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敲響了CW的喪鐘?》

香港同人圈子近年急速發展,大型的同人活動、組織、以致周邊各個小型活動、Only場愈來愈多,活動的變化、內容也愈來愈豐富。以早前(11月19日)結束的「動畫同人文化祭」為例,除了同人活動慣常有的同人誌即賣會、舞台表演等「定番」之外,更新增了罕見的辯論比賽──「動漫論壇」,亦是近年各同人場內比較新穎而且少見的活動。各個活動不斷掙扎求存,為了突圍之出也好、為了生存也好,也不斷創新、變化,務求令到報名的攤主或參賽人仕,或是到場的參加者也擁有最好的體驗、最好的回憶

Read more

《[Love Live PDP出道]江山輩有才人出?》

「Love Live School Idol Project」又即將進入了一個新時期──原本由µ’s和Aqours並肩撐起的手機遊戲「Love Live School Idol Festival(LLSIF)」再一次迎來新的改變──全新的組合:「PERFECT Dream Project(PDP)」、以及全新的App: 「ラブライブ!スクールアイドルフェスティバルALL STARS(Love Live School Idol Festival ALL STARS)」。

Read more

《【同人界惡性循環】Event冇出事當贏、冇嘢買是常態?》

CW44(Comic World 44) 剛於8月20日結束,本次可謂一反「常態」,未有傳出如之前驅逐Cosplayer、淫審干預攤主等的噩耗,收穫近年難得一次的平淡結束。

然而,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同人活動沒有出事已是萬幸」的想法?何時開始,會有一種「唔知有咩好買」的想法?

主要的還是那幾個老問題──淘寶攤充斥、本子不吸引、周邊多到不想再買云云。無他,R18唔准畫、BL唔准畫、GL唔准畫、近年清涼本露個內褲也要被定性為「不雅品」……畫師的創作空間不斷被「淫審」以及「明光」等勢力所壓縮,直接導致所出品的同人誌(本子)不夠吸引、售出量大減。然而,香港的畫師真的這麼弱嗎?觀乎數個已經成功衝出香港,進軍台灣甚至是日本的有名同人組織或畫師,香港其實不乏具實力的畫師,只是在乎有沒有一個適合他們發揮的平台──香港,現在明顯不是一片適合同人畫師發展的地方。

Read more

《得罪講句:補師先係食物鏈嘅頂點》

網上逐漸湧現有關電競或Online game等的相關文章令到筆者都躍躍欲試。近日見到一篇文題目是《有冇人打機咁犯賤鍾意做補師》令筆者有感而發忍不住想「講幾句」。劈頭利申先筆者同該位作者無任何瓜葛純粹見文章內容有趣又見大家都是「補師」所以想說一下自己的想法就這樣而已。

Read more

《アニサマ禁「打Call」:矛盾對決─安全 vs 氣氛》

對於不少宅宅而言,當然希望能在Live中全情投入,為歌手或聲優或團體傾力地應援。而關於「打Call」的意義與文化,筆者在這裡就不作陳述了,有興趣的可以看回筆者之前的文章。(香港同人專欄 – 《[演唱會文化]我睇Live企起身打Call又得罪你?》)

雖說在日文的Live event中,「打Call」是一種非常常見的應援動作,甚至有不少歌手或聲優或團體,自己也會設定獨特的「Call」,與參加者能一起的玩、一起的參與。這種「Call」基本上已經是官方認可,並且可說是作為支持者必須要「溫熟」的資料。

即將舉行的年度大Event──「Animelo Summer Live (アニサマ)2017」,突出通告禁止所有令人困擾的行為──如「咲きクラップ」、「MIX」、甚至是「コール」。

Read more

《滅亡的微笑:從文化開始被蠶食的香港人》

在我哉偉大香港警察 協助下,在Hidden Agenda(下稱HA)中演出的「This Town Needs Guns」因為入境處職員「放蛇」而「中伏」被捕。這次的理是他們沒有工作簽證,也有說法是因為他們「擾民」……比起上次食環處的「突擊巡查」,這次的「攻擊」更是來得兇悍、具傷害性。──利申先,筆者沒有聽過這隊樂隊的演出、也對於Band界的運作不甚了解,但對於HA的搞擾,先不說在此之前的小規模風波──最近既有食環處,又有入境處,當然仲有「我哉偉大香港警察」──從這幾次事件中見到的,是對於「次文化」日漸呈現出來的「滅亡微笑」。

