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家小雲 刻劃壯麗動人的《匿龍密語》

長篇漫畫《匿龍密語》系列,由2005年開始連載。在三期正傳完結後,多年來一直出版外傳至今,在香港、中國和法國均有發行。小雲是難得能夠有系統地建構出幻想世界觀的香港漫畫家,在三期的故事中一步一步建構出兩個主角交織的命運。喜歡《匿龍密語》的讀者,無不受故事中的細膩情感描寫所感動。官網有一個「最受歡迎劇情投票」,首兩位的最受歡迎劇情都有超過二萬多張票,可見讀者們的熱情。

心思慎密的少年「風舷」與影龍族皇太子「瀾」相遇,踏上了尋找隱匿神龍的冒險旅程。閱讀下去,就會發現在故事中甚至有對生命與存在有深刻的探討,讓不同年齡的讀者產生不同的感悟。

Read more

神婆漫畫家君不見 鬼節發佈地府漫畫《無常之書》

「神婆漫畫家」君不見現時兼任遊戲設計及漫畫家,亦於熱血時報節目「天祐義民」中睇相批命,擅長五行八字,同時也為該媒體創作《茅山高校》網路漫畫。君不見接受訪問時表示,每到一些祭祀的日子(例如春秋二祭之類),君不見的姐姐也會夢見過世的先人報夢,提醒我們要祭祀,或「下面」(即不少人理解的陰間)的需要。「他們有自己規則吧?」君不見想到,於是想做個創作探討一下。原本是想畫成一本書左右,但是疫情也對出版不太有利,於是就做個短篇,打算在適當時放上網,尤其今年盂蘭祭祀活動也取消了,想做多點事情,提大家追思先人,也珍惜跟眼前人相處的時間。

Read more

網易爭議 《Zold:out》遊戲設計師KC:汲取經驗後才能100%香港製造

C4Cat在2017年經Kickstarter成功集資製作遊戲《Zold:out》(完售物語)。事隔3年,遊戲將於9月在日本登陸,但當他們宣佈日服由中國遊戲公司網易代理時,玩家紛紛大喊「網易不了」。《Zold:out》的遊戲設計師KC表示,任何一個遊戲發行商都有機會令玩家感到不滿,還不如選擇網易這個發行能力強的公司,保障玩家的遊戲體驗的同時培養好自己,方能在未來100%香港製造。

KC:想由我地出發做個產業出嚟
相信每個期待《Zold:out》的港台玩家看到遊戲終於在日本登錄,卻由網易代理時,心情都經過一番起伏,回想起去年發生的社會事件,最後喊出「網易不了」。作為玩家,大家擔心網易的介入會破壞遊戲體驗。KC指,網易主要負責發行推廣、提供意見,及運行大流量伺服器,確保不會「死SERVER」。遊戲內大部份內容均由C4Cat設定,而中國版本與其他版本不同,例如角色立繪在中國會因「暴露」問題修正。

有玩家質疑,C4Cat可以自行營運遊戲,為甚麼要找代理、為甚麼要找網易呢?KC解釋,C4Cat的員工比較像工匠,大多數人缺乏營運和宣傳推廣等經驗,選擇代理可吸取經驗,在將來再自行發行遊戲。KC指,公司現時能力不足,與一間足夠經驗的公司合作,吸收對方經驗後,才能100%香港創作和發行,並做一間更好的香港人公司,「可能我自大啲,想由我地出發做個產業出黎。」

早前「小粉紅」發現雷亞遊戲前音樂總監Ice的私人創作提及支持香港,因而抵制遊戲,《Cytus II》的中國代理商龍淵網路亦因此下架遊戲,為甚麼會選擇網易?KC稱,當時傳出遊戲製作的消息時,確實有網易以外的台灣和韓國的代理向他們表達合作意向,但部份發行商要不發行力不足、要不就不受玩家歡迎,最後在2018年選擇網易並簽署合約,負責營運中國和日本伺服器。KC指,遊戲不應只考慮政治立場,他們製作遊戲是希望玩家玩得開心,「如果因為政治原因搵個發行能力冇咁好嘅發行商,影響遊戲體驗就唔理想。」

