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終章——真嗣的變化・自傳色彩最濃厚的結局

文:Jason Kong

 

(不用說,有劇透,補完再回來,但小心不要變LCL)

 

看畢《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我非常滿意,結局也收得非常徹底。新劇場版的終章,很故意的指出當年沉迷EVA動畫世界的大家都長大了的事實,並很明顯的叫我們從EVA畢業回到現實世界。然而,我感受到,庵野的一代「小孩」長大了,能夠在現實生活了,我們新的一代,卻才剛要進入下一個低迷時代。

(話說在前頭,EVA是各種御宅學、文化研究和EVA迷研究的作品,我的演釋必然總會引起一些解讀上的爭議,這文只是我看畢《終》後一些感受,無意進入精神分析學層面的符號解讀。例如:「明白香究竟是代表庵野對現實女性的想像,抑或是庵野想要被認同的人格」,這點就夠讓御宅學者大戰一番。)

真嗣從來都不廢,也不懦弱

看完EVA到網上看一看其他人的評語,發現居然還有人稱碇真嗣「死小孩」、「中二病」、「廢柴男主角」等等,完全忽視了這部作品的核心,本來就是以新一代的角度,去控訴世界給予他的重擔;EVA的重點正正就是描寫成長中的少年面對的各種心理狀態。平成經濟大蕭條,失業率嚴重,自殺率高企,於泡沫經濟中扶搖直上的父母,對泡沫爆破後長大的子女寄予厚望;子女面對父母與社會的巨大壓力,想要逃避又想要認同,同時亦不敢對未來加以想像,一次又一次被社會現實否定…庵野秀明1995年的EVA作品,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誕生。嚴格來說,那是(當年)新世代大聲對社會吶喊的一部作品。

真嗣坐上了初號機,背負著世界的壓力,就像那個世代的人,承受著經濟泡沫爆破的惡果,卻要承擔起復興日本的責任,還被上一代人譴責「不中用」。然而,真嗣在銀幕上深刻地表達了坐上初號機的壓力、戰鬥時的痛楚、父親的冷漠、同學的誤解、失去的悲傷…最後居然被貼上「廢柴男主角」的標籤。令我覺得,即使作品用了多強烈的電影語言去表現抑鬱、壓力與悲傷也好,無法理解抑鬱的人就是無法理解,人與人之間的A.T. Field有時就是這麼強大。到現在還不理解抑鬱的人,要試一次嗎?

說真嗣廢和懦弱的人,只是在期望他符合英雄故事的美好想像,忽視了真嗣代表的,其實是一代年輕人的重擔、迷失與絕望。

被全世界多次背叛的真嗣

試試從真嗣的視點來看,新劇場版中,他真的是做什麼也是錯的:在《破》的最終戰鬥中,他主動從第10使徒中救出綾波,卻引發了第三次衝擊;自已昏迷了十四年,物是人非,連醒來後的綾波都完全不記得真嗣有救過她這件事,也毫不接受他的好意(後來知道那綾波只是複製人);在《Q》中,當年鼓勵他勇往救出綾波的美里,態度卻180度轉變,說他們再不需要真嗣,好像怪責他累死全世界一樣(如字面意思「累死全世界」)。父親依然對他冷淡,明日香討厭他,綾波麗不要他,只有​​薰一人對他溫柔。真嗣居然可以從這種被全世界冷待敵視的氣氛底下再次站起來,這是何等堅強啊?

當他再次站起來,跟​​薰一起坐上13號機拔出長槍之後,世界沒有逆轉,​​薰卻死了,他又再一次被世界背叛了,《終》就是在這個時點展開。

終章的成長故事,居然是發生在偽綾波身上。

《終》的上半部,真嗣抑鬱絕望,被WILLE等人帶到第3村過「平凡」的生活。我也很好奇這已經是最後一部劇場版了,究竟可以怎樣讓真嗣脫離那種絕望的狀態呢?居然,是用偽綾波(アヤナミレイ(仮称))的成長來帶出。

