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紀錄]《朧之祭禁現金無阻熱情 攤主紛轉電子交易》

今次城大秋祭是自2000年城大同人祭成立十七年以來,首個被城大校方禁止現金交易的活動。校方以「大學地契禁止大學範圍內進行第三方之間的現金交易」為由,禁止活動場內進行現金交易。主辦多番與校方商討,結果未能恢復舊有交易方式,活動亦因而延期由「秋祭」變成「冬祭」(詳情:城大秋祭 2017 事項變動通告)。今次同人場內不可進行現金交易活動,但現金交易以外交易方式就未有規限,同人場攤主可自行決定現金以外的任何交易方式,主辦亦有向各攤主及公眾建議一些交易方法以供參考。

Read more

《【同人界惡性循環】Event冇出事當贏、冇嘢買是常態?》

CW44(Comic World 44) 剛於8月20日結束,本次可謂一反「常態」,未有傳出如之前驅逐Cosplayer、淫審干預攤主等的噩耗,收穫近年難得一次的平淡結束。

然而,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同人活動沒有出事已是萬幸」的想法?何時開始,會有一種「唔知有咩好買」的想法?

主要的還是那幾個老問題──淘寶攤充斥、本子不吸引、周邊多到不想再買云云。無他,R18唔准畫、BL唔准畫、GL唔准畫、近年清涼本露個內褲也要被定性為「不雅品」……畫師的創作空間不斷被「淫審」以及「明光」等勢力所壓縮,直接導致所出品的同人誌(本子)不夠吸引、售出量大減。然而,香港的畫師真的這麼弱嗎?觀乎數個已經成功衝出香港,進軍台灣甚至是日本的有名同人組織或畫師,香港其實不乏具實力的畫師,只是在乎有沒有一個適合他們發揮的平台──香港,現在明顯不是一片適合同人畫師發展的地方。

Read more

《淺談現今中國大陸同人展會的現狀與隱憂》

──如今,同人展會之所以發展得如此火熱,筆者認為,不單單是因為同人創作者與愛好者們只為求一個交流渠道那麼簡單,而是隨著中國大陸物質與精神水平的雙重提升,ACGN愛好者們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層次,進而渴求更高更好的平台所致。我國國情下的同人展會,是一群具備一定經濟能力和版權意識的參與者們,對既有充斥盜版制品漫展的失望,對自主同人創作交流的渴求,以及對正版版權的肯定,這三者共同影響需求下誕生的產物。

Read more

【柴灣IVE明天「同人活動」 證實只是學生FYP誤傳消息】

原來,該學系學生原先打算採用「同人event 」場次或漫節形式作為該FYP的主題,亦得到任教學系老師的批准。但最終卻決定以「動漫文化」作為FYP(Final Year Project)的主題,而活動形式則相似於mega sell或嘉年華。該活動由始至終,均與柴灣ive漫soc無關,柴灣IVE將會舉辦同人event 的消息亦並非事實。

Read more

《Game Party 2017活動留影》

同人攤位的題材種類廣泛,包括白貓Project、Lovelive! School Idol Festival、Nier Automata、Fate系列、彈丸論破V3等等,還有獨立製作遊戲公司火柱工作室。雖然展內題材感覺都以日系手機遊戲為主,但亦有League of Legend或Minecraft等非日系遊戲的同人創作。小編感覺現在的日本二次元作品,只要是稍有知名度的動/漫畫,基乎必然會衍生改篇遊戲作品,Game Party所的主題,其實也相當接近沒有限制的綜合同人誌即賣會了。

Read more

《不要再問香港為何沒有好的Event》

對於PR,有吹灰噴雪的、也有瘋狂吹奏的聲音。同人界以致ACG彷彿又再次燃起對於Event的熱烈討論,好像又回到以往「百花齊放」的年代一樣──然而在其後的「C3日本動玩博覽(下稱C3)」,又再次曝露出香港人對於Event文化的不理解以及自私。

C3公然出現「場內搶閘排隊」一事,誠然,在香港的Event場內己經不是什麼新鮮事,這次做得猖獗、人數過多,才正式被揭露出來罷了。早在以往有如CW、或是「Rainbow Gala(下稱RG)」的同人Event,參展單位於場內排隊、「搶閘」到受歡迎攤位或是限定品攤位等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然而香港人的特性就是「有著數,點解唔搶?」、「有頭位,點解唔爭?」,作為場內的參展組織,眼看搶先排隊買得心頭好的機會,為什麼不把握?外面排隊的人?Who cares?要怪就怪你們不是參展組織──稍有「特權」就盡大可能地利用、以最少的成本爭取最大的利益,這就是香港人。