Read more

冀做起底層產業《MK妹》畫師回望失落了的文化符號

問及蕭邦仲自己未來有什麼目標,想要達成什麼。他說,他想香港再有一個底層的產業。香港過去幾年間都傾向藝術家方向發展,最後可能走紅了一個人,但他卻沒辦法回饋產業。另外,大家購買本土創作,不是真的想要那件商品,而是購買那理念,或者是生活品味的呈現。

 「我想將件事拉番返去『你真係想睇,真係想買。』,而唔係買本土贖罪券,真正消費就去買日本嘢。」他直言香港的底層產業已經消失了,大眾並不關心香港本土創作,而香港的創作人亦愈來愈走向藝術化——寧醜不俗。

Read more

【PR4 網上座談會2:文手與畫師(上)--創作的抉擇 全職與副業】

Palette Ring4作為綜合同人展已經到了第四屆,主辦邀請了同人組織「冬日月夏」及「職場動物園」成員為嘉賓,舉行網上座談會
全職同人畫師和業餘同人畫師要面對的困難是什麼?不同地方的同人展又有什麼文化差異?嘉賓在這次座談會暢談辛酸和趣事。

Read more

讓作品映照出自己的心情 色彩如夢的「夢遊戰士」

每一張畫都有如夢境一樣的色彩。白色的雪地也可以映照出鮮紅、青藍、紫彩,而看起來毫不違和。每張圖的角色也充滿動感張力。原來,這是剛剛夏天才第一次參加同人展的畫師「夢遊戰士」,他表示自己很喜歡豐富而和諧的色彩,也很喜歡在畫面中加入各種不同的情感,現在往著全職畫師的道路上進發。

乘車用手機研究畫作

他喜歡的畫師是零\レイ,一位在中國手機遊戲「陰陽師」裡的著名畫師。以前他的職業是解款員,常常需要坐車來來回回,在車上自然就會打開她的圖來看,慢慢去研究她怎麼造出這樣的圖。零雖然也有放出教學,但夢遊說她用到很多圖層和效果,當時他也不懂,倒不如直接研究成品,分析成品的色彩對比,反而學到更多。

Read more

「現實系」圖文作家茶里 寫出負面的力量

有時我們很害怕與人相處,甚至害怕交流,不想對著這個世界,卻不會跟人分享這種想法;又或者面對討厭的人,大家可能內心也有黑暗的想法,想報復、咀咒,但卻從來不會跟人分享這種內心的黑暗。作家茶里筆下的角色治癒可愛,卻說出很多我們日常生活難以言喻的負面情感。

她2014年開始建立網上專頁,發佈自己的圖文插畫作品。2017出了第一本書《原來怪人是這樣養成的》之後,全職投入去成為圖文作家。茶里本身也能畫二次元的畫風,不過最後選擇了用簡單可愛的線條去設計故事中的主角「茶里」,她笑說自己畫功不算很好,未必駕馭到日系二次元畫風,她覺得該畫風也有很深的學問在裡面,而自己的作品也是文字為主,圖畫做輔助,使用簡單線條的角色做主角的話,出產作品的數量也可以快一點,增加創作的效率。

Read more

自稱命理學實習生 君不見以玄學探索世界

大家都喜歡玩遊戲,但有沒有試想過把中國的五行系統融入遊戲之中?兩者似乎風馬牛不相及,但有人卻發現兩者背後的原理十分相似。Mimi是一名自稱「命理學實習生」的遊戲設計師,連載漫畫的同時,更融入自己的玄學知識與組員一起創作遊戲。

Read more

【帶來不一樣的童話 以黑暗教育大家的奈樂樂】

除了「正能量作品」,近年社會上多了一種叫做「黑暗童話」的題材,顧名思義,「黑暗童話」是用童話揭露人性醜惡,透過描寫故事中受害者的悲慘遭遇,令讀者產生深刻印象,避免成為下一個受害者,亦勸喻讀者不要無意中成為下一個加害者。而奈樂樂是一位本地的「黑暗童話」作者。
雖然奈樂樂主要畫黑暗童話,但他並不抗拒正能量。奈樂樂認為市面上太多的正能量信息,倒不如為市場提供負能量和黑暗的畫面,為讀者提供其他選擇。奈樂樂初時的目標群體是青少年和大人,後來他發現小朋友都要睇,「小朋友睇開以前既童話書已經表達唔到社會現況,等佢地盡快認識世間醜惡都係一件好事。」。

