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鎖自學成畫師 廣東話傳授日系技法

文:Jason Kong(JK)|訪:小鎖

小鎖是香港最近非常活躍的日系女繪師,她筆下的女角都有種柔軟的水潤感,夢幻的色彩與頭髮閃亮亮的光影也是她的畫風標誌之一。小鎖在Youtube用廣東話拍了一系列的繪圖教學影片,最近還推出了線上日系插畫課。令人驚訝的是,原來小鎖還是一名正在讀商科的大學生。今次訪問,小鎖為我們分享她如何開始發展自己網路繪師之路。

小鎖中學時,於嘉諾撒聖瑪利書院讀理科,現在在香港大學讀BBA(Accounting & Finance)。她說從小到大讀名校都很大壓力,家人、老師以及整個學習環境都會對她有要求,同學們都能夠考入港大中大的「神科」(入學門檻高,畢業起薪點高的科目),在這種競爭環境下,壓力自然會大。小鎖其實也不是很喜歡這種環境,雖然自己讀書會維持在中上水平,但不會在讀書上投入太多,她甚至說自己不是讀書的材料。

她在家中是長女,家人以前也期望她能夠成為律師,或者跟商科有關的職業。「不過佢哋而家都應該睇開咗,以前唔係幾認同,但而家見到有啲成績喎,咁就會講『咁你繼續試下啦』。」

升了大學之後,小鎖在畫畫路上的發展,家人其實是愈來愈支持的,也會叫她同時要兼顧讀書。

如果繪師路上遇到阻礙,利用本科的技能謀生的話,她會做什麼工作?小鎖回答,她想自己應該是會做Marketing或者做生意。

小鎖是怎麼參考其他創作人的經營?

Marketing和做生意應該對小鎖來說十分適合,現在畫師要在網路上取得成功,就要善於經營自己的社交媒體,宣傳自己的品牌。她說,自己會聽關於Marketing的podcast,學習有什麼策略,但其實畫師的經營都是大同小異,最緊要是一步一步持續地累積。小鎖提醒想要經營社交媒體的繪師,不要只看作品,還要看你個人品牌建立,實力只是佔了一半,也要有風格。社交媒體很多時候是以畫師個人為主,大家不只是看畫,還想認識畫作背後的畫師。

小鎖常在鏡頭面前亮相,會把自己的臉二次元化,並在Youtube分享自己的大學畫師生活。

起初拍第一條片的時候,小鎖說她其實「超驚」,會手震、緊張,影片都錄了很多次。一月之前,她從來未露過臉。「當時我都好驚啲人judge我,話『你做咩無啦啦show個樣出嚟呀?』,啲人會唔會覺得我太過張揚?」因為香港好像很少人這樣做,但結果這些事都沒有發生,她慢慢就建立起自信。直到大概五至六條片之後,她放下了心中的恐懼,完全習慣對著鏡頭說話了。可是露面拍片講解畫作,跟分享生活的門檻又是不一樣。

她說:「好多人睇畫,其實都會想了解畫嘅背後嗰個人,佢嘅故事,所以都會分享一啲生活相關嘅嘢。」

她會不會介意社交媒體的影響力是來自於她的外貌,而不是來自於畫作本身?小鎖說,其實剛剛出樣時,的確有一些網民說過她用樣子「吸like」,但她覺得這是一個動力,驅使她畫畫的實力要跟得上。有些人畫畫是為了表現腦內想表現的畫面,有些人畫畫是為了表達自己的感受,有些是為了得到認同感。小鎖覺得,畫畫也是用來反映自己的媒介。例如她筆下的女生都是閃亮亮、色彩繽紛的感覺,也反映出小鎖自己的內心世界也是閃亮亮、色彩繽紛的。

 

一個委託帶她走出迷惘時刻

小鎖決心成為畫師之前,其實都有過迷惘的時刻。當時考完DSE正值假期,在等待入大學的期間,其實有對自己是不是真的要畫畫而感到迷惘。當時停畫了半年,去了接觸平面設計、攝影以及Photoshop,也有嘗試過做模特兒。而改變了她的,是一個香港畫畫委託,內容是什麼已經不記得了,但卻讓她意會到自己真的最喜歡畫畫了。發現畫畫是自己的最大興趣後,就決定做畫師了,「唔想大學畢業之後做打工仔。」小鎖說。

她的目標是要做到「Top Illustrator (頂尖的畫師)」。問及,是不是決定要做某樣東西之後,就決定要成為最好?「咁當然啦!」小鎖想都不想就回答。她說這個心態應該是成長環境培養出來的,自己名校出身,家庭也比較嚴格,班別也是「最勁嗰班」,競爭非常激烈,所以很容易就有這個心態。可是她也強調,雖然自己想做到「Top Illustrator」,但事實上沒有誰一定是最「Top」的,「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特別嘅地方。每個人都有自己嘅風格,冇話邊個係最Top。」

