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太幼稚」到採用日系插畫 萌娘車身廣告畫師分享業界經歷》

那個巨型的「珠江橋牌」電車車身廣告,Twitter的網友轉發消息時,也笑稱恐怕這個是香港首部「萌電車」。原來,這個廣告之所以會採用,是機緣巧合下誕生出來的。
  當時公司老闆跟「珠江橋牌」開會商討一個美女廚房的活動,就是讓一個美女廚師去教參加者烹飪,當時正在商討如何推廣這活動。老闆知道Exam一直有畫開日式動漫插圖,就向珠江橋牌展示Exam的插圖,結果「珠江橋牌」居然有興趣採用插圖。因為之前有另一個客戶看到日系動漫時,認為「太幼稚「、「太卡通」。所以Exam知道珠江橋牌對此有興趣時是十分驚訝的。
  而出了車身廣告後,Exam表示其他客戶是有對日式畫風有一點態度的改變,「雖然未有客戶真的再採用,但看了這個例子之後,又會有『OK喎』的反應。」
  雖然遊戲公司做不住,而且轉入了看似與動漫毫不相關的平面設計,Exam私下還是有不斷畫畫,他的臉書上可以看見一幅幅用心完成的作品。問及想以畫畫達到什麼目標,他表示廣告工作工時很長,而且出來工作那麼久,是很消磨熱誠的,不過「工作上如果可以會吸引到客戶,作為切入點,讓客戶接受這種畫風,用動漫畫去接受委託,似乎是自己比較可能實現到的目標。」

Read more

【Lovelive!官方發聲明稱打擊侵權 同人組織收信遭勸下架】

《Lovelive!》與《Lovelive! Sunshine!!》官方發表聲明,表示儘管警察多次揭發,《Lovelive!》侵權貨品還是接連在活動、販賣店及娛樂場所中出現。因此官方將會對惡意侵權的產品作出刑事起訴,並呼籲大眾不要購買。聲明發佈後兩天,同人商店Melonbooks向其委託寄售的同人組織發出電郵通知,表示與《Lovelive!》相關的產品已被下架。

Melonbooks是全日本直營店數量最多的同人商店,主要售賣ACG相關的同人誌及音樂CD。同人商品因為版權問題而被下架不是毫無先兆,有用戶早在5月18日發現,Melonbooks網站上《少女與戰車》的同人商品突然全數消失。

5月29日《Lovelive!》官方發出聲明後,日本網友現場視察《Lovelive!》的同人商品及抽蛋機已經完全消失,而著名同人商品販賣點【虎之穴】及【Comic Zin】則還有《Lovelive!》相關的產品。香港同人組織【星夢亭】亦在Twitter上發文表示收到Melonbooks發出的電郵通知,表示該組織與《Lovelive!》相關的產品已被下架。不少同人組織亦接連表示收到自己與《Lovelive!》相關的產品被下架的通知。

今次Lovelive!官方發聲明疑是針對秋葉原近日出現大量《Lovelive!》侵權商品,現時未知同人產品及販售商店會否遭受刑事起訴。

Read more

《滅亡的微笑:從文化開始被蠶食的香港人》

在我哉偉大香港警察 協助下,在Hidden Agenda(下稱HA)中演出的「This Town Needs Guns」因為入境處職員「放蛇」而「中伏」被捕。這次的理是他們沒有工作簽證,也有說法是因為他們「擾民」……比起上次食環處的「突擊巡查」,這次的「攻擊」更是來得兇悍、具傷害性。──利申先,筆者沒有聽過這隊樂隊的演出、也對於Band界的運作不甚了解,但對於HA的搞擾,先不說在此之前的小規模風波──最近既有食環處,又有入境處,當然仲有「我哉偉大香港警察」──從這幾次事件中見到的,是對於「次文化」日漸呈現出來的「滅亡微笑」。

Read more

NHK公布「最佳動畫100」及「最佳動畫歌曲100」網絡選舉結果

1917年,日本誕生了第一套動畫:《芋川椋三宙返りの巻》(芋川椋三玄关.一番之卷),自此開始了日本的動畫之路。為了紀念日本動畫100周年,NHK去年年底舉辦了「最佳動畫100」和「最佳動畫歌曲100」網絡投票選舉,投票期由去年12月到今年3月。早前已公布過動畫歌曲的投票結果,而今天則正式公布了動畫100的排名。   動畫方面,女性向的TIGER & BUNNY和劇場版佔據了冠亞軍及第6位,季軍則是由小圓奪得。另一人氣系列LoveLive!和劇場版成績也不錯,分別進佔4,5,9位,同系的水團亦有33位的不俗位置。前10位可以說是日昇的大勝利,而瓜分後,就只有魯路修和小櫻分別得到7和8位了。   早前公布的動畫歌曲排名,百名內LoveLive!的μ’s有9首上榜,包括冠軍的Snow halation及亞軍的僕光,還有水團1首入選。季軍是虎兔的OP,不朽的Eva神曲在第8位,而被喻為「國歌」的鳥之詩排名就只有31。不知道百大內大家有聽過多少? 當然這個選舉是完全依靠網民投票,所以各位實在不需要太過計較排名高低,當成個話題分享下就行了。 NHK在前100名動畫中挑選了10部,將在5月3日-7日連續於電視台播放。 最佳動畫100詳細榜單:(點擊放大) 排名 動畫 中文譯名 放映年份 1位 TIGER & BUNNY TIGER