Read more

【《Freelancer求生血淚史》小球分享創作人辛酸點滴】

曾創作「俗不可耐生活賬」系列的香港著名創作人陳小球也以「紙皮盒」名義參戰了今屆Creative Paradise(CP06),帶來了新書《Freelancer求生血淚史》,本書內容如其名,講述她做Freelance(自由委託)時的的辛酸。
今次的《Freelancer求生血淚史》筆者絕對推薦,特別是打算以創作為職業,或者已經是創作人的大家。未投身創作行列的朋友可以先看內容,想清楚自己是否真的決定入行;本身是創作人的話,看了內容也肯定會被逗得哭笑不得。

Read more

《製作動感打鬥場面 本地機械人漫畫家光管》

機械人一直是香港人喜歡的動漫題材,八九十年代更是機械人作品最為狂熱的時刻,但你們知道香港也有本土的機械人漫畫家嗎?
陳光管自2000年畢業後一直從事漫畫、插畫和遊戲工作。他第一部正式出版的連載漫畫叫《東來客》,故事講述一個懂得輕功的劍客到西方世界冒險的故事。在遊戲世界亦不乏光管的作品,由火狗(火狗工房)製作的《山海星神》中有光管繪畫的背景和角色分拆,光管笑言自己偶爾知道了火狗用了他的一張背景圖,該背景圖原定在另一個計畫中使用,由於項目夭折,背景圖就放入了火狗的「大數據資料庫」,在《山海星神》得以重見天日。

Read more

《氣球魚屋Heco塔羅牌計劃 魔幻色彩繪製另類風格》

女主角之一的百合遠在10年前創作,由四至五年前開始整理故事、人物角色設定及世界觀等,塔羅牌則在一年半前開始計畫和設計。塔羅塔中運用了不少Hecoheio的個人故事,例如塔羅牌「The Fool」是為了他早逝的表姐而畫。
 
他希望借這個計劃勸喻年輕人不要隨便放棄自己,尤其是近日發生的社會事件,年輕人一定要有信念,「要相信一定要有希望,好多野冇就真係冇左,就算前面幾難只要你相信一定會做得到。」

Read more

[活動記錄]《小林裕介C3AFA講高達:想與其他聲優砌模型!》

今年的C3AFA為大家帶來了以「機動戰士高達」系列作品為主題的舞台活動「GUNDAM SPECIAL STAGE in C3AFA HONG KONG 2019」,除了不久前本地上映的劇場版作品《機動戰士高達NT》的情報,還介紹了SD高達三國傳創傑傳的相關模型,並邀請到聲演《高達創戰潛行者》主角三上陸(小陸)的小林裕介先生對談。活動之後,小林先生在受訪時也提到了更多為三上陸配音時的趣事。

Read more

[活動記錄]《C3AFA前初賞香港夜景 東山奈央分享音樂世界》

今年C3AFADay3舉行了東山奈央舞台活動「Nao Toyama Special Live」,演唱了不少歌曲,包括「君と僕のシンフォニー」、「イマココ」(《月色真美》OP)和「群青インフィニティ」等,亦與觀眾進行了不少互動。東山表示今次是初次來港,在舞台活動前一晚抵達就觀賞到香港的夜景,覺得這裡的夜景大廈如鏡,非常漂亮,見到粉絲製作的banner亦感到開心。另外,她更宣佈亞洲的AsiaTour決定在夏天舉行,第二張音樂專輯「群青インフィニティ」則在四月開始發售。表演過後,她在傳媒訪問環節中講了不少音樂及新專輯的話題。

Read more

[活動記錄]《把歌曲真意傳給大家 ASCA再臨香港演唱》

本屆C3AFA的「I Love Anisong Showcase」繼續熱唱動漫歌曲,邀請到ASCA、田所梓、綾野真白為大家演唱。其中,ASCA演唱了「凜」(皇帝聖印戰記 OP2)、「Koe」(Fate/Apocrypha ED2)、「RESISTER」(刀劍神域Alicization OP2)三首歌曲,ASCA在舞台上面提及「Koe」這首歌曲對自己的重要性,以及來港欣賞「幻彩詠香江」的體驗。活動之後,更讓傳媒進行了簡短的訪問,分享了不少對音樂及演出的想法。

