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國式Live」再展威能「Animax Musix 2018 GuangZhou」台下爆過台上》

文:一弦

 

「Animax Musix 2018 GuangZhou」於廣州舉行,是自2018年1月20日的「Love Live SunShine(Aqours)」Fans meeting(見面會)以後,第二個於中國舉行的大型Live。

本屆Animax Musix於廣州體育館舉行。

從演出陣容來看,基本可以確定是個非常非常受歡迎的Live──同時亦暗示這個Live將會面對很多的問題:入場、秩序、盜錄、厄介(編按:不太了解何謂「厄介」的讀者可參閱《動漫Live常用術語介紹》一文)等等的隱憂。而最終出來的結果,簡直是超乎想像、驚為天人、大開眼界……(下刪無數個驚嘆之詞)常見的厄介問題固然存在,還有新追加的「半裸組」和「光害組」;肆無忌憚的盜錄與及偷拍;保安與參加者的衝突、口角以及推撞;再入場、無票入場等等嶄新的「玩法」。這次的「Animax Musix 2018 GuangZhou」,各種各樣意義上已經「揚威國際」。

場內發生的問題,似乎遠比想像中要多 (來源

 

「厄介」如潮湧 保安「威震天」

場內「厄介」如潮湧、「虎」嘯震天、光害處處,滿以為這場Live的「厄介」行為已經足夠成為全場焦點,但我們偉大的祖國又豈可屈居於「小日本」之下?場內的保安相信亦深明此道理,不斷高聲吆喝,一邊以親切而地道的髒話招呼、再以不純正的廣東話報以「問候」、還貼心地附加幾句「小日本」、「打死你」之類的發言、甚至「以身相許」衝擊在場的參加者……好讓世人知道偉大的祖國是真的會發出「最後的吼聲」。

保安向參加者用不純正的廣東話報以「問候」 (影片連結
保安「以身相許」衝擊在場的參加者(影片連結

 

強國式的「勇武」執法 突顯管理者的無能與無知

誠然,厄介行為固然是令人困擾、新晉的「半裸組」以為「光害組」亦是有擾人的問題存在。但這場次內保安的處理手法, 甚至「執法」時的嘴臉,卻是非常地「蚹蛤蟈蜻」──我行我素、唯我獨尊。

首先,沒有管理好哪些參加者的隨行物品會造成困擾,這一點本身已經是主辦以及管理方面的錯失。

其次,對於場內的「厄介」行為,主辦理應要有一套方法應對──到底是容許?還是禁止?如果是禁止,又應該要怎麼做?明顯見到的是,主辦方面不見得有什麼的指引,完全是任由保安員以自己的「個人判斷」為所欲為。

最後,保安個人的處理手法顯然已經超出其職能,加入了個人情感去執行職務,犯了紀錄部隊、控制秩序者的第一大忌──即是作為球證,再受挑釁、再不滿也好,身分所限你都不可以回嘴、也沒有還擊的餘地──嘛,不過畢竟是發生在中國,在這片自以為是、有權為大的土地之上,保安有這樣的行為,好像又變得沒什麼好出奇一樣……

 

強國的老問題 香港的新難題?

是次活動,與年初「Aqours」的見面會一樣,都是因個別參加者或他人的行為問題才會「揚威國際」。而本場活動的資(柒)訊(事)能夠在數日之間迅速「爆發」,還是全靠保安令人不禁失笑的「控場手法」。雖說現在說些什麼都只是「馬後炮」,厄介的問題、加上強國一貫解決問題的方法,光是聽起來也令人預測到這將會是個充滿爆炸性的「化學作用」。然而,人民幣的氣味太香太濃,可以預想日後還會有更多更多的同類情況發生。

 

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香港之所以迄今還保住「清白之軀」,大概是因為礙於主辦叫座力、場地容量與及工作簽證等等林林總總的問題,引致同類型「盛大」的活動多半難以在香港舉行。除了近年開始發展的「ANISON DREAM STAGE」之外,對上一個就已經是2015年的「Lantis Festival in Hong Kong」。然而「厄介」的問題不會因為這裡是香港就會消失,要處理的事情還是要處理。若想香港可以再次舉行一場大型的Live而又不「失禮街坊」,接下來的幾個One Man Live,將會是香港向世界展示出「香港與中國是不一樣」的最後機會。

ichitsuru@hkdoujin.com'

一弦

曾為《主場新聞》的博客,於《主場藝術》分區撰文。 現於《博風社》、《熱血時報》等平台亦有撰文。 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ichitsuru/ E-mail : [email protected]

More Posts

ichitsuru@hkdoujin.com'

一弦

曾為《主場新聞》的博客,於《主場藝術》分區撰文。 現於《博風社》、《熱血時報》等平台亦有撰文。 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ichitsuru/ E-mail : [email protected]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