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敲響了CW的喪鐘?》

香港同人圈子近年急速發展,大型的同人活動、組織、以致周邊各個小型活動、Only場愈來愈多,活動的變化、內容也愈來愈豐富。以早前(11月19日)結束的「動畫同人文化祭」為例,除了同人活動慣常有的同人誌即賣會、舞台表演等「定番」之外,更新增了罕見的辯論比賽──「動漫論壇」,亦是近年各同人場內比較新穎而且少見的活動。各個活動不斷掙扎求存,為了突圍之出也好、為了生存也好,也不斷創新、變化,務求令到報名的攤主或參賽人仕,或是到場的參加者也擁有最好的體驗、最好的回憶

Read more

《【同人界惡性循環】Event冇出事當贏、冇嘢買是常態?》

CW44(Comic World 44) 剛於8月20日結束,本次可謂一反「常態」,未有傳出如之前驅逐Cosplayer、淫審干預攤主等的噩耗,收穫近年難得一次的平淡結束。

然而,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同人活動沒有出事已是萬幸」的想法?何時開始,會有一種「唔知有咩好買」的想法?

主要的還是那幾個老問題──淘寶攤充斥、本子不吸引、周邊多到不想再買云云。無他,R18唔准畫、BL唔准畫、GL唔准畫、近年清涼本露個內褲也要被定性為「不雅品」……畫師的創作空間不斷被「淫審」以及「明光」等勢力所壓縮,直接導致所出品的同人誌(本子)不夠吸引、售出量大減。然而,香港的畫師真的這麼弱嗎?觀乎數個已經成功衝出香港,進軍台灣甚至是日本的有名同人組織或畫師,香港其實不乏具實力的畫師,只是在乎有沒有一個適合他們發揮的平台──香港,現在明顯不是一片適合同人畫師發展的地方。

Read more

《今次CW攤數激減 杯葛行動見成效?》

10年來,CW發生了甚麼事?
號稱全香港最大型的同人誌即賣會Comic World(下稱CW)早前公佈了第43屆的場地平面圖。如圖中所見,攤位數目比過往幾屆來得少:
http://www.cwhk.org/php/CwFloorPlan.php?cw_id=43
有別於過往幾屆因展期有兩日而分薄單日攤數,來屆展期只有一天,但攤數仍然急降,有人說這是「杯葛CW」行動成功,有人則歸功於其他原因。這次攤數激減的事件又重新在同人界掀起一場熱議,當中有人不明白CW究竟所因何事引致罵名,此文將整理過去多年於CW發生惹起爭議的事件,讓大家在下判斷之前,有一個較全面的認識。

Read more

《淫審條例任其解讀 R18真無可避?》

要是將作品交到淫審處,每次評級費用為港幣2100元,可能評審完把同人本賣光都沒辦法回本,加上審批時間又可能來不及擺檔,每次新刊都先交淫審太難負擔。不少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寧願安全不創作十八禁(以下稱R18)同人本,不然就放棄香港市場,轉至網路刊載作品或是海外販賣,《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扼殺作者的創意,已不是新鮮事了。畢竟大衛像都被指淫穢,淫者見淫,誰知界線在哪?賣個同人本自娛娛人而已,可不想法庭見啊?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打到黎,九龍新界係咪冇得避?社會未有修例的共識,各同人組織是否只能出一般向(連黃色笑話,維納斯女神像也可能好危險)的清水同人誌?

