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少女很不對勁 評梅津泰臣《伽利略少女》

文:彭彭

嚴格來說,不對勁的少女是三個,不是一個。

嚴格來說,不對勁的不是少女,而是少女作品的監督很不對勁。

那個監督,就像他風格裏經常出現的羊咩鬍子猥瑣大叔一樣,超級不對勁,本來,只要他向多啦A夢借個時光機倒流個三十年,他是很對勁的,但他沒借就是不對勁。這個監督我說的是梅津泰臣,他搞出來的少女呢,是所謂伽里略的子孫星月、神月和葉月。

三十年前的動畫,還是那個英雄年代,英雄象徵正義,正義只有一種,人物角色就有兩種,即是忠和奸,沒有再多的了。設計動畫腳本角色,只要分兩個欄:忠的、奸的,把人物編進兩個欄目去就完了。慢慢的這種編劇手法開始行不通,才多出了一些看似忠其實奸,看似奸其實忠的角色來着。不過,所有角色還是有個本質,有些人物一出生就是性本惡,有些人物一出生就是性本善,只是他們的本質給甚麼東西蒙蔽,於是揭開面紗,讓觀眾看清人物的忠奸也變成一個推出故事的受歡迎戲碼。

世界有個不變的道理,只等人去發現,這是現代文藝作品的古老橋段。不過,經過幾十年更替,西方六七十年代開始萌芽的質疑權威和理性、以斷裂拼貼經驗為人類主流感知方式為基礎的後現代觀眾誕生之後,「世界有個不變道理等人發現」的戲碼就已經失去市場,其結果就是忠奸分明的故事在電視機播出時,觀眾開始心不在焉,甚至寧可把電視接上遊戲機,自己親自打怪去。

是的,超人已經玩蛋了十多二十年,拆穿人物內心、質疑自己、問題不再在怪獸身上找而在主角身上找,這一類故事才是全新的王道--屬於後現代一代的王道。就是曾經在幾十年前拍出《神勇飛鷹俠》這神作的龍之子公司,最近翻拍《飛鷹俠Gachaman Crowd》,也擺明不買英雄的帳,大數英雄的不是,不以戰力論勝負,更甚者就是壓根兒否定勝負,藉着神奇少女小初把勝負之天理完全顛覆。

gatchaman_crowds

明明時代已經更替了,那邊廂梅津泰臣竟然搞出一個追尋伽里略寶藏的少女動作故事,故事出來一大班人,清楚可辨的奸角的一堆,做為少女的男孩子朋友仔充滿對科學的興趣和幻想,而主角少女們三姊妹不和,讓觀眾替她們擔心,祈願她們齊心合力解決困難,在逃避壞蛋們的追踪之際,一起追尋連壞蛋都說不出是甚麼的伽里略遺產。整個故事的前進推力,就這樣完全放在一個像神明一樣供人敬仰的神秘遺產之上。

說到這兒,我很希望我已經表達得很清楚,我為何覺得有個少女很不對勁。這種不對勁,用普通的語言說不出來,用哲學的語言勉強說得出端倪,但我也不能保證能讓你知道我想說甚麼。不過,看到第五集,看着一些配角人物說着大義凜然的對白,我心中就有壓止不住的違和感如泉水般湧出,不能不吐槽。

或者我再多用兩齣動畫與它做對比,希望把這個不對勁說得更具體一些。

先說伽利略少女,片頭OP可以見到星神葉月三姊妹在地球上跑,不過她們跑,不是自願的,她們是被敵人驅趕逃走,又為一個不知有甚麼價值的遺產而奔命,所以她們的笑容無法令我覺得由衷而釋然。她們正在被一個莫名的目的奴役着自己的人生,人生不屬於她們。

真正的少女,像日常悠哉大王的少女們那樣,奔走只因她們喜歡奔走,不被任何預設目的驅趕,所以看着她們一邊跑一邊笑,我們就會痴痴迷迷的流起口水來,而且會誤以為自己變成了故事中的少女,好開心,覺得好萌,好萌。

nonnon

或者你說,追逐寶藏的故事,不是一樣可以大熱嗎?就像ONE PIECE海賊王那樣啊!我說,這是你弄錯了,路飛、奈美、魯賓等人對ONE PIECE寶藏是否能到手根本漠不關心,他們心裏想的,只有自由地在大海航行,做自己想做的事,揍自己想揍的人而已,寶藏只是他們行動的一個借口而已,他們沒有受這個寶藏束縛。

One-Piece-722

說到這兒,實在好希望你明白我在說甚麼。

如果要點出少女動漫為何瘋魔千萬宅民同人,沒有那種方法比找出一個反面教材更加有說明力。《伽利略少女》空喊少女口號,實在這個動畫一點也不少女,超不對勁!

One thought on “有個少女很不對勁 評梅津泰臣《伽利略少女》

  • himekision1980@gmail.com'
    十月 3, 2015 at 4:07 下午
    Permalink

    動畫的本質只是某人的夢想故事,並不一定需要所有人認同,認同的人自然懂,不認同的人對作者而言也沒所謂!所以,認真你就輸了!

    Reply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