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伊莉雅:Licht 無名的少女》謊言與真實,誰才是世界之光?

一套動畫能拍4季外加兩套劇場版已經難能可貴,而且在劇場版上畫時還直接宣布續篇制作決定,說明《魔法少女伊莉雅》系列人氣超高,還有伊莉雅對於Type Moon來說吸金力實在過於強大。這次《無名的少女》相比前作《魔法少女伊莉雅:雪下的誓言》,作畫質量有明顯提升,而且戰鬥畫面有顯著進步,運鏡、CG等都令人滿意,尤其伊莉雅和碧兒翠絲的戰鬥,和Ufortable的招牌Fate系戰鬥場面比也不落下風,說明Silver Link只要有預算和時間,還是能做出高品質動畫的。唯一讓人有點唏噓的,就是商業味越來越濃,越來越接近另一邊的《FGO》了。伊莉雅和美遊的各種夢幻召喚,有點為變身而變身,與其說是為了戰鬥,不如說是為了出周邊吧。

Read more

不再做音樂遊戲並從BanG Dream!中獨立?男團企劃ARGONAVIS的Reboot之路會成功嗎?

去年年中筆者曾經介紹過ARGONAVIS這個多媒體企劃(不知道的人可以點這)(下稱:ARGONAVIS企劃),近日(23/11)主角樂團Argonavis於函館的公演途中宣佈六個重大發表。引起最大迴響的是武士道正式宣佈全男班的ARGONAVIS企劃會從BanG Dream! 中切割,改名為「from ARGONAVIS」並成立專屬的子公司營運。

Read more

從宅人角度看同人NFT的魅力與潛力

自從香港同人組織SugarFree,早前成功賣出全港首個同人NFT作品後,宅界和同人圈突然關心起NFT這東西。筆者也趁機訪問了當事人,想知道拍賣同人NFT背後的故事,詳情可點擊這條連結觀看。

我明白絕大多數的宅人,本身對於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認知都不深,自然想不透為何會有人花高額的加密貨幣,爭著競投那些在區塊鏈上的數碼產品,亦即是NFT。就讓筆者先向大家傳授一些NFT的基礎知識,再深入講解同人NFT作品有甚麼魅力和潛力吧。

Read more

中之人焉能更換?打破二次元與現實的牆壁 VTuber改變動漫的定義

「3C達人 阿達」自稱是老宅,事後留言卻補充自己對VTuber沒什麼興趣,自己還是喜歡看動漫。從這點我們就可以看出,連在二次元土壤長大的宅人也未必能掌握VTuber的跨次元特殊性,這個領域可說是創造了界乎於二次元與三次元之間的全新身份,大大影響了兩個世界。

Read more

《龍與雀斑公主》音樂救世界 劇情死邏輯

作品一開始以故事主舞台「U」的介紹伴隨極具節奏感的背景音樂,本來想說很有《夏日大作戰》的影子,但一切入女主角虛擬身份Belle的演出後便打消了這個念頭。演出非常吸引眼球,而曲子跟大家對歌姬的固有印象不一樣,為Belle配音及演唱的中村佳穂聲線非常具特色及令人有記憶點,採用幻想民族風配合快速的Rap也是意外驚喜,極有前瞻性,筆者認為比起採用電音風更有未來感。採用millennium parade和中村佳穂這個組合大概是此作做得最正確的事。4首好歌能救起爛劇本,Belle的歌聲美好得足以讓人無視大量的劇情bug。

Read more

王道為始、王道作結ーー《我的英雄學院劇場版:世界英雄任務》

《我的英雄學院劇場版:世界英雄任務》(僕のヒーローアカデミア ワールド:ヒーローズミッション)已於10月21日在香港上映!先不論你之前有沒有接觸過《我的英雄學院》系列,光是「世界英雄任務」這個題目,不難令人聯想起以往「OO任務」、「XX Mission」之類的美式英雄電影吧?

《我的英雄學院劇場版:世界英雄任務》繼續貫徹他們揉合日式王道熱血與美式超級英雄的風格,劇場版中七成時間都是目不暇給的精彩戰鬥,如果你喜歡爽快、直接的英雄作品,那麼本集的《我英》劇場版絕對合你口味。

Read more

Vtuber時代再探討網路身份 《龍與雀斑公主》的虛擬與現實

在現實世界的人過得不如意、不滿足,透過虛擬世界獲得了在現實中無法獲得的快樂、滿足感、成就感,同時因為身處於虛擬世界,所有事物均披著神秘面紗,好奇的人類又會開始對於這份「虛擬」產生興趣,想要一睹她/他的盧山真面目。故事中的阿鈴由虛擬世界起底起到現實世界,然後阿鈴又透過「U」去撼動現實世界的人或事……在電影之中看似是荒謬無稽,但細心一想,這不就已經是我們的現實生活了嗎?