Read more

《邊個發明了「抽飛」?》

邊個發明了「抽飛」?唔重要,重要係「點解我要抽飛」──
「抽飛」,就是以「以抽籤方式決定演唱會門票的購買權」的意思──在日語中就是「抽選」(ちゅう せん),一般都是憑發售中的BD(Blu-ray)、CD等商品之中附帶的「抽選券」(抽選申込券),進入這個「抽飛」的殘酷世界

Read more

《不要再問香港為何沒有好的Event》

對於PR,有吹灰噴雪的、也有瘋狂吹奏的聲音。同人界以致ACG彷彿又再次燃起對於Event的熱烈討論,好像又回到以往「百花齊放」的年代一樣──然而在其後的「C3日本動玩博覽(下稱C3)」,又再次曝露出香港人對於Event文化的不理解以及自私。

C3公然出現「場內搶閘排隊」一事,誠然,在香港的Event場內己經不是什麼新鮮事,這次做得猖獗、人數過多,才正式被揭露出來罷了。早在以往有如CW、或是「Rainbow Gala(下稱RG)」的同人Event,參展單位於場內排隊、「搶閘」到受歡迎攤位或是限定品攤位等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然而香港人的特性就是「有著數,點解唔搶?」、「有頭位,點解唔爭?」,作為場內的參展組織,眼看搶先排隊買得心頭好的機會,為什麼不把握?外面排隊的人?Who cares?要怪就怪你們不是參展組織──稍有「特權」就盡大可能地利用、以最少的成本爭取最大的利益,這就是香港人。

Read more

《細場求生記 – 「GAME PARTY 2017」》

經歷一段消沉的時期,近年香港的同人活動終於也變得「熱鬧」起來。全新的Event、大型同人展、大學場、Only場、主題Café等等空群而出,令到香港的同人活動彷彿由低谷跳上高山。昔日Event難求,到今時今日要「揀Event」去,變化不少。

而「PlayAday」所舉辦的同人活動亦隨時代變遷,由「一款遊戲限定」的同人場,一步一步從「手機遊戲主題」,進化至今時今日以「電玩遊戲」這個大條目,作為活動的主題。而活動的規模,亦從僅一個小場地的20個攤販,點滴累積成今年的50個攤販、兩層展區的活動。

Read more

《強烈建議以後睇Live都要有關愛座》

我們正式宣佈,要求香港日後所有Live場──不論是歌手、聲優、樂隊、女團或是Band Show均為我們Live場老友記增設關愛座,不論表演者如何鼓勵我們站起來、跳躍、擺動、拍手或是叫喊也好,我們Live場老友記均不需要配合──給了錢就是皇帝,我們參加任何Live都有權淨坐、文風不動地欣賞,不應受世俗的眼光影響,以及受到廢青的滋擾。

Read more

《字幕組遊行 失禮於人》

云云自以為是的說法,實在令人感到可恥──在圈內人看來,明白到這是兩批不同勢力、不同人的行為,當然會覺得「啊啊,那群傢伙真是瘋了。」;但在其他圈外人、或國外人眼下看來,就是香港人逐漸的退化,甚至已經退化到與鄰國人無異的程度。

Read more

《Game書佬!獻醜不如藏拙啦!》

版權意識薄弱 網絡上擅自取材

9月初發生比村老師一役,《Ani-Wave》雖然即日已於其Facebook專頁中回應,並聲稱已於Twitter中向比村老師致歉。然而,其公開的道歉啟示居然選擇刊於下期《Ani-Wave》之中的做法,卻又再引發一次「公關災難」。做錯事、手法有誤的是製作方面,卻居然要讀者付錢再購買一期,才能見到他們對於事件的回應及道歉?不僅是邏緝上出了問題,就連常理之下也說不過去。豈料同月之內,香港的遊戲雜誌竟然又一次出醜於人前,又一次「揚威海外」──

今期的《G-Zone》封面以「攻略始動 一網打盡」為命題,高調提供遊戲「Persona 5(ペルソナ5)」的資料、心得及攻略。雜誌一出,旋即再於Twitter之中被轉載,《G-Zone》被指未經許可就取用「Persona 5(ペルソナ5)」的同人作品,作為其雜誌之封面,發文者更慨嘆香港遊戲雜誌似乎並沒有在之前比村老師的事件中汲取教訓──「一国二制一クオリティ」的說法、Hashtag再次出現於Twitter之內。