Read more

《春風之約侵權信事件 音魂不息轟版權公司做法毫不透明》

香港教育大學同人活動「春風之約2019-曇之宴」主辦(即該校動漫學會)日前收到來自香港音像聯盟 (HKRIA)信件,指其舞台表演中部份歌曲可能觸犯HKRIA旗下樂曲之版權,事件導致七個表演團體臨時取消演出,震動本地同人音樂圈。有活動參與者擔心此事會成為先例,令本地的同人音樂演出走向萎縮之路。

Read more

[專訪]《謝絕精品 本子Only正本澄源》

「去多咗台灣日本場,諗點解人地可以咁多(同人)本呢?,反觀香港係買少見少。唔係無,都有同人組織繼續出本子,但好似相對地越來越少」 本子Only,簡單來說就是只接受刊物參與的同人活動,精品匙扣膠Folder全部退散!在精品飾物在同人展盛行的香港,的確是一個新鮮的嘗試。

Read more

【ACGHK 2018 Day 4 Highlight – Playstation Stage ASCA專訪】

於今日較早前舉行的Playstation Stage,大會邀請了日本著名動漫歌手ASCA舉辦粉絲見面會,而我們這次亦很榮幸能夠請到ASCA接受採訪。
ASCA是日本J-Pop及動畫歌手,愛知縣出身,現隸屬SACRA MUSIC。2017年開始以ASCA名義出道,同年8月9日在音樂雜誌「List Ani!」推出第一首原創歌曲RUST,再於11月22日推出第一隻單曲CD「KOE」,現已推出3隻單曲CD。

Read more

超精緻可愛的漫畫教科!《STEM少年偵探團》多利創作訪談

《STEM少年偵探團》是 NOVELLAND 與 PLUG MEDIA 於2018年合作推出的動漫文創品牌,STEM是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及數學(Mathmatics)的縮寫,是教學的方針。但在《STEM 少年偵探團》下,STEM化身四位的少年(少女)偵探,運用理科知識與偵探推理,逐一解決難題。

Read more

《以日本傳統色彩跳出現代和風舞 日本和装Cosplay團體【織彩色舞】訪問》

在接觸同人活動時,相信大家都會對其中一種可能會感興趣的是「踊ってみた」(中文:宅舞),甚至有人因在宅舞界活躍,最後加入舞團發展其事業。而在日本有一個Cosplay團體【織彩色舞】,她的特別之處是以日本傳統色彩擬人化為主題,將日本流行舞蹈文化新舊交融地展示給觀眾。這個團體在今年四月時首次來港,本媒有幸和眾成員進行了訪談。

Read more

[RG20東方街專訪]《香港例大祭落空飲恨 立意統籌主題街 》

而被問到,會否擔心接近20年的東方Project會被近年的速食文化所取代, 主辨表示並不擔心這個問題。 首先,在一些日本的報導中顯示,東方Project仍然受一些年紀較輕的動漫愛好者所喜愛,並不存在愛好者老化的問題。

Read more

《CosCompass主辦談世代問題 盼構建本地Cosplay社區》

「一直都覺得有需要,不過又見唔到有人做,所以咪自己捲衫袖囉!就係咁簡單嘅一件事。」

面對我問他們為何想舉辦「CosCompass」的問題,他們直接了當地說。

「香港雖然是有Rainbow Gala、Comic World等活動,但cosplay在當中都是依存同人誌即賣會的角色,甚至乎去到動漫節、C3動漫博覽會等,cosplay都是炒熱氣氛、幫助宣傳的存在,香港是未有一個以Cosplay為主的大型活動。」

「其實早幾年(2010去到2013年左右),喺香港嘅cosplay人口已經足夠撐起一個event,不過當時我地無咁能力去做,無人手無資源,最重要係當時我地覺得有其他人會去搞。」不過事實上並沒有人發起一個以Cosplay為主的Event,所以他們就自己「落水」了。三人都表示,自己是喜歡「去Event」多過「搞Event」的人,現在他們作為先行者,希望其他人會同樣會舉辦以Cosplay為主的活動,最終達至「遍地開花」的結果。

Read more

[專訪]【品味遊戲:打工英雄傳的夢想與現實對決】

香港從來都不缺乏有夢想、有熱誠、同埋有行動力嘅年輕人。為咗實踐夢想,好多人會豪賭自己手中嘅籌碼,包括積蓄、健康、光陰,甚至係自己家人以及伴侶幸福。為咗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今次嘅品味遊戲,我邀請到一位香港本地遊戲設計師,同佢一齊傾吓製作《打工英雄傳》所經歷過嘅種種點滴。

