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僕Cafe是現代版本的藝伎遊戲》

文:Jason Kong

  很多人不懂怎樣定位女僕Cafe,客人和女服務生玩著稱為「主僕」的遊戲,服裝帶有少女青春的性感,可是客人與女服務生必須以禮相待,不得逾越界線。它不是普通餐廳,不是風俗店,更不是夜店與風月場所,這是日本獨有的文化歷史所發展出來獨有的產物。,我會說,因為日本有了藝伎,現代資本社會才有了女僕Cafe。

 

  女僕咖啡店(メイド喫茶,下稱女僕Cafe)是二次元文化的一個特色,第一家正式的女僕Cafe「Cure Maid」在2001年秋葉原開設。Cure Maid的裝潢記滿19世紀風格,女僕們會穿著維多利亞時代的傳統女僕服,裙長及地,儀容端裝,順帶一提,《Love Live!》中小鳥穿上女僕服打工的情景正正是取材自Cure Maid咖啡店,而Cure Maid也有跟《Love Live!》合作的活動。這間女僕Cafe嘗試給客人感受一下維多利亞時代女僕的感受,以「主僕」關係連結起女服務生與客人之間的關係。當然那不是真的女僕與主人,而是一個角色扮演(Cosplay)的遊戲。

 

Cure Maid Cafe官網圖片
Cure Maid Cafe官網圖片

  隨著「女僕」這個主題在動漫遊戲作品中受到廣大歡迎,女僕服亦都由傳統款色走到「萌」的款色,長裙改成迷你裙,穿上及膝長襪在「主人」面前作出「Kawaii」的舉動,主人的心也隨時融化。

 

 

  戰後日本最擅長打造的,就是對少女的想像。青春期時,面對異性時感到害羞,關係不確定、以及一直想偷窺那躲在薄紗背後那神秘的少女私隱,日本把這種對少女的想像神聖化,變成是一種信仰般的執迷。九十年代至千禧年的動畫,男主角和女主角的關係是很少確定的,動漫界中發展了一套名為「後宮」的方程式,男主角會不停和不同的女角保持曖昧的關係,《潛行吧!奈亞子》奈亞子一直未能成功向真尋表白,《魔法禁書目錄》御坂美琴一直和當麻若即若離、《我的朋友很少》的小鷹纏繞在一堆關係不明的女性之中。沒有哪個國家的作品比起日本作品會有如此強烈的曖昧描寫了,當外國文學一但寫上曖昧關係,就會變成痛苦的三角戀,就會變成男人的不軌、女性的不忠、糾纏又離不開的愛情幾何。可是,後宮作品並沒有一點痛苦的描寫,應該說完全不是以三角戀的方式去寫愛情戲碼,它只寫曖昧,只寫對少女的幻想。這種幻想跟赤裸裸的性是完全兩回事,亦是為什麼歐美女星Nicki Minaj或者 Ariana Grande穿著短得露出臀部的短褲示人時,AKB48依然是選擇短裙加上過膝襪,比起完全展現色慾與野性,日本選擇了恰到好處的位置,玩弄捉摸不定的距離。

 

  這種善於塑造女性的想像,是可以追溯回藝伎的傳統。我用「伎」而不是「妓」,是因為「藝伎」是用三味弦和舞蹈表演的,而妓女是用身體給人服務的。為了強調「藝伎」是不會隨便為客人敞開身體的,她們的和服有了「提左襟」的傳統。和服都是左襟搭右襟的穿法(相反就會變成壽衣!),用右手提襟,門襟合在右側,右手往襟內伸的話就可以摸到衣服裡邊,然而,藝伎則會刻意地用左手提襟,把右襟拉到中間,這樣手就難以伸入了。在這個細節位中下了工夫,為的是強調藝伎賣藝不賣身

 

