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是要被管的—-Cosplay界必須有驗證制度》

 

文:WQ

日前香港同人報導了一名以往有騷擾Cosplayer紀錄的男性,今年再度出現,而且假扮攝影師試圖欺騙Cosplayer,看來報導成功引起大家的警覺,實屬好事。然而筆者認為,狗公滋擾Cosplayer的問題不能一夜解決,如果想Cosplay界踏入真正安全和平的日子,必須要有更嚴厲的行動,包括設立認證制度和成立行動隊伍,以針對和驅逐有問題的圈內人,才有機會淨化圈內秩序。

香港同人日前報導關於這名男子假扮攝影師結識Coser一事。

Cosplayer經常發生被性騷擾甚至被非禮的事件,而涉案人士包括攝影師、Cosplayer,甚至圈外人,但往往因為涉及私隱、舉證困難和避免二次傷害等原因,除了真正曝光了的個案外,很多時騷擾者都沒有被正式制裁,更令人痛心的是,那些騷擾者事後更再次在圈內活躍,令受害者人數有增無減。

目前Cosplay圈的確防止性騷擾事件出現的措施,例如網民發起自行監察;個別人士設立公開資料庫,提醒各位Cosplayer要提防狗公;亦有Facebook專頁提供匿名投稿,令受害者或其朋友作出公開投訴;還有攝影圈人士設立問題攝影師群組,交換騷擾者和假冒攝影師的情報。

以上各種方法,的確可以令涉案者在騷擾行動後,受到大眾指責從而停止行為,然而效果只是暫時性,當大眾寬恕或遺忘後,涉案者就會再次出動滋擾Cosplayer。另一方面,因為每年都會有新的Cosplayer入圈,新人因為經驗不足,往往不知道哪個攝影師是色狼,哪個不是,結果那些騷擾者又再度成功行事,令問題無從解決。

騷擾者的行為除了會令Cosplayer不安,騷擾個案更會嚴重影響外界對Cosplayer的認知,例如低估Cosplayer的底線、以為Cosplayer可以接受性騷擾,甚至誤以為Cosplayer甚有性慾,令更多圈外的色情狂進入Cosplay圈性騷擾和試圖尋找性對象,危害Cosplayer的人身安全,所以筆者認為香港Cosplay圈必須跟這群人劃清界線。

有人會以識Cos界朋友為名,實質只是為了性行為,因此筆者認為有必要杜絕這種人(圖源—http://book.sfacg.com/Novel/55040/107249/798030/)

而筆者觀察到,產生上述問題的原因出於兩方面:門檻過低和懲罰機制欠奉。

大家都知道,香港Cosplay及攝影圈是沒有明確的門檻,致令有些人穿上角色服就自稱Cosplayer,又或有些人買了相機、Facebook儲了一些相片就自稱是攝影師,在這種成本不高的前提下,有意偽冒的人要混水摸魚實在太過容易,鼓勵了騷擾者接近Cosplayer的動機。

而懲罰機制方面,誠如我前段所指,涉事者因為被遺忘或被原諒,大眾就繼續讓其在圈內活躍,結果他們繼續堂而皇之出席動漫同人活動,又或沒有公開的黑名單讓公眾傳播,加劇騷擾者「添食」的行為。

所以由此筆者的結論就是:香港必須有正式的驗證制度,才可以重新整頓Cosplay圈內狗公亂舞的惡劣環境。對此,筆者有三個建議:

第一,成立規管機關。建議由大眾共同推舉若干圈內資深人士,以及由有關機構派出人員,共同出任機關要員,負責審核並註冊Cosplayer及攝影師,讓有意成為Cosplayer和攝影師的圈內人,獲得官方認同,這個做法亦方便各項活動籌辦方,安排Cosplayer/攝影師入場進行活動,減少不必要的爭拗,有效管理秩序。

第二,設立官方驗證黑名單。官方黑名單就是一種可行的手段,各項活動籌辦方可以憑名單決定拒絕指定人士入場,而且整合了各界的問題人士名單,統一資訊亦方便大眾查核。

第三,招募「驅逐者」。很多時騷擾者都會在活動中作出不當行為,往往受害者及其同行者只可以拍照騷擾者並放到Facebook提醒他人,這個做法的缺點是在場人士未必快速知道這個消息,而且騷擾者沒有被明確受挫,就會變本加勵,因此筆者認為,長遠應該要有一排固定人手,負責活動場次的糾察,與大會合作,直接以肢體操作方式驅逐騷擾者,以保證場內Cosplayer的安全。

可能以上建議存有很多爭議,例如怎樣防止誣陷而誤入黑名單、驅逐行動會否影響活動、機構成員有沒有資格等,而筆者認為這些執行細節是可以經由圈內的大眾研討,達成共識後才正式啟動,但上述的建議最終必須落實,而且愈快愈好,這樣才能有效杜絕圈內的滋擾者,清洗圈外人對動漫Cosplay的印象,為香港動漫界走向更健康更專業的道路。

(文章屬投稿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香港同人HKDoujin的立場。)

 

wq@hkdoujin.com'

WQ

WQ是為一位IT員工,曾參與教學軟件開發,相當關注香港教育和創意產業的發展。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