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講句:補師先係食物鏈嘅頂點》

文:一弦

 

得罪講句:補師先係食物鏈嘅頂點

最近香港電競隊出戰《Overwatch World Cup 2017》,令不少有如筆者般,已踏出社會的「社畜」不禁「FF」──如果當年香港有這類比賽,自己會不會也是場上的選手。

網上逐漸湧現有關電競或Online game等的相關文章,令到筆者都躍躍欲試。近日見到一篇文,題目是《有冇人打機咁犯賤鍾意做補師?》,令筆者有感而發,忍不住想「講幾句」。

劈頭利申先:筆者同該位作者無任何瓜葛,純粹見文章內容有趣,又見大家都是「補師」,所以想說一下自己的想法,就這樣而已。

筆者生活的年代算是Online game的初期──甚至是Online game的「盛世」;《石器時代》、《龍族》、《RO(仙境傳說)》、《魔力寶貝》、《巨商》……(下略),全是赫赫有名、「大佬」級Online game。在那個時代開始,筆者除了愛好使用祟尚進攻的職業之外,亦會使用所謂的「補師」作為「分身」。

 

《RO》中的「補師」

(ps:下面描述請自行腦補《RO》的生存環境,無玩過的朋友…… OK,Sorry囉!)

 

為什麼用補師?不但戰鬥力最低,更吃力不討好──補血慢少少會捱轟、跟不貼戰線又補不到血、跟太近又會遭殃喪命、隊長跑來跑去又難開技補血等各種各樣麻煩。初初筆者都抗拒開「補師」,但基於朋友圈之中甚少人會開這種職業,為了成就我團大業(當年《RO》最吸引人就是所謂「食王」的打MVP以及「城戰」),筆者就犧牲小我,掏錢出來多開一個分身作為「補師」,濟世為懷。(當年的《RO》是月費制,對當時還是中學生的筆者而言,供兩個帳號的費用可不是講笑的。)

 

初初「被迫」做補師,總感覺有如踢街場猜輸被迫守龍、返學輪到自己做值日生、返工被人「點」去行出行入……下略種種比喻。萬般不情願,但是水浸眼眉,唯有「抵諗啲」硬著頭皮幹下去。可是,慢慢你就發覺,所謂吃力不討好的補師完全是表面證供,實際上你慢慢感受到,補師是食物鏈最高層的偉大之處──。無錯!補師攻擊力低、戰力弱,但得罪講句:「沒有補師,你們連人都不是。」筆者每次用補師最有快感的一剎那,就是你的隊友們血量所剩無幾,一個二個在你身邊左跑右跑、搖尾乞憐地給你訊號,一副「補我啦大佬!補我啦」的表情看著你──

 

「大佬,冇你成唔到團呀!」

「換返分身啦好嘛?爭個醫呀……」

「睇血!睇血呀大佬!救命呀!」

 

作為補師,這一刻簡直有種「大地在我腳下」的感覺。

 

Right?

你以為做補師好煩好慘?非也!當你試過被一班隊友圍住,求你施捨一針半藥的時候,你就會明白補師有多偉大;

你以為踢街場守龍好悶?非也!當你踢完個多小時,體力七七八八時,守個龍回個氣,下場又是一條好漢(前提你沒有豬隊友。)

 

……下略云云。

 

時代變遷,現在電腦Online game的普及度大幅下滑,剩下的連線遊戲,先不說手機遊戲,就只剩下家用機(PS4之類)和手提遊戲(Switch、PSV云云)。但唯一一點不變的,是「補師」依然是每團必備的角色。

 

「做吓補師,幫到人又滿足到自己,何樂而不為?」

 

問心嗰句:

「補師,根本係食物鏈嘅頂點,沒有之一。」

ichitsuru@hkdoujin.com'

一弦

曾為《主場新聞》的博客,於《主場藝術》分區撰文。 現於《博風社》、《熱血時報》等平台亦有撰文。 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ichitsuru/ E-mail : [email protected]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