Read more

《薛多尼亞騎士:織愛之星》——跨越物種的愛情.靈魂論.人類的傳承

筆者甚少撰寫作品的影評,今次也算開了個先例。

作為《薛多尼亞騎士》的忠實擁躉,先說結論,以近代的機人番作品來講,無論原作漫畫還是今次的劇場版都是佳作有餘。

坦白說,筆者於入場前對作品的記憶相當模糊(說好的原作粉絲呢?)甚至不記得自己漫畫看到哪裡,後來才補回去。ACG類作品的劇場版多數不怎解釋設定和粉絲向,筆者進場前多番猶豫是否該先再刷一次原作再進去。只是總編JK提及今次劇場版對新接觸的讀者也很友善,就算沒看原作大概也沒問題,便抱著「大不了二刷!」的想法進場,嗯,還是該二刷的。

大概是因為風格屬硬核科幻類,沒有主流萌系角色加持,對於一般宅來說算是有點難入口。然而,作品對於浩瀚宇宙和未來感的描寫非常到位,設定嚴謹,卻沒有過於強塞設定於觀眾腦裡的感覺。若你是願意記一下設定,會發現很多細節和彩蛋都很真實,而不少描述和角色間的小故事,都會讓觀眾反思起現今社會甚至是哲學的議題,是很全面而且有深度的作品。

Read more

[遊記]香港首個VTuber同人 他媽老味演唱會 熱鬧氣氛超預期

全港第一個Vtuber Only同人活動上線喇!《Vtuber Only香港同人即賣會》(下稱《Vtuber ON》)日前(10月14日)於CGA香港電競館舉行,除了有同人誌及週邊產品即賣活動外;緊接著活動之後,還有來自日本的VTuber久遠たま、香港的本土VTuber如月ルミィ的歌回現場直播活動。

「大箱」以外的焦點 香港首個VTuber歌回現場直播
作為全香港首個VTuber限定的同人活動,一眾DD……更正,是觀眾早已磨拳擦掌、翹首以待。場內攤位雖以Hololive(日本其中一家大型VTuber企業,Hololive production之簡稱)及にじさんじ的週邊產品為主,但實際上部份攤位也有推出のりプロ的犬山たまき、Re:AcT的獅子神レオナ等其他企業VTuber的同人週邊。

Read more

東方主義還是發揚華夏? 尚氣映照的華僑與港人

很多香港人視Marvel Phase 4的《尚氣》為討好中國市場的電影,當電影預告出台時,大家無不取笑劉思慕的造型和相貌,更打趣稱為「習氣」,當中國遲遲不准許《尚氣》於中國上映時,網民紛紛歡呼慶祝Marvel滑鐵盧,討好中國不成。然而,我看畢電影後,比起面向中國,《尚氣》面向的事實上是海外華人,也包括了近兩年流離失所的香港人。

某些香港人常說要在外地保存自己的文化,這些香港人的下一代就是跟其他美國華僑沒有分別的ABC(American Born Chinese),唯一的分別就是香港移民比較遲落地生根,說到故鄉香港移民也比較多嬌情造作的傷感。《尚氣》這部作品是個好例子,它映照出華夏文化避居美式娛樂的身影下,是一個怎樣的面貌。事實上,滿多身處美國的華人讚賞這部電影的,有留言就說這部電影反映了他們的處境與感受。

Read more

港人製作華麗貼紙 獲日本收藏家垂青

「去日本去得多,會去中野搜羅細個見過嘅食玩。儲咗咁多年,都會諗下自己有冇啲咩可以整,於是一年前就開始試整貼紙。」

以強烈的色塊與豐富的符號化成一個又一個有趣的角色,配上閃亮亮的雷射幻彩與金屬電鍍,如此豐富的質感,恐怕手機遊戲卡牌難以呈現,我們也很久沒有被雷射貼紙的光影照花眼睛了。
同人組織《Mr Junk Sticker》的Brian Ng身為貼紙迷,一年前開始親身設計一系列華麗貼紙,參與展覽,還販售到日本去。

Read more

原創展《獨讀》遊記––茶餐廳潮流、奶茶Lolita與天國稅

以原創為主的《獨讀》Duk6 Duk6 獨立敘事讀物節在上周日成功落幕,活動場地並非熟悉的九展、D2 Place或The Wave,反而是在南豐紗廠裡的The Annex at The Mills進行。南豐紗廠是近年熱門的文青打卡熱點,原創讀物展在這棟歷史建築內舉行,仿佛為活動額外添加韻味。

