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救世界-《本子ONLY》

「本子」──筆者習慣這樣來稱呼「同人誌」,明明該是同人活動理所當然的主角,但近年卻因為種種因素,已成漸漸淡出同人活動之內的「悲情主角」。

「本子」屢受滋擾 週邊產品貨如輪轉

經歷過明光社「放蛇」、淫審「掃檔」、電報辦檢控攤主等等的不愉快事件,不少作者、甚至連大眾都漸漸感覺到,場內「本子」似乎已經成為了身先士卒。無他,R18(十八禁漫畫或插畫本)被掃、BL(Boys Love)被掃、GL(Girls Love)被掃──近年清涼本露個內褲也要被定性為「不雅品」……畫師的創作空間不斷被「淫審」以及「明光」等勢力所壓逼,直接導致的同人誌(下稱「本子」)吸引力、售出量大減。

Read more

《E3 2018 一場娛樂性超越遊戲嘅Show》

其實過去十幾年,業界不斷都有聲音指遊戲開發團隊為咗喺E3上攞到好成績而疲於奔命。AAA級遊戲大作嘅開發往往係以User Experience嘅完成度去衡量,假若開發出來嘅部份未如理想,砍掉重做亦係常有嘅事。所以要咁啱夾到正E3嘅展期,去完成可以令玩家滿意同值得期待嘅內容,實在係一個非常巨大嘅壓力。身為觀眾同玩家,你會希望每年熱熱鬧鬧一場show,定係寧願分散全年,各個廠商各自各精彩?

Read more

《CODE GEASS反叛的魯魯修 II 叛道》:更多的魯魯修,更多的「叛」

如果說《興道》是三部曲的「起」,那麼《叛道》就是「承」和「轉」了,電影前80分鐘的劇情集中承托血染的尤菲以及黑色叛亂兩件大事,不得不說尤菲死的一幕無論看多少次都是那麼感人。而尤菲被殺也造就了後40分鐘,筆者可以稱為朱雀篇的劇情。

Read more

【事前提出顧慮遭冷理 《在異》炎上事件本可避免?】

就最近《在異世界開拓第二人生》炎上一事,本媒透過中間人聯絡到從事日本聲優海外活動代理業務的機構,並得到內幕消息。原來作品於宣布動畫化之前,有關代理商曾向出版社Hobby Japan提出過顧慮,表示《在異世界開拓第二人生》小說的設定內容相當不妙,唯出版社沒有理會;直到有中國動漫相關企業,向聲優活動代理商提出黑名單,禁止作品的相關人員到中國出席商業活動,以及網上的輿論愈來愈激烈,日本出版社才開始正視問題。

Read more

《沒了中華情花毒 如何看待日軍轉生作品炎上?》

《在異世界開拓第二人生(二度目の人生を異世界で)》的炎上事件,已經去到聲優辭演、出版社下架、作者道歉的地步了。這部原本將要在今年十月上映動畫的作品之所以會惹來中國網民大力抨撃,甚至去信中國駐日領事館要求抵制,結果小說停售,動畫化中止,原因是這部轉生系異世界作品,男主角設定前生曾經參與世界大戰。網民指這個角色的原形是參與過南京大屠殺,斬殺過幾千人的士兵。

Read more

《與Pokémon Go聯動 小精靈新作登陸Switch》

『寵物小精靈 Let’s Go!比卡超』、『寵物小精靈 Let’s Go!伊貝』是在Nintendo Switch平台上登場的「寵物小精靈」系列的最新作。本作以1998年發售的Game Boy遊戲『寵物小精靈 比卡超版』為基礎,重新構築了遊戲玩法及故事劇情。兩個版本除了拍檔有分別比卡超和伊貝外,遊戲內遇到的精靈亦有所不同。玩法則融合『Pokémon Go』和Nintendo Switch的特點,為玩家帶來全新的『寵物小精靈』遊戲體驗。

Read more

【Comic World HK維基 負面資訊遭大量篡改】

Comic World HK(下稱CW)的維基網頁資料疑曾遭人大幅度修改,而刪去的多是關於CW的負面資訊。

筆者於5月26日收到收到讀者的報告通知,稱發現CW的維基網頁懷疑被刪改,其中在提及「場地歷史」及「CWHK大會的政策或行政問題」時,不少曾被人除去舊版中的負面紀錄及資料,甚至將整道「CWHK大會的政策或行政問題」的題目刪除,情況嚴重。