偽綾波來到第3村,學習如何像人類一樣生活,而真嗣就在無人的廢墟與世隔絕。我知道有些人覺得這跟他們印像中的綾波完全不同:TV版的綾波麗,冷豔、神祕、不跟社會常識、難以捉摸,卻不是一位對世界全無認識的無知少女。不過,我很歡迎新劇場版帶給我們不一樣的體驗,庵野也很勇於在新劇場版嘗試新事物,既然這不是真的綾波,這種不諳世事的屬性也是挺清新的。

偽綾波種田、看書、吃飯,學懂人類的交流方式,學懂感謝的話語,然後到廢墟跟正在把自已封閉的真嗣,說出了感謝的語言。她仿如點燃燈油的火柴一樣,完成存在的使命後化為LCL消失。本來以為真嗣再次失去身邊的人,會讓他陷入更深的絕望,可是…他居然就這樣重新振作了。很意外的,讓真嗣走出絕望的歷程,居然是用偽綾波來進行。

還在消沉的時候,就曾經大喊:「為什麼大家都對我那麼溫柔啊!」

如果是真正受抑鬱折磨的人,大多都會覺得世界對他不友善,沒有人能了解他,身邊充滿了敵視的聲音,不可能認為世界對他「溫柔」。可是,作品到了這個時刻,基本上就是庵野透過角色與觀眾對話,可說是非常個人的作品。既然庵野是因為世界(還有女人)對他的態度改變而讓他走出了低潮的話,我也不能夠對他的個人經歷指指點點。

不過,要是同樣受心理問題折磨纏繞的人觀看這部作品,在真嗣身上取得認同感的人,《終》那突如其來的改變就非常莫名奇妙了。美里莫名奇妙的對他態度改變,綾波莫名奇妙的向他感謝,這不是一個被心理問題折磨的人渡過難關走出來該有的歷程。要說這部作品有什麼美中不足,大概就是,真嗣那轉變來得太過突然吧?

世界對他的態度,由《Q》的冷酷無情,一下子變成《終》的諒解與溫柔。真嗣之所以能從抑鬱低谷站起來,不是因為他個人作出了什麼改變,而世界對他的態度(主要是偽綾波)改變了,真的想吐糟一句:庵野你還真的是靠女人的啊。

只有庵野才能說的台詞

這裡不得不提的是,真嗣這個角色向來就是庵野個人的投射,而碇源堂這個父親的形象,則是他的父親以及他曾經的老師宮崎駿的影子。所以,真嗣坐上初號機的壓力,亦可以解讀為庵野剛躋身動畫業的壓力。而無容置疑,EVA這部作品成為了動畫界歷史上其中最重要的作品,也讓庵野上了神台。對於他的妻子、家庭、工作室的大家以及EVA迷,庵野確實是被大家愛著,並且原諒了他的任性:《Q》過後八年才拍出了結局篇。因此,真才會在被世界背叛的情況下,大聲說出「為什麼大家都對我那麼溫柔啊!」這句台詞。

雖然說真嗣離開廢墟的成長旅程是落在偽綾波,但真嗣也有自已成長的旅程。

《終》的後半部,真嗣就像伊底帕斯王(Oedipus),或者所有英雄故事一樣,對抗父親的原型,不,是貨真價實的父親。這兒不得不說,這個最終對決實在做得太好了!因為EVA從來的命題都是「父親」:回應父親期望、爭取父親認同、反抗父親、以及…弒父。要說《終》最令我覺得圓滿的地方,就是最終對決回歸父親命題,反抗父親,戰勝父親;而最精彩的就是揭開真嗣父親內心的片段,把那本來深不可測的父親原型粉碎,還原成一個人。

TV版以及《The End of Evangelion》,可以說是經典的榮格心理學教材。真嗣、綾波、美里和明日香,分別是四個個案研究,四種家庭環境(不計綾波的話就是三個家庭環境),四種童年事件,讓人了解童年事件,學習模型,價值觀建立…各種東西是怎麼一回事。然而,《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卻變得非常個人,它不再是表達抑鬱與孤獨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也不再用刺蝟理論去強調人與人之間的如何無法真正理解,而是庵野秀明感謝世界和觀眾以EVA這部作品讓他能夠走到人生這個高峰點;然後,大家都長大了,新劇場版都14年了,他告訴大家也該從這個動畫世界中畢業展開新的生活。

平成經濟大蕭條下的小孩,如今變成上一代的老鬼老頭。當年被宮崎駿冷言評價EVA「這些根本不是動畫。」,到了今天庵野對同樣的御宅族說:「回到現實吧!」

庵野上岸了,跟宮崎駿和好了,脫宅了…但現今這個世代,卻迎來下一波經濟蕭條,躺平主義。

庵野上岸了,新世代呢?