The Annex at The Mills地方不算寬敞,更有些參加者形容場內似班房。話雖如此,每一行之間還挺闊落,以參加者來說,一整天來回走動還算鬆動和舒服,麻雀雖少,五臟俱全,場內攤檔都為筆者帶來驚喜。

Read more

JOJO天才之處在於 它故事漏洞百出 卻依然令人痴迷

趁JOJO第六部動畫準備開播,順便說說我自己刷完JOJO一至五部的感想。很多人會說荒木飛呂彥厲害的地方是他天馬行空的鬼才,是那特立獨行的畫風,是那千奇百怪的POSE與能力。對創作稍有汲獵的我可以說,天馬行空的創意不難,困難在於你怎麼樣去執行它。JOJO令人吸引的地方,是它故事即使漏洞百出,卻依然能寫出令無數讀者痴迷的那種野性。

Read more

PR04獨立遊戲介紹 Balance Breakers與《為了心儀對象成為傳教士》

筆者去到PR會場時,發現會場內的人流很多,縱使身處室內,也被人群擠得有點熱。從入口直行至前面的桌子,放下書包整理私人物品的時候,突然給各種螢光色的攤子吸引了我的視線,仿佛在告訴你「我是存檔點」一樣。我走了過去,原來該攤子是屬遊戲開發團隊Gamestry Lab。

Read more

【專訪】假如香港在異世界重生 《讓香城再次偉大》概念設定展現不一樣的魔都

近年異世界系作品大行其道,每位主角在異世界大放異彩。Horus在2018年開始以香港為藍本創作《香城童話》,將香港著名景點變成一個又一個颯爽的戰士,更描繪出科幻及魔幻風的香港景象。他希望可以透過《香城童話》,為原地踏步的香港文化提供新的發展方向。作品設定集《讓香城再次偉大》將於8月的《獨讀》首發。

Read more

RG發揮不了手足光環?理性分析戰地畫家事件

回歸同人活動的基本,受眾選擇要不要買您的作品,除了是作品本身、題材等等是否符合喜好之外,關鍵的還是作品的質素。即使你有多愛這部作品、多愛這個角色,質素堪虞的話很難說服自己買下去……更遑論是這種放錯了活動場次的主題了。而且將自己的風格、主題、畫力,歸咎於其他畫師攤主割喉式降價,折損自己的價值;甚至稱不想「媚宅」來配合同人市場就更是本末倒置。

Read more

今次(好似)真係最後:《銀魂 THE FINAL》

首先感謝Medialink的邀請,在4月1日愚人節參加了《銀魂 THE FINAL》的首映場。

《銀魂》?「Final」?愚人節?這次真的是「Final」了嗎?真的不會出現「Final_v2.ai」、「Final_Final_Real.ai」之類的套路了嗎?

啊。抱歉,創傷後遺症病發了。

雖然之前的《銀魂劇場版:永遠的萬事屋》掛著一副讓人看起來就聯想起最終章的名字,最終卻是把觀眾給擺了一道;但這次的《銀魂 THE FINAL》就真的是「The Final」了。

Read more

港產成人漫畫在日本連載 ShiBi感謝愛侶背後的支持

香港的成人漫畫難以生存,不少成人漫畫家會到外地發展,ShiBi也不例外,她是一位港產的成人漫畫家,最近她的成人漫畫《サキュバスカンパニー》已出版到最後一話。

與愛侶一同繪畫成人漫畫
《サキュバスカンパニー》是一本成人後宮漫,故事由ShiBi與愛侶Sera一同構思,兩人一起Brainstorm和互相ban橋,偶爾工作太忙錄時Sera更會幫忙畫背景。ShiBi形容,「他是以我之外的視角去審視劇本的另一個人。」

ShiBi在前段容易卡稿,這時他倆會互拋故事橋段和對白出來互相碰撞,撞到好看為止,通常在劇本完成後的流程都很順暢。Shibi強調,「要是沒有他,這本書也可能做出不來了,他絕對是勞苦功高。」與另一半一起創作成人漫畫會尷尬嗎?ShiBi表示兩人相處太久,並不會因此而尷尬。

兩人一起構思故事有沒有甚麼有趣的地方呢?ShiBi指,最有趣的大概是構思橋段的時候,只要想通了就會超高興。ShiBi認為,整個構思過程中最為興奮的是構想整個故事架構,以及如何結尾。

