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評論政治化?太多鴕鳥哲學家

文: Jason Kong

 

看到有人說那班搞政治的人「騎劫了」動畫評論,硬是要把動畫政治化,根本就不是評論動畫而是政治宣傳。這種說法我聽過不少,但今次我真的火了。

 

我一直很明白很多御宅族是怎樣想,討厭群體意識、對思想植入非常敏感、不斷思考、擁有非常自我中心的思想、反建制、反主流價值,甚至很多都是反社會,不然夜神月、魯路修等角色就不會這麼紅的了。用最近《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的主角八幡來形容這種言論的人實在是適合不過,那種彷彿看破人情世故、看破社會、不可一世並且遠離多數人認同的社會價值的態度,在他眼中世人都是愚蠢的,只有他是清醒一人。在動畫中他那種邪道解決問題方式看得很爽,在現實,對不起,現充並不如你所想地爆炸。有自己一套哲學觀點並無不可,不過要是連現狀都看不清,單純地拒絕接收其他外來觀點的話,對不起,你只是一個鴕鳥哲學家。

 

 

image B
主角八幡不認同社會模式、群體主義。在其他人眼中八幡只是性格乖戾,不愛溝通,其實他有自己一套鞏固的哲學思想去看待這個社會。



聽聽那些二次元宅對最近社會政治風氣有什麼意見,他們很簡單地說,這是「宗教」和「洗腦」。我還真感慨過往Mass Media所做的政治冷感處理還真做得好啊,看荷里活片,看日系動畫,政治是污穢的手段、陰謀、各種你認為碰不得的東西,看無綫新聞,所有重點都剪走,剩下的只有吵吵鬧鬧的紛擾。
日本人可以政治冷感沒問題,他們民族性非常強,國族意識非常強,也沒有主權移交及文化入侵的問題。香港人就不行了,我們身份、文化、經濟、主權全都處於關鍵時刻。而這些總是避免被意識殖入和洗腦的人呢?恭喜,他們成為了沉默的多數,成為了統治者最喜歡的一群。

 

好了,說到他們不喜歡ACG文化被惡意的外來者所利用和侵擾,我必須說說動畫評論的部份,也就是說有人說動畫評論政治化的說法。

 

動畫評論,有幾個方向:

1是探討原作者想表達的東西,深化討論;

2借題比喻,帶起思考,然後評論人帶出想要說的訊息;

3就動畫的美術節奏分鏡聲演譯作技術性評價;

4分析市場形勢、商業考量。

 

image 00
NicoNico有人憑No Game No Life一格動畫、一句說這,翻譯出整段文字,這種動畫考據是屬於1.是探討原作者想表達的東西,深化討論其中一種方向。

 

 

 

 

 

 

 

 

 

 

 

 

 

 

 

我自己最想做的是建立ACG的文化身份。不用說建立它的價值,它的價值早就存在,亦深埋在社會礫石中等待被擦光發亮。真的可以從動畫中發掘價值的評論,應該是1.和2.(對作品有深入探討以及拓展)。香港對動畫的討論與評論,卻多數停留於3和4(技術性評價與市場形勢分析)。尤其與我溝通的男性朋友,很多都只能說出新番跑出的股市走勢,或評價動畫對輕小說的重現度等東西。而探討動畫反映怎樣的意識形態、文化及它帶出的討論,就甚少討論了。
被批評亂套政治圈子的評論就是2.(借題比喻)。我相信任何故事、寓言、神話等文學作品,都有用來反照現實的使命。即使作者創作時並沒有諷刺社會的意思,後來者覺得比喻恰當,拿來套用現實狀況比比皆是。一說起「木馬程式」大家都知道是源於特洛伊一場戰役了但當時這場戰爭的人並不知道現今被用作稱呼一種駭客入侵的手段。我們亦會用三國的「空城計」,楚漢之爭的「鴻門宴」來套用現今狀況。那麼,用動畫比喻現今社會狀況又有何不可?你可以批評某些評論比擬不倫,胡亂引用,抓不住神髓。好像台灣及南韓某些媒體胡亂解讀進擊之巨人為軍國主義,強說作者在暗諷政治局勢,我們看起來就覺得相當好笑荒謬了,我們相當清楚台灣有多少媒體是一知半解地炒作陰謀論來混飯吃的。

以動畫講社會、講心理、講意識形態、講政治,這本該就是流行文化具有的影響力,它對社會本該有的效果。就因為很多人連ACG動畫的基本價值都站不穩,才會擔驚受怕被傳媒騎劫。不同意的話,與其單單打打,抽水食花生,不如先把說話組織好,寫些有點水準的東西出來回應還來得有意義。

image 01

image 02
進擊的巨人─公民抗命(二次創作),『小孩子』作品,以巨人為二次創作題才影射諷刺香港政治,吸引不少人瀏覽。

 

jasonkong

見不慣荒謬,活不慣平庸,喜愛動漫,卻發現沒太多人為此而自豪,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能愛自己所愛,推而廣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