Read more

《工廈的大型同人展Palette Ring 人流控制的爭議》

第一屆同人誌即賣會Palette Ring(PR) 在剛剛過去的星期日進行。它作為與Comic World同日舉辦的同人活動,吸引了星夢亭、風林火山、紙皮盒及黑蛛白蛛等大手同人組織參興。The Wave場地是由觀塘工廈活化改建而成,場地本身不大,主辦方一口氣租了三層以應付多檔同人組織以及人流,Palette Ring當天確實吸引了大量人流,人龍從The Wave場地一直伸延到外面的開源道,原本預定是在六時才結束的活動,早在下午三時半就已經停止售票。

對於有入場人士不滿PR在中午時分已經「截龍」,主辦方事後透露這是和他們申請的臨時娛樂牌照規定有關。今次在The Wave這活化工廈的地方舉行了大型同人展,引來了以後經營同人活動的後續討論。

Read more

《秋祭街訪-Coser對於中大拒批活動事件的意見》

早前鬧得熱哄哄的中大未完之夜轉場風波,引起了香港同人愛好者的關注,中大校方不批准動漫學會於校園舉行活動,聞悉一名「中大校方高層」認為「過往歷屆動漫研舉辦的cosplay活動都搞到烏煙瘴氣」、「廁所留下大量假髮 淤塞渠道 遍地皆是」、「龍友行為難以控制」、「參加者往往跑到會場以外攝影﹑遊玩」和「設施損毀、場地污糟等,最後都是由相關部門另費清理」等原因不希望再批准相關的同人活動。這是一個對同人界的警示,往後會否再有同類事情的發生呢?以下邀請了數位攝和coser發表意見。

Read more

《九展禁攝壇 其實是商業轉型的考慮》

當香港的攝影場地買少見少的情況下,coser和攝影師的確必須要自律,才能確保正面形象,讓坊間更容易接受、甚至歡迎coser的存在,這樣做才有說服力喚起大眾對這類空間的關注,否則絕對難以對商場趕走coser的做法構成任何阻力。

Read more

《 2016螢之祭活動留影》

2016年的【螢之祭 -蛍の祭 Firefly Matsuri-】在8月21日完滿結束。,今年活動同樣在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舉行,場區大致劃分為三個,分別是攤位、畫作展覽以及舞臺區。驟眼一看,場區雖然不大卻頗有祭典氣氛。活動人數雖然不及大型同人活動展覽,在DI場內卻恰到好處,氣氛熱鬧。

Read more

《柴灣IVE 澪之祭 活動留影及參加者感想》

《柴灣專業教育學院 2016 澪之祭》活動順利結束,雖然天氣比較反覆,下了幾次驟雨,不少Coser還是踴躍出Cos,下午還有再度重現《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ン》的聚眾環節(因為該曲暫時還未有正式舞步,群眾主要以跟隨音樂節奏擺動以及左右來回跳居多),我們記者也隨機訪問了一些參與活動人士的感想:

Read more

《同人災難:自己活動 自己不救?》

在香港進行同人或是Cosplay活動,除了面對版權條例的壓力,還需要面對如淫褻物品審裁處(下稱淫審處)、「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下稱電報辦)」,以至「明光社」的搞擾。縱然版權條例在香港屬於「親告罪」──即是若非由版權持有人提告,其他人仕包含政府亦不得對作品提出版權控訴;然而《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之中,只要是審裁委員小組的成員就可以對懷疑淫褻、意淫的作品提告。而成為審裁委員小組的成員僅需符合居港不少於7年、通曉書面中英語兩項條件即可,有指審裁委員小組早已滿佈反對同人、動漫甚至「明光社」的線眼,縱然這些消息未得證明,但足以令到同人界以及Cosplay界人心惶惶。

Read more

《淺談動漫節、C3、同人活動之別》

這個每年於暑假黃金檔期舉辦的活動,一直也被動漫愛好者評為「掛羊頭賣狗肉」的活動。而事實上,近年ACGHK的核心,已經逐漸偏移向電腦遊戲、家用以及手機遊戲方面。早年網絡遊戲產業強盛,網絡遊戲營運商大肆宣傳,起用美少女模特兒,引起種種混亂開始;到近年手機遊戲盛世,營運商鋪天蓋地的傳宣、大灑金錢的擴充攤位,搞出佔用Cosplayer的拍攝用地、甚至影響活動進行的種種醜態,也證明ACGHK已經不是一眾動漫迷所想要的活動。況且活動慣性於暑假檔期進行,加上歷史悠久,上至家長下至小學生,每一不是ACGHK的客源。主辨單位為了保持活動的形象,自然不會讓一直被傳媒渲染、大眾所抗拒的日本動漫充斥場內。此消彼長,自然就助長了遊戲攤位的強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