沒正式接受過畫畫訓練

其中一條影片,小鎖分享自己2015-17年間的進步,那飛躍式的提升實在令人驚訝。原來她沒正式上過畫畫課堂,她的繪畫技能都是自學的。她說自己會欣賞不同的攝影作品,會覺得那些場景好漂亮,例如黃昏的光影、構圖等等。她也會觀察很多厲害的畫師作品,研究他們是怎麼畫的。通常自學會很容易跌入一些學習的誤區或者盲點,例如不是很多自學的人都願意抄畫,或者懂得從光影、透視、人體、構圖等方向學起,究竟小鎖是怎麼順利自學的呢?她說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為什麼沒有跌入什麼錯誤的學習方向,但如果要說的話,網上有很多Speed Painting之類的繪畫過程,她會觀察別人怎麼畫,研究作品的畫法。自己會再用不同的方法去模仿畫中的效果,例如光影怎麼表現等等。小鎖說:「學畫嘅人要試唔同方法,要跳出自己嘅Comfort Zone(舒適圈)。」

畫日系的心理障礙

她記得比較深刻的動畫有永恆的紫羅蘭花園、京喰種、我的英雄學園、黑執事等等,她記得很多經典作品,「好型或者好靚嘅作品」。新番她也會看,但最近這一兩年就沒有哪套讓她特別印象深刻。「以前會唔敢認自己畫日系,由細到大啲人都係覺得『你睇動漫,你好毒呀,你好宅呀。』,你畫個女仔,啲人又會話『乜你咁x宅嘅?』」小鎖中一中二的時候,會告訴別人自己喜歡畫畫,但不會給對方知道自己畫什麼。初中時她也會戴一些動漫襟章,可是到高Form的時候就愈來愈收起來。到要了應付DSE入大學,就更不會顯示自己喜歡動漫。就算升讀到大學,本科是商科的關係,身邊的人都十分外向健談、高能量,她也很難敢於承認自己喜歡動漫。直到勇於發佈自己畫作的時候,發現身邊的人都讚賞她「啲畫好靚」,慢慢就沒有了這個心理障礙,甚至還發現原來大學同學都有看《鬼滅之刃》等動畫。小編跟她表示《鬼滅》的戰鬥分鏡好漂亮,她說,我們這些繪師看動畫時,會變得習慣看它的畫面表現,「睇到啲顏色就喺度分析(笑)」。

她說:「我諗我嘅強項係『肯定自己』」肯定自己跟正面回應是相輔相承的,當自己相信自己把一件事做得好,然後再收到更多讚賞的回應,就會更加有信心。

經營社交媒體的心態

現在的社交平台有好多,像是Pixiv、Plurk、Twitter、Youtube等等,全部都經營的話會很忙,容易變得好累。小鎖常常在IG發起Q&A環節,回答Followers不同的問題,甚至會用心回覆DM( Direct Message)的疑問。繪師需要長時間專心畫圖,而現在的繪師又要經營社交媒體,會不會很難兼顧?她說,最重要的是將這件事變成你生活的一部份。社交媒體的自己,跟私下的自己是同一個人;發佈畫作的帳戶,跟不發佈畫作的帳戶是同一個人。她說自己並不會在鏡頭面前出現的時候就戴起一個「小鎖」的面具,大家所看見的就是真實的她,要分享生活,展露自己給人看見,把社交媒體融入生活。

香港最缺乏前人故事

小鎖最近推出了「Procreate日系人物插畫課程 – 實現你的繪師夢」課程,從Procreate的基本操作、人物比例,甚至接案時的開價商談技巧都會教授。課程一推出,就已經比起開課門檻的60人超額150%完成了(課程在文章發佈時還在預購優惠狀態,10月25日正式開課),課程是全用廣東話教授的。

為了照顧台灣的觀眾,小鎖曾經也試過用國語拍片,可是現在的影片和教學卻全部用廣東話。她笑說,自己的國語太「甩cut」,所以還是用廣東話,外加中文字幕,台灣人就應該看得明白。而且,香港真的比較需要這方面的教學。她說,拍片之後才發現香港真的沒什麼人跟自己一樣拍畫畫相關的Youtube影片。

香港最需要怎樣的資源?她說,香港最缺乏的是前人經歷的故事。我們也許會接觸到西方或日本成功繪師的故事,但香港人怎樣做創作,香港繪師的成功故事,真的比較少。

「例如台灣可以仿效嘅人好多,但香港做繪師可以點樣成功呢?呢方面嘅例子真係冇乜。」「啲人成日話香港冇創意產業,咁我就諗,咁唔係好容易做到Top咩?」小鎖說。正好是少人做,所以很容易做第一個,她說努力一點,就很有機會成功。

怕不怕把自己的技法和知識全公開之後,別人會跟你競爭,甚至取代妳?小鎖表示不擔心,「佢哋唔會學得晒我嘅嘢,就算學咗真係勁過我,咁我咪跟佢學野囉。」

對立志成為職業繪師的人,小鎖認為,實力與品牌經營要同時進行,畫畫技能當然是先決條件,但跟經營成不成功是兩回事。另外,不要有競爭心態,要互相幫助他人,建立自己的圈子,多認識這方面的人。「當然唔係叫你好有機心咁去認識,係真係好sincere咁認識唔同嘅朋友。」

小鎖的廣東話教學,應該能夠幫助到香港喜歡畫畫的人和想成為繪師的朋友。希望小鎖能成為她心目中的Top Illustrator,成為香港新的「前人故事」。

Procreate日系人物課程(早鳥預購優惠)

https://starifly.hk/cr/procreate-rokku/

小鎖的社交媒體連結
Instagram :@rokku_sama

Twitter     :https://twitter.com/rokku_sama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rokkyuusama/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