藝伎的後頸會有一塊看到真實膚色的地方
藝伎的後頸會有一塊看到真實膚色的地方

  藝伎刻意保留了一個充滿女性想像的地方——後頸。露出的肌膚會塗白,不讓客人看見她本來的肌膚,卻刻意在後頸保番一個半月形的空間,可以讓客人偷瞄到她真實皮膚的樣子。藝伎的和服與一般人不同,一般和服頸處會穿得貼服,包得密實,而藝伎和服的和頸領子卻開得很大,刻意讓男人們看到女性粉頸的樣子,這個可說是江戶時代版本的「絕對領域」。

 

  日本哲學家九鬼周造引用《歡樂》中一句話來描述藝伎:「沒有比一直想得到的,最後得到了的女人的命運更為悲慘的。」因為當男女完全結合了,異性間的「媚態」就消失了,共同幻想之中的男女之情就不復存在。九鬼周造解釋:「媚態的要領是在可能的限度內使距離接近,卻不達到距離差的極限,作為可能性的媚態實際上是作為動態可能性的媚態。」藝伎必須有女性的媚態卻不是色氣、藝伎需要有善解人意卻懂得拿捏分寸,同時亦不失自尊,保持一種女性的距離感。

 

  此文先不談吐藝伎生活的非人性環境與背後的黑暗,確實這種由遊女演變出來的藝伎,再變化成拿捏想像空間的粹,現在還一直持續地用在各種作品身上。有人說資金主義社會的掘起會為藝伎這個活化石拿來終結,但我們可以看到它提煉出來對女性的想像卻變成了流行文化對少女的主要塑造。

 

現代女僕結合了「萌」元素,與傳統女僕有很大幅度的改變  圖源:http://mery.jp/images/218651
現代女僕結合了「萌」元素,與傳統女僕有很大幅度的改變
圖源:http://mery.jp/images/218651

  女僕Cafe同樣是提供少女的想像空間,當然它不會像藝伎那樣從小送入置屋內習學師成,也不會那麼講究「粹」,如果要說,女僕Cafe是一種角色扮演的非日常體驗,當中不會有藝伎背後那一種辛酸,卻能讓現代女性可以當一下這種充滿少女想像的角色,與主人互動。

 

  進入資本主義社會之後,封建的藝伎維持艱難,面臨全球化、自由主義的衝擊,社會各樣傳統也慢慢變成消費出售的形成出現,或者變成了旅遊城市的商機,其中日本算是把傳統轉型得十分優雅的了。現代女性可以在「女僕Cafe」打工,以自己選擇的方式,有時限性地代入一下現代版的藝伎遊戲,當離開了那個咖啡室,一切又回歸日常。如果說封建藝伎代表束縛,女僕Cafe反倒是自由。

 

  女僕的角色塑造當然與藝伎不同,女僕Cafe文化是借自英國,在二次元重新塑造,再以日本現代女性的角色重新登場,女僕當然帶有強烈的二次元語言,讓二次元跟三次元的屏障可以打破。主人與女僕可以全程投入那一個構築出來的世界,同時亦得保持君子大體。

 

  一些性質讓女僕cafe和藝伎有相類之處,例如女僕Cafe有明文規條『不可接觸女僕身體』、『不可以問女僕個人資料』、『不可以拍攝女僕』這些與藝伎「提左襟」有異曲同工之妙;女僕會跟主人玩遊戲,會聊天談動漫,卻很少說逾越的東西,這點與藝伎跟客人聊天時善於觀言察色、點到即止,也有同一樣的味道。當然兩者不能完全類比,比起繼承,女僕Cafe更像是玩戲,透過扮演角色來達到體驗的效果。很多「女僕」都是趁假期跑去打工兼職的女學生,不存在藝伎的訓練,但是可以透過女僕的扮演,去感受侍奉的心態,去學會說話的藝術,去提升個人心情,也是一種心態的修行。

 

  也許只有日本,基於大和女性角色的演化、藝伎的歷史,才能出產今天如此充滿青澀想像的女僕Cafe。

jasonkong

見不慣荒謬,活不慣平庸,喜愛動漫,卻發現沒太多人為此而自豪,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能愛自己所愛,推而廣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