Read more

「小精靈」粵譯淪陷五周年回首

說到此事前,其實不得不提另一件開始時甚為相似,結果卻截然不同的事件。2015年12月16日,「小丸子」新劇場版《櫻桃小丸子:來自意大利的少年》上映在即,日本動畫公司(Nippon Animation)在其官方 YouTube 頻道上發佈宣傳片,當中來自香港的少女倩兒(シンニー)教導小丸子以「香港的語言」(香港の言葉)說出「ありがとう」時,所教授的竟然不是粵語的「多謝(粵拼:do1 ze6)」而是普通話的「谢谢(普拼:xiè xie)」,連黑板上的漢字也是以簡化字寫出。

這事情激起了香港人的怒火,紛紛向日方投訴,反映香港人說廣東話(粵語)、寫繁體字不單是事實,更是文化根基,必須極力捍衛。甚至連《日語大放送》主持,在港日本女藝人理惠小姐也多番發炮。時任中大日本研究學系講師的健吾,也向日方 Sakura Production 的井下薰反映問題。在各方聲援下,日方亦明白錯誤,迅速撤回宣傳片,並表示電影裏的倩兒會用回粵語說「你好」。而電影上畫後亦證實如此。香港網民都視為真正的成功爭取。

這事件在小精靈譯名「淪陷」前三個月發生。因此在小精靈譯名 「淪陷」 初期,筆者還期望這兩宗本質一樣(都是因為日本人不了解香港語言文化,以致用普通話取代了粵語)的事件會有相同的發展和結局。卻沒想到「多得」一些人,令「寵物小精靈」及「比卡超」等譯名「淪陷」事件上,被取代了的粵語無法光復。

Read more

你和大手畫師之間差了什麼? Mimi新課程教授畫畫思維

「爲甚麼即使已經學過基礎、甚至上過不少課程,還是畫不出有趣的作品?」

很多學畫之人,會沉迷看Youtube或者IG上的繪畫過程,想要學習「大佬」的畫法,又去下載他們使用的筆刷,或者跟隨他們購買一樣的畫畫配置(例如看見對方用Procreate 就改用Procreate 畫畫,看見有人用Wacom Cintiq就去買Cintiq )。

可是怎麼模仿也好,也畫不出對方的效果,自己總是進步不了。Mimi說也許你就是忽視了畫布背後的知識。

Read more

如果這個世界終將毀滅,一個小小的紅血球該如何面對這個世界?

《工作細胞》是一部將身體細胞擬人化,講述細胞如何在人體辛勞工作維持身體運作的動漫,漫畫由2015年開始連載,2018年播出第一季動畫,本季(2021一月新番)更同時播出動畫第二季以及外傳漫畫《工作細胞BLACK》。

比起正傳第二季,外傳《BLACK》更加深得我心。《BLACK》與正傳不同,講述一個因為暴飲暴食和壓力過大而百病纏身的老男人身體,儘管他的身體早已不堪負荷,細胞還是得在這個惡劣的環境艱苦工作維持身體的運作。

Read more

SF Girls遊戲美術指導兼多職 統籌近百創作人的日常挑戰

香港遊戲公司蝕多賺少,現時製作遊戲不但要考慮遊戲的趣味性,更要壓縮成本,因此有些公司會轉向成人市場,例如Snake有份擁有的遊戲公司。Snake形容自己是比較「癲」的遊戲製作人,他竟然一個人負責遊戲中超過100幅的草稿,還要製作UI(User Interface)、QA(品質保證)音樂和劇本!

Read more

羚邦網上動漫祭「2021 Ani-FAMS 動漫祭」登場 熱門動漫《叛逆的魯魯修》《咒術迴戰》免費觀看

羚邦集團旗下的 Ani-One、Ani-Mall、Ani-Gal、Ani-Kids 在本周五(22/1)聯合舉辦首個網上動漫祭 — 「2021 Ani-FAMS 動漫祭」,大家可以在網上重溫《CODE GEASS叛逆的魯魯修》、《Bananya 香蕉喵》和《百變小櫻 Magic 咭》等熱門動漫!

Read more

10分鐘看完日本同人界的二次創作爭議

大家好,我是色狼,今天要和大家說一個圍繞著版權發生的故事。你可能知道什麼是版權,但你是否了解當中的種種因由嗎?

著作權、版權,是一樣的嗎?
香港有「版權條例」,而日本則有「著作權法」,兩者所保護的東西原來不盡相同。

先說香港保護的版權,來自英文 Copyright,顧名思義就是複製的權利。版權的保護大多見於使用英美法系的地方,將版權物品視為資產,主要保護作者的經濟利益。所以,在版權條例下,版權物是可以轉讓,甚至是強制轉讓,諸如公司員工因為工作而創作的物品,版權持有人會被視為公司而非員工本人,在部分國家甚至會視公司為作者。

至於日本保護的著作權,則多見於大陸法,將作品視為作者人格的伸延及精神的反映,保護的是財產權及人格權,當中最重要是「保持作品完整性權」,著作人有權保持其著作物的完整性和標題的完整性,不接受違背著作人意願的修改、刪改或其他改動。