Read more

《點解CW咁垃圾仲未執笠?》

對於CWHK(Comic World)的抨擊、控訴講完又講、罵完又罵,沒完沒了。筆者從CWHK的參加者到參展者、從參展到退出、從退出到杯葛CWHK──這段歷程之間,已經不知道第幾次對牠(容我用這個「牠」字)口誅筆伐、甚至在其Facebook專頁中正面質問主辦單位,而被主辦單位褫奪我在其Facebook專頁上的留言權。然而,即使筆者自知自己力量微弱、筆鋒未見銳利,罵了多少次也是於事無補也好;即使大會繼續把參展者置於死地而不顧、繼續對抨擊視而不見、掩耳盜鈴也好;即使部份參加者甚至參展者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繼續前往或報名參展CWHK也好,對於CWHK主辦的種種惡行、參加者以至參展者的種種反應,始於還是不吐不快。

Read more

《偶像界的「塔利班」》

畢竟人類就是一種充滿好奇心的生物,像是偶像或是名人不為人知的過去、經歷或是出身這種話題,哪怕一點風聲、一點動靜也好,這種消息總會叫人心變得七上八下,很想繼續去尋根究底。或許就是被媒體抓住了這種心態,偶像傳出的「醜聞」總是來得既震撼又突然,而且往往發生在當時得令、或是迅速竄紅的偶像人物或團體身上。然而這些消息從來都不需要大費周章的鋪排、策劃,簡單至一張照片、一段消息、甚至一段Twitter,就足以令到整個Twitter、2ch或是大眾媒體進入「大炎上」狀態,令到整個消息不論真偽也好,都處於一個高度討論的狀態。

然而,從Fans對事件的反應,筆者見到是一種近乎「塔利班」的生態行為。

Read more

《其實 唔好再做真人版啦好嘛》

「真人化」三字,不僅是電影化也好、日劇化也好或是舞台劇化也好,在不少動漫迷眼中已經是悲報的代名詞。而真人化的「魔爪」最近更伸延到「二次元偶像」作品之上──《THE [email protected](アイドルマスター)》(下稱[email protected])系列,於2016年正式授權韓國廠商,推出真人版連續劇,且將團隊命名為《THE [email protected]》。誠然,近年韓國的偶像團隊確實擁有很高的知名度,而且支持者的群眾也是相當大量。作為偶像系作品的[email protected]配合韓國這個可謂仰賴偶像團體支撐的平台,本應是個不錯的組合才對。然而,基於韓國作品種種根深柢固的形象以及複製人的高超技巧(?),當[email protected]真人化的選角、PV一出,不單止哀哭聲遍野,恥笑聲也是絡繹不絕。

Read more

《動漫歌手也是歌手 請尊重我們的回憶-和田光司》

 還能譏諷光叔僅靠「一曲」成名的,除了對於他的無知能到可笑之外,也為這些網民對於死者不尊重感到揪心。這不僅證明有些網民對於「動漫界」有極大的偏見,更見他們對於「動漫界」發生的任何事均認為是毫無價值──即便是珍貴的人命。說實話,筆者並不介意別人對於光叔、以至動漫界無甚感覺。畢竟這是很個人的感受,要是真的沒感覺也好,基於對支持者、Fans以至光叔的基本尊重,是不是該把說話收在心底,而非當眾發生冷漠、彷似引戰的言論,觸怒原本就陷於悲傷的支持者及Fans?

Read more

《從地下走到地面──仮面女子》

日本的偶像團體有如花團錦簇,耳熟能詳的相信有「モーニング娘」(Morning娘)、「AKB48」等等。新世代還有筆者曾介紹過的《THE [email protected]》及「μ’s」等「2.5次元偶像」。日本偶像團體除了是個百花齊放的樂園,亦是培育「新星」的溫床。即使被稱為「千年一遇美女」的橋本環奈,也是出身於福岡的本土偶像團體「Rev. from DVL」。

除了名氣響亮的主流偶像團體、2.5次玩偶像外,秋葉原的常客或許會知道,還有一種被稱為「地下偶像」的組合。

地下偶像與一般主流偶像或2.5次元偶像之間最大的分別就是資金。由於資金有限,她們甚少現身於主流媒體,亦沒有固定演出地點,CD也不會擺放在各大唱片店鋪作宣傳,只有其粉絲才會知道地下偶像們的最新動向。而近年在日本秋葉原,正有一支地下偶像團體悄悄地掘起,她們一反地下傳統,鋪天蓋地宣傳,電台、互聯網、直播節目,甚至連電視的黃金時段也能看見她們──「仮面女子」。

