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歌唱就是生命!小林竜之 ACGHK Mini Live 感想

 

文:一朗 / 記:一朗、Frankie / 攝:一朗

Q:對香港粉絲的印象

昨天晚上舉行的見面會,大家都十分熱心,大家說的話比我還多。因為我不能說廣東話,本身頗擔心自己不能與大家流暢地溝通,但是大家的日本語都很好,令我不用想得太多都能夠順利溝通,而大家都與我談了很多的話,令我覺得十分開心。

Q:成為歌手的契機

在產生「想做歌手」的想法之前,我就一直很喜歡動漫和遊戲了。而我開始唱歌的經歷是從高中的時候參加輕音樂部,我當時在輕音樂部是擔當主唱(vocal),而從那時候開始,當考慮要唱什麼的時候,就一定是想要唱動漫歌曲(Anisong), 於是我就參加由Animax舉辦的全日本動漫歌曲歌唱大賽,並且以此作為契機,正式作為Anisong歌手出道。

至今為止最喜歡的動漫

最喜歡的動漫啊… 但是如果說改變我人生、令我入宅的契機就是《最遊記》,目前在日本也有新番動畫正在播放。然後就是在《JUMP》連載的《封神演義》,這個也有動畫版,我也十分喜歡。接著還有《新世紀福音戰士》,我從小學生左右的時候就開始十分喜歡,也是相當程度上改變了我自己的動畫。

高中時代的輕音部和現在出道之後,唱歌有什麼分別?

高中時期唱歌,是出於興趣和喜歡唱歌,以及與朋友一起唱歌而產生的滿足感。 而現在能夠籍由我在海外的唱歌演出,將日本動漫的文化擴散到全世界、和世界不同的人交流、能夠聽到Fans們的鼓勵說話和反應,令我覺得成為聲優和歌手真是太好了,能夠見到大家的笑容是我力量的泉源。

參加兩次歌唱大賽的經歷

第一次參加 Animax 歌唱大賽之後不幸落選,自己當時覺得很不甘心!心裡想如果下一年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再參加,於是下年就參加同一個試鏡,算是來一次反擊!最後就成功了。

對台下觀眾反應的感想

在台前觀眾區的觀眾坐滿全部座位,有很多朋友手上拿著螢光棒、pen light,與日本觀眾相比並無二致。而在鐵馬後面的觀眾,就比較多只是單單一直注視我在台上的表演,說來有點奇怪,在日本wawawa (打氣聲援)的人是比較多,靜靜地聽歌的人反而很少。但是正正是因為有這種差異,才在好的意義上顯得有趣。

決定 Song List 時的考慮

首先是在日本唱過而受歡迎的歌曲,都想帶來給香港的觀眾。而今次特別想為大家帶來8月26日在香港上映的《星光少男 彩虹舞台 KING OF PRISM by PrettyRhythm》裡面的新曲,這首新曲我在日本仍未在 LIVE 唱過,今次特別向公司取得許可,在昨天和今天的LIVE中為大家獻唱。除此以外,我選擇歌曲的時候,腦海內是想像著大家開心的樣子,考慮著如何為大家創造驚喜,而選擇了不少可以提高氣氛、讓大家享受的歌曲。

以組合成員唱歌的時候與個人身份唱歌有什麼分別

獨自唱歌的時候是把自己腦內的想像化作歌聲;而在組合「D-selections」 和「AG7」唱歌的時候,因為組合內的成員都會有自己的特色,所以要避免蓋過彼此的個性,要邊聆聽其他人的歌聲邊唱,能夠創造 harmony(和聲)的才可以算是一個組合。 在組合內,要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應該「退後」(收藏自己的聲音)、什麼時候應該「前進」、什麼時候表現出自己聲音的「顏色」,因為組合的成員唱歌都很厲害,所以要信任其他成員能夠互補長短而唱。

尊敬或者喜歡的歌手

其實是有很多的,單就日本(J-POP)來說,有叫作「秦基博」的歌手,我對那個人十分尊敬。 如果是動漫歌曲的話,聲優來說, 我十分十分尊敬宮野真守,我想要以他為目標,因為他無論在跳舞、唱歌和配音上全部都十分出色,所以我想要變為好像宮野先生一樣。

將來作為聲優的目標

成為聲優還只是一年左右,從正式有工作起計只過了大約一年,在配音現場出現的機會還是很少,現在在日本播出的《星光少年》(プリパラ)中飾演組合的偶像也是我第一次擔當主角…,因為這是第一次接到的角色,希望自己之後可以接到更多動畫的角色。除此之外,希望未來的工作可以活用原本就比較擅長的唱歌和略懂的跳舞,然後就是早前出演的舞台劇,我也有在舞台上作過不同的挑戰。總括而言,我是希望在全體的工作也多多努力的。

對自己來說,「歌」(うた)是什麼

哈哈!這個問題規模太大,很難回答。「歌」對我來說,是 Life、人生,從小開始,唱歌、動畫、遊戲都大大地拯救了我的人生,打從人生的開始、從懂事開始,在我身邊就有音樂、有動漫,我就是在充滿歌、動畫、遊戲的世界中活著。既然我繼續歌唱活動到現在,是絕對不會變得討厭「歌」和動漫的。只要繼續有因為聽到我的歌聲而露出笑容的人,就想要繼續用只有自己才能擁有的這種歌聲來唱歌,將自己喜歡的「歌」 (うた),用聲音來承載,讓世界、讓人聽到自己的歌聲,我是這樣想的,「歌」(うた)是… Life、My Life。

 

ichilo@hkdoujin.com'

一朗

浮遊在校園、同人以及政治之間的旅人,在一個意料不及的情况之下,由同人場初哥成為搞手和記者。企圖將自己的一些拙見與人分享,藉以「字」立門戶及供後人引以為鑑。文章現散見於香港同人專欄及輔仁媒體。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