Read more

不需樂器仍能造出豐富層次 Ani-Singers純人聲演釋經典動漫歌

步入練習室,耳邊便傳來悠悠動人的和聲和輪唱。Ani-Singers 由一班來自香港熱愛ACG的年輕人組成,是一個以Acapella形式(無樂器伴奏的純人聲音樂)翻唱動漫歌曲的合唱團。一般而言,ACG翻唱以個人單位的翻唱歌手(又稱唱見)為主,或者有部分以樂團型式等等,都是偏向流行音樂為主,以人聲樂團的形式表演在香港則非常罕見,引起了編者的關注。

得知他們將會於2021年2月7日舉行小型音樂會,很榮幸受邀出席他們的一次練習,並為團員們進行了訪問。

Read more

殘酷中現實的希望之花—《白箱》劇場版觀後感

《白箱》劇場版終於在港澳上映,本作的故事主要圍繞《白箱》TV版後,武藏野動畫製作有限公司好不容易建立的名聲,因為一次的事故而付諸流水,職員們大多為生活而離開。這時,武藏野接到一部將近胎死腹中的劇場版動畫製作計劃,我們信賴的宮森,必須再次團結起四散的伙伴,帶領武藏野走去不一樣的明天。

Read more

締造更好創作環境 飛天奶茶冀將華文創作推向世界舞台

最近因疫情關係,不少同人場及活動告吹,我們亦注意到一個新的販售平台進駐了這個圈子。名為飛天奶茶的平台為好幾個活動舉辦了線上同人祭及協助通販,而最為人所知應該就是「MK妹」的線上販售了。

這次我們邀來飛天奶茶的代表Keith進行訪問,了解一下這家近日知名度大增的平台。飛天奶茶為一家華文創作平台,Keith為其創立人及CEO。正當我們好奇為何要投資這一行業的時候,才得知Keith和團隊成員他們在求學時參加了不少大學及對外的創業比賽並多次得獎,畢業後一起全職營運該公司。團隊現有九位成員,大部分為Keith就讀中大時的同學。

Read more

道盡動畫業界血淚 SHIROBAKO白箱劇場版

再次感謝新映爸爸的邀請,日前(17/11)參加了睽違已久的《SHIROBAKO》劇場版(下稱《白箱》劇場版)優先場。電視動畫早已在五年前放送結束,當時經歷多次「萬策盡矣(万策尽きました)」的武藏野動畫公司,總算歷盡艱辛地超越了極限……而來到劇場版,果然還是不得不再次面臨「萬策盡矣」

Read more

版權是資本特權 網絡審判將取代法律

衙差用鬼滅宣傳,叫人提防騙子出了個「提子治郎」,食字核突到令人作嘔。網民居然用「侵權」指控衙差抄襲鬼滅,甚至日本新聞都引述事件。有網民就說「香港都已經沒有自由可言了,為什麼不能用抄襲侵權去攻擊對方?」,因為你摧毀的不是香港的創作自由,而是「版權」這個概念本身隱含的權力。很多人以為,版權是創作人的法律保障,然而,隨科技進步,社會形態的演變,版權愈來愈變成資本家的權利,變成網路管理員神秘的權力,沒耐心的人或過不了智力門檻的,請不要隨便閱讀。

(智力門檻:政治情緒病穩定者)

Read more

絕不應用侵權攻擊二創

先不論這個「防騙宣傳」的設計有多拙劣,每次扮親民出POST,總會讓人感到嘔心。但我見到很多批評都是以「侵權」、「抄襲」為名作控訴,還打算告知日方,就不禁搖頭。

就算這個創作是如何不濟、惹人討厭,從創作的角度去思考,怎麼看都是二創而非抄襲。抄襲代表一般人未必會分得清原作和抄襲品,但這個紫色OBJECT,很明顯跟炭治郎是完全不同次元的生物吧。

Read more

《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幫想自殺嘅人寫遺書》剪碎劇本變成漫畫

做起一個行業需要大量商業化介入,無奈地生意人不會願意進行只達到收支平衡的投資,金仔笑言「(香港)唔會見到好似少年JUMP咁嘅總編或CEO出嚟,話我地要整本雜誌,唔賺錢啊嘛。」香港的創作環境艱難,漫畫創作又需要消耗大量人力資源和時間,漫畫家很多不願意在網上免費公開作品。然而,近大半年武漢肺炎令香港興起付費平台,受眾愈來愈願意花錢享受網上娛樂,不論Netflix或Youtube收費都較少罵聲。他相信總有作者願意將自己的收益再投資到自己的作品上,例如廣播劇或漫畫等,「當有適當嘅利潤比咗作者嘅時候,佢哋起碼有選擇權……再去投資俾其他二次創作嘅人。」