Read more

《同人界其實就係香港社會縮影》

標榜為「香港最大同人誌即賣會」──Comic World(下稱CW)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畫師遭受「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下稱電報辦)」騷擾、攻擊甚至檢控的事件。而且主辦單位每次均完全沒有對畫師提供任何協助,令不少畫師、參加者均明言杯葛CW。早在CW34之後,筆者已經多次撰文抨擊CW極度不負責任、出爾反爾、背叛畫師的卑鄙行為,而陸續亦有不少同人作家、甚至「大手」的同人組織亦明言將無限期杯葛CW。

可是,要發生的始終還是要發生,在剛剛過去的CW41,又再次發生了電報辦檢控攤主的噩耗。

Read more

《不用分得那麼細 大家都是末路人》

經歷一次又一次不堪入目的處事手法,虧CW還能辦到第41屆,在網絡廿三條的陰霾下,CW不僅沒有為同人畫師的不安派定心丸,反之更發生令人側目、苛刻的通告,指場內的所有產品,必須符合《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矛頭不僅指向BL(男同志)、GL(女同志)、R18(十八禁)刊物,本屆更明文將範圍擴大至內容有人物露出內褲、屁股等…

Read more

《以2.5次元的姿態 衝上紅白的μ’s》

2.5次元偶像組合──「μ’s」終於登上「紅白」的舞台,將於紅組擔綱第11位登場的組合。雖然一年前的紅白也曾經傳出μ’s將會初次登場的消息,最終雖然落選,但來到這一年,μ’s終於也登上了紅白的舞台,成就了2.5次元偶像組合、以致動漫音樂的一大神話。

這件事不僅震動了整個動漫界,甚至連J-POP業界也對這件事有不少的意見及炒作。有指AKB48系的支持者不忿μ’s直接或間接取代了HKT 48 和 SKE 48的登場機會而不滿,甚至有少眾傾向「魚蛋論」,認為μ’s也不應獲得上紅白的機會;也有說法是擔憂身處動漫界的μ’s會在紅白的大舞台上遭受冷待的。

Read more

《同人災難:自己活動 自己不救?》

在香港進行同人或是Cosplay活動,除了面對版權條例的壓力,還需要面對如淫褻物品審裁處(下稱淫審處)、「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下稱電報辦)」,以至「明光社」的搞擾。縱然版權條例在香港屬於「親告罪」──即是若非由版權持有人提告,其他人仕包含政府亦不得對作品提出版權控訴;然而《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之中,只要是審裁委員小組的成員就可以對懷疑淫褻、意淫的作品提告。而成為審裁委員小組的成員僅需符合居港不少於7年、通曉書面中英語兩項條件即可,有指審裁委員小組早已滿佈反對同人、動漫甚至「明光社」的線眼,縱然這些消息未得證明,但足以令到同人界以及Cosplay界人心惶惶。

Read more

《一句撻著Love Liver的話》

說到「侵佔」,與其說「『Aqours』將侵佔『μ’s』」的市場,倒不如說「『Aqours』需要『μ’s』的市場」比較符合現實。「Aqours」首張專輯──《君のこころは輝いてるかい?》,始動就錄得了4萬8千張銷售的佳績,足足是當年「μ’s」始動時的100倍。誠然,以「Aqours」現有的聲優陣容、歌曲以及尚未出現的舞台表現,實難與4萬8千張的銷售額相符。這4萬8千張的銷售,其實是包含著「Love Liver」對於「Aqours」的期待,與及對整個計劃的支持。不過,大眾的耐性還是有限的,而且「Aqours」也不能一直在「μ’s」的蔭庇下過活。具體點來說,「Aqours」是藉「μ’s」的既有市場,去獲取表現自己的機會。真正是否能夠「成材」還是得看主辦、官方、以及「Aqours」九位成員本身的造化。再以「346Pro」的「Cinderella Girls」作實例,藉著「THE [email protected]」的名號,她們獲得了表現自己的機會,透過PS3遊戲平台、各歌曲以及角色專輯、Live,最終才成功動畫化及手機遊戲化,正式地廣為人知。撫心自問,要不是藉著「THE [email protected]」的名號,又有多少人知道「346Pro」、知道「Cinderella Girls」的存在?

