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青年滿腔熱誠 卻成集團撈油水的陪襯品》

文:無花果

如果是稍對香港動漫遊戲產業關心的朋友,應該都會曉得近來政府ACG+Capital創業基金的醜聞了。筆者看見連登有網友絕望的大喊「香港搞創意就死得。」也許圈外人士,或者平常只是看日本動畫,玩《Fate/GO》的動漫宅不會了解為什麼大家對創業基金的事件感到這樣憤怒,筆者也是因為身邊的朋友有參加這個ACG+Capital的創業基金計劃,才對這計劃認識得比較多。

還記得2017年度行政長官施政報告提出「政府將會注資10億,支持香港創意產業發展。」的時候,做創作的朋友都基本上抱持著觀望態度,大家都清楚明白,所謂「注資」最終只會落入利益集團及相關人士口袋之中。而不幸地,這兩天發生的ACG+Capital「大公司扮初創團隊奪冠」事件,再次證明了這個讓人悲觀的事實。

如果還不太了解事件的話,這裡簡述一下。第一屆《香港青年動漫電玩創意創業大賽》的冠軍於11月3日揭曉金獎得主,由《極限裝甲聯賽》(Touchdown: Armor League)的奪得,但有網民起底,指《Touchdown》的創作團隊涉嫌違規,指團隊曾經使用Ares Games創作同名遊戲並於Kickstarter上集資,質疑團隊並非以新公司參賽,而是用舊公司舊概念以取得優勢。另一質疑是創作團隊同時為另一遊戲開發公司AntiGravity Games的董事,直至決賽前才離任(根據公司查冊資料顯示),認為創作團隊與初創根本沾不上邊。

AresGames官網(現已關閉)曾經載有同名參賽作品的遊戲畫面圖。

 

Touchdown早就在四五月時份於Kickstarters上籌集資金,不過未能集得目標金額而眾籌失敗。

 

網民查冊發現創作團隊於11月1日,也就是領獎禮前兩天,才集體退出原本的遊戲開發公司董事職務。

 

ACG+Capital迅速發發表聲明,指《Touchdown》的創作團隊曾提交證據證明Ares Games已經停止運作,而《Touchdown》於Kickstarter集資並不成功,遊戲並未實際開發;故認為創作團隊並沒有違規。而針對創作團隊同時兼任另一遊戲開發公司董事,ACG+Capital表示團隊事前已經向大會申報會退出該公司,故並沒有不合適之處。

網民繼續質疑比賽規則存在漏洞,變相鼓勵現存公司分拆組成新公司參賽,以企業資源壟斷比賽,令真正的初創公司永無出頭天。而大會審查粗疏,變相默許壟斷,向這些業界朋友派錢,甚有小圈子味道。

 

 

網民集中批評主辦審查不善,有參賽人士爆料質疑評審並非真心想扶植初創人才。

 

 

由這個基金發佈開始,到度idea、砌Proposal、趕工趕到晚Deadline前夕,筆者也看在眼內。很多人只是知道比賽頭十名有可觀的40萬元啟動資金,卻不了解這些啟動資金對香港現在的創作人來說是多麼重要。

對出來發展創作行業的青年來說,基本上一筆啟動資金就決定了他能否開展他的創作事業。香港以前有非常興盛的電影業、漫畫業和各種創作行業,創作人是有才能的、有抱負的,基本上在行圈內打滾一下慢慢就可以泡出名氣,幸運的不用幾年就儲到第一桶金開自己的Studio。現在,香港的年輕創作人想要創業,沒資源、沒行業、沒市場,創條毛?先別說那已經被中國完全吸收消滅的香港電影圈,就拿手機遊戲來說,自從SQUARE ENIX、TYPE-MOON等大公司進駐手機遊戲市場後,手機市場已經慢慢飽和,App store都再不是Indie公司發創業夢的地方。手機遊戲開發的成本就像軍事競賽般愈來愈大,插畫、3D model、特效、Rendering及各種視覺表現的要求愈來愈高,玩家對遊戲活動的內容亦愈來愈龐大。要比拼資源的話,香港就算最大規模的遊戲公司都難以和日本及海外的遊戲比拼。

大家都知道,最不支持香港製作的就是香港人了。創業青年要白手興家,靠賺本地人的錢一步步踏上去?香港人寧願每月課幾千元去抽本命角色,都不會花十幾元贊助一下patron的香港人。基本上,你一開始拿不出一定質素的成品,香港人首先會將你打下去,而「質素」的多數不是關乎技術和創意,而是人力和成本。看到這裡我想大家都會明白,任何形式的始創基金及資源都對於滿懷鬥志的創業青年極為重要,這是關乎他們能否燃燒著肝繼續發展自己的職志,還是要面對現實回去朝九晚九。

說回近年不斷說「發展創意」的政府,舉辦過多場創意講座、創意比賽、創意資助計劃,可惜一次又一次發生醜聞。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如今公信力已經蕩然無存的「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大獎」(Hong Kong ICT Awards)。

2015年資訊及通訊科技大獎及全年大獎得主Arist咖啡機,及最佳資訊科技初創企業(硬件與設備)銅獎的Znaps磁能充電線,在Kickstarter的眾籌走數至今仍未解決;2016年的得主Metas其得獎作品電子積木被指抄襲美國品牌littleBits 3年前的設計,獲得最佳數碼娛樂大獎的遊戲Hachi Hachi也被質疑抄襲日本音樂遊戲Maimai。當中主辦方香港政府資訊科技辦公室只有在兩年後的2017年撒回了Znaps的得獎資格。這一切難免令人質疑,究竟這些政府撥款的比賽,當中背後有多少不可告人的內幕和利益輸送?