Read more

《畫風和畫功,到底哪個重要?》

有很多人指出,在網路時代不少人畫功畫風不是很出色,但也很出名。首先我們要知道作品受歡迎的因素可以有很多,跟網路用戶需求,作者對自身的行銷也有很大關係,跟電影一樣,受歡迎作品不等於好作品,但怎樣才是好作品每個人的定義也是不同的,畢竟每個人作畫原因也不同,在「畫」以外,作品內容本身佔了很大因素,畫得不怎樣但內容很好的大有人在,畫風畫功只是其中一個因素而已。

Read more

《Resoc Carnival遊記》

就記者所見,本次的Resoc Carnival租用了動漫基地所有可租用的空間包括地下廣場以及二至四樓空間, 縱使高峰期有不少的參加者,但場内還有相當充足的活動空問。而且各處的活動並不會互相影響,例如當地下舞台表演時,上方的同人區域由於隔音良好近乎聽不到表演的聲音。可以給參加者帶來安静的交流。此外,位於四樓外連接三樓的空中走廊因爲採光和還境吸引了不少的cosplayer聚集拍照,但由於位置遠離舞台以及攤位,並沒有像其他活動一樣出現不同參加者互相影響的問題。的確大型活動會如RG會透過分層解決問題,但中小型的場地也能這種做是很少見的。

Read more

《是AppGame殺死了遊戲設計嗎?》

香港一直少有突破性嘅遊戲設計,甚至係近乎冇全職嘅遊戲設計師。除咗外在嘅環境因素之外,部份原因係來自「做遊戲嘅初心」有問題。當「初心」包括咗種種「精明」嘅計算,大部份人都會選擇行條最安全就可以賺大錢嘅路。大家有冇諗過,其實可悲嘅係我地香港人,所謂嘅創意,只係停留響個手機屏幕嘅小小畫面當中,諗住點樣可以賺大錢?

Read more

《「強國式Live」再展威能「Animax Musix 2018 GuangZhou」台下爆過台上》

是次活動,與年初「Aqours」的見面會一樣,都是因個別參加者或他人的行為問題才會「揚威國際」。而本場活動的資(柒)訊(事)能夠在數日之間迅速「爆發」,還是全靠保安令人不禁失笑的「控場手法」。雖說現在說些什麼都只是「馬後炮」,厄介的問題、加上強國一貫解決問題的方法,光是聽起來也令人預測到這將會是個充滿爆炸性的「化學作用」。然而,人民幣的氣味太香太濃,可以預想日後還會有更多更多的同類情況發生。

Read more

《品味遊戲:整Game前,停一停諗一諗》

最近參加朋友飯局,席間佢話想搞遊戲製作,問我點睇。其實一年當中都有唔少人問呢個問題,亦試過有啲朋友嚟我Facebook留言叫我講吓睇法……不過各位大佬,知唔知呢啲問題唔可以公開作答㗎?揞住良心叫人去馬,基本上就等同推人去死。講話唔好做呢?又話我思想負面,自己冇料發圍賺大錢就喺度踩香港遊戲開發。老老實實,不如我問番大家一句,其實點解要做遊戲先?

喺香港,做任何嘢都好,要做到勿忘初心真係唔容易。不過更大嘅問題係,有啲人做嘢根本就無初心。簡單一句「點解想做遊戲?」,答案通常都係二選一,一係就話自己中意打機,一係就話想賺大錢。雖然呢兩個答案唔係錯,但係可唔可以諗深少少呢個係咪真正原因先?

Read more

《從挑戰者1號探討逃避與現實》

★本文涉及《挑戰者1號》原著與電影劇情,請斟酌閱讀

最近上映的小說改編電影《挑戰者1號》(《Ready Player One》)在各地都獲得了極佳的口碑與票房,不管是傾心於過往各式娛樂作品的一眾「阿宅」,還是喜歡冒險故事的一般大眾,都能用自己的角度去欣賞這部有趣精彩的電影。然而,許多先閱讀過原著小說再看電影的受眾——包括我自己在內——都覺得電影改編其實存在幾個嚴重的問題。

