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動畫中的文學詩句 《月色真美》新番簡評

文:KO

4月新番開始陸續開播, 有很多備受期待動畫, 今次來介紹的是文藝風較重的-—《月色真美》(月がきれい)。

《月色真美》(月がきれい) 是由feel製作的原創電視動畫作品, 監督是岸誠二 (曾擔任過《Angel Beats!》、《蒼藍鋼鐵戰艦》及 《結城友奈是勇者》等作品的監督), 系列構成是柿原優子(曾參與的作品有《天降之物》,《花牌情緣2》, 《機巧少女不會受傷》)。

這動畫整套都充斥著文學- 從動畫名稱、 各話標題、 劇情手法,,男主角引用的語句,都能發現到它們的蹤影, 我們先從標題開始。

《月色真美》(月がきれい), 原文是「月が綺麗ですね」, 源自日本作家夏目漱石在擔當英文教師時,對“I love you”進行的日語翻譯, 除了體現當時日本人在感情上的含蓄, 也為一段浪漫關係增添一點詩情畫意。 然後就順理成章成為動畫裡面經常使用的梗(比較近期的就是《玻璃之唇 Glasslip》第九集被引用)。這句話 經常與二葉亭四迷翻譯Ivan Turgenev的小說《片戀》時從俄語翻譯成的「死んでもいいわ」相對, 兩句話都是相同意思。

那麼回到動畫, 我們在第一集已經不難看出男女雙方的微妙距離和曖昧。 雖然對對方感興趣,但因為害羞不敢往前踏出一步, 也沒有我們近年在動畫常見的奇幻要素和刻意強調現實感。 也算是近年比較少的純愛作品。

出處: 太宰治 《斜陽》
引用原文: 生きている事。 ああ、それは、何というやりきれない息もたえだえの大事業であろうか。
翻譯: 人生在世。啊啊、這是多麼的無法承受、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大事業呢。

第一集標題《春與修羅》(春と修羅), 是宮沢賢治的詩集, 一共四集, 最大特色就是宮沢賢治自己的心境描寫。 整體非常難解。 為免班門弄斧講多錯多在此就不多加解說了。

第二集的標題 《一握之砂》(一握の砂)反而比較好理解。 《一握之砂》是石川啄木的短歌集, 其中鮮明地流露出石川的文學特質-感傷的“生活派”, 這種感傷在第二集的男主角上表現出來:, 只對文學有興趣的學生在體育祭上難堪, 女主跟自己的距離, 明明不是自己拿來可是要出醜的競賽… 各種普通人難以有同感但能引起共鳴的特質, 正好跟石川啄木不謀而合。

出處: 太宰治 《斜陽》
引用原文: 幸福感というものは、悲哀の川の底に沈んで、幽かに光っている砂金のようなものではなかろうか。
翻譯: 所謂幸福感、也許是像沉在悲哀的河底、發出微光的砂金之類的東西吧。

出處: 太宰治 《女生徒》
引用原文: 先生は、私の下着に、薔薇の花の刺繍のあることさえ、知らない。
翻譯: 老師連我的內衣刺繡了玫瑰都不知道。

另外就是引用, 男主角安曇小太郎在第一集一共引用了兩次太宰治《斜陽》的語句, 分別是在家庭餐廳遇到女主角水野茜一家的時候以及收到水野茜信息的時候。 還有雖然不是引用, 但提起了同一作家的《女學生》(女生徒)。 引用《斜陽》主要是為了表達男主角當時的感受, 在意的女性的一舉一動, 只是在家庭餐廳鄰座, 或者只是為了聯絡的信息, 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行動卻足以讓男主心花怒放, 完全是青春的寫照。 另外《女學生》的部分雖然不是男主角的想法, 但依靠這句話, 他嘗試去代入女性的思維模式(雖然太宰治作為男性寫女性心境已經算不上正常), 配合看到的雜誌封面, 選書時的猶疑, 出書店後的笑容, 動畫以間接、 隱晦的形式描寫出男主對女性的興趣。

出處: 太宰治 《もの思う葦》
引用原文: 人は人に影響を与えることもできず、また人から影響を受けることもできない。
翻譯: 人無法影響別人、也無法被別人影響。

出處: 太宰治 《HUMAN LOST》
引用原文: 笑われて、笑われて、つよくなる。
翻譯: 被嘲笑、再被嘲笑、然後變強。

第二集是引用太宰治的《もの思う葦》和《HUMAN LOST》。 跟第一集不同, 《もの思う葦》的引用在最後被男主自己推翻了, 讓觀眾明確感受到「男主因為女主而改變了」, 明確表示女主在男主心目中的地位, 她是如何改變他的想法, 還有她給予他的原動力。 而《HUMAN LOST》的引用則只是突顯男主當時的無奈, 而事實不出所料, 二百米成績並不理想, 男主也醜態百出, 襯托原本標題所指的, 感傷的景象。

最後在說起文學引用非常多的作品, 不得不提《文學少女》, 這裡簡單地作一個比較。 相較《文學少女》本身較為扭曲和複雜的人際關係和心境, 《月色真美》更為單純, 也沒有故意創作特別的設定。 主角定位為初中生, 心境上也像一個初中生, 沒有跟年齡不相符的性格和態度, 整體上較為親切。 故事運行上, 《月色真美》沒有對指定某本書進行深度描述和緊扣劇情(文學少女有時候太過強調指定書本以致讓人有說得太白, 解釋太多感覺), 所以對沒有看過的觀眾壓力會比較少(因為不需要同時代入兩個作者的心境), 也不會有文縐縐的感覺。

相反, 《月色真美》在人物刻劃上不夠鮮明, 無法讓人深刻記得某個角色。 書本的中心思想引用不夠扣題, 不到位的情況也會較多, 也做不到「因為看過某本書而產生共鳴」的情況, 也不會提起你對閱讀那本書的興趣。

整體來說, 《月色真美》作為一套注重愛情的動畫來說, 節奏掌握不錯, 對現實生活和心理轉變的描繪很到位, 文學的引用雖然有不足的地方,不過整體還算平衡, 如果能讓觀眾在看完以後,有意去閱讀引用的書籍的話就更完美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