Read more

《[演唱會文化]我睇Live企起身打Call又得罪你?》

動漫系Live講求的是與觀眾的互動、氣氛連貫與及歌曲的起承轉合,而所謂的「打Call」就是動漫系Live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所謂的「打Call」簡而言之就是伴隨著歌曲,以螢光棒或手做出特定的動作。有些歌曲會有特定的「顏色」、有些歌曲會有特定的動作,但各種各樣的「Call」都是集體活動、是對樂手表示投入與尊重的一種回應。但基於不理解和不認識,一般大眾、不習慣動漫系Live者,甚至是少部份的動漫迷,卻覺得「打Call」者莫名奇妙、阻礙欣賞演出、甚至恥笑他們,把他們的「醜態」拍下並且公諸於世。然而「打Call」在動漫系Live中不僅非屬「醜態」,甚至是樂手要求大家一起合作、一起做、一起投入的集體動作。

Read more

偏不能概全-「Love Liver」

有關《Love Live!》的狂熱支持者──又稱「Love Liver」的行為問題,打從《Love Live!》這作品正式成名之後就一直繞繚不散。不僅在華語地區,即使在日本本土,「Love Liver」也是相當受到日本傳媒的「關照」,甚至以「カルト集団(意譯:邪教集團)」稱呼「Love Liver」。作為「Love Liver」的筆者一直也相當疑惑,甚至有「為什麼總是『Love Liver』?」的想法。畢竟,每當發生同類型事件或新聞,無疑是在全體「Love Liver」的名號上多添一個污點。不論你是屬於所謂的「偏激派」還是「安定派」也好,在一般大眾眼中,喜歡《Love Live!》的人就等同於「Love Liver」、甚至等同於「動漫迷」。故此,部分「Love Liver」的行為問題不僅被行外人所側目,也同時被「安定派」的「Love Liver」、以及其他動漫迷所憎惡。然而,筆者認為,縱然部分「偏激派」確實有行為問題,但構成今日今日「Love Liver」整體形象的因素,其實還有傳媒的生態、觀眾的口味等。

Read more

《夢想與追夢 – 《Love Live ! The School Idol Movie》》

說到《Love Live!》,要是未曾接觸、或是非忠實支持者(下稱「Love Liver」),大概只會覺得這是一部普通的偶像動畫,甚至被冠上只以少女為主打、廢萌的污名。

《Love Live ! The School Idol Movie》(劇場版)的票房於日本連連報捷,不少人也認為這破紀錄的票房,只不過是因為不少「Love Liver」也不止一次、甚至多次進場,為取得所有進場贈品而成的「虛數」。而事實上,於日本全國 121 個電影院上映、首映週末兩日總計有 25 萬 1811 位的觀賞人次、共計達到 4 億 23 萬 5800 日圓票房、超越了同樣是深夜動畫劇場版化的前輩──《劇場版魔法少女小圓 新篇 叛逆的物語》的劇場版,除了托進場贈品的福外,也不能抹殺其劇情、鋪排、伏筆,以至起承轉合的功勞。

(注意:下文可能有劇透成份,仍未欣賞劇場版者請衡量是否要繼續閱讀)

Read more

《雛鳥。Creative Paradise02》

說到香港電玩動漫節(下稱動漫節),縱然今年有「識條鐵手哥」充撐場面,但仍然無法改寫脫離動漫、人流混雜、缺乏誠意等等的罪名。

每年均佔用暑假黃金檔期、於會展擺設大展活動的動漫節,卻沒有肩負起拓展香港動漫文化的責任,反是一心一意想打造一個暑假檔期的「合家歡」節目,以狩獵最大範圍客源吸金,而多於真正在乎動漫相關的節目。故此,今年大會所邀得的嘉賓,以同類型作品、性質而言,仍然比不上如台灣一般的動漫節,足叫主辦的「誠意」。

然而於3樓舉辦的「Creative Paradise 02 第二屆創天綜合同人祭」(下稱CP02),卻好像與1樓的動漫節毫無關係一般,續以「同人活動」的方式生存、並且圓滿結束。與往年一樣,CP的入場人仕為買得心頭好,甫開場時就出現「搶閘進場」的畫面。不消數分鐘,不少攤販已經進入了「作戰狀態」,開始各自組織起自己的「人龍」──好比多年前動漫節仍未變質時的光景,而且當中不乏懷著「要不是CP02,我才不會排幾小時進場。」這種想法的人。對於同人活動的初生之犢而言,這是一個相當大的支持和鼓勵!

