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相有片證據確鑿】揭場內特權人士視規則如無物,香港C3展覽GSC限量品搶購事件基本報告

聯合報導媒體(排名不分先後):香港同人HKDoujinDoujin Station 同人主義ACGer

Goodsmile於今年C3展覽發售包括黏土人瑞鶴改、ぐだ子(簡稱GD子)、figma Saber Lily等多款先行限量商品,引來不少人士於C3展覽前一晚於寒夜中排隊等候搶購。
然而有人發現於C3展覽活動首天正式開始一刻,有場內人士混入Goodsmile攤位的隊列內搶購限量貨品,因為每天發售的名額十分稀少,能購買的名額僅十數個,令不少徹夜排隊的人士撲空。
事件於網絡引發熱烈討論,有人表示此事已屢見不鮮,年年都有事前取得入場許可方法的「特權人士」偷步排隊購買限量商品。
鑑於同類場內人士混入搶購商品事件過往多屆展覽皆有發生,本媒體聯合及Doujin StationACGer (本文往後內容簡稱為我方)進行了此次的追蹤報導,向公眾揭露此次事件的來龍去脈。

事前動員及部署

——由於C3展覽第二天所有傳媒只能於中午12時開放公眾入場後才獲准入場,因此我方事先通知大會主辦有關方面說明我方的行動,其後安排一批記者以特別身份提前進場(非佩戴PRESS證件);
——提前進入會場的記者留意在GSC攤位附近會否有「可疑人士」流連徘徊,暗中監視及重點關注,並於12時開場一刻於攤位外圍拍攝照片及影片作紀錄;
——我方安排記者於開場前拍攝紀錄場外徹夜排隊組,並取得部分人士的聯絡資料以便日後索取證言情報。

重要參考影片證據
C3HK2017 Day2 Goodsmile 開場排隊實況:

C3HK2017 Day2徹夜組:

 

調查對象一:突然出現的信和某店店方人士

由開場排隊實況影片對照,這兩位男女出現時間為短片內第三十秒,他們與正常徹夜排隊組相反,由GSC攤位的另一方向出現並以敏銳的姿態進入了GSC排隊隊列內。
以下照片由事前部署在場內的我方記者拍攝,拍攝時間離中午12時正不足一分鐘,可以見到對象的男士於GSC後方的Bilibili展位出現,證實他並非身處徹夜排隊組內。
其後我方人員拍攝了這位男士購買的GSC產品,清楚顯示皆為活動先行發售的限量商品,並派員跟蹤並拍攝得以下照片及影片,足以證明男士為信和某店店方人士。

 

調查對象二:另一批信和某店的店方人士

根據我方記者目撃證言,於開場前上午11時左右曾於場外見到以下相片紅圈圈示男士,亦於12時公眾入場拍攝到此三人組於會場內出現
由開場排隊實況影片對照,該男士於短片內第二十二秒出現並企圖進入GSC排隊最前列,但被GSC工作人員數次阻止,其後成功於隊列較後位置排隊

 

調查對象三:神秘的C3工作人員

此人被我方記者拍攝到於離中午12時公眾入場前不足一分鐘出現在GSC附近。
由開場排隊實況影片1分28秒開始,記錄了此人被大會職員驅逐離開排隊隊列的經過。

 

調查對象四:除下EXHIBITOR證件的兩人組

此兩人於開場排隊實況影片第42秒於畫面右方出現並脫下證件,在影片後期另一畫面可清楚看到其中一人脫下的為EXHIBITOR證件
其後兩人進入隊列較後位置排隊,以下影片攝於12時零7分,影片最後兩秒可證明兩人仍於隊列中排隊及手上持有GSC的購貨單

調查對象五:非場外排隊進入人士兩人組

經過與C3HK2017 Day2徹夜組對照,此兩人並非徹夜排隊內的人士,我方記者拍攝到他們購入了多盒瑞鶴改及figma Saber Lily。


 

調查對象六:進入了Bilibili攤位的非場外排隊進入人士

經過與C3HK2017 Day2徹夜組對照,此人並非徹夜排隊內的人士,我方記者拍攝到此人其後進入了Bilibili攤位內。
就此我方派員向Bilibili參展職員查詢,Bilibili方面表示此人為Bilibili一位活動主持人的友人的友人,並非Bilibili的直屬職員,亦非他們攤位的工作人員,並沒有進入Bilibili攤位的權限。
他們又指沒有安排此人提前進入會場,亦不知道此人如何提前進入會場。
而我方攝影記者目擊此人在進入Bilibili攤位後,觀察了約一至兩分鐘,仍未見此人離開Bilibili攤位。

 

Day1其中一位徹夜排隊組人士的證言

我方成功獲得其中一位於C3展覽首日前徹夜排隊,目標為購買GSC限量商品的排隊人士,詳細形容他的當日經歷,簡列重點如下:
1.他本人在開場後衝到GSC攤位,收到訂單紙是第26位。
2.前方第25位為「特權人士」,手執反轉的C3證件套。
3.他與隊伍後方人士說前面有「特權人士」,並看到「特權人士」手機顯示的Whatsapp對話群中有這樣的留言:「saber lily限量一定有得炒,『後面個酸毒宅唔識細聲d』」
4.他大感憤怒,並向GSC職員投訴「呢條友係Staff黎架喎」,惟GSC職員反稱 「但佢排緊隊喎」,他反問「Staff都可以買?」職員回應「佢排緊隊」然後繼續處理25位的購貨單。

GSC日本職員的回應

我方記者在C3展覽第二天拍攝GSC攤位時,一名GSC日本職員上前了解,表示GSC官方並未流出各限量商品的確實發售數量,網絡流傳的事並非真實,並嚴厲指出「沒有發生過不公平事件」。
其後我方派員於C3展覽第三天再次向該名GSC日本職員溝通並出示我方的影片後,該職員態度有所軟化,為限量商品數量不足表示歉意,並解釋即使是日本的展覽場次也有會類似的情況,GSC方面有嚴格執行大會「12時公眾入場前不得容許任何人於攤位排隊」的規定,發生此等情況實非為GSC方面所能控制。
另外我方人員亦曾向香港代理精英查詢,獲回覆「香港方面只是執行日本的政策,並不會單獨回應事件」。

 

特權人士到底是誰,他們又如何進入會場?

