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 採訪手記] 前線衝突紀實 正義與人性的交集

記:木戶    

2019年6月12日,在經歷了香港各界與6月9日的「反送中」大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後,民眾對條例撤回的盼望依然無果,只換來香港政府重申將繼續推行二讀《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市民於11日晚發起金鐘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示威活動,深夜陸續有民眾到達立法會大樓附近留守。12日早上,大批市民湧入金鐘聚集,並開始用鐵馬築成路障佔據多條通往立法會大樓的道路--夏愨道、龍和道、添美道及添華道一帶,以阻止立法會開會進行《逃犯條例》二讀草案。

行動者高呼口號 以干擾警察以揚聲器指認衣著

當日一直間斷有雨,天色陰暗,有同事早已於前晚到達現場守候,紀錄衝突發生時的第一手現場資訊,在12日凌晨(00:00後)警方出示完一次黃旗過後,一整晚相安無事。朝早我以《香港同人HKDoujin》記者身份前往現場,與日本方記者進行聯合報導。9點鐘左右,金鐘一帶人群擁擠,大量行動者在各個通道搬遷鐵馬設置路障,以「封鎖線」阻塞並癱瘓告士打道及夏慤道一帶的交通,周邊主要8條幹道均遭到封鎖。
(後來我在該告士打道的路壆上跌低,附近行動者立即衝上前拉住我,才沒有受傷

9點45分左右,行動者在夏愨道與添華道交界靠近警方防線設置「封鎖線」時,遭到警方舉起紅旗表示『停止衝擊,否則使用武力』,數次施放胡椒噴霧驅散。其後警方以揚聲器點指出個別行動者的衣著,要求行動者不要衝擊警方防線。全場行動者則高喊口號:「撤回」、「反送中」、「香港人加油」回應,並將醫護口罩、雨傘、頭盔等物資傳遞往前線。警方防線後逐漸有防暴警察等前往增援。現場人士團結一致高呼口號打斷警方點名,似乎用意守護同伴的一幕,確實令人印象深刻。

其後現場直至10點半亦再無動靜,於是我前往中信大廈與同事匯合。10點46分收到同事消息指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宣布更改立法會會議時間,延遲開會。不久後在中信大廈旁聽到附近立法會一帶有行動者歡呼鼓掌大叫「撤回」由於工作分配關係,我與同事組隊到龍和道觀察情況,另一隊則前往夏慤道。經過立法會一帶途中,看見行動者以逐個高呼傳話的方式把資訊及物資傳達到每個人之手,也有行動者舉牌寫上義務律師的聯繫方式等,讓路過的人留下有需要時可以保障自己的資訊。走過添馬公園草地,可以見到有行動者中暑癱倒在地正在被其他人救助。

我在外人揚言極惡窮凶之處看見人與人互助的人性,若要以魯迅《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的話而言,這些人確實是傻子無誤了。而那些旁觀揚言是「收錢搞事,阻人返工生活」的人,又是個中的誰呢?大抵心裏有些答案。作為公績人士一方的警察,理應是聰明人吧。

 

 

下午三點前,氣氛沉默疑重

龍和道附近大致平靜,與添華道交界處行動者及記者都在坐下休息,該處的警方防線人數較夏愨道少一半有多,全場氣氛都寧靜無言。再走回添馬公園草地,有行動者告知添馬公園內疑似立法會後門的位置,有一隊警察在吸煙休息。與同事前去觀察查看後發現確實有警察留守之餘,有他人出入,亦聽到『需要架車出去』之類,理應是附近立法會工作人員等出入離開的地方,因此與行家說了聲情報後便沒再前去打擾,亦與同事暫時分開自由活動。

11點55分,環繞一周後發現龍和道一帶平靜,其後決定經海富前往夏愨道與添華道交界長期駐守。海富天橋上人群洶湧,有名年約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在指揮疏導人流上落,避免以防海富天橋道路堵塞,跨越重重人群最後才到路障分隔開行動者與警方位於鐵馬中的「臨時記者區」。若爆發大型衝突夏愨道與立法會應是最嚴重的位置,而夏愨道更有可能是長期戰,因此「臨時記者區」理應是最優先選擇。在這裏重遇休息中的同事,行動者雖仍與警方對峙,但整體氣氛卻只是沈默寧靜,再沒有任何呼聲,有行動者拿著一袋方包四周派發,讓需要的人士補給。