Read more

《【香港「LLer」】狂熱與癲狂 一線之差》

要說近年動漫界最具話題性的代表,「Love Liver(ラブライバー)」無疑是「風頭躉」之一。這個詞語本來只是形容狂熱地喜歡《Love Live!(ラブライブ!)》這作品的人,然而經過日本以至華語地區各「Love Liver」種種的事端以及行為問題後,「Love Liver」這個詞彙彷彿添上了貶義,被視為一群「走火入魔的邪教徒」。穿梭於大大小小的動漫活動、以至《Love Live!》的活動,說到聞名的「Love Liver」,大概會想起「Love Liver四天王(ラブライバー四天王)」。去年,幾位身披大量襟章、掛布、毛公仔、毛巾、海報、枕頭等週邊產品的「Love Liver」出現於秋葉原街頭。照片立即於Twitter中瘋傳,而自此之後仿傚者亦不計其數。

一般的「Love Liver」,對於所謂的「天王裝」的心態甚是複雜。「天王裝」這詞語本來就淡淡地摻著調侃與諷刺的意味,而主要針對的不僅是他們身上價值不菲的週邊產品,更有著明顯的價值觀差異。誠然,光看「四天王」這樣「出位」的裝扮,就算是完全不認識動漫的人,也能一眼就看得出他們對那部作品的「愛」是多麼「瘋狂」。對他們而言,這是一種表達對作品「愛意」反饋,好讓別人知道自己對這部作品有多大的忠誠、有多大的愛意。而在不少人眼中,這卻是一種炫耀、甚至是不知所謂之舉。故此,輿論所針對的已經不是作品本身,而是所謂「天王裝」行為上的問題。

Read more

《恨動漫節不成器》

2015年度的香港電玩動漫節(下稱動漫節),大會高調宣傳「Hong Kong Dance Power Competition」這個無論類型、性質、嘉賓以至客源均與「動漫節」三字完全沾不上邊的活動,惹來了不少反對的聲音。
原來Dance Power Competition這個活動,早在2010年就已經進佔動漫節的主舞台上。為什麼5年後的今天才引起迴響?也許是眾動漫迷對這活動已經有如對亞視一樣,心死太久,早已經懶得花心機去關心了。加上今年大會高調宣傳這個活動,故此令一眾動漫迷對這個有名無實的動漫節,由心死轉化為憤怒。
而事實上,動漫節中的「動漫」成份,老早已經「死」了。

Read more

【抽水樂園】遇怪魔我不想變大個

動畫及遊戲作品《數碼暴龍》踏入15周年,為紀念這部經典作品,今年即將會推出新作──《數碼暴龍大冒險Tri.》,講述8位「被選中嘅細路」少年時代的故事(15年前,他們還只是小學雞…更正,小學生)。對於一眾90後而言,這部動畫可說是充滿著童年回憶。其主題曲──和田光司的《Butter-fly》、或是中文版主題曲,鄭伊健的《自動勝利Let’s fight》、甚至是當中的經典插曲──宮崎步的《Brave Heart》依然弦猶在耳。

然而這部作品由公佈人物設定開始,就一直飽受抨擊。8位「被選中嘅細路」樣貌大不同、製作計劃一推再推、一年期電視動畫變成劇場版(即動畫電影版)。15年之約,支持者彷彿一次又一次被欺騙,自然感到不是味兒。即便動畫要到2015年11月才開始分成6章上映,但抨擊的聲音老早已經響徹雲霄。

【繼續閱讀】:http://column.hkdoujin.com/?p=1689

Read more

《【澳門IF8】歸真反璞,未嘗不佳》

身為同人畫師、作者,去罷澳門Illution Feather同人文化祭 – 8(下稱IF8),我彷彿見到「我最期待的畫面」。

相比起香港已經舉辦了39屆的「Comic World(下稱CW)」和15屆「Rainbow Gala(下稱RG)」,剛剛才於四月十二日舉辦第8屆的Illution Feather同人文化祭,就相對地「年輕」。不論是場地的大小、人流、規模也是無法與CW、RG比較的小。然而,正因為她的細小,令她能夠做到CW、RG無法做到的事。

先戴個頭盔,作為香港人的筆者也只是第一次去澳門Illution Feather同人文化祭,與其將本文當作是「Illution Feather vs. CW / RG」的比較文,倒不如把本文當成「Illution Feather初見有感」比較貼切。IF8的活動場地──金碧文娛中心這場地原本是澳門隨處可見的娛樂場,隨着金碧娛樂場以及皇宮娛樂場的遷離,金碧娛樂場的舊址說被改建成金碧文娛中心,為成該區唯一的文娛設施。

