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break Company之議:是文化傳教還是文化侵略?

文:彭彭

 

2013年秋番動畫Outbreak Company雖然不是劇情特別強的作品,主角加納慎一是傻儍的樂觀主義者,設定是慣見的後宮格局,艾爾丹特帝國民眾輕易地中宅毒的描述也稍嫌不夠說服力,但它所描述的故事,卻觸及當今世界全球化風潮下的一個重大議題--文化侵略。

Outbreak Company - 11 - Large 17

故事裏,話說日本政府發現一個異世界通道,直通魔法王國艾爾丹特帝國,該國原型即我們的西方傳奇中古國度,有魔法師、騎士、妖精、矮人,行的是封建帝制,人與人之間有清晰階級之區分。

艾國有豐富可掠奪資源,日本政府想據為己人,但礙於艾國擁有未知魔法戰力,日本政府不敢貿然採取軍事侵略,經濟體系又不相通,於是經濟戰也不行,結果高層決定隨便抓一個死宅--死了也沒有人知的宅男--加納慎一,當宅文化傳教士,送到艾國傳播宅文化。其策略是,讓艾國人不學艾國語,學日語,讓艾國人倚賴日本文化商品,然後限制供應,做成艾國單方面對日本的倚賴,達到不戰而屈人之戰略效果。

這種戰略實施起來,一般人在其中不會察覺有問題,也不會察覺這背後帶有侵略目的。事實上,在當代全球化環境下,早有大量學者批評全球化並不是均衡的發展,有的甚至直指全球化即美國化,只是美國單方面把美國的文化、價值、經濟、法律、制度等輸出至全球,形成文化侵略。這種文化上的影響力,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爾稱為軟實力,對比以軍事及經濟實力為主的硬實力。

tumblr_liq5jbDxct1qbgdhyo1_500_large

source: oh–mylovely.xanga.com

事實上,無論是軟實力和硬實力,自從二戰結束,領先全球各國的一直都是美國,它以荷里活、華爾街、矽谷、迪士尼、CNN、哈佛大學、NASA、WTO、CIA、白宮、聯準會等機構形成一個天衣無縫的戰略陣營,每一個機構的時代效果都可與古代文明的重大奇觀相比,如金字塔、空中花園、萬里長城等。

回到Outbreak Company的故事,日本政府覺得不知為何在一條東京電器街秋葉原冒起的宅文化很有影響力,決定派人試試可否當為一種宗教來使用,把加納慎一當成傳教士,從而向艾國進行文化滲透。

本來,死宅是不會知道政府的謀算,如果他知道了,被人不知不覺分了屍帶走也不奇怪,但是為了劇情發展,故事到了第11集的場局長自動把政府的策略告知加納(沒法,第十二集就是最終回啊),令加納大受打擊。

其實,類似的故事早就有發生。當中國仍是大清國,日本仍是德川江戶幕府時代,南非仍是黑人部落細小王國的時代,西洋人早就在帶來槍砲的同時,讓基督教傳教士同時傳入宗教信仰。

那麼,我們能夠說基督教的傳入是一種文化侵略嗎?在策略家眼中,如果基督教傳入,有利他們殖民,當然樂見其成,但對於傳教士而言,他們傳教,並不帶有這種侵略心態,一心只想把信仰、救恩和福音分享,像西洋傳教士戴德生,一生留在中國,學中國人的方式吃飯,學中國人的方式穿着,與玩弄政治者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思維。

加納慎一也是一樣,只是一心想把喜愛的動漫文化與人分享,跟皇帝柏多拉路卡分享,跟妖精女僕繆雪兒分享,跟艾國國民分享而已。所以,的場的話,對加納是個很大的打擊。

一天晚上,加納對繆雪兒說:「我是侵略者。」可是,繆雪兒怎樣回答加納呢?她說:「如果沒有少爺,我現在連寫字讀書都不會;如果沒有少爺,我也不可能跟皇帝陛下一起踢足球。」加納最初把宅文化傳入艾國之時,第一樣瓦解了艾國的,就是國家裏嚴格的階級制度,它為艾國帶來的,並非只有對日本文化商品的倚賴,而更包括了一種文明上的啟蒙。政客眼中看到的,只有前者一時的經濟利益,卻看不到宅文化長久提升了艾國國民的融和度和主體性。當一個群體得到了幸福的種子,也許一時間他們會很聽話,但他們往後的成長,是政客無法預見,當他們憑着這種子找到自我之後,就不是那麼好玩弄的群體了。