筆者綜合了好幾個方案,拋磚引玉。有錯歡迎指正,感謝各位。

Read more

《點解CW咁垃圾仲未執笠?》

對於CWHK(Comic World)的抨擊、控訴講完又講、罵完又罵,沒完沒了。筆者從CWHK的參加者到參展者、從參展到退出、從退出到杯葛CWHK──這段歷程之間,已經不知道第幾次對牠(容我用這個「牠」字)口誅筆伐、甚至在其Facebook專頁中正面質問主辦單位,而被主辦單位褫奪我在其Facebook專頁上的留言權。然而,即使筆者自知自己力量微弱、筆鋒未見銳利,罵了多少次也是於事無補也好;即使大會繼續把參展者置於死地而不顧、繼續對抨擊視而不見、掩耳盜鈴也好;即使部份參加者甚至參展者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繼續前往或報名參展CWHK也好,對於CWHK主辦的種種惡行、參加者以至參展者的種種反應,始於還是不吐不快。

Read more

《同人界其實就係香港社會縮影》

標榜為「香港最大同人誌即賣會」──Comic World(下稱CW)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畫師遭受「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下稱電報辦)」騷擾、攻擊甚至檢控的事件。而且主辦單位每次均完全沒有對畫師提供任何協助,令不少畫師、參加者均明言杯葛CW。早在CW34之後,筆者已經多次撰文抨擊CW極度不負責任、出爾反爾、背叛畫師的卑鄙行為,而陸續亦有不少同人作家、甚至「大手」的同人組織亦明言將無限期杯葛CW。

可是,要發生的始終還是要發生,在剛剛過去的CW41,又再次發生了電報辦檢控攤主的噩耗。

Read more

CW39活動紀錄

第39屆於九展完滿舉行,今次共約366個同人組織參展,亦是本年第一個綜合同人場。

舉辦當日為農曆正月十一日,亦是很多學校農曆新年假期的最後一天,有人早在清晨5時到達會場,排頭位的Carson稱由於交通情況大好所以早到,目標是氣球魚屋的繪本及T-Shirt。

而今年分成兩條入場隊伍:過去的「油站隊」劃分成「未購票隊」,未購票人士需於該處排隊等候,然後順延到九展中央大堂排隊購票。購票後需到「九展外圈隊」(近馬路)繼續排隊。開場後需跟從指示,到3樓展廳入場。

11063388_927407343944442_717341938_n

傳媒在場內不准進行錄影

開場約一小時,有廣播指如發現會場有不明人士手持DV於場內拍攝,請即通知大會。本報人員隨即向大會了解,Carman指因大會規定除另行獲得許可外,連同傳媒在內一律不准進行錄影行為,本報記者追問是否有非ACG同好進入會場而進行的防範行動,對方給予否定。

明光繼續暗處

而過去多番出沒,令同人界陷入白色恐怖的「明光」或政府人員亦有出現:本報記者接獲讀者報料,指有可疑人士在九展某處公共空間打開有包膠+封條的同人本觀看,並隨即拍攝,而其中更一度返回場內,似有行動,幸好最後整場CW無事完結。

會場內行人路寛敞

今屆CW會場內路徑闊度明顯增加,加上分流入場措施有助疏導人流。過去最熱門的舞台節目則大幅減少,甚至出現「舞台無節目」的情況出現,全日只有2場共8隊的表演隊伍,及最後的頒獎禮。特別留意的是九展在多層樓層貼出告示,呼籲攝影師不要架設攝影棚,但會場外仍有為數不少的「影壇」。

有人發現會場場刊中有同人社團以官方版權繪作為社團場刊圖,涉事攤檔受訪時稱icon為朋友設計,而該朋友不在會場之內,無法作出任何回覆。排隊區問題依然存在

至於排隊區方面,今屆仍有相關措施,同人社團「風林火山」對排隊區想法不變,指排隊區仍有需要,但對比上次範圍縮少近一半。

而同人社團「Jun&Yuri」指收費高但人流少,而人流感覺上像非節日的綜合場。強調排隊區仍需存在,否則鄰檔會糟殃,但仍然不理解為何排隊區需要收費,只因國外場次有更多人也不需收費。同時,他們亦指出大會並無為同人場內作品作出審查,引致無法得知有否犯法,整天坐立不安。

另一同人社團「氣球魚屋」指排隊區需要存在,但不解為何同一價錢下範圍會縮小近半,而且是到場後才得悉,表示質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