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了中華情花毒 如何看待日軍轉生作品炎上?》

文:Jason Kong (JK)

 

《在異世界開拓第二人生(二度目の人生を異世界で)》的炎上事件,已經去到聲優辭演、出版社下架、作者道歉的地步了。這部原本將要在今年十月上映動畫的作品之所以會惹來中國網民大力抨撃,甚至去信中國駐日領事館要求抵制,結果小說停售,動畫化中止,原因是這部轉生系異世界作品,男主角設定前生曾經參與世界大戰。網民指這個角色的原形是參與過南京大屠殺,斬殺過幾千人的士兵。

 

沒錯,又來到中國憤青抵制日貨的時候了。

 

中國的單一民族主義,從來就建築在外敵及歷史傷痛上。當全國人民都走到街上參與抵制日貨,呼喊打倒日本鬼子,大叫蒼井空是世界的,沒有比這更和平穩定的景象了。

以往香港人對中國的認同感從前也是建立在仇日上面,如今愈來愈多香港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中國也不是一個單一民族國家。脫離了陳雲所說的「中華情花毒」之後,排日抗日就顯得很可笑了。尤其喜愛日本二次元文化的我們,內心早已被日本輸出多年的「軟實力」征服了嘛。很多時中國憤青指責日本作品宣揚軍國主義,而香港宅宅多數都是食花生心態。

 

被炎上的作品《在異世界開拓第二人生(二度目の人生を異世界で)》

 

然而,解了毒歸解了毒,不認同中國仇日情緒,不等於要認同日本戰爭罪行。到現在為止,日本很多右翼人士依然認為他們在二戰中的所作所為並沒有錯,香港人不認同中國人身份,不等於要認同日本在二戰侵華中的屠殺、千人斬、慰安婦、非人道實驗等事情可以隨便變成消費娛樂。

 

我看到有不認同小說被抵制的人表示:「不應限制創作自由」我就覺得很荒謬了。太多人把作品單純看待成「創作」,認為小說就只是用來消遣的娛樂。小說這個載體是有社會影響力的,它能夠改變人的價值觀,小說作家薩米爾欽多次因為諷刺蘇聯共產黨而被流放和定罪、寫了《在世界的盡頭》後被判誹謗俄羅斯帝國軍隊。著名反烏托邦作品《我們》還要是偷偷帶著手稿到紐約市出版的。我並不是說小說家應該因為立場而被攻擊和打壓,我是想說大家別小看故事作品的威力,它載著的意義,是足夠令到國家受到重視。我們支持創作自由,不代表發表出來的言論不用承受後果,政府審查作品就是創作自由的事,出版社下架則是商業決定。

 

漫畫版其實去到一定篇幅,才略略提及過主角參與二戰的背景

 

其實認真看了《在異世界開拓第二人生》作品,它對於二戰日軍的描寫是非常輕淡的,作者主要是拿這個設定去說他的刀技非常厲害,故事的主軸其實跟無數多本轉生系作品一樣,都是轉生開外掛。一開始主角的前世背景還要隱藏起來,說宣揚軍國主義,感覺又是中國憤青自己拿玻璃心往地上摔。

不過,當得知主角是參與過二戰的日軍軍人的情況下閱讀,作品也讓我看得相當不舒服,尤其是主角開掛斬人時,他一臉興奮的顏藝臉,很難不聯想去南京大屠殺那些把殺人當成娛樂的日本士兵,身為華人讀者,很容易就會代入了用南京大屠殺或是香港三年零八個月那些戰俘傷痛的被害者去看。漫畫中也可以看到作者的保守日本民族主義心,奇幻世界中所有刀都不及日本刀,那個殺人成性又很粗暴會打女孩的男主又會很討女性歡心,強盜壞人會很露骨地說要搶女人上…事件炎上之後,作者果真被人發現他很多右翼言論,的確難辭其咎。

 

得知主角背景之後,的確會對這張顏藝臉反感的。

 

這作品支持大屠殺嗎?又不是。這作品刺痛了戰爭的傷痛嗎?這絕對是的了。戰爭罪行就是這樣敏感的東西,正如美國在勞役黑人一百五十多年後,白人說了一句Nigga依然會大禍臨頭。南京大屠殺到現在還只是80多年,歷史還未有足夠的距離感去消費這件事。香港人就算不以華人的共同傷痛去看待,單純以一個外國人身份去看待,日本拿過去的戰爭罪行變成娛樂消費是絕對要不得的。不然日本就別再對中國市場卑躬屈膝,又要討好中國人,又要踩線,踩到雷炸到自己絕對是抵撚死。日本御宅生活在自已的島宇宙太久,從ISIS人質改圖事件就看得出他們從來就不知分寸。

 

香港人看待今次輕小說炎上,可以單就作者無腦地拿戰爭罪行來消費去批判,不用吸食一點中華情花毒,中國借仇美仇人去建立民族主義,和日本無腦拿敏感議題來消費從來是兩件事。我們吸食的是日本提煉過的宅文化,不是它的無腦和陳腐。

 

 

 

 

jasonkong

見不慣荒謬,活不慣平庸,喜愛動漫,卻發現沒太多人為此而自豪,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能愛自己所愛,推而廣之。

More Posts

jasonkong

見不慣荒謬,活不慣平庸,喜愛動漫,卻發現沒太多人為此而自豪,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能愛自己所愛,推而廣之。

One thought on “《沒了中華情花毒 如何看待日軍轉生作品炎上?》

  • aaa@12345hk.com'
    六月 11, 2018 at 8:48 下午
    Permalink

    逻辑混乱 不知所云

    Reply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