲優結婚了。但按寺島於同日自己出演的文化放送廣播節目「ユニゾン!」向粉絲報告結婚時,對於交往的時長,他说「8年左右」。這表示這段巧合的姻緣可能不是天注定,而是經過一大輪操作的結果了?

Read more

《由「太幼稚」到採用日系插畫 萌娘車身廣告畫師分享業界經歷》

那個巨型的「珠江橋牌」電車車身廣告,Twitter的網友轉發消息時,也笑稱恐怕這個是香港首部「萌電車」。原來,這個廣告之所以會採用,是機緣巧合下誕生出來的。
  當時公司老闆跟「珠江橋牌」開會商討一個美女廚房的活動,就是讓一個美女廚師去教參加者烹飪,當時正在商討如何推廣這活動。老闆知道Exam一直有畫開日式動漫插圖,就向珠江橋牌展示Exam的插圖,結果「珠江橋牌」居然有興趣採用插圖。因為之前有另一個客戶看到日系動漫時,認為「太幼稚「、「太卡通」。所以Exam知道珠江橋牌對此有興趣時是十分驚訝的。
  而出了車身廣告後,Exam表示其他客戶是有對日式畫風有一點態度的改變,「雖然未有客戶真的再採用,但看了這個例子之後,又會有『OK喎』的反應。」
  雖然遊戲公司做不住,而且轉入了看似與動漫毫不相關的平面設計,Exam私下還是有不斷畫畫,他的臉書上可以看見一幅幅用心完成的作品。問及想以畫畫達到什麼目標,他表示廣告工作工時很長,而且出來工作那麼久,是很消磨熱誠的,不過「工作上如果可以會吸引到客戶,作為切入點,讓客戶接受這種畫風,用動漫畫去接受委託,似乎是自己比較可能實現到的目標。」

Read more

【Lovelive!官方發聲明稱打擊侵權 同人組織收信遭勸下架】

《Lovelive!》與《Lovelive! Sunshine!!》官方發表聲明,表示儘管警察多次揭發,《Lovelive!》侵權貨品還是接連在活動、販賣店及娛樂場所中出現。因此官方將會對惡意侵權的產品作出刑事起訴,並呼籲大眾不要購買。聲明發佈後兩天,同人商店Melonbooks向其委託寄售的同人組織發出電郵通知,表示與《Lovelive!》相關的產品已被下架。

Melonbooks是全日本直營店數量最多的同人商店,主要售賣ACG相關的同人誌及音樂CD。同人商品因為版權問題而被下架不是毫無先兆,有用戶早在5月18日發現,Melonbooks網站上《少女與戰車》的同人商品突然全數消失。

5月29日《Lovelive!》官方發出聲明後,日本網友現場視察《Lovelive!》的同人商品及抽蛋機已經完全消失,而著名同人商品販賣點【虎之穴】及【Comic Zin】則還有《Lovelive!》相關的產品。香港同人組織【星夢亭】亦在Twitter上發文表示收到Melonbooks發出的電郵通知,表示該組織與《Lovelive!》相關的產品已被下架。不少同人組織亦接連表示收到自己與《Lovelive!》相關的產品被下架的通知。

今次Lovelive!官方發聲明疑是針對秋葉原近日出現大量《Lovelive!》侵權商品,現時未知同人產品及販售商店會否遭受刑事起訴。

Read more

《滅亡的微笑:從文化開始被蠶食的香港人》

在我哉偉大香港警察 協助下,在Hidden Agenda(下稱HA)中演出的「This Town Needs Guns」因為入境處職員「放蛇」而「中伏」被捕。這次的理是他們沒有工作簽證,也有說法是因為他們「擾民」……比起上次食環處的「突擊巡查」,這次的「攻擊」更是來得兇悍、具傷害性。──利申先,筆者沒有聽過這隊樂隊的演出、也對於Band界的運作不甚了解,但對於HA的搞擾,先不說在此之前的小規模風波──最近既有食環處,又有入境處,當然仲有「我哉偉大香港警察」──從這幾次事件中見到的,是對於「次文化」日漸呈現出來的「滅亡微笑」。

Read more

《法律不是發泄私仇的工具》

後眞相世代裏,人們喜歡以一己之見,選擇性無視事實,寧可聽信合意的謊言。到底這是報私怨還是行公義?近日網上鬧哄哄的谷阿莫事件可見一斑。

谷阿莫發佈的影片,先以電影片段剪接而成,再配上自己撮寫劇情和抒發感評的旁白。谷阿莫如何撮寫劇情和評論,既建基於原本電影的內容,也本乎他自己的創意。客觀而言,這些影片符合了二次創作的條件(註1)。雖然他的撮寫被指爲瞎掰、曲解電影劇情,評論也被指爲酸臭詆毀,以高高在上的姿態踩低電影製作人的心血。但這些部份,只影響其作品質素好壞,不會改變它是二創作品的本質。在法治社會裏,他這樣做所招來的,應該只是大家對其作品或人品的評價,而不應該因爲大家的憎恨或喜歡,造成在法律待遇上有差別。

聲討谷阿莫的網民,花了不少篇幅表達他們對谷的憎惡。要是撇除這些主觀部份,剩下的主要論據就集中在兩點:一是指他的詆毀、曲解,趕走了觀眾,對片商造成經濟損失。二是指出谷阿莫有使用坊間字幕組的片段,以及未經公開放映或未發售影像碟的片段作片源,顯示出谷阿莫曾非法下載。

Read more

甚麼是大台,可以吃的嗎?《為甚麼同人文化和創作無法被重視?》

最近在香港同人出現了一篇《有些人是要被管的—-Cosplay界必須有驗證制度》提到審查制度,俗稱「大台」的設想。上文作者所說的大台,原是試圖用審查制度去規管同人界的性犯罪行為,我想不用多說大家都知道行不通。不過,「大台」未必會是一隻聞風就敬而遠之的魔鬼,正如各種興趣圈子也會有它們的業界代表,會為該圈子爭取地位、資源及代表性,同人界如果出現大台,它的本質應僅僅是作為同人圈(業界)的代表,在體制內協助同人圈爭取地位、資源、或向同人圈內各種人士提供由政府「埋單」不同的服務,令同人圈內有心朝產業化/職業向的人士爭取資源和機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