他們還在探索如何在漫畫改篇取得收支平衡,希望找到可行方法後與其他人分享,「其他想試嘅人都叫有少少跡可尋,唔駛前面咩都唔知慢慢摸。」這個模式可能建基於有一定知名度的作品,未必適合所有改篇作品。金仔強調做好市場後才會有時間和資源,去改篇其他叫好不叫座的作品。

Read more

漫畫家小雲 刻劃壯麗動人的《匿龍密語》

長篇漫畫《匿龍密語》系列,由2005年開始連載。在三期正傳完結後,多年來一直出版外傳至今,在香港、中國和法國均有發行。小雲是難得能夠有系統地建構出幻想世界觀的香港漫畫家,在三期的故事中一步一步建構出兩個主角交織的命運。喜歡《匿龍密語》的讀者,無不受故事中的細膩情感描寫所感動。官網有一個「最受歡迎劇情投票」,首兩位的最受歡迎劇情都有超過二萬多張票,可見讀者們的熱情。

心思慎密的少年「風舷」與影龍族皇太子「瀾」相遇,踏上了尋找隱匿神龍的冒險旅程。閱讀下去,就會發現在故事中甚至有對生命與存在有深刻的探討,讓不同年齡的讀者產生不同的感悟。

Read more

給珍視之人:紫羅蘭永恆花園 劇場版

對於珍視之人無法言喻的心意,藉由文字、信件,將自己難以言之的意念傳遞出去──書信、「珍視之人」一直是《紫羅蘭永恆花園》的核心思想,即使在劇場版之中,那個電話已經開始普及的現代亦然。或許電話能夠帶來更快速、更直接的對話,讓人不會錯失向珍視之人坦率的最後機會;但人始終有些話會哽在喉嚨、不好意思、沒有勇氣、說不出來的話,而書信、文字則能突破這個限制、甚至能跨越時代的傳遞「愛」。

「忘記很難,只要還活著……就無法忘記。」

Read more

動画藝術祭2020有感: 本土動畫不乏人材 卻困境處處

日前,筆者有幸獲「Neofilms 新映影片」邀請,在10月14日參加於MOViE MOViE Cityplaza的「MOViE MOViE anifest 動画藝術祭2020」首映場次。本文為是次活動感想文的下半部份。
畢竟性質有所不同,所以筆者把「MOViE MOViE anifest 動画藝術祭2020」分成兩個部份,本文將會介紹與本土動畫創作相關的「第七屆動畫支援計劃」(下稱「7th ASP」)。

「7th ASP」由香港數碼娛樂協會主辦,主要為香港初創動畫企業、小型企業(基本製作) 及小型企業(進階製作) 三個不同組別提供資助,鼓勵本地動畫創作。按不同組別分別提供最高港幣110,000元、港幣200,000元及港幣500,000元的資助,支援參與動畫企業製作不少於3/5/10分鐘的原創專業劇情動畫。

Read more

遊戲設計實測《Zold:Out》 SRPG的滄海遺珠

十月九日,在各App Store鬧SRPG(策略角色扮演遊戲)遊戲荒時,一隻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正式推出——《Zold:Out 鍛冶屋の物語》。在日本市場大量使用輕小說、漫畫、改編的廢課遊戲時代,出現原創IP已經實屬難能可貴,留意一下官網的話更看到這是本地開發商C4CAT出品。精美可愛的人設加上罕見操作方法的策略戰鬥,兩者結合之下生出了一隻令人矚目的遊戲。當中更值一提的,是在SRPG範疇中新鮮的行動點排序及戰鬥地圖展示給玩家的地勢,障礙的設置都能感受戰場的千變萬化,筆者甚至在教學關中稍有不慎Game Over了一次,大膽的設計及創意,使燒腦鑽研通關方法所需的時間大大提升!

筆者現時從事遊戲企劃,20多年遊戲經驗中特別偏好SRPG這一環。《Zold:Out》有別於一般SRPG一格格地移動的套路,改為以12點行動點為基準,配合角色數值決定敵我行動次序先後,再以這些行動點數配搭自己組成的武器庫與敵人交戰。

