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京阿尼開戰?狂人監督山本寛的網戰史》

文:一弦

寬叔你真狡猾 老是常出現

作為ACG界有名的「黐線佬」,寬叔(山本寬)認第二恐怕都難以有人敢認第一。近日寬叔又再度發功,於個人的Blog(因為常用的Twitter已經被停用了)再度「出招」,要求《幸運星》的製作公司──京阿尼(京都動畫),解釋當年把他撤換下來的原因,否則將會採取法律行動。

寬叔於Line Blog向京都動畫「宣戰」

《ハレ晴レユカイ》(《涼宮春日的憂鬱》ED)當年播到無人不知,由其操刀的舞步迄今仍然叫人津津樂道,仿效者亦是不計其數。《ハレ晴レユカイ》不僅成為了《涼宮春日的憂鬱》動畫絕佳的助燃劑,同時亦令寬叔聲名大噪──誰知道寬叔真正的「才華」,卻不在於此。

堪稱「經典」的《ハレ晴レユカイ》

隨著《涼宮春日的憂鬱》的成功,寬叔在此之後就首度成為監督,而所監督的處子作品正是另一京阿尼……不,或許是動漫界的另一個經典──《幸運☆星》。

「作為監督,仍未達到這個境地」

然而,處子出征的寬叔,僅4話就被京阿尼撤換了下來,還補上一句「作為監督,仍未達到這個境地(その域に達していない)」作結,或許就是這個契機,讓我們今天有「黐線佬」可看,多謝京阿尼。(?)

京阿尼當年把寬叔撤下來的公告,很難想像是怎樣差勁的關係,才會用上這句解釋

被京阿尼轟出工作室之後,寬叔創立了自己的工作室「Ordet」,其監督的作品《神薙》(與「A-1 Pictures」合作)獲得了不俗的評價,同時亦造就了戶松遙、花澤香菜等未來的一線聲優,令大家也開始期待著寬叔的東山再起。

誰知道在《神薙》之後,寬叔才真正的踏上了自己「該走的路」──2011年的《Fractale》(《分形世界》/《碎之星》),堪稱為寬叔的「代表作」。這部由寬叔操刀、亦令寬叔豪言「不成功就收檔」的動畫有多出色?(當年大概是說了「如果《Fractale》沒有大賣的話就以後不當監督」之類的發言)來說說他的「威水史」──noitaminA史上最低收視率、作品第一卷的銷售量高達「1寬(1Frt)」(883張DVD,及後被人戲稱1Frt=883張)……縱使有當年已成為一線聲優、曾於《神薙》合作過的花澤香菜坐鎮,但仍無法彌補《Fractale》動畫上的種種缺陷。

當年對於《Fractale》的豪言早已淪為笑柄
貧嘴餓舌 口沒遮攔

然而,寬叔從來沒有放棄成為一個「鬥嘴戰神」的理想。在報章上表示「在自己2008年的作品(《神薙》)之後,就再沒有稱得上有趣的動畫」、「對於業界非常的失望」、「自己必須要挺身而出做點什麼」等等的言論,惹來網民的熱烈攻擊──畢竟此時寬叔才剛剛經歷過《Fractale》的「佳績」沒多久,在這個時間點說這種話,難免遭人口諸筆伐。說實話,寬叔的這番言論也不算是胡說八道──即使是享負盛名的宮崎駿,也曾經發表過認為現代的動畫傾向「賣萌、賣色氣」而多於劇情的質量本身這樣類似的言論。只能說寬叔是在錯誤的時間、發表了過於激進的言論,就招致那樣的敗果。

當年刊登寬叔的報章截圖(網絡圖片)

作為監督,寬叔的確仍未達到「那個境地」。

筆者認為,寬叔真正擅長的,是編舞──就是舞蹈動畫上的分鏡、動作等這個範疇。由寬叔操刀的《Wake Up, Girls!》(下稱《WUG》)是一部偶像動畫,本以為能讓寬叔在自己擅長的範疇之內一展所長,但最終在劇本、作畫等等方面的失敗,不僅直接令《WUG》「大爆死」,更拖延了當中聲優們(高木美佑、田中美海、永野愛理、吉岡茉祐、青山吉能、山下七海、奧野香耶)的成長,同時亦令寬叔正式在動畫界中「身敗名裂」。(有關《WUG》的動畫,筆者曾撰文提及,在這裡就不作贅述了)而在2017年《WUG》的續作中,寬叔、以及他的「Ordet」繼《幸運☆星》之後再一次被撤換了下來,然而此舉卻沒有成功地拯救到《WUG》。《WUG》早前已宣布預定於2019年3月解散。