趙氏兄弟的Arist智能咖啡機可謂眾籌界最大醜聞,受害者遍布全球各地。

筆者不相信一個需要通過重重官僚審批後面世的比賽,有著存有巨大漏洞的規則,會是一時疏忽。今次ACG+Capital的比賽由樂言社教育基金主辦,並香港民政事務局以及青年事務委員會資助,可算得上是拿着納稅人金錢搞的活動。這活動分為《香港青年動漫電玩品牌創作大賽》以及《香港動漫電玩創業計劃》兩部分,冠軍獎金加上啟動資金前後合共50萬港元金額。如此巨大金額的比賽,主辦單位卻竟然訂下了「參賽團隊可使用已經生產或創作的作品參加比賽」以及「參賽團隊可以成立一間新公司參與計劃」這種耐人尋味的比賽規則。更不幸的是,最後奪得獎金和資助的,正正就是利用了這兩條規則的「業界經驗人士」。

連登網友查出得獎者劉嘉明報稱住址為一幢半山豪宅,怎麼看也不是急需創業基金的窮人。(圖片來源:宏安地產)

比賽規則有問題,讓有資本的大公司可以拿著開發了幾年的作品去當新人參賽了,主辦單位固然是責無旁貸,而更讓人失望的是,作為給予資助撥款的「民政事務處」和「青年事務委員會」基本上出來參與啟動儀式,在台上說兩句客套話就完全潛水,影都唔見。如此輕率將納稅人的金錢以堂皇藉口送了出去,全無後顧之憂。

這兩天就有學生在網上討論區表示,ACG Capital比賽的主辦單位曾主動跑到各個大專院校以及灣仔電玩節當中接觸畢業生和年輕人,表示歡迎以非商業性的畢業作品參賽。無奈比賽開始後,他們才發現要和擁有豐厚資金和人力的大公司比拼,以簡陋的畢業生作品抗衡製作多年、將近完成並涉嫌抄襲美國暴雪遊戲公司的遊戲大作。這簡直就是給了學生虛假的希望,再給學生認識到那根本不能跨越的資本差距,這是什麼虛淵式玩法?「香港的教育是用來叫你放棄夢想的。」恭喜,你們又找到新的方法去證明這句話了。

愚子citemer畫的Overwatch法拉同人圖,該圖被AresGame去水印加logo後當是Touchdown的遊戲宣傳圖使用。

當然,《Touchdown》的做法並沒有違反任何比賽規則,但以大欺小實還假裝「初創公司」實在是勝之不武而且相當卑鄙。ACG+Capital繼Hong Kong ICT Awards之後再一次證明香港的創意比賽主辦方對參賽者來歷和作品毫不了解,甚至產生「圍內人玩曬」的情況。

追熱潮、撈油水是香港人多年陋習。但凡有利可圖並且可以出出風頭之事,一些人總會走在一起互相包庇,毫不介意在人前醜態畢露地將種種利益盡數輸送給自己人。然而,這樣的一個遊戲必須要有一些人陪跑和陪襯,讓整件事看起來似模似樣合情合理。可憐滿腔熱誠和理想的年輕人,往往就因為搏一搏可能有機會的心態,最終成為這些撈油水集團的犧牲品。所以下次當有人出來大聲疾呼「支持本地初創公司」的時候,大家還真是要好好檢查一下這比賽和公司是否真的名副其實。

筆者除了憤怒咆哮外,也不是想打這麼大段文字教人對香港絕望,剛才也說過了,「最不支持香港創作的,就是香港人自己。」大家用尖酸的眼光看待香港出品的漫畫、動畫及遊戲,說它們比不上日本和中國的作品時,別忘記了有些所謂的質素是用成本堆砌出來的。大家除左得個罵字,筆者都希望大家如果看見在香港這個資源和學習機會都那麼緊拙的地方,還有出產出有生命的作品,大家能夠用腳投票支持一下,讓青年人不用完全看著這些創業基金,等候它們的結果宣判自己的人生。

One thought on “《創業青年滿腔熱誠 卻成集團撈油水的陪襯品》

  • loveparfait1314@yahoo.com.hk'
    十一月 17, 2017 at 11:19 下午
    Permalink

    繼中國之後,香港也將會成為抄襲國度。

    Reply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