Read more

《香港授權演奏Final Symphony 朱俊熹稱是以古典概念重新編曲 》

音樂編排上會跟電玩音樂的編曲的分別相當之大。電玩音樂的編曲通常較短(按:亦有時會做到可循環播放),而且很強調在一個theme內。而今次管弦樂的編曲,會在一首音樂中演出很多變化,也可能會把幾個theme包在一個曲目中。指揮朱俊熹說今次管弦樂的挑戰,就是要重新編排同時,音樂響起時又必須讓FF迷立刻認得那是什麼樂曲,樂曲響起時,腦中可以立刻扣連當時的遊戲畫面。

Read more

[專訪]【港製《刺客教條》動畫宣傳 製作期僅一個月】

朝日創作Rise Creation是看完電影《今晚打喪屍》後,就聯絡Paperbox Creations洽談動畫製作的事。朝日創作本身多拍攝真人特攝廣告,原先的構想也是找明星或網絡紅人去代言,然後代言人以動畫的模樣化身成Assassin(刺客)在香港的環境中戰鬥。最後跟UbiSoft多番討論後,就變回了埃及的場景,也沒有選擇以代言人化身男主的方式去表達。

Read more

[專訪]《結合古典流行的編曲 動漫鋼琴家Animenz 》

Animenz編譜的方式多按照他擅長的彈奏方式去編,因為每一種彈奏法也需要特定某組肌肉的強度配合,蕭邦就有可以一天到晚彈琴都不會累的能力,而且彈奏方法多變。Animenz認為自己左手比較弱,而某種跳躍式的彈法適合他,他就多用這種方法編左手部份。
跟我們一同吃飯的除了有安排演奏會事務的人,還有Animenz爸爸,原來,Animenz爸爸會跟著周遊列國演出,他爸爸家鄉是在中國,後來移民到德國。他爸爸跟我們說,他的中國朋友不斷問他教育子女之道,他爸爸說「就是自由,給他完全的自由去發揮。」

Read more

[專訪]《合味道杯的姊妹女僕 原繪師Heco盼合作能推廣ACG界》

杯麵「入侵」ACG界!同人組織「氣球魚屋」於ACGHK首次與非動漫企業「合味道」合作,推出海鮮味及香辣海鮮味的擬人女僕Middo和Kappu,更邀請Cosplayer Lia和Grace擔任看板娘。 這是「氣球魚屋」繪師Heco第一次與非動漫企業合作,究竟他接合味道的委託過程是怎麼樣的呢?

Read more

【專訪】 歌唱就是生命!小林竜之 ACGHK Mini Live 感想

Q:對香港粉絲的印象

昨天晚上舉行的見面會,大家都十分熱心,(大家說的話)比我還多。本身頗擔心自己不能與大家流暢地溝通,因為我不能說台灣…(遭翻譯更正)啊…搞錯了,是廣東話…,但大家的日本語都很好,我不用想太多,大家都與我談了很多的話,十分開心。

Read more

《手作道具閃耀全場 三甲參賽者:只要細心和有耐性凡事沒有不可能》

他們透露服裝上的盔甲用了大約半年時間,而最難的地方是裙架,因為難以在市面上找到需要的裙架,因此需要從需要從基本製造。而劇本亦花達一個月多的時間創作,每晚一同傾內容、節奏和打鬥場面的舖排等。他們不認為自己花達半年製作道具是浪費時間,「只不過我地既假期唔用嚟去旅行而係為興趣(COSPLAY)而已。」
  被問及下一組表演(表演作品為真三國無雙七)時提及自己的武器(太陽神盾)是否早有準備,他們表示因為臨時第三日出現突發問題,下一組隊伍便詢問李俊駒和李柱峰可不可以借武器或道具,令節目繼續「傳承」,他們心感興趣,亦得到主辦方的同意下,便實行此計畫。