現場氣氛凝重,沒有任何一方做出新行動,現場行家們均開始坐在路壆休息,同樣又餓又累。接近1點鐘,金鐘開始下起細雨,現場陸續有行動者打開雨傘,不久便傾陀大雨。有行動者興奮高呼:「阿sir 你地休息下啦!」亦有人只戴著頭盔、護目鏡毫不在意雨點。警方在雨中屹立沒作任何回應,氣氛再次沈默。我與同事手上唯一的雨傘用作遮擋器材,雨水溶解的胡椒噴霧讓我們的手臂刺痛,在一旁的城大校報行家突然走過來為我們遮風擋雨,並說是行動者給予其的傘,聊天時與通宵留守的同事在旁邊不自覺小睡休息。

雨中有身穿黑衣的年輕人提醒在場行動者不要拍照,示威區突然出現一位年約三十歲的男子,舉起寫著『警察也是香港人,愛你家人,愛香港!』的牌子。午飯時間部份行動者在現場慢慢散去吃飯,警員亦開始換班坐在一旁休息聊天補給,也有警員在一旁小睡。同時網絡上正流傳號召行動者3點鐘開始行動升級的消息,大意是『不能讓義士無了期打消耗戰,若政府不在3點前撤回方案,便進行衝擊』。

 

警方內部態度不一

2點10分,雨勢剛停,緩和的氣氛中同事也正式醒來,剛認識的攝記行家與我們交流記者生涯。其說到自己以前多次也參與過類似行動被捕,後來思考自己能為社會繼續做些什麼,最後選擇了即使沒有金錢得益亦與媒體合作,衝上前線拍攝社會大事,這是他心中的信念。在我想來,也是他心中的正義。

不久後中西區關注組的羅雅寧和數位市民嘗試跟警察對話,遊說警方不要傷害市民,不要破壞一國兩制。「其實林鄭李家超應該自己出來見我們,不要推你們出來。」有警察平靜地提醒他們「不要踩過鐵欄,很危險」。2點30分左右,一批警察突然由政總內部向建築物圍欄外的行動者施放胡椒噴霧,打破了寧靜。讓行動者及記者反應不及,記者們急速跨過鐵欄上前去拍攝,政總內部的警察很快便後退。行動者開始大罵政總內部的警員,部份警員看見行動者反應在交談偷笑,也有警員懷著不屑、或不安的表情。我向在一旁的行家訴說,對方無奈回應:「佢地係咁㗎啦」。我不禁懷疑這些警員的心中是否也有著自己的正義,為了從官方口中的“暴徒”手上保護同事朋友,而不惜傷害他人,並為之驕傲自滿,感到開心?或是仍有感到罪惡感?

對峙的氣氛再次被喚起,行動者開始起哄高呼口號「撤回!」「香港人加油!」。有老人家走進臨時記者區舉牌大叫「送終二人組,屌 你老母」,並叫大家一定要守護香港,這是我們的家。對於行動者而言,走上街頭保衛香港眾人的自由,為香港社會建立「平等的高地」(egalitarian plateau)出一分力,讓家的樣子進步留存後世,不變成陌生之地,保護家人,便是其心中的正義吧。

 

  衝擊正式開始 記者左右位於夾縫之中

臨近3點,有行動者以硬物敲擊路障用的路牌,帶領高喊反送中口號5分鐘。3點正,開始有行動者一邊向警方投擲水樽、雨傘等,有警察拾起水瓶擲回行動者,行動者中有人一直高呼制止同伴停止投擲。雜物一直從記者頭上飛過,沒有頭盔的我慌張躲避,有水樽從我頭上略過。然後投擲在某些行動者制止下基本停止,突然警方向臨時記者區域施放大型催淚水劑,雖然大部分記者已靠近鐵馬旁拍攝,但有線的攝影師正中面部即時倒地,有線女記者大叫「行家快踎低!」,我與附近一眾記者才躲避得及。我與同事上前幫助有線撤離,同事讓我去鐵馬旁待機拍攝,並把頭盔給我。此時身後的示威區中有人高喊「屌你老母記者黎㗎你都搞!」

