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掉你的胰臟:比給吃掉胰臟更大的震撼》

文:一弦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光看標題的話,大概會聯想起某種獵奇血腥的畫面。

人類、內臓、吃掉──這些被引伸出來的詞彙,難免聯想起令人作噁的血色場景;撕裂、吞噬、流血──然後是死亡。光是一句「我想吃掉你的胰臟」,足以令人聯想到上述的種種處境──倖然,實際上這是一套已經有聲書化、漫畫化、真人電影化以及劇場動畫化的小說作品。而這部劇場版動畫,終於訂定在3月21日於香港上映。

讀過作品的簡介,大概了解到這是一部描述某個陰沉孤僻男──我(作品中大部份時間,都是以「ぼく(我)」作第一人稱),與一個患上胰臟不治之症,但又外向開朗的女生──山內櫻良的故事。

「不是恐怖的題材真是太好了!」

鼓起勇氣去接觸這部作品的小說時,筆者如此默唸。

畢竟劇場版動畫在1月已經於日本上畫,看過的人大概為數不少。不過在香港的大家還是未欣賞過劇場版的,所以本文還是會盡量避免劇透,希望能讓更多人對《我想吃掉你的胰臟》的劇場版動畫提起興趣。

 

衝擊的開場 極端的二人

讀畢小說、再看真人化電影、再到這次有幸參加香港《我想吃掉你的胰臟》(下稱《胰臟》)的優先場,不同的體驗、感覺與視覺的衝擊,各有秋千。硬要比較的話,果真還是劇場版動畫的衝擊更為震撼,讚美Studio VOLN的精美作畫(劇場版的製作方)!

比起率先上映、經過大幅改編的真人版電影,劇場版的《胰臟》則是傾向忠於原著。開初的獨白部份,幾乎一字一句都與原作同出一轍──對於讀過小說的人而言,是個令人感到療癒的衝擊;對於看過真人電影版的人而言,是個會有種「嗯!?」這種反應的衝擊;對於完全沒有接觸過的人而言……嘛,這樣的開場已經是一個足夠重量的衝擊了。比起真人電影的《胰臟》,筆者認為劇場版動畫更適合從來沒有接觸過這部作品的人欣賞,除了因為劇場版更貼近原著之外,考慮到作品的時序、表達方式、某些主要的勾畫,還是劇場版的《胰臟》要更清晰明快。

劇場版的《胰臟》多次以不同的方式表達男主角與櫻良的極端相反──寡言的他與多言的她;靜謐的他與活潑的她;普通的他與特別的她──不斷反複地彰顯著兩人的不同,卻因為一本「文庫」而牽扯在一起,互相攀流、影響、改變、倚靠……光要說劇情的話,就好像繞個圈子說了一個大道理,但實際還表達了比起所謂的「主題」更多、更豐富的「副題」──生命、反差、極端、時間、人際、傷害、恐懼、邁步、改變。

說到作品分類的話,實在沒辦法將《胰臟》定義為愛情作品。雖則在真人版電影上映時,某些簡介、甚至影評確實是如此定義,但事實上,小說之中對於男主角與櫻良兩人關係的描寫,不外乎是「知道『秘密』的同學」、「關係很好的同學」──關於這點,劇場版動畫也是忠誠地呈現出來。從頭徹尾,兩人從來沒有告白、交往,卻產生了比朋友、甚至是戀人更大的「絆」。

硬要分類的話……人生哲學?青年文學?生命探索?

大概如此吧。

 

聲、畫牽動著情感 恰到好處的改編

Studio VOLN高水準的作畫、表達方式,成為了《胰臟》劇場版的重要藥引。畢竟原作小說中,頗大篇幅來自男主角的心理獨白。而這些獨白,不僅表達他沒有說出口的話,還一直紀錄著他與櫻良相遇、相處、相交之後,一點一滴的細微改變。劇場版透過聲優的旁白、畫面、表情、配樂等手法,將這些細微改變都刻進畫面之中,暗裡將男主角心理上的絲絲變化,一點一點地透過視覺、聽覺,滲進觀眾的腦袋中。