其中一個比較明顯的問題,在於電影購買其他娛樂作品版權所遭遇的困境。電影的高潮戲發生在反派索倫托(Sorrento)駕駛機械哥斯拉(メカゴジラ)與大刀變身成為的RX-78-02高達(動漫迷習慣稱「元祖高達」)大戰時。但熟悉這兩部系列作品的人就會知道,只有18米的元祖高達要對抗60米的機械哥斯拉實在有點吃力,更別說艾川(Aech)使用的大鐵人(The Iron Giant)只有約15米了。原著小說中,每一位主要角色都能夠透過第二關的獎勵獲得一台巨大機器人;因此最後的大戰裏,雅蒂米思(Art3mis)駕駛女魔神(ミネルバX)、阿細(Sho)駕駛勇者雷登(勇者ライディーン)、帕西法爾(Parzival)駕駛Leopardon(レオパルドン)、艾川駕駛元祖高達;敵方則除了有索倫托的機械哥斯拉外,還有出自《金剛戰神》(Voltron)、《超時空戰神》(Robotech)與《新世紀福音戰士》中的十台巨大機器人。雙方交戰後,一眾主角在對抗機械哥斯拉過程中遭遇重大困境,直到帕西法爾的Leopardon被摧毀,使他緊急拿出在《綠洲》(Oasis)的特攝星球上獲得的β膠囊(ベーターカプセル),變身成為身高40米的初代超人早田(初代ウルトラマン,編按:舊時因「早」誤植「吉」而譯作「超人吉田」)才成功擊敗機械哥斯拉。

Read more

『活著是痛苦的』《兩隻兔子》尋找不自殺的理由

據說,寂寞能夠殺死兔子。

筆者我不知道,人類會不會因為寂寞而死,不過至少,或者一個人也能好好活着。

但是筆者我深信, 絕望能夠殺死人類。

今天要介紹的,是一部漫畫小品, 或者你早已經聽過它的名字, 這是一部, 由絕望中尋找微小希望的故事 ;這是一部虛假,但又是如此真實, 有血有肉,的悲劇故事 ; 這是一部,訴說日常生活就是美好的故事。

Read more

《沒有對白的舞台 傳神演釋「惡之世界」-黑暗揭示 惡之娘短評》

面對如此專業的表演,也要專業的觀眾嗎?貼心的主辦方當然無忘照顧我們,除了先前提到的場刊上印有連同翻譯的所有歌曲歌詞,舞台上兩側的投影亦有即時的對應歌詞。 一般來說,音樂劇都有一定的禮儀,如在某一幕完場時才拍手,而這次面對這麽大眾化的觀眾,主辦方亦無嚴格規定禮儀,只希望大家都能夠喜歡和享受。
而筆者則能夠盡情在某些劇情中抽泣起來,害坐在隔離的友人忙着找紙巾。惡之娘原本就是一個如此單純的悲劇,但也不一定要全程哭着。劇團適時地加入一些笑點,基爾一家在派對上的表演確實十分有趣,演員們的一字馬亦令人歎為觀止,還有意外把道具劍釘在舞台上也是另一個笑點。在那兩小時三十分鐘的表演中,筆者就是能享受每一分每一秒。

Read more

湯淺政明的《人魚之歌》動畫的靈魂就是「動」

(不含劇透)

  光看動畫截圖或海報,是沒法感受到《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的魅力,因為湯淺政明的作品就會讓你重新感受到動畫最根本的靈魂,就是「動」。

  如果不認識湯淺政明的話,他就是以前《蠟筆小新》的導演,比較近年的作品有《乒乓》、《夜短夢長,少女前進吧!》以及最近在Netflix上架的《惡魔人Crybaby》。每次他的作品都好像會慣例地被萌系吸毒者排斥似的,尤記得當《惡魔人Crybaby》上架時,那些極簡線條的惡魔在網上被大家恥笑和瘋傳,當時我就在想:你們到底認不認識湯淺政明啊!?

Read more

《「你已經死了。」人中北斗的傳教拳法》

如果說「無雙」系列是以速度感、即時戰鬥以及「爆無雙」作為遊戲的主打,那麼「人中」這個系列就是以爽快感、反應力以及豪華的必殺技畫面作為賣點。即使你從未接觸《北斗之拳》這作品,亦無損玩這遊戲時的爽快感以與及對體驗劇情的刺激。「人中」系列的爽快、熱血沸騰、講求反應速度的玩法,配合《北斗之拳》獨特的拳法、畫面、經典的角色台詞,成為《人中北斗》這款遊戲的最大賣點。

