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遊戲:獨立遊戲展…?食得㗎?】

文:Dixon Cheung

同人漫畫展大家可能就聽得多,但獨立遊戲展你又去過未?

上個星期四(八月三十一號)香港舉行咗一個叫「Game On:香港遊戲試玩日」嘅活動。今次活動召集到本地超過25隊獨立遊戲開發團隊展示作品,算係香港近年最大型嘅一次獨立遊戲聚會。然而今次並非香港首次有人搞獨立遊戲展。其實過去幾年香港都不斷有人嘗試搞,譬如去年香港遊戲創作協會主辦嘅「香港遊戲比賽展覽2016」以及2015年響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嘅「Hong Kong Game Expo 2015」。無奈每次搞獨立遊戲活動,到最後總係聽到搞手話大部份到場人士都係業界嘅朋友,偶然有媒體朋友採訪一下已經可以劏雞還神。點解香港搞獨立遊戲展會搞成咁?莫非真係要俾幾千萬請班韓國歌星嚟助陣先可以有普通市民入場?

究竟乜嘢係「Indie Game」

時至今日,香港仲會有人問MC Jin同陳冠希乜嘢係Hip Hop。由此可見,一個新嘅概念要響香港呢個城市落地生根真係非常困難。事實上,點樣去界定乜嘢係「Indie Game」(獨立遊戲)呢件事,業界一直都未有一個明確嘅準則。「獨立遊戲」同「主流遊戲」究竟有乜嘢差別?唔好話一般人未搞得清楚,就算問行內人士亦都各有睇法。

目前外國玩家以及媒體對「Indie Game」嘅定義主要來自「遊戲團隊規模」以及「製作資金來源」兩方面。一般獨立團隊由1~6個人組成,團隊背後無任何投資者、財團、發行商嘅財力或人脈支援。獨立遊戲團隊嘅優點在於創作自由度遠高於主流遊戲團隊,但缺點係開發嘅風險亦同時遠高於穩打穩紮嘅主流遊戲。發展得好嘅獨立遊戲團隊通常都會向主流遊戲嘅方向發展,甚至成為潮流主導嘅一份子。例如《Fate Stay Night》就係一個由Indie Game變成人所共知嘅主流品牌嘅好例子。

盛行之前嘅必經階段

「獨立遊戲」對一般香港人嚟講係一件聽都未聽過,就算聽過都知係乜嘅嘢嚟。呢個情況就好似十幾年前同人活動或者Cosplay未盛行嘅時候,好多香港人會覺得呢班人「搞咩呀?」,感覺比較抗拒同埋唔想作進一步了解。但相比起由零開始慢慢被人認識同接受嘅本地同人漫畫圈子,香港獨立遊戲要面對嘅難題嚴峻得多。因為當中要克服嘅包括咗華人遊戲歷史遺留落嚟嘅負面印象。

由於過往實在有太多中港台遊戲令玩家中伏,唔少見過鬼亦相當怕黑嘅本地玩家,寧可睇唔明都堅持要打日系主流作品。就算唔投向PS4同Nintendo Switch呢類「品質保證」嘅懷抱,目光同注意力都會只會擺響日本嘅手機遊戲身上。單係睇Uwants、高登、連登、QooApp等各個本地遊戲論壇,留言討論嘅話題超過99%都係講主流遊戲大作。能夠成功突圍令玩家接受同討論嘅本地獨立遊戲,印象中最著名嘅就只有C4Cat嘅音樂遊戲Dynamix。(根據上面對「獨立遊戲」嘅定義,《神魔之塔》、《創世星雲》、《天龍八部》呢類遊戲已屬主流遊戲類別)要令玩家願意進入獨立遊戲展,點樣活用已經獲得Fans嘅遊戲吸納更多人接觸其他獨立遊戲係一個重要嘅關鍵。由成功嘅獨立遊戲團隊站台搞活動,吸引更多玩家到場,總好過一次又一次搞完活動發現只係班開發者之間嘅吹水大會。

