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hia透露身份 雖法理之外 但情理之中

大家都說「露泄了商業內容,被解約無可口非。」有些東西其實是法理之外,情理之中。

我是做商稿的,Production Pipeline的東西一定有保密協議,3A公司通常都管得很嚴。Square Enix或者Disney,連透露自己正在做哪個IP也不行。我認識有Concept Artist的情侶,他們各自都在不同的公司工作,一天畫圖十小時,卻從不讓對方看自己的稿件,十分嚴格遵守保密協議。

但也有更多創作人,到底是寂寞難耐,工作上的抱怨也會想跟身邊的人分享一下,當然只能找你身邊最信任的人分享。像是露這樣受歡迎的V主,想跟身邊的人分享自己點滴的心情是十分容易理解的。特別是二人假若真的在拍拖,分享一下工作群對話內容,相信是人之常情吧? 誰想到對方一個意外msg後會反面不認人,讓拿自己過去的信任作為破壞自己前途的武器? Rushia被愛人背叛,被公司捨棄,想必難受至極了。

這跟刻意販賣商業機密的動機完全不同,我就不信有holo的V是能夠禁得住寂寞,向所有人保密了。就等於大家都覺得pekora跟媽公開自己的工作是沒問題的一樣。

Read more

中之人焉能更換?打破二次元與現實的牆壁 VTuber改變動漫的定義

「3C達人 阿達」自稱是老宅,事後留言卻補充自己對VTuber沒什麼興趣,自己還是喜歡看動漫。從這點我們就可以看出,連在二次元土壤長大的宅人也未必能掌握VTuber的跨次元特殊性,這個領域可說是創造了界乎於二次元與三次元之間的全新身份,大大影響了兩個世界。

Read more

Vtuber時代再探討網路身份 《龍與雀斑公主》的虛擬與現實

在現實世界的人過得不如意、不滿足,透過虛擬世界獲得了在現實中無法獲得的快樂、滿足感、成就感,同時因為身處於虛擬世界,所有事物均披著神秘面紗,好奇的人類又會開始對於這份「虛擬」產生興趣,想要一睹她/他的盧山真面目。故事中的阿鈴由虛擬世界起底起到現實世界,然後阿鈴又透過「U」去撼動現實世界的人或事……在電影之中看似是荒謬無稽,但細心一想,這不就已經是我們的現實生活了嗎?

Read more

[遊記]香港首個VTuber同人 他媽老味演唱會 熱鬧氣氛超預期

全港第一個Vtuber Only同人活動上線喇!《Vtuber Only香港同人即賣會》(下稱《Vtuber ON》)日前(10月14日)於CGA香港電競館舉行,除了有同人誌及週邊產品即賣活動外;緊接著活動之後,還有來自日本的VTuber久遠たま、香港的本土VTuber如月ルミィ的歌回現場直播活動。

「大箱」以外的焦點 香港首個VTuber歌回現場直播
作為全香港首個VTuber限定的同人活動,一眾DD……更正,是觀眾早已磨拳擦掌、翹首以待。場內攤位雖以Hololive(日本其中一家大型VTuber企業,Hololive production之簡稱)及にじさんじ的週邊產品為主,但實際上部份攤位也有推出のりプロ的犬山たまき、Re:AcT的獅子神レオナ等其他企業VTuber的同人週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