至於改編的部份,筆者會用「恰到好處」來形容。畢竟這些改編,主要都是揉合在主線劇情之中,從畫面與場景上,大幅提昇本來已經極具衝擊性的對話、與及獨白的震撼度。而在原來小說中最長、最重要的「那段文字」,劇場版動畫透過《胰臟》中的數個關鍵──《小王子》、櫻花(取自女主角的名字櫻良)、飛行等元素來表達。這些改編在不影響原作的整體運行、時序之下,突顯出文字所無法完美表達的意境,及男主角與櫻良心底的說話、想法還有想跟對方表達的心意……這些改編不僅能避開令到原作派反感,反倒是對於原作派的某種福利。

不用在腦內生成某種畫面,去配合「那段文字」真是太好了。畢竟光是忍住眼淚,已經花掉腦袋很大部份的機能了。

插曲登場的時機一如我們習慣的劇場版動畫,是慣常又略略能料到的套路,但是主唱「sumika」樂隊的聲音與銀幕上的畫面,卻是絕妙得讓人流下了不甘心的眼淚。片尾曲彷彿像「尾刀」一樣,每字每句猶如在重新敘述故事一般,以每個音符收割著觀眾最後一波的眼淚。

 

比給吃掉胰臟更大的恐懼

男主角避免與人相交,也對其他人沒有興趣,主要是覺得與人交往是一件麻煩的事情,處理人與人的關係、言辭,令人發累。確實,人際關係是一件費心的事情,不僅要考慮到自己與他人的關係,有時候更不得不考慮到他人與他人的關係。人際網絡愈大、認識的人愈多、年紀愈大,人與人之間交織出來的網就會愈來愈大,所謂的「牽一髮,動全身」大概就是這樣的理念,一不小心就會搞出個誤會來,一個誤會又可能會一石擊起千重浪,構成無可收拾的局面──男主角為避免這種情況,努力地成為一個「不起眼的同學」,拒絕與人相交,避免傷害他人──同時也避免自己受傷。看似是最消極的做法,但聽起來卻好像是最有效的方法。但是山內櫻良的出現,改變了男主的整個思維,甚至整個人生。

比起死亡、不治之症,人際關係的恐懼更容易令人情緒不安。正因為男主角這種近乎厭世的孤僻性格,反倒是助長了他與櫻良的關係躍進──畢竟只要是個過著平常生活、正常地社交的人,眼前出現一個患有不治之症的女高中生,很難不會對她有特別的看待、關懷、同情或是痛心。而對於一個患有不治之症的人而言,這些反應大概已經看慣了,也看膩了。過多的關懷反倒給予她無形的壓力,彷彿不斷提醒她「妳距離死亡近了」這個事實。──男主角的個性,令櫻良能夠肆無忌憚地在他面前將自己的秘密攤出來,卻又可以如正常女子高中生般生活。不用掩飾、不用顧忌,也不會受到過度的關懷與同情,這才是一個罹患絕症之人想要的生活──至少山內櫻良是一個這樣的女生。

 

南轅北轍的兩人 互相影響的靈魂

兩極的生命、相反的個性,在櫻良眼中卻不其然。

畢竟對於有不治之症的人來説,每一天也可能是最後一天。

不過人生無常,自以為健康的人,哪怕今天也可能是最後一天──突然的急病、飛來的橫禍、遭無差別殺人者殺死……如此說起來,確實如此。即使是個性相反的男主角與櫻良,大家的生命都是同等的。同樣,任何人「每一天的價值也是同等的」──這句話出自櫻良口中,最有說服力不過。

櫻良因為男主角,才獲得了久違的「一般人生活」;男主角也因為櫻良,久違──不,是首次與另一個人相交。南轅北的兩人,因為某「文庫」而被牽扯在一起,同時互相的影響、互相的學習、互相的改變、互相的成長……人生,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說到底,男主角的名字到底是什麼?

我想想……

是個有點像小說家的名字呢。

待大家成為了知道「秘密」的同學之後,再告訴大家吧!

ichitsuru@hkdoujin.com'

一弦

曾為《主場新聞》的博客,於《主場藝術》分區撰文。 現於《博風社》、《熱血時報》等平台亦有撰文。 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ichitsuru/ E-mail : [email protected]

More Posts

ichitsuru@hkdoujin.com'

一弦

曾為《主場新聞》的博客,於《主場藝術》分區撰文。 現於《博風社》、《熱血時報》等平台亦有撰文。 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ichitsuru/ E-mail : [email protected]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