魚目混珠嘅獨立遊戲時代

無論香港或者海外,獨立遊戲展好多時都會捆綁埋遊戲設計比賽同時進行。呢個係令到活動更多人參與同埋令媒體會比較願意派人到場採訪嘅方法。不過由於業界對「獨立遊戲」一直未有明確準則,呢類比賽往往會出現極大漏洞,平白將一個獨立遊戲展變成大公司旗下團隊嘅免費宣傳場所。

Indie Game俾人嘅印象係冇錢製作,畫面水準比較差,遊戲長度不及主流遊戲但又勝在玩法令人充滿驚喜。呢個特性令好多玩家對獨立遊戲都抱住不妨一試嘅心態,對遊戲做得唔夠好或者可以有進步空間嘅位置亦顯得比較包容。所以有商人就睇準呢一點,趁業界未有對Indie Game定立準則,明明製作團隊背後有投資者或發行商撐腰,但都依然假借Indie Game名義對玩家大聲疾呼:請支持我哋隻獨立遊戲!更甚者係試過有IT 公司同遊戲公司派出員工參與Game Jam活動,以一早商議好嘅企劃贏過即場發揮嘅參加者,奪取「獨立遊戲活動優勝者」呢個銜頭,爭取媒體面前建立名聲嘅機會。(其實玩家同媒體又有幾在乎呢個認識唔深嘅名銜呢…)

對於兩袖清風憑一腔熱血餓住肚皮做獨立遊戲嘅朋友嚟講,參加一個獨立遊戲展,挨更抵夜發現原來大會連龍門都未擺好,仲要面對財力人脈豐厚嘅對手。咁樣嚟陪跑法,真係除咗苦笑中伏之外,都真係冇咩好講啦。俾人搵多一兩次笨之後,根本唔會再傻到浪費時間出嚟陪襯。圈子漸漸只係得番來來去去果班人,其餘嘅咪就係班入世未深嘅同學們囉。

香港嘅同人展響過去十年因為人事以及政策經歷咗相當大嘅變化,但不可否認嘅係,今日香港嘅同人圈子比過去更加活躍,同埋越來越多從未參與過同人活動嘅朋友正透過各種渠道接觸並成為呢個圈子嘅一份子。相反,本地嘅獨立遊戲連最基本嘅定位都未有。即使展覽得以順利舉行,論口碑、聲勢以及本地嘅傳播力度,本地嘅獨立遊戲展依然難以同內地、台灣以及東南亞嘅獨立遊戲展相提並論。就算再搞多十場獨立遊戲展,冇玩家參與得班圈內人圍爐嘅活動對本地嘅獨立遊戲發展有啲乜嘢幫助?一個通街都有人打緊機嘅呢個城市卻竟然係獨立遊戲嘅沙漠,咁嘅情況,實在係非常諷刺。

以上講嘅係一隻手掌拍不響嘅故事。香港而家咁嘅局面,唯有靠本地人出力自救。本土思潮令好多香港人支持番本地嘢,本地嘅遊戲同樣亦需要香港人嘅支持。哪怕只係朋友之間互相傳達本地獨立遊戲嘅信息,又或者係親自走進獨立遊戲展覽當中撐一撐場,呢一分嘅力量對整體整個行業嚟講已經係一個極大嘅鼓舞。作為香港玩家,你可以抽一分鐘Share一下本地遊戲嘅Facebook Page俾你身邊嘅朋友嗎?有上開高登、連登、Uwants嘅你,可以開番一兩個講本地遊戲嘅Post嗎?真係冇時間嘅,幫忙share呢篇文出去,響下面留個言俾我好嗎?感謝各位嘅幫忙。

Dixon

擁有超過30年遊戲玩家經驗,熱愛挖掘全球各地不同遊戲,涉獵範圍包括:家用遊戲機、電腦遊戲、手機遊戲和卡牌桌遊等。曾任職廣告公司擔任創作總監,擅長將遊戲引入各種企劃當中。於2013年創立獨立遊戲開發團隊Fingerprint Studio,先後獲得多個香港及海外獨立遊戲大獎。 Facebook Page: www.fb.com/dixon.gamer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