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Live PDP出道]江山輩有才人出?》

「Love Live School Idol Project」又即將進入了一個新時期──原本由µ’s和Aqours並肩撐起的手機遊戲「Love Live School Idol Festival(LLSIF)」再一次迎來新的改變──全新的組合:「PERFECT Dream Project(PDP)」、以及全新的App: 「ラブライブ!スクールアイドルフェスティバルALL STARS(Love Live School Idol Festival ALL STARS)」。

Read more

《【同人界惡性循環】Event冇出事當贏、冇嘢買是常態?》

CW44(Comic World 44) 剛於8月20日結束,本次可謂一反「常態」,未有傳出如之前驅逐Cosplayer、淫審干預攤主等的噩耗,收穫近年難得一次的平淡結束。

然而,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同人活動沒有出事已是萬幸」的想法?何時開始,會有一種「唔知有咩好買」的想法?

主要的還是那幾個老問題──淘寶攤充斥、本子不吸引、周邊多到不想再買云云。無他,R18唔准畫、BL唔准畫、GL唔准畫、近年清涼本露個內褲也要被定性為「不雅品」……畫師的創作空間不斷被「淫審」以及「明光」等勢力所壓縮,直接導致所出品的同人誌(本子)不夠吸引、售出量大減。然而,香港的畫師真的這麼弱嗎?觀乎數個已經成功衝出香港,進軍台灣甚至是日本的有名同人組織或畫師,香港其實不乏具實力的畫師,只是在乎有沒有一個適合他們發揮的平台──香港,現在明顯不是一片適合同人畫師發展的地方。

Read more

《得罪講句:補師先係食物鏈嘅頂點》

網上逐漸湧現有關電競或Online game等的相關文章令到筆者都躍躍欲試。近日見到一篇文題目是《有冇人打機咁犯賤鍾意做補師》令筆者有感而發忍不住想「講幾句」。劈頭利申先筆者同該位作者無任何瓜葛純粹見文章內容有趣又見大家都是「補師」所以想說一下自己的想法就這樣而已。

Read more

《アニサマ禁「打Call」:矛盾對決─安全 vs 氣氛》

對於不少宅宅而言,當然希望能在Live中全情投入,為歌手或聲優或團體傾力地應援。而關於「打Call」的意義與文化,筆者在這裡就不作陳述了,有興趣的可以看回筆者之前的文章。(香港同人專欄 – 《[演唱會文化]我睇Live企起身打Call又得罪你?》)

雖說在日文的Live event中,「打Call」是一種非常常見的應援動作,甚至有不少歌手或聲優或團體,自己也會設定獨特的「Call」,與參加者能一起的玩、一起的參與。這種「Call」基本上已經是官方認可,並且可說是作為支持者必須要「溫熟」的資料。

即將舉行的年度大Event──「Animelo Summer Live (アニサマ)2017」,突出通告禁止所有令人困擾的行為──如「咲きクラップ」、「MIX」、甚至是「コール」。

Read more

《滅亡的微笑:從文化開始被蠶食的香港人》

在我哉偉大香港警察 協助下,在Hidden Agenda(下稱HA)中演出的「This Town Needs Guns」因為入境處職員「放蛇」而「中伏」被捕。這次的理是他們沒有工作簽證,也有說法是因為他們「擾民」……比起上次食環處的「突擊巡查」,這次的「攻擊」更是來得兇悍、具傷害性。──利申先,筆者沒有聽過這隊樂隊的演出、也對於Band界的運作不甚了解,但對於HA的搞擾,先不說在此之前的小規模風波──最近既有食環處,又有入境處,當然仲有「我哉偉大香港警察」──從這幾次事件中見到的,是對於「次文化」日漸呈現出來的「滅亡微笑」。

Read more

《邊個發明了「抽飛」?》

邊個發明了「抽飛」?唔重要,重要係「點解我要抽飛」──
「抽飛」,就是以「以抽籤方式決定演唱會門票的購買權」的意思──在日語中就是「抽選」(ちゅう せん),一般都是憑發售中的BD(Blu-ray)、CD等商品之中附帶的「抽選券」(抽選申込券),進入這個「抽飛」的殘酷世界

Read more

《不要再問香港為何沒有好的Event》

對於PR,有吹灰噴雪的、也有瘋狂吹奏的聲音。同人界以致ACG彷彿又再次燃起對於Event的熱烈討論,好像又回到以往「百花齊放」的年代一樣──然而在其後的「C3日本動玩博覽(下稱C3)」,又再次曝露出香港人對於Event文化的不理解以及自私。

C3公然出現「場內搶閘排隊」一事,誠然,在香港的Event場內己經不是什麼新鮮事,這次做得猖獗、人數過多,才正式被揭露出來罷了。早在以往有如CW、或是「Rainbow Gala(下稱RG)」的同人Event,參展單位於場內排隊、「搶閘」到受歡迎攤位或是限定品攤位等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然而香港人的特性就是「有著數,點解唔搶?」、「有頭位,點解唔爭?」,作為場內的參展組織,眼看搶先排隊買得心頭好的機會,為什麼不把握?外面排隊的人?Who cares?要怪就怪你們不是參展組織──稍有「特權」就盡大可能地利用、以最少的成本爭取最大的利益,這就是香港人。

Read more

《細場求生記 – 「GAME PARTY 2017」》

經歷一段消沉的時期,近年香港的同人活動終於也變得「熱鬧」起來。全新的Event、大型同人展、大學場、Only場、主題Café等等空群而出,令到香港的同人活動彷彿由低谷跳上高山。昔日Event難求,到今時今日要「揀Event」去,變化不少。

而「PlayAday」所舉辦的同人活動亦隨時代變遷,由「一款遊戲限定」的同人場,一步一步從「手機遊戲主題」,進化至今時今日以「電玩遊戲」這個大條目,作為活動的主題。而活動的規模,亦從僅一個小場地的20個攤販,點滴累積成今年的50個攤販、兩層展區的活動。

Read more

《強烈建議以後睇Live都要有關愛座》

我們正式宣佈,要求香港日後所有Live場──不論是歌手、聲優、樂隊、女團或是Band Show均為我們Live場老友記增設關愛座,不論表演者如何鼓勵我們站起來、跳躍、擺動、拍手或是叫喊也好,我們Live場老友記均不需要配合──給了錢就是皇帝,我們參加任何Live都有權淨坐、文風不動地欣賞,不應受世俗的眼光影響,以及受到廢青的滋擾。

Read more

《字幕組遊行 失禮於人》

云云自以為是的說法,實在令人感到可恥──在圈內人看來,明白到這是兩批不同勢力、不同人的行為,當然會覺得「啊啊,那群傢伙真是瘋了。」;但在其他圈外人、或國外人眼下看來,就是香港人逐漸的退化,甚至已經退化到與鄰國人無異的程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