Read more

《髮型超出高度限制! 「移動地標」大岡Coser 專訪》

大家可能也有看過動漫節那位頭上頂著黑色巨柱的Cosplayer,這位網絡上「爆紅」的大岡扮演者阿鋒接受了我們訪問。葉劉淑儀說過:「如果我連髮型都捍衛唔到,又點捍衛香港治安?」原來一個人要捍衛自己的髮型,也真的不容易,特別是這位頭髮突破天際的大岡。
  只有一年多cosplay經驗的阿鋒坦言,自己沒想到扮演的角色會「驚動」互聯網,最少有二百四十萬人曾經閱覽(Facebook數據),連同身邊的朋友亦戲稱他為「巨巨」、「紅咗」等。談到Cos 大岡的動機,他回答是因為看到台灣大手「蕭百堯」(World Cosplay Summit 2017 台灣代表)cos大岡的照片,令他感到「有興趣」和「好玩」,在詢問當事人「假髮」的製作原理及得到對方的鼓勵後便開始研究,斷斷續續花費20-30小時。最終,製成了連同身高高達4米多的成品。
  阿鋒所扮演的大岡,除了髮型引人注目外,他身上的肌肉亦極為吸引。阿鋒任職MMA教練,以前最重的時候體重高達約170多磅,令他驚醒自己需要改變,因此下定決心勤做運動減肥及練成結實的肌肉,就連「蕭百堯」也稱讚他的身型更符合大岡的形象。

Read more

《矢野杏奈ACGHK 2017 來港感想》

日本歌手矢野杏奈在今年的ACGHK 2017跟CP04舞台上都有表演,當中包括「Shape My Story」、「オール・オーヴァー」等動漫主題曲,亦有舉行粉絲的見面會,本報趁這次機會跟她進行了一段小訪談。

Read more

《本地新作「Zold:out」集資現達目標一半》

在這個充斥着各式各樣的音樂手機遊戲的時代裡,C4Cat新創作的三重落下式音樂遊戲—Dynamix,成功吸引無數玩家, 並在香港及台灣獲得獎項。在相隔僅僅三年的時間,C4Cat的第二個作品Zold:out亦在7月5日在眾籌平台Kickstarter上架,並在短短五日內成功籌得四成目標金額。新作Zold:out是一款SRPG(戰略角色扮演遊戲),此遊戲著重於遊戲戰鬥過程,重新設計戰鬥棋盤,揉合了半回合制與卡牌遊戲的特色,令遊戲趣味性大大增加。

Read more

《由「太幼稚」到採用日系插畫 萌娘車身廣告畫師分享業界經歷》

那個巨型的「珠江橋牌」電車車身廣告,Twitter的網友轉發消息時,也笑稱恐怕這個是香港首部「萌電車」。原來,這個廣告之所以會採用,是機緣巧合下誕生出來的。
  當時公司老闆跟「珠江橋牌」開會商討一個美女廚房的活動,就是讓一個美女廚師去教參加者烹飪,當時正在商討如何推廣這活動。老闆知道Exam一直有畫開日式動漫插圖,就向珠江橋牌展示Exam的插圖,結果「珠江橋牌」居然有興趣採用插圖。因為之前有另一個客戶看到日系動漫時,認為「太幼稚「、「太卡通」。所以Exam知道珠江橋牌對此有興趣時是十分驚訝的。
  而出了車身廣告後,Exam表示其他客戶是有對日式畫風有一點態度的改變,「雖然未有客戶真的再採用,但看了這個例子之後,又會有『OK喎』的反應。」
  雖然遊戲公司做不住,而且轉入了看似與動漫毫不相關的平面設計,Exam私下還是有不斷畫畫,他的臉書上可以看見一幅幅用心完成的作品。問及想以畫畫達到什麼目標,他表示廣告工作工時很長,而且出來工作那麼久,是很消磨熱誠的,不過「工作上如果可以會吸引到客戶,作為切入點,讓客戶接受這種畫風,用動漫畫去接受委託,似乎是自己比較可能實現到的目標。」

Read more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導演片渕須直親臨香港,剖白電影細節

今晚在觀塘Palace APM上映日本人氣動畫《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特別場,編劇及導演片渕須直,及監製真木太郎親身到場與觀眾見面。電影自日本上映以來受到大眾一致好評,繼「熊貓」後成為史上第二套動畫獲得日本「電影旬報」最佳電影,日前更擊敗新海誠的超人氣作品《你的名字。》,奪得第40屆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動畫電影。而導演片渕須直亦憑此片得到日本藍絲帶獎最佳導演,及第67屆藝術選獎文部科學大臣賞殊榮。