Read more

《「Love Live SunShine!!」- 路是會難走》

路是會難走 挑戰亦永沒盡頭「SunShine!」的成長路,還沒開始起跑就已經充滿著挑戰。筆者認為,製作團隊最需要首先解決的,是如何「SunShine!!」完全擺脫「μ’s」的影子,告訴大家她們並不是新生的「μ’s」、也不是第二代的「μ’s」,而是「SunShine!!」──類似的比喻,就類似「AKB48」與「SKE48」的「姊妹關係」一般。再說,當年「μ’s」的出現、走紅,可說是一口氣直接地「拯救」了好幾位聲優──本為寫真模特兒的久保ユリか與飯田里穗;陷入出道後空白期的Pile;苦苦在聲優界掙扎的三森すずこ、德井青空、新田惠海和內田彩;初生之犢的楠田亜衣奈;還有手機遊戲的代理商K-Lap云云……當時「Love Live School Idol Project」、「μ’s」看似不起眼、用人也非一線水平。而事實上,即使《Love Live!》的動畫開播之時,未認識《Love Live!》的人還是不怎麼看好這部作品。但透過支持者、表演者的努力,最終才能一步一步走上了現在的高度。

Read more

《「2.5次元偶像」=「廢萌」?》

而說到現時最炙手可熱的Idol題材作品,熟知ACG界的,大概會立即想起了《Love Live!》。作品雖然於2013年1月首播,迄今已經超過兩年時間,但其的氣勢可謂持續強勁。《Love Live!》受歡迎的程度,令人不禁將其與Idol計劃的老前輩──《THE [email protected]》相提並論。畢竟,兩者均是坐擁大量支持者的2.5次元偶像團體,即使被人拿來作比較,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所謂的「Idol(偶像)動畫」、或許是「Idol計劃」雖擁有大量的支持者,但亦有不少被稱之為「劇情派」或是非偶像動畫支持者,抨擊這類作品欠缺起伏、內容過於日常、劇情牽強、故意賣萌云云,質疑這類作品「紅起來」的理由和資格。支持與抨擊者一直處於兩極狀態,互不相讓。加上近年《Love Live!》的忠實支持者(下稱「LoveLiver」)屢次出現具爭議性的行為問題,令不少人更加注意及討論到Idol題材作品的發展。

隨着《Love Live!》中的九人偶像團隊──「μ’s」將會參加「ANISONG World Tour Lantis Festival世界巡迴演唱會」台灣站,達成首次正式海外演會活動的目標(μ’s曾於2014年參加香港「C3日本動玩博覽」的舞台演出,惟該次只有7位成員出席),又適逢正在播放的2015年1月新番──《[email protected] CINDERELLA GIRLS》的動畫版,正好為不熟知所謂「Idol(偶像)動畫」、「Idol計劃」或是「2.5次元偶像」的人簡單解說一下。

Read more

《淺談動漫節、C3、同人活動之別》

這個每年於暑假黃金檔期舉辦的活動,一直也被動漫愛好者評為「掛羊頭賣狗肉」的活動。而事實上,近年ACGHK的核心,已經逐漸偏移向電腦遊戲、家用以及手機遊戲方面。早年網絡遊戲產業強盛,網絡遊戲營運商大肆宣傳,起用美少女模特兒,引起種種混亂開始;到近年手機遊戲盛世,營運商鋪天蓋地的傳宣、大灑金錢的擴充攤位,搞出佔用Cosplayer的拍攝用地、甚至影響活動進行的種種醜態,也證明ACGHK已經不是一眾動漫迷所想要的活動。況且活動慣性於暑假檔期進行,加上歷史悠久,上至家長下至小學生,每一不是ACGHK的客源。主辨單位為了保持活動的形象,自然不會讓一直被傳媒渲染、大眾所抗拒的日本動漫充斥場內。此消彼長,自然就助長了遊戲攤位的強盛。

Read more

《別讓動畫CCTVB化》

猶記得N年前,CCTVB的劇集還未膠化之時。《棟篤神探》一劇,結局說到主角莫作棟(黃子華飾),在趕往婚禮時「疑似」哮喘發作,生死未卜──故事就這樣作結。當年資訊不如現在般發達,但仍引起當年的「師奶團」極大的不滿。在壓力之下,最終CCTVB就只能推出一個所謂「完全結局」,強行將原作變成「Happy Ending」作結。
上週剛播完第三集的電視動畫──《艦隊これくしょん -艦これ-》受到廣泛的討論,有觀眾不滿劇中角色「如月」遭到擊沉,甚至將矛頭直指本集的劇本擔當──吉野弘幸。

