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次元不同命 偽娘現實與動漫大不同》

動漫作品經常出現偽娘角色,由經典作品《笨蛋測驗召喚獸》的木下秀吉、到近期《Fate/ Apocrypha》的亞斯托爾福,都深受觀眾歡迎;而在同人作品中,偽娘題材作品更多不勝數,常見的例子有《艦隊收藏》的島風,她經常被二創而變成「島風君」;當然提到偽娘,也少不免提到偽娘控都十分熟悉的經典裡番作品《我的Pico(ぼくのぴこ)》系列,吸引程度更被堪稱為「路西法收割靈魂」,確立了二次元偽娘對觀眾的吸引力。

然而當大家看著那些「可愛的男孩子」時,有否想過隔了一個次元後的偽娘,又是怎樣子呢?

筆者多年前首次接觸偽娘,及後也與不同的偽娘接觸,期間與他們出門聚餐、出席cosplay同人展,以及和他們交談,知道了他們不少的故事,包括當偽娘的困難之處。

儘管他們的意見和經歷不一定是代表所有偽娘,但那些三次元偽娘,跟大家所趨之若鶩的二次元偽娘,有著極大的分別。筆者希望藉這篇文,指出動漫中對偽娘的描寫,哪些是正確哪些是錯誤。

Read more

【笑什麼,大家也是創作人!動畫x遊戲聯動RPG《LayereD Stories 0》今年冬季登場!】

舞台活動亦公布本作的角色建模將在正式推出後公開,玩家可以使用Unreal 遊戲引擎自由製作同人內容,可以預期屆時在網絡上將會出現一陣改作潮。製作人大橋聡雄在台上表示,正正是這種開放予受眾參與的形式,令他們無論是在製作動畫抑或遊戲時,都份外地誠惶誠恐。因為每一個人心目中都會有一個「最好的伊恩/佑斗」,他們就因而要更加努力去製作超越每一個人心目中最好版本的作品,可謂要比好更好,無時無刻都要精益求精。

Read more

影評:《煙花,應該和誰看》——傳媒造成的錯誤期待

《煙花,應該和誰看》最具爭議的肯定是劇情了,畢竟《煙花》是建基於一個很好的劇本。岩井俊二在1993年就是憑這個短劇劇本獲得「日本電影導演協會」的新人獎,《煙花》一劇也因而被改編成電影,所以筆者在觀看前十分奇怪,劇情再差也應該止於個人喜好,不至於劣評如潮吧?

Read more

《日本TOKYO GAME SHOW 2017 Day 1 焦點整理!LovePlus、魔禁極度吸睛!》

戴上眼鏡後,眼前立即出現放學後的情景,主角(即是玩家本身)正獨自一人在無人的課室,為下星期的測驗週而煩惱,寧寧就突然走進課室,並告訴主角她在便利店的打工,因為店長怠工可以不用馬上去,所以就有空餘時間可以跟主角一起溫習。主角有些許遲疑,指出兩人年級不同不可能互相指導,誰知學姐回答自己並不是為了要讓主角幫忙應付測驗,而是為了多看他的臉幾眼,來獲取繼續加油的能量。正當兩人感情正佳、寧寧將臉頰攏近時,手提電話就不識趣地響起;寧寧接起電話,卻聽到便利店員表示店頭突然來了很多客人,光是店內現時的人手根本應付不了,催促學姐快點回店幫忙。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一切的後續都要等今年冬季遊戲正式發佈時方會揭曉。

Read more

《Cosplay收費攝影 對雙方皆有保障?》

隨著網絡、社交媒體的普及化,Cosplay文化已經逐漸為大眾所熟知。

Cosplayer寫真販售、遊戲推廣、國際比賽…現在,Cosplay已經從單純的一個興趣,演化成今天我們所能見的一個具商業價值的活動。隨著商業化Cosplay的出現,Cosplay攝影也從以前只為記錄交流,到現今已衍生出Cosplay收費攝影和Cosplayer寫真書拍攝合作等商業類活動。當中,以中國和日本的Cosplay商業攝影市場最為成熟和蓬勃。當中,圈內更有明確的交易指南或報價可供參考,這些國家的Cosplayer也普遍認同Cosplay攝影收費這個概念。

