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本総領事館にデモ! 僕らのピカチュを返せ!》

翻譯:a dreamer of the day

今年2月26日、ニンテンドーがポケモンの中国語版を発表したが、香港と台湾においても、公式の翻訳名称は中国語(北京語)ヴァージョンのみになっている。長年プレイヤーの間で使われた広東語の翻訳名称が排除されたことを受け、香港のLonely Media、「熱血公民」及び熱血時報は5月30日、在香港日本総領事館の前でデモを行った。ニンテンドーに広東語の翻訳名称の存続、及び香港と台湾それぞれのローカルヴァージョンの発売をさせるよう、日本政府による助言や指導を求めた。このデモの背景と意義について、「HKdoujin香港同人」の記者はLonely Mediaの阿昇編集長に取材した。

昇:Lonely Mediaの阿昇編集長

記:「HKdoujin香港同人」の記者

記:なぜデモという手段を選ばれたのですか?しかも一般人が参加しにくい月曜日で?
昇:私たちは、ネット上の世論のみではニンテンドーに重視してもらえないではないかと考えています。実際、これまでニンテンドーに対して、長年使われている香港独自の翻訳名称を存続していただく署名活動にすでに約6000人の署名を集められたにもかかわらず、定型文のような返事しか返ってきませんでした。そのため、より多くの人々に関心を持っていただく必要があると考えています。ニンテンドーは香港人からお金を取りたい一方、香港の文化をまったく尊重しようとしません。私たちは平日でデモを行うのは、日本総領事館に陳情して、この件に注目していただきたいですから。

Read more

《去日本領事館反對「皮卡丘」 搞錯對象 還是正解?》

要成功的話,任天堂做的事,要足夠構成政治外交或者人權問題,才有機會引起國際關注事件。香港是國際城市,不會像西藏一樣,文字和宗教也被肅清了,也會因為資訊封鎖而很難引起國際關注。香港作為國際城市,國際金融外交的重地,比西藏規模小得多的政治風波也可以得到國際注視。例如2014年佔領期間,一班城邦派人士到英國領事館集會,要求英國一方履行《中英聯合聲明》在香港執行的現況;例如當香港人權受到侵擾時,我們可以向美國領事館抗議,根據《美國-香港政策法》讓美國介入香港事務。

  可是,Pokemon譯名問題對國際來說規模實在太小了,煮蛙的水溫確實上升了,可是連溫度計也難以察覺。從推普滅粵的角度來看,向領事館反映是對的,可是規模小得連香港人也未相信這個說辭。

  Pokemon是一代人的童年回憶(雖然有長期玩家,可是人數不多),可是亦有很多人原來沒有接觸Pokemon這部作品。Pokemon主要是90年代喜愛的作品,但原來對於80年代的人來說,Pokemon並不是對他們來說感受深刻的作品,我看到有留言說:「我就鐘意叮噹多D啦,Pokemon我冇咩睇,冇咩興趣去。」只要沒有接觸過比卡超的人,就很難關心粵語譯名消滅的事件。假如真的要任何香港人都會憤怒的,那個被消滅的詞彙就必須是普及通俗的,假設政府公佈以後「魚蛋」必須改名為「魚肉丸子」的話,我想這會是足以引起另一次磚頭革命的滅粵事件。

Read more

「寶可夢粉」賣粵求榮

為什麼在如此大片的反對聲浪下,這家坐落在香港,連名字也含有「香港」二字的公司,可以如此面無愧色地、大剌剌地,做出這種出賣香港、出賣廣東話的事?依我所見,除了是公司任天堂對普通話霸權舔上腦(註:普通話霸權不只大陸,亦包括台灣),還要衷心多謝一群出賣粵語的「寶可夢粉」。

Read more

《香港同人向任天堂提交的Pokemon譯名意見信全文》(中日對照)

意見信是先以日文書寫的,再翻譯為中文版本的。文法上可能會偏向日式表達,但我們的立場是十分清晰。我們考慮到天堂想統一官方名稱,其中有著打擊盜版的用意,這點我們先是表示同意,但我們在下文再仔細申述普粵之別,再重申強調粵語是一種獨立語言,也是香港現時火熱的政治議題。任天堂並沒有把粵語當作獨立語言看待,有客觀上造成了助長普通話統戰粵語的效果,成了消滅粵語的幫兇。

意見信於2016年3月16日已經提交,並於現在公開,希望大家把意見信轉載到日本的社交網絡上,讓日本人明白Pokemon在香港出現了這樣的一個紛爭,也讓日本人理解粵普之別。

Read more

《Pokemon變成『寶可夢』 意見信發起人表示亳無美感》

在香港寵物小精靈聯盟的投票意向來看,多數人都想用回「寵物小精靈」,其次是用「精靈pokemon」,Plum Kwok覺得「精靈pokemon」比較可取,因為香港法定語文是中文和英文。
(投票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HKPMA/permalink/10153776250356311/?qa_ref=qd)
  問及對於香港群眾對於此事的反應,他表示反應各異。有人覺得「嘈」,有中文版已經好好,為什麼要「搞咁多野」,亦有人表示自己一直都是玩日文原版,影響不大所以甚少理會。「不過大家都認同『寶可夢』譯音不對」。Plum Kwok指除了音譯不對之外,名字也很有大陸味,香港人很少會用「寶」字,「總之亳無美感,又唔啱音,唔知想點。」

  保護香港原有名字,除了是保護共同回憶之外,還有捍衛香港語言、捍衛粵語的成份包含在內。香港寵物小精靈聯盟有成員更提出,「背背龍」如果跟大陸譯名,就會變成「乘龍」,跟香港成龍同名。如果不想香港的背背龍「會爆炸」,希望集合更多人去反對。

  Plum Kwok希望大家要搞清楚,多啦A夢同精靈寶可夢的分別,一個是粵語音譯,一個是普通話音譯,他並不是因為有新名字就要去反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