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次元不同命 偽娘現實與動漫大不同》

文:YS

 

動漫作品經常出現偽娘角色,由經典作品《笨蛋測驗召喚獸》的木下秀吉、到近期《Fate/ Apocrypha》的亞斯托爾福,都深受觀眾歡迎;而在同人作品中,偽娘題材作品更多不勝數,常見的例子有《艦隊收藏》的島風,她經常被二創而變成「島風君」;當然提到偽娘,也少不免提到偽娘控都十分熟悉的經典裡番作品《我的Pico(ぼくのぴこ)》系列,吸引程度更被堪稱為「路西法收割靈魂」,確立了二次元偽娘對觀眾的吸引力。

然而當大家看著那些「可愛的男孩子」時,有否想過隔了一個次元後的偽娘,又是怎樣子呢?

筆者多年前首次接觸偽娘,及後也與不同的偽娘接觸,期間與他們出門聚餐、出席cosplay同人展,以及和他們交談,知道了他們不少的故事,包括當偽娘的困難之處。

儘管他們的意見和經歷不一定是代表所有偽娘,但那些三次元偽娘,跟大家所趨之若鶩的二次元偽娘,有著極大的分別。筆者希望藉這篇文,指出動漫中對偽娘的描寫,哪些是正確哪些是錯誤。

 

1.在動畫中沒有人欺凌偽娘,但現實常有發生。

在校園題材中,偽娘似乎都是享受學校的生活,例如《笨蛋測驗召喚獸》的木下秀吉、《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的戶塚彩加,在劇情中也受其他角色的保護,甚至成為劇情中深受歡迎的人物。

圖源:《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動畫官網

不過現實,偽娘就很常因為性別定型的觀念而承受巨大壓力,同學會針對形象不夠剛陽的男生,包括嘲笑、排擠、侮辱甚至欺凌,而偽娘在這個環境下就首當其衝成為目標,言語欺凌甚至不適當的肢體接觸時有發生。

就算是偶然穿女裝私影、cosplay女角,被同儕笑一下,心情已經不好受,那些長得像女性的男性,甚至立志要變成女生的男孩,心情就更複雜更難過。

 

2.動畫中的女裝男生容易被人接受,但現實並不然。

不難看到,動漫中的偽娘大多都被其他角色所接受,而女裝在劇情中的描述也甚少負面,但現實又如何?

早前筆者有提過某學校的便服日中,男同學穿女裝校服,即使程序上沒有抵觸之處,但學生們卻被老師在不提理由下多次為難,最終放棄收場,可見女裝男士在現實來說,仍然不被接受。

另外,在香港而言,市民對偽娘的認知仍然是局限於表演的層次,例如男藝人穿女裝,以誇張的方式娛樂觀眾,市民會視之等閒,甚至樂在其中。(編按:那僅屬於「反串」,以男性扮演女性做成滑稽的效果,出發點恰恰就是與偽娘文化完全相反。)

對於生活上都以女性生活的全天侯偽娘,其實很多人都沒有這種概念,不然一提起偽娘,市民就把他們跟易服性罪犯扯上關係。

即使近年談論變性人的頻率多了,但男女分明的思維在香港仍然根深蒂固,筆者身邊的保守人士經常強調:「天生為男兒就該好好當個男人,何必當女人?」「男女性別是沒辦法控制,只好接受」「男不男女不女,不是很噁心嗎?」

結果,現實中的多數人都沒法接受偽娘,真正的偽娘亦沒法與其他人接受相近待遇。

 

3.動畫中的偽娘自我認定是男生,但現實不一定。

《笨蛋測驗召喚獸》中的木下秀吉會經常強調自己是男生,亦會用「老夫」來自稱以強化自身性別認同。

圖源:《笨蛋測驗召喚獸》動畫官網

如果你身邊的偽娘是一位單純出女角的男coser,而平日都是穿男裝,那他的性別認知就多半是男性。

但是,還有一種男生,他們會對自己身為男生感到厭惡,然後會尋求方法變成女性,也就是你或許曾經聽過的跨性別人士。

那種偽娘僅僅是因為天生性別是男性,才被歸類為偽娘,自我認定為女性的他們,傾向別人把他們當成女性看待,所以他們是不希望被別人視為男性,最好連視為偽娘都避免。

筆者所知,有不少的人對新朋友的性別是極為敏感,所以往往偽娘認識朋友時,經常會被問到真實性別是男還是女,無奈的是在那些想當女性的人,既不想說謊,又不願意承認自己是男生,陷於兩難困境。

 