然而,香港、台灣、新馬等地方,Cosplay收費攝影的概念普及性就比上述兩個地區低很多。以香港來說,大部分Cosplayer (下稱「Coser」)、攝影師依然秉持當年麥花臣的「興趣論」-,大家都是因興趣愛好而聚在一起的愛好者,亦剛好想記錄自己的Cosplay、拍攝自己喜愛的角色。他們認為這是各有所求從,而把Cosplay攝影定性為互惠互利或合作創作的性質,故甚少提及實質的金錢報酬。當人人都能很簡單地購入Cosplay服裝、攝影器材等等,Cosplay的概念開始出現新的認知,「美」、「還原」等字眼開始成為Coser對Cosplay的要求甚至是前提。而Cosplay攝影亦同樣, 由當時人手一部DC仔的”拍攝記錄”,逐漸成為今天要用具一定質素的相機拍攝的”美觀Cosplay相”,。Cosplay整個文化對作品質素愈來愈有要求。

筆者認為,Cosplay攝影很大程度上是屬於人像攝影的一個主題分支既然是人像攝影的分支,而人像攝影本身已有商業的市場,為何當在香港引入Cosplay收費攝影時,卻有不少反對的聲音?

Read more

【oice創作比賽 台灣反應熱烈 遊戲素材陸續加入圖庫】

「我自由我導」視覺小說創作比賽的簡介會在9月9日在台北市順利完成。當天參加人數遠超大會的預期,導致座位不夠,部份參加者只好坐在地上。

最近火速冒起的oice舉辦的視覺小說創作比賽備受台灣人所期待,是次比賽自7月份開始接受報名以來,至目前為止已接獲超過二百份的報名申請;而其中有超過百份之七十是來自台灣的個人或團隊。可能當地甚少「視覺小說」相關的比賽,奬金五萬元更是十分具吸引力。 oice 的創辦人余家齊透露「為了回應台灣朋友的熱烈支持,我懷著感恩的態度從香港來到台北接觸台灣的參賽者,希望親自解說比賽的詳情,跟 oice 的用戶交流經驗;嘗試促進一個熱愛視覺小說創作的社群。」

Read more

[Live後感]《ナノ(nano),大概是讓我沒有跳過OP的歌手》

演唱會伊始,ナノ便以一身帥氣的搖滾風裝束登場,以《MY LIBERATION》作為開場,瞬間點燃歌迷的情緒!歡呼聲此起彼落,更有不少觀眾自發地打call,配合歌曲的節奏一同揮動手中的blades,展現他們對ナノ的應援之情!

演唱會中,ナノ演唱了不少大家熟悉的歌曲,例如《SABLE》、《NO PAIN NO GAME》、《ROCK ON.》、《THE CROSSING》,當然也少不了《蒼藍鋼鐵戰艦》的OP《SAVIOR OF SONG》,當《SAVIOR OF SONG》奏起之時,一眾歌迷更主動把手上的blades轉成符合動畫《蒼藍鋼鐵戰艦》中代表主角組的藍色,同時《SAVIOR OF SONG》亦是整場live中,令眾歌迷情緒達到最頂點的歌曲,ナノ更多次遞咪給台下的歌迷,邀請他們一起合唱副歌部分歌詞,歌迷們當然配合ナノ一齊合唱,彷如ナノ和歌迷都一同站在台上演唱一般!

Read more

真人版《東京喰種》— 穩打穩紮,以樸實追求高質的真人化作品

首先要一讚的是真人版《東京喰種》並沒有像近年其他真人化作品一樣,嘗試在有限時間內把整個系列故事推完。近年的爛作共通點都是太想把故事「完結」,因而胡亂跳過劇情,甚至因原作部分劇情推進太慢,而「原創」電影版劇情。而真人版《東京喰種》只寫了「笛口篇」的故事,以動畫換算就是第一季的1-8話,時間長度其實差不多,對劇情的改動主要是把笛口篇無關的伏筆拿掉,以及把CCG放在一開始登場,以利營造最後金木和董香vs阿門和真戶的「終極對決」。

Read more

《讓大眾關注香港創作者,香港文創需要你》

我們看見,對香港的文創有熱忱的人,很多都有心有力,卻得不到廣泛的認同。對於創作者,在圈內交流交流也挺開心,但我們真心希望,大家的血汗能有更好的展示機會。

在多數的展場,同人作品有強力IP支持,原創作品更覺乏力。我們希望原創作品,也能有其他的平台去展示,其他的工具去支持。

我們見到這許多許多,然後想到將大家的努力凝結在一起,被每一個熱愛遊戲的人所接受,因此發起了[email protected]計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