Read more

《法律不是發泄私仇的工具》

後眞相世代裏,人們喜歡以一己之見,選擇性無視事實,寧可聽信合意的謊言。到底這是報私怨還是行公義?近日網上鬧哄哄的谷阿莫事件可見一斑。

谷阿莫發佈的影片,先以電影片段剪接而成,再配上自己撮寫劇情和抒發感評的旁白。谷阿莫如何撮寫劇情和評論,既建基於原本電影的內容,也本乎他自己的創意。客觀而言,這些影片符合了二次創作的條件(註1)。雖然他的撮寫被指爲瞎掰、曲解電影劇情,評論也被指爲酸臭詆毀,以高高在上的姿態踩低電影製作人的心血。但這些部份,只影響其作品質素好壞,不會改變它是二創作品的本質。在法治社會裏,他這樣做所招來的,應該只是大家對其作品或人品的評價,而不應該因爲大家的憎恨或喜歡,造成在法律待遇上有差別。

聲討谷阿莫的網民,花了不少篇幅表達他們對谷的憎惡。要是撇除這些主觀部份,剩下的主要論據就集中在兩點:一是指他的詆毀、曲解,趕走了觀眾,對片商造成經濟損失。二是指出谷阿莫有使用坊間字幕組的片段,以及未經公開放映或未發售影像碟的片段作片源,顯示出谷阿莫曾非法下載。

Read more

甚麼是大台,可以吃的嗎?《為甚麼同人文化和創作無法被重視?》

最近在香港同人出現了一篇《有些人是要被管的—-Cosplay界必須有驗證制度》提到審查制度,俗稱「大台」的設想。上文作者所說的大台,原是試圖用審查制度去規管同人界的性犯罪行為,我想不用多說大家都知道行不通。不過,「大台」未必會是一隻聞風就敬而遠之的魔鬼,正如各種興趣圈子也會有它們的業界代表,會為該圈子爭取地位、資源及代表性,同人界如果出現大台,它的本質應僅僅是作為同人圈(業界)的代表,在體制內協助同人圈爭取地位、資源、或向同人圈內各種人士提供由政府「埋單」不同的服務,令同人圈內有心朝產業化/職業向的人士爭取資源和機會。

Read more

【柴灣IVE明天「同人活動」 證實只是學生FYP誤傳消息】

原來,該學系學生原先打算採用「同人event 」場次或漫節形式作為該FYP的主題,亦得到任教學系老師的批准。但最終卻決定以「動漫文化」作為FYP(Final Year Project)的主題,而活動形式則相似於mega sell或嘉年華。該活動由始至終,均與柴灣ive漫soc無關,柴灣IVE將會舉辦同人event 的消息亦並非事實。

Read more

《有些人是要被管的—-Cosplay界必須有驗證制度》

大家都知道,香港Cosplay及攝影圈是沒有明確的門檻,致令有些人穿上角色服就自稱Cosplayer,又或有些人買了相機、Facebook儲了一些相片就自稱是攝影師,在這種成本不高的前提下,有意偽冒的人要混水摸魚實在太過容易,鼓勵了騷擾者接近Cosplayer的動機。

而懲罰機制方面,誠如我前段所指,涉事者因為被遺忘或被原諒,大眾就繼續讓其在圈內活躍,結果他們繼續堂而皇之出席動漫同人活動,又或沒有公開的黑名單讓公眾傳播,加劇騷擾者「添食」的行為。

所以由此筆者的結論就是:香港必須有正式的驗證制度,才可以重新整頓Cosplay圈內狗公亂舞的惡劣環境。對此,筆者有三個建議:

Read more

Pokemon GO更新 中文玩家被迫轉玩「寶可夢」

   手機遊戲Pokemon Go 日前推出了一次重大更新,其中一項更新是推出繁體中文介面,只要將手機語言切換成繁體中文便可看到,而譯名則跟隨早前Pokémon SUN/MOON 官方公佈的繁中翻譯,但此舉似乎不太受香港玩家歡迎。  與香港一貫使用的稱呼不一樣,更新後的pokemon 中文介面使用的是台灣、中國統一譯名「精靈寶可夢」及「皮卡丘」,即使以往捕捉的精靈未改名,亦會變成新的中文譯名。但有些新譯名及遊戲對話惹出話笑,例如『你要我看你的蛋蛋嗎?』或者『你的咕咕…真是太巨大了。』昨日起便有各種遊戲截圖流出,令到不少玩家哭笑不得。 同時更新後遊戲會強制使用中文作業系統的玩家轉換成中文界面,若果玩家希望更改遊戲語言的話,變相需要更改手機手機作業系統的語言。此改動遭到香港玩家抗議,多名用戶在AppStore留下一星評分,甚至在各大討論平台紛紛表示希望遊戲介面給予選擇自動改回英文,有些人更揚言『不會再玩下去』。 小編使用蘋果手機實測,使用了「繁體中文(香港)」的語言系統,遊戲會立刻顯示成中文界面,pokemon會變成「寶可夢」,pikachu會變成「皮卡丘」。                 香港版App Store的Pokemon

Read more

《有病的香港 要做出有病的作品》

事實上香港的病態,香港的可悲面貌,其實全部都可以用來當是創作的土壤,等於很多豐富的哲學思想也是在二戰後期漫發出來一樣。

  八十年代反烏托邦的科幻作品興盛,是當時二戰陰影還未褪色、人們尚在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間抉擇、科技發展之快速激發大家對未來瘋狂想像…是這樣的背景造就了那麼多科幻經典,這是當年的創作土壞。

  現今不論世界或是香港也準備進入巨變:恐怖主義及難民問題徹底打了左翼臉;全球化遭受本土思潮的猛烈反彈;香港本土思潮雖然進入低潮期,但它會轉形和再次來臨…這些身邊發生的事,全都可以作為創作的土壤。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