當年TV版結局,已經是叫當年的御宅族從動漫中畢業,可見在他眼中御宅族的問題是有多嚴重。然而跟今天的逃避主義比起來,那簡直是九牛一毛。

機械人動畫興起的年代,就有御宅學研究「為什麼總是12歲,後來是14歲的小孩,去駕駛機械人戰鬥?」 。這是因為二戰戰敗後,日本民族神話失去方向,也沒有軍權,任何強調國力、爭取軍權的態度,都會被視為軍國主義。日本在政治上成了美國的從屬,貨幣成為了美元的避險貨幣。因此,日本的族群心態處於「永遠不能自立的青少年」,任何動畫作品的主角,只能為了「保護重要之物」而揮刀;背負著歷史原罪,日本的武裝部隊只能「自衛」,美軍卻能出征「制裁」。機械人動畫的年代,正是以建構這種巨大機械人神話去延續日本的民族想像,EVA就是結合戰後想像與面對千禧末世的最佳例子。可是過去十年,動畫卻完全進入了異世界的逃避主義。近年Vtuber興起,大家消費吸食的內容更加是連故事都沒有,只有無止盡的娛樂麻醉劑(我對Vtuber沒有批評,只是陳述現象而已。)。大家,真的能跟庵野一起上岸嗎?

大家期待多年的《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是在日本緊急狀態令底下上映的。瘟疫政治之下,戲院場次大減,戲院停售爆谷,觀影時必須配戴口罩,可說是在相當艱難的氣氛下上映結局。也基於全球瘟疫政治還在進行,《終》沒有同時在日本以外地區上映。直到八月十三日,Amazon Prime Video才將《終》上架,糟蹋了為大銀幕而設計的戰鬥與音效,甚為可惜…不過這一切也只是開始而已。瘟疫已經令到很多連鎖企業倒閉,大量人失業,經濟將會進入滯脹(Stagflation)。非常巧合地,開始和終結也是同一個地方:EVA首播時是經濟蕭條的時期,EVA終章也是經濟蕭條的環境。

禍不單行,國際奧委會逼日本強行舉辦奧運,使東京奧運嚴重超支,光是延期、跟奧委會談判、以及防範肺炎的措施,就花了28億美元。赤字債務要由日本國民來負擔,本身就重稅的日本,可能要再向國民增加稅款。日本的年輕新一代,更加難以在這個愈趨福利主義的國家中生活。 庵野上岸了,新世代呢?真的可以叫他們「走出車站,奔向三次元城市」?愉快的BGM就應當響起嗎?

重申一次我真的十分喜歡《終》結束的方式,作為庵野整個人生的經歷,終章是有終章的樣子。只是,我對於多年之後,庵野依然帶說教的味道叫御宅族從動漫畢業,走向現實,這種上岸老人對新一代說教的感覺還是讓我有點不歡暢。

要問我怎樣去而面對滯脹,要是我能解答這個問題的話,我就去了拿諾貝爾經濟學獎了。我只是想說,現今一代難以上位的問題,將會比庵野那一代更為嚴重。當年有TV版EVA拯救整個日本經濟,開啟了這龐大的新興宗教;可是,現今操控式資訊碎片化年代,我們很難再有單一作品,這樣對世界大聲呼喊。

我有點好奇,面對今後的「第N次衝擊」,究竟有什麼神來宣告祂的信仰誕生呢?這就留待時代見證了。怎麼也好,永別了,所有的Evangelion。

jasonkong

禮樂崩壞,眾生失智的年代,比起一腔熱血,更需要靭性與耐力。

More Posts

jasonkong

禮樂崩壞,眾生失智的年代,比起一腔熱血,更需要靭性與耐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