Read more

HF終章入場快查手冊:《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III. 春櫻之歌》

《HF》的劇場版可說是超級rar檔,第I章的劇情經過高度壓縮簡化、II章正式引導進入HF線的部份同樣也是資訊爆炸,如果對於《Fate/Stay Night》系列算不上熟悉、或是已經忘記得七七八八的話,即使是老手還是會有追趕不上的感覺。最理想的,除了跑完一次I~III章的馬拉松,最好還是花點時間在《UBW》上面,簡略地溫習一下。
06年版的《Fate/Stay Night》跟14年的《UBW》起初也有共同路線,直至到Lancer襲來、初戰Berserker就出現了分歧點──也就是《Fate/Stay Night》的第三集、《UBW》的第二集。而這個分歧點就分拆了Saber、凜兩條路線,也是為最終《HF》的櫻線建立完整的世界觀及設定。

Read more

小鎖自學成畫師 廣東話傳授日系技法

小鎖是香港最近非常活躍的日系女繪師,她筆下的女角都有種柔軟的水潤感,夢幻的色彩與頭髮閃亮亮的光影也是她的畫風標誌之一。小鎖在Youtube用廣東話拍了一系列的繪圖教學影片,最近還推出了線上日系插畫課。令人驚訝的是,原來小鎖還是一名正在讀商科的大學生。今次訪問,小鎖為我們分享她如何開始發展自己網路繪師之路。

小鎖中學時,於嘉諾撒聖瑪利書院讀理科,現在在香港大學讀BBA(Accounting & Finance)。她說從小到大讀名校都很大壓力,家人、老師以及整個學習環境都會對她有要求,同學們都能夠考入港大中大的「神科」(入學門檻高,畢業起薪點高的科目),在這種競爭環境下,壓力自然會大。小鎖其實也不是很喜歡這種環境,雖然自己讀書會維持在中上水平,但不會在讀書上投入太多,她甚至說自己不是讀書的材料。

她在家中是長女,家人以前也期望她能夠成為律師,或者跟商科有關的職業。「不過佢哋而家都應該睇開咗,以前唔係幾認同,但而家見到有啲成績喎,咁就會講『咁你繼續試下啦』。」

升了大學之後,小鎖在畫畫路上的發展,家人其實是愈來愈支持的,也會叫她同時要兼顧讀書。

如果繪師路上遇到阻礙,利用本科的技能謀生的話,她會做什麼工作?小鎖回答,她想自己應該是會做Marketing或者做生意。

Read more

FZD概念設計課程 畢業生告訴你這年究竟發生什麼事

我在香港已經做了三、四年2D遊戲美術,2017年經過多番考慮,決心報讀了FZD一年的課程。學校的官方網站不斷張貼出漂亮的學生作品,其中一條Youtube片也分享了學生完成課程前後的巨大改變,更聲稱九成學生畢業後成功在創意行業找到工作。種種資訊看起來,這課程真的可以讓學生有飛躍性的提升。事實真的是這樣嗎?這文章希望可以讓正在考慮的人了解得更清楚。

感想文其實早在上年就完成了,不過剛巧遇上香港抗爭,而我也需要更多的時間去驗證畢業生是否真的很有機會晉身概念設計行業?這年間觀察了同班同學以及差不多時期的畢業生去向,才敢跟大家說推不推薦此學校。

Read more

台前與幕後也在追逐夢想的男子樂團企劃: ARGONAVIS from BanG Dream!

說起BanG Dream!(班尖) 你可能會想起標誌性的存在Poppin’Party、君臨天下又充滿綜藝性的Roselia、大家的新老婆天音bb。但你可否知道BanG Dream!也是有男子樂團呢?ARGONAVIS from BanG Dream!(下稱男班)是2018年5月公開的男子樂團跨媒體企劃,除真人樂團外,同樣擁有動畫、漫畫及手遊(延期至2021年推出)。

Read more

神婆漫畫家君不見 鬼節發佈地府漫畫《無常之書》

「神婆漫畫家」君不見現時兼任遊戲設計及漫畫家,亦於熱血時報節目「天祐義民」中睇相批命,擅長五行八字,同時也為該媒體創作《茅山高校》網路漫畫。君不見接受訪問時表示,每到一些祭祀的日子(例如春秋二祭之類),君不見的姐姐也會夢見過世的先人報夢,提醒我們要祭祀,或「下面」(即不少人理解的陰間)的需要。「他們有自己規則吧?」君不見想到,於是想做個創作探討一下。原本是想畫成一本書左右,但是疫情也對出版不太有利,於是就做個短篇,打算在適當時放上網,尤其今年盂蘭祭祀活動也取消了,想做多點事情,提大家追思先人,也珍惜跟眼前人相處的時間。

Read more

網易爭議 《Zold:out》遊戲設計師KC:汲取經驗後才能100%香港製造

C4Cat在2017年經Kickstarter成功集資製作遊戲《Zold:out》(完售物語)。事隔3年,遊戲將於9月在日本登陸,但當他們宣佈日服由中國遊戲公司網易代理時,玩家紛紛大喊「網易不了」。《Zold:out》的遊戲設計師KC表示,任何一個遊戲發行商都有機會令玩家感到不滿,還不如選擇網易這個發行能力強的公司,保障玩家的遊戲體驗的同時培養好自己,方能在未來100%香港製造。