簡單解說一下,《艦隊これくしょん -艦これ-(下稱《艦これ》)》是一款由日本角川與DMM合作的網頁遊戲,在華語地區一般會稱之為《艦Collect》、《艦隊收藏》或是《艦娘》。遊戲二戰時間的日本海軍的戰艦為藍本,並將這些艦隻女體化,透過改造她們去擊倒敵人的遊戲。遊戲本身是日本地區限定的,不過透過VPN手法,還是可以從海外地區玩到這款遊戲,玩家人數亦早已經突破了200 萬。電視動畫也在2015年1月開始播放,上週恰好就是第三集。

說到第三集,相信有不少動漫迷也知道所謂的「第三集魔咒」──《Angel Beats!》的岩澤麻美、《魔法少女小圓》的巴麻美……還有今次事件的主角──《艦隊收藏》的如月,都是是在第三集突然地「死亡」,令觀眾大感驚訝。這次如月的「死」,日本網民的反應比起當年岩澤和麻美學姊被殺死還要大,甚至指摘本集的劇本擔當吉野弘幸是「殺人兇手」。在日本Twitter、Pixiv等網站,「如月を返せ(把如月還給我)」的標籤或條目也是多不勝數。

Read more

《救救我們啊,叮噹!》

保全叔的離世,震動了整個粵語配音界。保全叔聲演的經典作品多不勝數,當中故然是叮噹(多啦A夢)最深入民心。粵語配音員能藉角色「成名」,在香港地區而言,保全叔實在是一個異數。不少有心的網民,更找回保全叔曾聲演過的作品回味一番。更有網民透過Twitter,將保全叔離世的消息告訴《機動戰士高達》中,阿寶的配音員古谷徹。而古谷徹在得悉保全叔的死訊後,隨後即於個人Twitter上貼出在兩人在動漫節的合照。

除了叮噹和阿寶,依稀還記得有《足球小將》的林源三、《幽遊白書》的飛影、《成語動畫廊》的熊貓博士……當然,還有《鐵齒銅牙紀繞嵐》的和珅。雖然保全叔還有其他更多出色的聲演,但誠言,筆者也不算非常熟悉粵語配音員的一群,比較最熟悉的,始終還是動畫作品。

剎那間,粵語配音員好像忽然受到了大眾關注一樣。

Read more

《「同人」上位之路》

或者我再次重申,「同人」,屬於二次創作,實際上也是創作的一種,理應獲得相應的權利、保護、尊重。「Rainbow Gala 14(下稱RG14)」於本年12月21日圓滿結束,無論是氣氛、人數也是比往年有過之而無不及,實在令人感到欣慰。縱觀而言,先別說幾個大手組織的產品依然吸引,其實場內好些攤販的質素也是非常之高。不論是本人誌、小週邊甚至原創作品並然。可見香港的同人市場內,其實不乏出色的畫師以及原作者。事實上,論到作畫能力,香港有不少作者的水平絕對不比日本作者弱。然而,為什麼香港的同人作品總是讓人覺得比不上日本的,甚至還遜於台灣地區?筆者認為,「膽量」是個很重要的因素。可是「膽量」這東西,有時候可能要「迫」才能爆發出來。就於RG14完結之後的一日,插畫網站”Pixiv”就有日本畫師更新了他C87的《艦娘》新刊圖片,並且在短時間內受到瘋狂轉載。而原因卻不是在於這是R-18(十八禁)《艦娘》本或是作畫精美之上,而是作品的題材及描述文字。

Read more

命懸一線的動漫界

稿 : 一弦
在寫這篇文章之前,筆者其實正準備第三度執筆「探討同人文化與道德標準的矛盾」系列的文章。原本是想帶出「作為動漫界副產品的同人已經危在旦夕了,動漫界又該如何反應?」的意思,萬萬沒想到在成文之前,這個預想卻不幸地應驗了。2013年12月19日,旺角著名的動漫產品銷售點──信和中心,有數間售賣動漫雜誌、漫畫、模型等產品的商店受到警方封舖調查。警方指他們接到「影視處」的投訴,指部分商店懷疑出售第III類的淫褻及不雅物品,故作出此調查行動。而所指的「影視處」,其實是通訊辦轄下的「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即是三個多月前,引發CWHK36「放蛇」、「掃場」一事的主角──「電報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