Read more

《「褪」變中的CW 變退中的同人》

有關於CW(Comic World,下續稱CW),筆者原本都打算避而不談。畢竟CW逐屆衰退已是不爭的事實,其衰退的始末也已經再三撰文提及,別說是讀者,就連筆者本人也已經對於CW這個話題開始厭倦。然而,早日於網上看見一篇名為《從危機中蛻變》的CW活動文章,「蛻變」一詞令筆者不得不再寫寫CW的這個話題。

誠然,該篇以《從危機中蛻變》作命題的文章實在突兀──畢竟CW歷年以來給人眾的形象就是不思進取、不聽民意、依然故我之類之類。近年最大的所謂「改變」,就是視娃界、手機遊戲、商業組織、BOARD GAME等等的界別為救命稻草,而對於自己最應該支援、最應該重視的同人界別着墨甚少。到了這一屆,本該為主角的同人攤位只能保住3樓作主要場地,及6樓少部份攤位。其餘的用地,均已經被上述的手機遊戲、商業組織、BOARD GAME等等攤位所佔用。所謂的「蛻變」,其實就是由同人誌賣物會,變成一個ACG嘉年華活動。

Read more

[遊戲評測]《魔禁味滿滿的Virtual-On式機械人決鬥》

  當《電腦戰機 Virtual-On × 魔法禁書目錄 某魔術電腦戰機》在上年三月公佈消息的時候,我心裡第一個想法是…

  「嗚哇!一部萬年沒出更新的作品居然跟一部十萬年沒出更新的作品合作出遊戲!?」

《魔法禁書目錄》和《電腦戰機Virtual-On》都有不同意義上的經典與怨念,魔禁那超能力與魔法交織的世界觀設定十分吸引我,以前就十分享受角色之間的互動,惟新約魔禁都出了七年有多了,第三季動畫卻苦苦等候多年還未見影(公佈遊戲消息時還未有第三期製作決定的消息)。 

Read more

《「愛」的生存之道-PR02》

有幸,筆者以攤主身份參加了日前(年初四,2月19日)舉辦的《Palette Ring 2(下稱PR02)》,觀摩了一遍這個陌生的場地──荔枝角D2 Place。

場地限制須分流 籌號時間排入場

被戲稱為「#垃圾Event」的《PR02》與首屆稍有不同,先是沒有與另一活動《Comic World》再度「正面交鋒」,再是活動遷出上屆獲得不俗評語的觀塘The Wave,轉戰荔枝角D2 Place,且分兩期、兩個場地同日舉行。D2 Place場地毗連荔枝角鐵路站,一期場地位於一期商場的二樓,也是相對較大的一邊場地,據報可以同時處理約200人;而二期場地則位於二期商場的地舖,據報可以同時處理約70人。

由於是次筆者位處的二期場地比The Wave那邊還要更小,PR02亦再次採用「按籌號時間入場」的分流手法──即已購票者,須於籌號所示的時間內排隊輪侯入場。筆者位於二期的場地,眼見不少時段也有輪侯入場的人龍,直至過了入場高鋒期人流才漸漸疏落。

Read more

《Palette Ring 2 遊歷紀錄及作品介紹!》

於初四(19/2)舉行的同人誌賣物會已經順利結束,活動場地由上次The Wave遷移到D2 PLACE,在1期和2期各有一個展場。原先2期展場比現在大一倍,但因為D2 Place於活動前幾個月把原場地轉變用途,PR2亦需要臨時改租用一個較小的場地,講座活動亦因而取消。替代用的2期場地較小,活動範圍比較窄,如果兩邊攤位皆有遊人駐足,後面的人流會有前進困難。1期場地相對較寛敞,開場首一小時一百名輪候人士全部進場,場地也有足夠空間容納。

Read more

[C3AFA現場訪問]《創聖大天使VR 玩家親身擊出無限拳》

這次的C3AFA活動有不少有趣的攤位,其中一個是位於A-23的遊戲攤位SANKYO/SATELIGHT,該攤是由彈珠製造商SANKYO及動畫製作公司SATELIGHT合辦的攤位,並有設立VR體驗區。小記就此訪問了一下負責人關於VR遊戲「創聖大天使.EVOL」的詳情:
Q:請問遊戲的玩法和特色是甚麼?
A:因為我們公司以製作動畫為主,而我們的母公司主要是遊戲製作。我們公司有一個動畫《創 大天神》,所以公司運用了VR技術去製作「創聖大天使.EVOL」。實際上動畫中有不少用機械人戰鬥的鏡頭,透過VR技術可以令玩家仿似坐入機艙般戰鬥,瞄準敵人。