KC:想由我地出發做個產業出嚟
相信每個期待《Zold:out》的港台玩家看到遊戲終於在日本登錄,卻由網易代理時,心情都經過一番起伏,回想起去年發生的社會事件,最後喊出「網易不了」。作為玩家,大家擔心網易的介入會破壞遊戲體驗。KC指,網易主要負責發行推廣、提供意見,及運行大流量伺服器,確保不會「死SERVER」。遊戲內大部份內容均由C4Cat設定,而中國版本與其他版本不同,例如角色立繪在中國會因「暴露」問題修正。

有玩家質疑,C4Cat可以自行營運遊戲,為甚麼要找代理、為甚麼要找網易呢?KC解釋,C4Cat的員工比較像工匠,大多數人缺乏營運和宣傳推廣等經驗,選擇代理可吸取經驗,在將來再自行發行遊戲。KC指,公司現時能力不足,與一間足夠經驗的公司合作,吸收對方經驗後,才能100%香港創作和發行,並做一間更好的香港人公司,「可能我自大啲,想由我地出發做個產業出黎。」

早前「小粉紅」發現雷亞遊戲前音樂總監Ice的私人創作提及支持香港,因而抵制遊戲,《Cytus II》的中國代理商龍淵網路亦因此下架遊戲,為甚麼會選擇網易?KC稱,當時傳出遊戲製作的消息時,確實有網易以外的台灣和韓國的代理向他們表達合作意向,但部份發行商要不發行力不足、要不就不受玩家歡迎,最後在2018年選擇網易並簽署合約,負責營運中國和日本伺服器。KC指,遊戲不應只考慮政治立場,他們製作遊戲是希望玩家玩得開心,「如果因為政治原因搵個發行能力冇咁好嘅發行商,影響遊戲體驗就唔理想。」

Read more

冀做起底層產業《MK妹》畫師回望失落了的文化符號

問及蕭邦仲自己未來有什麼目標,想要達成什麼。他說,他想香港再有一個底層的產業。香港過去幾年間都傾向藝術家方向發展,最後可能走紅了一個人,但他卻沒辦法回饋產業。另外,大家購買本土創作,不是真的想要那件商品,而是購買那理念,或者是生活品味的呈現。

 「我想將件事拉番返去『你真係想睇,真係想買。』,而唔係買本土贖罪券,真正消費就去買日本嘢。」他直言香港的底層產業已經消失了,大眾並不關心香港本土創作,而香港的創作人亦愈來愈走向藝術化——寧醜不俗。

Read more

為土炮H本打出「死者蘇生」的《MK妹》

『先旨聲明,本文不是鱔稿、絕對分文不收、發自內心。
簡而言之就是上半部是推廣文、下半部是方丈x怨婦同時附體的混亂中立文章。
喜見龜頭生野郎san為香港送上久違了的本土H本(成人本)漫畫作品:《MK妹》,實在沒辦法不撰文吹奏。本土H本,本身已經想吹奏;加個MK妹,簡直想立即除褲…
試想想,MK妹白皙的生足,踩著Quicksilver人字拖;短到不能再短的旺中熱褲,刻意地自暴其粗;從新之買來的吊帶低胸背心仔,向世人宣示平地才是人類能夠安心生存的地方;最後當然少不了一包價值19元的綠Next,立即在街上吞雲吐霧──理應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MK妹」、全廣東話內容、活體金句語錄:男人唔咸女人點濕、#metoo、有樓有高潮、塊西當八達通嘟……之類之類,貼地之餘又摻入大量癡線笑料、當然重要的是最令人扯旗的MK妹題材、更更重要的是H本,香港久違了的土炮H本。

Read more

同人新手教學系列(7)--籌辦活動:主題街、合本統籌經驗分享!

這個系列是向不知道如何開始辦活動的人分享一下籌辦活動的經驗。現在香港要辦同人活動比以前更難,在大學也限制同人活動的時候,希望未來還能有更多同人活動吧!籌辦同人活動要考量的東西很多,例如場地安排、組織報名、表演團體等。如果想嘗試辦活動,但未有任何經驗的話,可以先試試在綜合同人展內籌辦主題街。其中,我和組織成員曾經開展了以原創為題的主題街——原創街,並籌辦了原創街3(@RG18)與原創街4(@RG21)。這篇就先分享籌辦原創街3的心得,從計劃階段入手,讓大家知道如何籌辦一條主題街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