Read more

《工廈的大型同人展Palette Ring 人流控制的爭議》

第一屆同人誌即賣會Palette Ring(PR) 在剛剛過去的星期日進行。它作為與Comic World同日舉辦的同人活動,吸引了星夢亭、風林火山、紙皮盒及黑蛛白蛛等大手同人組織參興。The Wave場地是由觀塘工廈活化改建而成,場地本身不大,主辦方一口氣租了三層以應付多檔同人組織以及人流,Palette Ring當天確實吸引了大量人流,人龍從The Wave場地一直伸延到外面的開源道,原本預定是在六時才結束的活動,早在下午三時半就已經停止售票。

對於有入場人士不滿PR在中午時分已經「截龍」,主辦方事後透露這是和他們申請的臨時娛樂牌照規定有關。今次在The Wave這活化工廈的地方舉行了大型同人展,引來了以後經營同人活動的後續討論。

Read more

[專訪]《女僕偽娘活動 香港首次體驗》

應徵日的偽娘也十分之多,報名後獲得面試的也有三四十人,經過甄選後,共有十一名女僕獲選。小編詢問揀選女僕的方法,雪雪說:「唔…都要睇佢地對女僕既愛。」他們會先揀選偽娘資歷比較久、有笑容以及對女僕文化很有愛的人。有應徵的的偽娘在面試中分享,他很喜歡女僕,可是他是男生,他覺得自己一生也沒有可能在女僕cafe內工作一天,但是今次卻居然出現了這麼一次機會。「這些話,你聽完會感動到…啊!…」雪雪把手蓋在心口上說道。

Read more

八十年代舞台搬上今天的故事 -《光輝歲月1988》製作人專訪

「香港特色的作品」,很多創作人即時想到的是懷舊,的確在現時這個文化符號缺失的香港,要建構出一套「非常香港」的作品是很有難度。特別是香港人身份正在發生劇變,由獅子山精神去到雨傘的符號,再到今天香港獨立思潮,香港人的符號一直在變。在此作推出之前,手機遊戲《光輝歲月》也是走懷舊路線,以舊日風光美好事物作為遊戲的基調,然而今次的系列作《光輝歲月1988》,在八十年代舞台搬上了今天的價值爭議,「武勇」還是「和平」、「妥協」還是「堅持」,皆是你的選擇。既然香港人的符號在今天是如此充滿爭議,遊戲就直接把這種價值的角力放入遊戲。玩家進行故事時,會覺得自己看著懷舊的符號,感受到的共鳴感卻是今天的香港。今次我們有幸訪問了《光輝歲月1988》製作成員鄭立、多利和蕭邦,分享這遊戲的構思與經歷。

Read more

《天賜良機--聯校活動搞手上下莊對談》

從2012年起,每年都會有一班中學生密羅緊鼓地籌備一項別具特色的同人活動 – 「聯校動漫文化祭 JSAU Festiva!」,雖然在上年因場地問題而不幸地停辦一年,但也不礙今年的籌委們繼續承傳同人文化的熱心。在8月9日,距離「聯校動漫文化祭 JSAU Festiva! 2016」還有5日,電話一邊是香港中學動漫聯盟(JSAU)現任幹事會主席 – QB,而另一邊則是該會的創會主席、同時是作為訪問者的一朗,兩人雖然有好幾個月沒有見面,但電話一接通話題就停不下來。

Read more

[專訪]《受Pixiv啟發 為種夢 九位成員開設創作平台 ArtLikeJai》

「玩創作窮一世」,相信喜愛創作的您肯定聽過這句說話,甚至曾經握起筆具的您,有沒有因為這句話而放棄創作呢?在香港這一小片土地,創作交流平台甚少是無可厚非的事,不過隨著Konnie、Stephanie和另外七位成員的突發奇想,一個交流創作的小宇宙──ArtLikeJai出爐了!