宅文化、基督教以及一些其他的文化藝術或宗教,有兩種特別的本質,在美學上稱為超越性和主體間性。人在社會生產制度和法律下,並不自由,受到束縛,感受到異化,無論自己還是世界,都不被當成人或生命體來看待,社會的分工要求人遠離自己的產品及材料,小朋友吃朱古力,可以從來未見過可可豆;我們用咖喱來做菜,可以一直不知道咖喱的原材料是甚麼;身為業主一味加租,可以不去思想一家涼茶店結業對街坊做成甚麼困擾。然而,在具有超越性和主體間性的文藝和宗教的薰陶下,人重新審視自己的異化處境,渴望與人和世界重新連繫,其結果當然就是讓人在追尋自由和重建連繫的過程中,發現束縛着自己的就是那些不知何所為的傻傻的制度。

為此,文藝和宗教表面上人蓄無害,但其超越性和對主體間性指向一個更理想的世界,自不然對不完整和充滿漏洞的政治和制度構成挑戰,從而令優先追求個人利益,又無法令社會變得理想的精英感到不安。

事實上,宅文化源於日本,屬於宅民和同人,卻不屬於日本政府。在動漫作品的故事中,身為社會精英的日本政客,總是充當惡棍角色,變成被青少年角色怨恨和對抗的歐吉桑。動畫大師宮崎駿的封筆之作《風起了》,正是以少年的故事批判日本政府右翼政客的作品。日本宅文化世界風行,在世界文化舞台上,日本政府當然很樂意借宅文化的光,但回到國內,看着自己被描寫成壞蛋歐吉桑,被青少年角色對抗追擊,自然是滿心不舒服,想要制裁。

近期,日本安倍政權簽署了美國牽頭的協議,其中一個條款即把版權問題由原訴變成公訴,即任何刊物或媒體有侵權嫌疑,即使版權持有人不追究侵權,其他人也可以提出起訴。另外,由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推動的東京都青少年健全育成條例修訂案,最初的新修定條文即針對動漫作品中常見的貌似未滿十八歲非實在青少年的不健全行為,借舊有的道德條文擴大對御宅同人文化圈的控制。此修定案第一稿最終被駁回,然而第二次修訂則獲通過,條文雖然變得稍為溫和,又加入了「顧及作品表現出的藝術性及社會性優點,審慎運用此條文」等附加條款,但政府與動漫業界及御宅同人文化的對立非常明顯。

言論自由,是美國人立國之初提出的普世價值,然而就連美國人自己也無法完全禁止自己侵犯這個價值,正所謂魔鬼盡在細節之中,雖然言論自由得到憲法保障,但在三大領域之中卻出現了例外條文,這三大領域即(一)誹謗;(二)淫褻;(三)版權。

 

tpp

 

誹謗關乎個人聲譽,而且政客一旦運用此例限制言論,矛頭即指向該政客,法庭審訊為公正起見也必定揭開更多秘密,故此以誹謗條文限制言論自由是很傻的做法。相反,淫褻屬於風化道德,版權屬於商業道德範疇,兩者都是非常穩陣的道德高地,很適合政客在上大造文章。

日本動漫業界對於同人二創的寬容,身為版權持有人卻從不起訴,成就了像大同世界一樣的御宅同人文化,政客無計可施,就在TPP和WTO等公約掩謢下,把版權法律由原訴變成公訴,又像香港那樣由民事變成刑事,那就把同人二創都置於法律束縛之下。至於所謂淫褻條文,更是非常好用,風化範疇道德高度可比額菲爾士峰,無人能及,為了青少年健全,一會兒充公送檢,一會兒封舖查辦,誰敢阻礙政府辦公?

香港同人界正面對政府以行政手段騷擾,條例執行機構有權無責,充公送檢之刊物即使檢為無害,也毋須賠贘道歉,沒有後果,沒有成本,不用負上任何責任。再者,甚麼程度的內容和圖象算為淫褻,十個淫審處裁判員可得出十種判斷,並無客觀及公認的主觀準則,非常適合政客借用為政治工具。

文化主要載體為言論,言論自由既是人性解放的基礎,我們就必須對言論自由的操控特別小心。某些政客為了限制言論,會死咬住淫褻及版權兩種法律不放,不惜把這兩種法律改得面目全非。

當人家話你知,版權條例保障創作人的利益,別信。

起初的確如此,但當版權變成可販售商品之後,資本家即可軟硬兼施,吞併創作人的版權。我反問大家,你認為人權可以變成商品出售嗎?我相信大家不會認同。如果人權可以出售,即腎可以賣,身可以賣,春可以賣,孩子可以賣,但凡任何事物只要被判定為可出售商品,它最終不是被騙走,就是被搶走。我的話是親歷其事的證言,我作為近百則寶貴兒童故事及漫畫作品的原作者,並沒有權出版自己親手寫下來的寶貴故事,這是我對於版權商品觀念的一個控訴。

幸好,社會精英們還未瘋到一個地步,夠膽說人權是可以出售的商品,但當居所可以賣,版權可以賣的時候,大家已一再失去自己作為人的重要資產。大家請小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