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動漫節 我們觀望橫空出世的新同人活動

說到同人文化,不經不覺已經是第五度執筆了。

 

這次執筆,終於不是寫同人文化與道德標準的矛盾那般愁雲慘霧、憤憤不平的題目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因為,最近香港終於出現了新的主辦單位、新的同人誌即賣活動──它的名字是「Creative Paradise(下稱CP)」。

 

在此之前先引用一下自己的文章,免得有些不明白「同人」兩字的人看得一頭冒水──「同人」一詞,其實是源自日本的動漫用語「どうじん (Do-u-ji-n) 」,意指擁有共同嗜好、志趣相投者。「同人活動」(或稱「同人展」),就是讓這群同好者販賣、展示自己繪畫、創作之作品的集中地。同人作品一般都是建基於動畫、漫畫以及遊戲的二次創作,一般都以書刊為主,那就是所謂的「同人誌」。而隨著時日變遷,同人畫師也推出了更多的周邊產品:例如明信片、襟章等等。當中的參展者,絕大多數都不是職業漫畫家,當中很多都是自資繪畫、編製、印刷。我們把這群參加者統稱為「同人畫師」、「同人漫畫家」。(近年也出現了所謂「職業同人組織」,在這裡就不作深入討論了。)同人是建基於動畫、漫畫或是遊戲,自由的二次創作,故此作品的題材可以相當廣泛。

 

引用完畢,我們立即就進入正戲吧!

 

在本年5月18日,傳出香港電玩動漫節將在展期其中兩日舉辦一個全新同人誌即賣活動的消息,而透過CP的官方網站,此消息也得到了確認,動漫節將於7月25到29日於會展的Hall 1舉行;而CP則是7月26到27日,在會展三樓的Hall 3E首辦。香港電玩動漫節貴為香港一年一度的大型動漫活動,對於一直面臨知名度不足、坊間誤解深厚、缺乏宣傳法門等等窘局的同人界而言,擁有入場人數保證、且為大眾所認識的主辦單位突然出現,貌似是個難能可貴的「翻身」機會。筆者在之前的文章中,一直也有題及「同人文化未被社會普遍接受」、「參展商和畫師又欠缺適當的支援」等等的抱怨,這次於動漫節橫空出世的CP,感覺就好像看見了脫困的曙光一樣。

 

然而「通宵排隊」、「超長人龍」、「漫畫」、「Show/Game Girl」、「Cosplay」、「『o靚』模」、「龍友」……等等的關鍵字,卻成為了不少人對近年香港動漫電玩節的看法。活動逐年更顯本末倒置之感,而場內的人流、攤位、風氣,近年也感覺與動畫、遊戲、漫畫(合稱ACG)的本意愈來愈遠……

 

我不知道大家心目中的「香港動漫電玩節」是怎樣,但就近年發生的種種事件而言,這幾個關鍵字又確實所言非虛。

0101

 

通宵排隊+超長人龍

近年在動漫圈子之內,不論是參展者還是入場者也好,對於動漫節變質的抱怨已經不是一兩件的個別事件了。自2006年開始有性感打扮的少女模特兒進軍動漫節後,不少參展商、甚至大會也頻以這些「少甜」的手法以作招徠。而最令人感到無奈的是,入場人數又確實逐年增加。當那種「少甜」文化日漸興盛,就產生了「o靚」模殺入動漫節販賣寫真的情況。猶記得2010年,當屆的香港書展禁止她們在場內進行推銷其寫真集的活動,以免造成混亂。(結果販賣寫真集的攤位還是一片慘況)但當屆的香港動漫電玩節卻是沒有特別的應對方法,結果當年的場內人流幾近失控,加上網上遊戲展區那邊亦有「o靚」模坐鎮,「少甜」就變成了「多甜」,場面就變得更為瘋狂。

 

結果從當屆開始,狠批動漫節變質的聲音就鬧得更響了。

 

更有指當年有「o靚」模為求滿足代言遊戲公司要求,不惜違反與大會只於主舞台活動的協定,引發混亂情況
更有指當年有「o靚」模為求滿足代言遊戲公司要求,不惜違反與大會只於主舞台活動的協定,引發混亂情況