4.動畫中的偽娘有專用洗手間或更衣室,但現實沒有。

《笨測》中有秀吉專用更衣室,在合宿時更加有其專屬溫泉。

但是在香港而言,洗手間都會劃分男女,甚至連部分傷殘人士專用廁所都會分男女性別,而標明性別友善的洗手間是非常罕見,所以現實中的偽娘是不會如秀吉般有專用洗手間的。

為了避免引起騷動,偽娘都會優先考慮使用不分性別的殘廁解手,因為在大部分情況下,身分證上性別列為男性的使用者,進入女廁都會被視為蓄意干犯遊蕩罪,即使是正在接受變性療程的跨性別人士,亦需要列舉相關的證明,才能免於官非。

筆者認識的偽娘朋友,就不時要面對去廁所的難題,為了避免去洗手間,只好在出門前先在家如廁,出門後則避免喝任何飲品。

他們會費盡心機,正正是為了令自己可以當個女人,亦為了保持守法形象,不致影響他人。

另外,那些自我認定是男生的偽娘,例如在活動中出女角的男coser,一般都會用回男洗手間,然後就造成「女生用尿兜」的奇觀。

 

5.動畫中的偽娘會與男角色有曖昧,但現實中的偽娘甚少對純男性有興趣

原創漫畫《君だけのポニーテール》「只屬於你的馬尾」,漫畫中的偽娘主角「鈴」單戀男主角「晴登」,為安慰失戀的晴登而女裝探望,後來觸發成人情節。

圖源:虎之穴網上商店

然而,現實中的偽娘是不是一定會喜歡男人呢?絕對不是。

偽娘只是一種身分,與性取向並沒有直接關係。

除了跨性別人士外,也有旨在表演變裝的男士,該種偽娘通常與直男無異,部分也會有女朋友,所以對他們來說不太存在有同性戀的可能;

即使是自我認同為女性的偽娘,當中也有不少是同性戀的,他們往往會選擇與其他偽娘拍拖,或者維持單身,而很少會選擇跟男人一起。

例如,前AV女優偽娘大島薰的伴侶也是一位偽娘;曾接受訪問的偽娘雪雄亦與他的偽娘伴侶互相扶持,一起進行變性療程,亦是偽娘不一定喜歡男人的證明。

也許,「遇到單純男同志」會比「遇到喜歡男人的偽娘」的機會更大。

 

6.動漫中偽娘會樂意被肛交,但現實不是

同人社團稻荷屋,曾經發行以《艦娘》島風為創作基礎的本子,包括《配信!島風くんの部屋》「島風君的房間」,內容講述穿上了島風服飾的男性coser,與男人進行肛交並在過程中獲得性高潮。

圖源:虎之穴網上商店(有修改)

事實上,色情漫畫往往為了達到視覺衝擊的效果,會把漫畫中的偽娘都描寫成喜歡肛交的過程,亦會把角色設定成容易透過肛交獲得高潮甚至會射精,更甚有些情節會描繪非變裝者的男士,被雞姦後就變成好色偽娘,但其實這絕對是虛構,現實中是不可能發生的。

而且跟上述論點類同,偽娘與其性方面的追求並沒有直接關係,如果該偽娘只屬變裝表演者,除非他本身是喜歡被肛交,否則是不會如同漫畫所畫的渴求當受。

也就是說,就算是偽娘,也不等同有強烈性需要,筆者奉勸大家,不要見到偽娘就想跟對方上床,而性自主的原則在偽娘身上亦為有效。

 

動漫畢竟是創作產物,作者多少會為了吸引觀眾,而過分美化偽娘角色。不少讀者會因為這些與現實不符的設定,而對偽娘有不合理的憧憬和想像,甚至有不尊重的行為。所以筆者希望能引導大家,先弄清楚動漫畫與現實偽娘的分別,及後在現實中接觸偽娘會有更清晰的了解,以減少錯誤的認知。

ys.fb16@gmail.com'

YS

圖文博客,現時擔任香港同人科技總監,對注意力經濟的來臨表示強烈關注,興趣包括畫圖、寫作、攝影、寫程式。

One thought on “《不同次元不同命 偽娘現實與動漫大不同》

  • 765pro765@gmail.com'
    九月 30, 2017 at 1:15 上午
    Permalink

    手遊裡也有歧視偽娘的行為,在一些手遊裡如果新出了一個角色是看上去很像女性但性別無法確定,就會被一些人以偽娘屬性作為嘲笑的對象,以此刺激另一些玩家(在他們眼中,用偽娘角色就是低一等的),可能同時還伴隨著讚美自己喜歡的萌妹子角色的行為。只有那些有人氣基礎的偽娘角色才能真正獲得尊重。

    Reply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