要回答以上這個問題,大家需要先了解為何「複製人大法」。
「複製人大法」是指由一個人手持多張證件分發予外場人士,全部人進場後回收證件,再重複流程,就會令場內出現很多本來不應該在場的人士。
然後說明會場內會出現的各種證件:

ORGANIZER:C3大會主辦
EXHIBITOR:參展商,包括職員及臨時工作人員
STAGE:與舞台活動相關的工作人員
OFFICIAL CONTRACTOR:展覽承建商的工作人員
VIP:特別人士,例如是大會特別邀請的嘉賓、重要人士、參展商公司的高層等
PRESS:傳媒

以坊間人士理解,最容易出現「特權人士」問題的是EXHIBITOR(參展商)和PRESS(傳媒)兩種證件,以展覽第二天為例,大家在影片中能看到有人脫下的是EXHIBITOR證件。
先說說PRESS,在經歷去年的同類性質事件後,大會事前對傳媒的審核更加嚴格,而獲準入場的傳媒,除了首日可於上午11時傳媒導覽時段內進入,第二及第三日均與公眾一樣,入場時間為中午12時正,因此展覽第二天,也就是我方拍攝的片段中,出現在GSC攤位的特權人士是不可能透過PRESS證件提前入場。
而EXHIBITOR,即參展商證件,C3主辦批出的數量亦不會太多。以某大型參展商為例,連同臨時招募的Part-time在內,工作人員為數眾多,但獲大會派發的EXHIBITOR證件不足以每人一張,因此即使是參展商自己也不得不以「複製人大法」解決進場問題。
事實上,任何人都能以「複製人大法」提前用EXHIBITOR證件入場,只要你滿足一個前提:
「你認識C3展覽內某間參展商的職員,並且該人願意為你行予方便。」
又因為EXHIBITOR證件並不像PRESS證件般寫上所屬單位,相對而言十分安全,即使被人懷疑並非真正的場內工作人員,也無法得知究竟是由哪一間參展商的內部職員作為幫兇,令大量人士提前進入會場。
因此「問場內工作的友人借證提前入場搶購限量品」的情況歷年皆有,搶購限量品的「特權人士」更多並非真正的會場內工作人員,而是某些工作人員的「朋友」而已

 

C3大會主辦採取的措施

就我方人員的觀察,C3大會的前線人員有採取實際措施以控制「複製非工作人員提前進入會場」的情況。
大會主辦派員於開場前在會場內巡邏,遇見任何沒有佩帶證件的人士即上前查詢,並會跟隨該等人士至某個參展商攤位內,以確認該等人士是場內工作人員,更會派員進入廁所驅趕逗留在內的「無證人士」。
大會的這種做法能充分解釋為何影片內會有人佩帶證件於身上,就是為了避免被大會職員巡邏時發現身份。
但只要當初協助友人進入會場的參展商職員在大會主辦人員查詢時選擇包庇該人,或者搶購限量品的人士本身的確為場內工作人員,那麼上述措施並不會有太大成效。
另外大會亦有派員於GSC攤位協助控制場面,並驅趕有問題人士離開隊列,調查對象三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然而就現有的C3展覽證件派發機制而言,不解決「場外人士借證提前入場」這個根本性問題的話,即使大會前線職員再努力,也無法杜絕此等事件繼續發生。

 

本單位後記

就如本文開首所言,特權人士以職務之便於會場內搶購限量品,或淪為幫兇協助朋友提前進場的情況已屢見不鮮,年年都有事前取得入場許可方法的「特權人士」偷步排隊購買限量商品。
只不過以往並未有傳媒會就此事作出深入的調查報導,部分知情人士作為既得利益者亦只會秘而不宣。
此等情況存在日久,但並不代表沒有問題,只是因為沒有人會把會場內黑暗的一面曝光而已。
而按日方GSC職員所言,即使是日本當地的展覽亦有類似情況。
但大家請想想,以本星期的Wonder Festival為例,事件中的GSC限量商品ぐだ子在該會場會有一千五百隻發售,對於參加活動的一般人來說提早排隊相對而言仍有入手的機會。
回看香港C3展覽,GSC準備的數量少得難以令一般人有合理的機會,在大量特權人士或他們的朋友在場的情況下入手,實在令人有不公平之感。

此次調查報導前後動員數以十計的記者、編輯、後製等人員參與其中。
在此香港同人衷心感謝包括大會主辦在內,各方人士在這次行動提供的協助及支援,並感謝 Doujin StationACGer所有工作人員付出的努力。

 

2 thoughts on “【有相有片證據確鑿】揭場內特權人士視規則如無物,香港C3展覽GSC限量品搶購事件基本報告

Ray Choi 發表評論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