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TOKYO GAME SHOW 2017 Day 1 焦點整理!LovePlus、魔禁極度吸睛!》

戴上眼鏡後,眼前立即出現放學後的情景,主角(即是玩家本身)正獨自一人在無人的課室,為下星期的測驗週而煩惱,寧寧就突然走進課室,並告訴主角她在便利店的打工,因為店長怠工可以不用馬上去,所以就有空餘時間可以跟主角一起溫習。主角有些許遲疑,指出兩人年級不同不可能互相指導,誰知學姐回答自己並不是為了要讓主角幫忙應付測驗,而是為了多看他的臉幾眼,來獲取繼續加油的能量。正當兩人感情正佳、寧寧將臉頰攏近時,手提電話就不識趣地響起;寧寧接起電話,卻聽到便利店員表示店頭突然來了很多客人,光是店內現時的人手根本應付不了,催促學姐快點回店幫忙。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一切的後續都要等今年冬季遊戲正式發佈時方會揭曉。

Read more

《Cosplay收費攝影 對雙方皆有保障?》

隨著網絡、社交媒體的普及化,Cosplay文化已經逐漸為大眾所熟知。

Cosplayer寫真販售、遊戲推廣、國際比賽…現在,Cosplay已經從單純的一個興趣,演化成今天我們所能見的一個具商業價值的活動。隨著商業化Cosplay的出現,Cosplay攝影也從以前只為記錄交流,到現今已衍生出Cosplay收費攝影和Cosplayer寫真書拍攝合作等商業類活動。當中,以中國和日本的Cosplay商業攝影市場最為成熟和蓬勃。當中,圈內更有明確的交易指南或報價可供參考,這些國家的Cosplayer也普遍認同Cosplay攝影收費這個概念。

然而,香港、台灣、新馬等地方,Cosplay收費攝影的概念普及性就比上述兩個地區低很多。以香港來說,大部分Cosplayer (下稱「Coser」)、攝影師依然秉持當年麥花臣的「興趣論」-,大家都是因興趣愛好而聚在一起的愛好者,亦剛好想記錄自己的Cosplay、拍攝自己喜愛的角色。他們認為這是各有所求從,而把Cosplay攝影定性為互惠互利或合作創作的性質,故甚少提及實質的金錢報酬。當人人都能很簡單地購入Cosplay服裝、攝影器材等等,Cosplay的概念開始出現新的認知,「美」、「還原」等字眼開始成為Coser對Cosplay的要求甚至是前提。而Cosplay攝影亦同樣, 由當時人手一部DC仔的”拍攝記錄”,逐漸成為今天要用具一定質素的相機拍攝的”美觀Cosplay相”,。Cosplay整個文化對作品質素愈來愈有要求。

筆者認為,Cosplay攝影很大程度上是屬於人像攝影的一個主題分支既然是人像攝影的分支,而人像攝影本身已有商業的市場,為何當在香港引入Cosplay收費攝影時,卻有不少反對的聲音?

Read more

【oice創作比賽 台灣反應熱烈 遊戲素材陸續加入圖庫】

「我自由我導」視覺小說創作比賽的簡介會在9月9日在台北市順利完成。當天參加人數遠超大會的預期,導致座位不夠,部份參加者只好坐在地上。

最近火速冒起的oice舉辦的視覺小說創作比賽備受台灣人所期待,是次比賽自7月份開始接受報名以來,至目前為止已接獲超過二百份的報名申請;而其中有超過百份之七十是來自台灣的個人或團隊。可能當地甚少「視覺小說」相關的比賽,奬金五萬元更是十分具吸引力。 oice 的創辦人余家齊透露「為了回應台灣朋友的熱烈支持,我懷著感恩的態度從香港來到台北接觸台灣的參賽者,希望親自解說比賽的詳情,跟 oice 的用戶交流經驗;嘗試促進一個熱愛視覺小說創作的社群。」

Read more

【品味遊戲:獨立遊戲展…?食得㗎?】

同人漫畫展大家可能就聽得多,但獨立遊戲展你又去過未?

上個星期四(八月三十一號)香港舉行咗一個叫「Game On:香港遊戲試玩日」嘅活動。今次活動召集到本地超過25隊獨立遊戲開發團隊展示作品,算係香港近年最大型嘅一次獨立遊戲聚會。然而今次並非香港首次有人搞獨立遊戲展。其實過去幾年香港都不斷有人嘗試搞獨立遊戲展,譬如去年香港遊戲創作協會主辦嘅「香港遊戲比賽展覽2016」以及2015年響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嘅「Hong Kong Game Expo 2015」。無奈每次搞獨立遊戲活動,到最後總係聽到搞手話大部份到場人士都係業界嘅朋友,偶然有媒體朋友採訪一下已經可以劏雞還神。點解香港搞獨立遊戲展會搞成咁?莫非真係要俾幾千萬請班韓國歌星嚟助陣先可以有普通市民入場?

Read more

[Live後感]《ナノ(nano),大概是讓我沒有跳過OP的歌手》

演唱會伊始,ナノ便以一身帥氣的搖滾風裝束登場,以《MY LIBERATION》作為開場,瞬間點燃歌迷的情緒!歡呼聲此起彼落,更有不少觀眾自發地打call,配合歌曲的節奏一同揮動手中的blades,展現他們對ナノ的應援之情!

演唱會中,ナノ演唱了不少大家熟悉的歌曲,例如《SABLE》、《NO PAIN NO GAME》、《ROCK ON.》、《THE CROSSING》,當然也少不了《蒼藍鋼鐵戰艦》的OP《SAVIOR OF SONG》,當《SAVIOR OF SONG》奏起之時,一眾歌迷更主動把手上的blades轉成符合動畫《蒼藍鋼鐵戰艦》中代表主角組的藍色,同時《SAVIOR OF SONG》亦是整場live中,令眾歌迷情緒達到最頂點的歌曲,ナノ更多次遞咪給台下的歌迷,邀請他們一起合唱副歌部分歌詞,歌迷們當然配合ナノ一齊合唱,彷如ナノ和歌迷都一同站在台上演唱一般!