Read more

[活動紀錄]《C3 首日300人狂奔心頭好 cosplay人數甚少》

一連三日的「C3AFA HK 2018」在會展舉行,首天雖然是平日,但不減動漫迷的熱情,一開場有大量粉絲衝入場,搶購不同的會場限定人氣商品包括C3AFA特定《星光樂園》14張遊戲卡蘇菲超級螢光幻彩精選套裝, 最新人氣「Megami Device女神裝置系列」,另外, Good Smile Company攤位展出 “黏土人 惠惠 學生制服Ver.”、 “Medicchu 碧藍幻想 露莉亞&吉塔 偶像Ver.組” 、 “我家有個魚乾妹 招牌動作!小埋” 等動漫人氣角色模型, 除了最新模型商品的展示,雪未來2018年的最新作模型「雪未來 丹頂巫女Ver.」黏土人&figma也將在C3HK會場開放預購。留意每索取一個塑膠購物袋店主就會按法例收取港幣5毫!

Read more

《2017年度粵配動畫私心選》

 私心選,即是在下的一己之見。但我也盡量基於統一的原則去評選:主要角色配音員的感情演繹,佔四成;輔助角色配音員的感情演繹,佔兩成;選角安排,佔兩成;翻譯和對白處理,佔兩成。

10優粵配動畫選

1.《我的英雄學院》

  2017年,眾聲喧嘩,不少動畫都很會搞噱頭,搏出位。在這環境下,《我的英雄學院》也許容易被人遺忘,它在日本播出時,因該季有其他出位的話題作而較受冷落。要說粵配的討論度,《我英》不算有甚麼熱潮,但以它的紮實穩健,以及在平衡各方因素下,它才是最佳作。

Read more

[招募]《犯罪宣告!RG原創街招攤主尋跡追兇!》

今次原創街4將舉行小報活動,除了刊載現場原創作品攤位介紹之外,今次特別設計了小故事以及偵查任務遊戲,小報將在場內經不同攤位派發予參加者,參加者需要到達各原創攤位尋找線索完成任務,成功完成的勇者將可獲得神秘禮物一份。

Read more

[活動紀錄]《朧之祭禁現金無阻熱情 攤主紛轉電子交易》

今次城大秋祭是自2000年城大同人祭成立十七年以來,首個被城大校方禁止現金交易的活動。校方以「大學地契禁止大學範圍內進行第三方之間的現金交易」為由,禁止活動場內進行現金交易。主辦多番與校方商討,結果未能恢復舊有交易方式,活動亦因而延期由「秋祭」變成「冬祭」(詳情:城大秋祭 2017 事項變動通告)。今次同人場內不可進行現金交易活動,但現金交易以外交易方式就未有規限,同人場攤主可自行決定現金以外的任何交易方式,主辦亦有向各攤主及公眾建議一些交易方法以供參考。

Read more

《本末倒置、「充大頭鬼」中國式的「Live」》

相傳,是次的見面會,我哉偉大無敵中國,場內場外同樣「威震四方」──破壞贈送給水團成員的花牌──包括在其之上放置「那種場所」的卡片、偷竊掛置於花牌上的小玩偶、甚至直接把「那種場所」的卡片廣告塞進送給水團成員的禮物盒之中;

相傳,見面會Live環節之時,「虎嘯」聲四起、氣勢浩盪、震懾人心,更有參加人士以擾亂、破壞活動而來,例如是誓言破斷《Happy Party Rrain》的「火車橋*」之類之類的行為──

──等等的「傳言」。

Read more

《2017 御宅大事回顧》

港人製《刺客教條》宣傳動畫 網民讚口不絕(27/10)

一條由香港人製作的《刺客教條:起源》宣傳片於10月27日在網上熱傳,不少網民讚質素高,水準不輸海外。

香港動畫製作公司Paperbox Creations及廣告公司: 朝日創作 Rise Creation有幸接受Ubisoft官方委託,製作《刺客教條:起源》動畫宣傳短片,香港蘋果日報及UbisoftFacebook 專頁上兩條動畫宣傳片合共98 萬次瀏覽!12月14日,Microsoft Surface的廣告宣傳更邀請了Paperbox Creations進行代言,以《刺客教條:起源》動畫宣傳短片事件作為廣告故事主角。