撇開《WUG》動畫劇本的資訊量過大、惡意賣弄色氣的問題,班好女仔是無辜的

被剔出了續作的製作組此事,加上MAGES.的製作人──齋藤光二在Twitter上稱「對於山本寬和《WUG》現在的關係(即當時)感到遺憾,畢竟山本寬也算得上是《WUG》的生父」的言論,再次觸動了寬叔的神經,不僅於Twitter與齋藤P你來我往起來,還把作為MAGES.負責人的志倉千代丸都拖下水一同戰起來──然而,結果並不是寬叔想的那樣,最終網民所看來的,是一個因為情緒大爆發而肆無忌憚地「鬥嘴」的寬叔──就如志倉社長所說般,的確是個「沒有成為大人」的山本寬。

寬叔與齋藤P、以及志倉社長的「對戰」節錄。

而在此之後,不論是《WUG》的聲優們對於一期動畫的玩笑還有在節目上的談話內容,還是網民在Twitter上的戲言,均是輕易就令寬叔大動肝火──實際上,當時相關的聲優只是在節目上閒談,「比起沉重的話題,更希望看到偶像在舞台上閃閃發亮的情節」、「露內褲什麼的在現實中可沒有發生」之類的閒聊,然而這卻再度、又再令到寬叔火上心頭,立馬就在Twitter上狠狠地宣洩著自己的不滿。

宣稱聲優們已經踩中了自己「雷區」的寬叔

比起接下來的這宗,向聲優的閒談發牢騷這點已經算是小事了──就在今年的8月份,有網民在Twitter戲言「山本寬的確是WUG的『生父』,但我真正支持的是7位成員──即是《WUG》本身!」,再度、又再、再一次踩到了寬叔的雷區,立馬就跟這位網民對上了,除了在Twitter上火速地「回敬」了這位網民外(還特意把頭像換成了他的樣子作嘲諷),還連續地於Line blog上撰文發炮,甚至細心地「分析」那位網民的心理狀況──然而,此舉卻沒有為寬叔換來掌聲,反是翌日就被Twitter方面停用了他的帳號。(迄今仍是停用狀態)

寬叔在鍵盤、嘴皮的戰場之上,可謂輸得難看。

與網民「筆戰」,結果招致Twitter帳號被停用的下場
錯用才華 自招敗果

筆者喜歡《涼宮春日的憂鬱》,《ハレ晴レユカイ》的舞步閉上雙目都有畫面;喜歡《幸運☆星》,此方、小鏡、小司就算說是萌系動畫的先驅也絕不為過……不過亦僅至於此。

真正令到寬叔成為「ACG界黐線佬」,不是他在監督崗位上的缺陷,而是他口沒遮攔的本性──《Fractale》的豪言、在Twitter上與網民的鬥嘴(最終Twitter也被停權了)、被《WUG》團隊撤換下來後的發言、有關二戰的言論、以及本次連《幸運☆星》都挖出來的種種事件,不僅沒法擠出半點能讓人認同他的理由,更令網民由期待他預定的新作品(《薄暮》),變成了期待這個「黐線佬」什麼時候會再「出招」,淪為世人恥笑對象。

寬叔的「二戰論」,是於《幸運☆星》此事之前的另一則「大事」。

「作為監督,仍未達到這個境地」,京阿尼十一年前的這句,就顯得更有先見之明。

ichitsuru@hkdoujin.com'

一弦

曾為《主場新聞》的博客,於《主場藝術》分區撰文。 現於《博風社》、《熱血時報》等平台亦有撰文。 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ichitsuru/ E-mail : [email protected]

More Posts

ichitsuru@hkdoujin.com'

一弦

曾為《主場新聞》的博客,於《主場藝術》分區撰文。 現於《博風社》、《熱血時報》等平台亦有撰文。 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ichitsuru/ E-mail : [email protected]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