Read more

真人版《東京喰種》— 穩打穩紮,以樸實追求高質的真人化作品

首先要一讚的是真人版《東京喰種》並沒有像近年其他真人化作品一樣,嘗試在有限時間內把整個系列故事推完。近年的爛作共通點都是太想把故事「完結」,因而胡亂跳過劇情,甚至因原作部分劇情推進太慢,而「原創」電影版劇情。而真人版《東京喰種》只寫了「笛口篇」的故事,以動畫換算就是第一季的1-8話,時間長度其實差不多,對劇情的改動主要是把笛口篇無關的伏筆拿掉,以及把CCG放在一開始登場,以利營造最後金木和董香vs阿門和真戶的「終極對決」。

Read more

【品味遊戲:如何玩死一款好遊戲《Last Day on Earth》】

近呢幾個月,外國嘅手機遊戲論壇以及YouTube冒起咗一款叫《Last Day on Earth》嘅喪屍遊戲。呢隻Game我之前喺Facebook都有介紹過,詳細內容可以去呢度睇番。(www.fb.com/dixon.gamer/posts/1522386051151802)對於中意玩喪屍題材嘅朋友,呢款求生遊戲相當值得推介。不過今日我想講嘅,唔係呢款遊戲有幾好玩,而係手機遊戲嘅營收同營運模式對一款遊戲所產生嘅影響。

《Last Day on Earth》喺今年5月底上架,直至8月為止,遊戲依然喺公測狀態當中。遊戲上架之後,官方幾乎每個星期都進行各種大小不同嘅更新,並且透過Facebook、Instagram以及YouTube發佈有關更新同攻略嘅資料嚟累積(吸引?)玩家。咁樣嘅宣傳規模同更新嘅執行手法,一般只會用響(係)已經完成嘅遊戲之上,但《Last Day on Earth》推出至今內容不足十個可探索嘅地圖,連一般求生遊戲用嚟建造設施同裝備嘅材料都只係公開最低級別。對玩慣推出時候已經齊曬內容嘅玩家嚟講,《Last Day on Earth》呢種拆散曬嘅手法竟然能夠獲得超過一千萬玩家嘅廣泛讚許同認可簡直就係不可思議。

Read more

《讓大眾關注香港創作者,香港文創需要你》

我們看見,對香港的文創有熱忱的人,很多都有心有力,卻得不到廣泛的認同。對於創作者,在圈內交流交流也挺開心,但我們真心希望,大家的血汗能有更好的展示機會。

在多數的展場,同人作品有強力IP支持,原創作品更覺乏力。我們希望原創作品,也能有其他的平台去展示,其他的工具去支持。

我們見到這許多許多,然後想到將大家的努力凝結在一起,被每一個熱愛遊戲的人所接受,因此發起了[email protected]計劃。

Read more

《【同人界惡性循環】Event冇出事當贏、冇嘢買是常態?》

CW44(Comic World 44) 剛於8月20日結束,本次可謂一反「常態」,未有傳出如之前驅逐Cosplayer、淫審干預攤主等的噩耗,收穫近年難得一次的平淡結束。

然而,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同人活動沒有出事已是萬幸」的想法?何時開始,會有一種「唔知有咩好買」的想法?

主要的還是那幾個老問題──淘寶攤充斥、本子不吸引、周邊多到不想再買云云。無他,R18唔准畫、BL唔准畫、GL唔准畫、近年清涼本露個內褲也要被定性為「不雅品」……畫師的創作空間不斷被「淫審」以及「明光」等勢力所壓縮,直接導致所出品的同人誌(本子)不夠吸引、售出量大減。然而,香港的畫師真的這麼弱嗎?觀乎數個已經成功衝出香港,進軍台灣甚至是日本的有名同人組織或畫師,香港其實不乏具實力的畫師,只是在乎有沒有一個適合他們發揮的平台──香港,現在明顯不是一片適合同人畫師發展的地方。

Read more

《Pokemon強推普譯 行銷活動只落得尷尬收場》

《寵物小精靈》新一季動畫「太陽與月亮」的海外播放授權差不多是時候釋出。這季動畫除了畫風大變,主角「小智」被譏為變成了「小智障」外,對香港人來說,最不能接受的,還是那堆所謂的「統一名字」——即是「小精靈」變成「寶可夢」,「比卡超」變成「皮卡丘」,「車厘龜」變「傑尼龜」,「波波球」變「胖丁」,「行路草」變「走路草」等等以普通話強行取替廣東話(即「以普代粵」)的譯名。

其實自從新譯名公佈以來,許多香港人踴躍地表達不滿或反感,只是任天堂和Pokémon Company一直態度強硬,恃着自己的財勢,堅持開推土機剷平不同的語言文化。與《櫻桃小丸子》馬上改過的事相比(註1),足見其態度之惡劣,以及對香港語言的不尊重。

任天堂和Pokémon Company堅持要以普代粵,拒絕改正,香港人也不賣它的賬。除了一堆為求有遊戲就甚麼都可以出賣和犧牲的「真粉」外,許多香港人對是次改名的負評歷久不衰。本來手機遊戲「Pokémon Go」熱潮,好像為任天堂那邊扳回劣勢。然而,這款本來並不限定用所謂「統一名字」的遊戲,自4月上旬的更新後,強制把包括香港等地區的玩家介面換成那些以普代粵譯名。網上隨即冒起杯葛潮。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