Read more

兩個播出版本?日本動畫片商懷疑向海外播放者提供「次貨」

日本新番動畫的製作檔期之趕相信大家也耳有所聞,而海外購入播放權的網站更要比日本電視台更早拿到片源以進行壓片和上字幕等額外工驟,令動畫製作公司壓力更大。今天有中國網民發現,中國影視網站Bilibili(B站)播出的最新話《Fate/Apocrypha》#25,畫面與日本播出的版本有異。

Read more

《首個Cosplay博覽「CosCompass」明日 正式展開!》

Cosplay其實也是一群充滿熱情的人在「神似」和「形似」上面追求極致的一條道路。明天(31/12),柴灣青年廣場就會舉行一個以cosplay為主題的博覽會,主辦除了希望可以匯集一群喜歡cosplay的朋友外,亦希望號召更多同好進場,在不同的環節認識cosplay的另一面。

小編為大家介紹一下Coscompass的活動內容吧!

Read more

《從香港「緊貼播放」談本地化》

現在,我們基本上已經習慣在各大視頻網站上,看與日本同步或同週播出的正版動畫了。然而這種習慣,畢竟是2010後,經過若干年才建立起來的。沒關注過的人大概不知道——在香港,早在2009年就已經在電視上實現與日本「同步」播放動畫。香港電視台的「同步播出」,雖然確實是有和日本完全同步播放的例子(Animax),但更為人所知的是TVB官方稱之為「緊貼日本」的「同步播放」。何謂緊貼日本?直接舉個例子好了:2014年7月的新番《黑執事 馬戲謎團》(黒執事 Book of Circus),日方7月10日首播,而香港要到8月2日才首播。大家可能會大呼:「這根本就不是同步嘛!」,這點早就給電視台料到了,所以官方說法一直強調的都是「緊貼日本」,就連2011年11月底才播出,比日方足足落後兩個月進度的《魔奇少年》(マギ)在宣傳中也使用到「緊貼日本」這個說法。筆者認為,應該很多人都覺得這種「同步」不提也罷,但實際上對於TVB而言這確實是「同步播放」,時間上落後日本數星期才播,一來是因為檔期,二來就是本地化工作需要用到相當的時間,其中後者的影響最大。

Read more

《香港需要更多條「原創街」》

RG20(Rainbow Gala 20)於2017年12月17日圓滿結束,雖說活動(算是)平安渡過,但筆者留意到是,是那個默默消失了的名字──「原創街」。

設立「原創街」的做法始於RG15,當年緊隨著「香港原創同人誌Only」之後舉行,可謂一口氣把「原創同人創作」的氣氛推至最高點。然後五屆過去,「原創街」出現過首舉時的盛況,也出現過報名攤位不足、尚餘空缺的情況,最後一次見到「原創街」已經是RG18。之後的RG19、與及最近的RG20也已經不再復見……是因為作者減少了?還是讀者不足?

Read more

[RG20東方街專訪]《香港例大祭落空飲恨 立意統籌主題街 》

而被問到,會否擔心接近20年的東方Project會被近年的速食文化所取代, 主辨表示並不擔心這個問題。 首先,在一些日本的報導中顯示,東方Project仍然受一些年紀較輕的動漫愛好者所喜愛,並不存在愛好者老化的問題。

Read more

「比卡超」其實還未老--再談《寵物小精靈》風波及粵譯困境

相信大家都已經知道,以《寵物小精靈》譯名事件為首,粵語翻譯面臨的風風雨雨,已隨着電視台為五斗米折腰,背棄粵譯而進一步惡化。如今粵譯情況不上不下,在於其實很多人都受字幕組翻譯耳濡目染,以至已經沒有概念,分不清國/普譯和粵譯。然而,筆者認為,粵語翻譯的魅力已經根植於大眾心裏,不容字幕組翻譯所取替,亦遠超於一個情意結。

舊的粵譯就有如《千與千尋》裏面小千的真名一樣重要,是因為一日我們仍會將叮噹、比卡超、飛雲掛在嘴邊,就會依稀記得,到底緊隨我們語言習慣譯出來的東西是怎樣,「機會嚟啦,飛雲」何以會格外親切,那是因為,這些是我們一手一腳建立的文化,不止是屬於譯者的東西,其實我們都有份令這些譯本入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