Read more

《App Games變宣傳戰場 遊戲創作今年路難行》【Triangle 180製作人專訪】

  「遊戲市場,尤其對獨立遊戲開發者來說,今年正在面對一個很嚴峻的困境。甚至可以說,手機遊戲的泡沫有可能在未來幾年內爆破。」遊戲設計公司Fingerprint Studio Ltd.負責人Dixon如此地說道。

  近年手機遊戲成為了遊戲市場的主流,《Puzzle & Dragons》、《白貓Project》、《Clash of Clans》、《Game of Dice》…等等,如此爭艷鬥麗的App Games市場,Dixon卻認為獨立製作遊戲正面臨大難關。為了探討香港Indie Games(獨立製作遊戲)現時在龐大遊戲市場中的狀況,我們專程訪問了Fingerprint Studio 的負責人Dixon。

Read more

【捍衛比卡超! 十萬伏特大遊行】訪問 毒媒:事件乃屬文化交流層面 需由日本領事陳述其嚴重性

任天堂最近將「寵物小精靈」系列更名為「精靈寶可夢」,比卡超被普通話譯名「皮卡丘」取代。毒撚媒體、熱血公民及熱血時報於5月30日發起遊行,由遮打花園遊行到日本駐港總領事館,希望日本政府向任天堂施壓,保留港台兩地各自的「寵物小精靈」譯名,推出真正「在地化」的中文版遊戲。香港同人HKDoujin記者為此訪問了《毒撚媒體》總編輯阿昇,了解今次遊行發起的意義。

記:為何選擇發起遊行?又為何選擇常人難以參與的的星期一?

昇:我們認為單單網上討論,已不足以令任天堂重視。事實上,即使有近6000人的聯署,希望任天堂能保能香港譯名,卻只被以一式一樣的回覆函打發。是故,我們認為必須引起大眾的關注,任天堂一方要賺香港人的錢,但一方卻毫不尊重香港文化。我們希望日本領事館能關注事件,故在其辦公時間內發起遊行與請願。

記:網上大量聲音質疑為何選擇領事館而不是任天堂香港總部,你們有何回應?

昇:正如上述論點,網上討論甚至聯署都不能獲得任天堂重視,而是次事件乃屬文化交流層面,因此需要日本領事陳述其嚴重性,及引起大眾關注,任何企業在Localize(本土化)時,都必須尊重當地文化與社會現實。

Read more

《Pokemon變成『寶可夢』 意見信發起人表示亳無美感》

在香港寵物小精靈聯盟的投票意向來看,多數人都想用回「寵物小精靈」,其次是用「精靈pokemon」,Plum Kwok覺得「精靈pokemon」比較可取,因為香港法定語文是中文和英文。
(投票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HKPMA/permalink/10153776250356311/?qa_ref=qd)
  問及對於香港群眾對於此事的反應,他表示反應各異。有人覺得「嘈」,有中文版已經好好,為什麼要「搞咁多野」,亦有人表示自己一直都是玩日文原版,影響不大所以甚少理會。「不過大家都認同『寶可夢』譯音不對」。Plum Kwok指除了音譯不對之外,名字也很有大陸味,香港人很少會用「寶」字,「總之亳無美感,又唔啱音,唔知想點。」

  保護香港原有名字,除了是保護共同回憶之外,還有捍衛香港語言、捍衛粵語的成份包含在內。香港寵物小精靈聯盟有成員更提出,「背背龍」如果跟大陸譯名,就會變成「乘龍」,跟香港成龍同名。如果不想香港的背背龍「會爆炸」,希望集合更多人去反對。

  Plum Kwok希望大家要搞清楚,多啦A夢同精靈寶可夢的分別,一個是粵語音譯,一個是普通話音譯,他並不是因為有新名字就要去反對。

Read more

《『搞Event真係好M』Game Party主辦亞倩專訪》

 主題性的同人活動於近年如雨後春筍般盛開,由於舉辦同人活動的門檻不算太高,而且香港的ACG同人愛好者也渴求著不同主題的同人活動,所以很多人以躍躍欲試的心情一嘗主辦的滋味。一時興致而起的活動很多,真正能持續下去的卻寥寥可數。而《Game Party 2016》的主辦 – 亞倩,就曾舉辦過三次以上的同人活動以及不同類型的主題咖啡廳。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她持續地舉辦大大小小的活動呢?這位身兼Coser又懂畫畫的女生向我們分享她的熱誠。

Read more

《MUA Café訪問 女僕小葵指雜誌斷章取義》

小葵回應:『相信雜誌的報道令大家對我產生了不少的誤會和反感,但要說的要解釋的我都做了,所以只有留待你們去判斷吧。我不介意你們直接來認識我,但請不要像很了解我似的在我背後說三道四。雜誌報道令我學到了不少東西,事件也令我會努力改善自己。』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