 

2014年的香港動漫電玩節乃首次摻入同人文化這個元素,他們亦為此作出了相應的對策,找來米格特發展有限公司(Midgard Development Limited)作活動顧問。在此之前,筆者對該公司的認知實在有限,故在撰文之前也作出了一些資料搜集──引用米洛特發展有限公司官方網站的資料,他們主要的工作是為當地機構統籌及協助製作流行音樂演唱會及動漫節等活動。再翻查一下他們所主辦或協辦過的活動,主要也是日本網絡或專業歌手、樂隊以及動漫音樂的活動,而與同人誌即賣活動相關的活動,在官方網站至截稿時也暫未提及。這次的香港動漫電玩節邀來這家公司,推斷是想他們在運行模式、場地設置擺位、舞台設計、實際營運等範疇上提供協助。

 

另外,有網民翻查該公司的資料,在2013年10月,集結多名日本網路歌手、樂手及舞蹈員的ASIAN NEW STORY LIVE(下稱ANS4)以香港作為第四站的演出地點,負責活動的是他們所營運網上動漫媒體──AniSong Headline。然而距離活動正式開始(2013年10月5日)的兩日前,預定參加的けったろ卻因為個人理由而宣佈臨時缺席。而正因如此,主辦不得不對部份持票者進行退票的工作,但最終卻搞出了一些事端。簡單來說,就是有退款的申請者,在郵寄申請表及門票正本時,信件在郵局損失而遺失門票正本,引致退款被拒。其後ANS方面稱退款者可以將副本交給米洛特發展有限公司處理,然而最終他們的回應卻指退款者使用的信封有破損,致令郵局投遞出現延誤。因此他們不能保證郵件內容,不能處理退款者的申請。最終事件一直爭拗到2013年12月8日,ANS與該公司才達成共息,確定會處理退票。

3A 3B 3C

(事件相關對話節錄)

該公司對於同人活動的支持度,至今看來還是可以抱觀望態度,靜觀其變。但曾發生上述疑似主辦與協辦互相矛盾的問題,這次CP又會如何避免?從未踏足同人界的主辦及協辦單位,又會如何看待同人活動?將自資出版、二次創作的同人,與出版社或廠商出品、原創的動漫電玩合併率理,又真的可行嗎?這些問號在同人界中也引來了不少迴響,也有不少質疑。而且作為業餘同人畫師,一個攤位必須連租兩日,收費$800港幣,這門檻對於小戶的同人組織而言,已經是一個高昂的費用。畢竟現時只舉辦一天的同人活動如Comic World、Rainbow Gala,即便收費只是四百餘元,也有不少小戶同人組織會選擇以「合攤」方式減省成本。如今CP綑綁式必須連續兩日出展,變相令作品的印刷量也要增加,連同租攤費用的成本一口氣地上昇,實在不是所有小戶都能夠承擔。雖說還是有四個組織同時「合攤」,以A+B、C+D的方式合租的手法,但要同時集結四個組織,整個難度系數又再提高了──這對小戶而言無疑是個極大的考慮因素。

 

不過同為小戶的筆者,比起擔憂參展能否回本、主辦是否有能力面對淫審與及其他組織的壓力,反而更是擔憂主辦會否將自己固有範疇的活動元素摻入其中,造成本末倒置之況──就如香港動漫電玩節的下場一樣。

 

到底在同人界而言,這股新血是福,還是禍呢?還看7月分解。

 

04

 

 

 

 

 

 

 

 

 

 

文/  一弦

作者簡介:
來自香港的同人畫師,現正於國內輕小說網站」SFACG」連載一部輕小說《次元領域》以及於《主場新聞》的藝術分區撰寫專欄。
《次元領域》@SFACG : http://book.sfacg.com/Novel/27568/

 

 

ichitsuru@hkdoujin.com'

一弦

曾為《主場新聞》的博客,於《主場藝術》分區撰文。

現於《博風社》、《熱血時報》等平台亦有撰文。
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ichitsuru/

E-mail : [email protected]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