趕到鐵馬前,行動者正在跨過鐵馬向前推進,警方不斷施放胡椒噴霧及催淚水劑攻擊向前推進的行動者,並不時讓開小路予速龍小隊衝出向前排行動者以警棍兇狠揮打。行動者以雨傘遮擋,雨傘很快一地殘骸,行動者也不時被逼退。有附近有記者看見速龍的行為大叫「哇,痴線㗎?」。此時行動者突然後退暫停衝擊,楊岳橋等立法議員走出來站在民眾與警方中間,要求警方停止向行動者施放胡椒噴霧,並呼籲大家和平冷靜,然後警方向楊岳橋施放胡椒噴霧擊退作回應。

立法會議員中胡椒噴霧退場後,行動者再度手持雨傘向前推進,警方出示紅旗,警告行動者不要衝擊防線,否則使用武力。幾度來回之後,警方無故向後撤離放棄防線,另一方添華道及龍和道交界的防線也同時後撤,記者隨即追上前,停留在路中間的路壆上,身後行動者同時湧上。在記者舉起相機拍攝途中,幾枚催淚彈施放在記者前方不遠處,因警方沒有事先預警,大家未曾反應過來。我立即放下相機向後走(夏愨道與添華道交界方向),同時行家也察覺發生什麼事似的向後走,眼睛與口鼻都吸入了催淚彈的煙霧,難以睜開眼睛、呼吸困難並感到被灼燒,一直以右眼模糊的視力走到夏愨道靠近巴士的方向,這時有幾位行動者上前問我中了什麼,並讓我坐下以清水及生理鹽水救助,協助我清洗面部與眼睛。待眼睛恢復視力,呼吸變得較為暢順的時候,我道謝過後便打算再衝上前線作紀錄,他們截停我給予我口罩,說「小心d,唔好咁博去影」。跑時順手打開手機向上頭發送語音匯報平安,當時是3點54分,同時收到立法會一方的同事消息,警方在無預警下開了兩槍,有人受傷。

 

警方一度撤回政總西閘 後期再放大量催淚彈清空添華道

戴上口罩再次跑上前線,我影到前方的行動者把手放在另一人背後拍拍,似是在安慰他,像是在一片混亂中的一絲安慰。走出人群到路旁的行家身邊。警方撤回到政府總部西閘裡面,行動者在政總門前用鐵馬設置路障。我在這裏重見分散了的同事及行家,相互確認對方無事,事後攝記行家說自己中那五枚催淚彈時,眼前一白,最後只影到了催淚彈釋放的煙霧。

情況維持了一小段時間,警方再次釋放大量催淚彈及煙霧彈,並衝出政總攻擊。行動者紛紛躲避,部份人群往添華道龍和道一帶交界跑。到達交界,有行動者大叫「佢地黎啦!」並指著隧道的方向,大批武裝警察與警車正在前來。行動者再次舉起雙手大叫「撤回」口號,武裝警察到場叫記者們讓開,向前行(添華道方向),不要阻礙他們,來勢並不友善。其後警方施放多枚催淚彈及用上胡椒噴霧,不斷往添華道方向推進,在催淚彈釋放散去後才舉起黑旗警告。然後一路追擊行動者到夏愨道位置,期間不斷施放催淚彈、胡椒噴霧及催淚水劑,後方記者追上仍中了不少催淚彈。添華道被清空,但現場散發濃烈催淚彈氣味,不少人掩眼不適,現場不斷呼叫需要生理鹽水。

4點45分,所有人連記者均退回夏愨道,行動者高呼「香港人加油!」重振氣勢,多個行動者到告士打道下凌亂的物資站尋找生理鹽水等物資。警員則手持槍械開始向夏愨道施放胡椒彈、催淚彈等,並射上告士打道進行驅逐。夏愨道人群四散再聚,有人不斷大叫「返黎啊!」。行動者以水馬及垃圾桶再築成路障,防止警方再向前推進,警方雖一度停止前進,同時政總內的警員卻拿著胡椒噴霧從建築物空隙往行動者身上噴,行動者以水噴回去,現場有人拍掌大叫「好嘢!」。有立法會議員到場講話「所有香港警察你地聽著!你地今日所做嘅行為並唔顯得你地有幾正義,你地所做嘅行為只不過係為左後面嘅解放軍,隔離嘅林鄭月娥!我希望你地即刻收隊,唔好再係度殘害香港市民!」,現場行動者一度高呼「收隊!收隊!」

有位年約六十歲的綠衣伯伯獨自上前站到警方前面,與警方對峙並指罵「打死我啊!你地有無人性㗎!」「我咩都唔要,如果我死左,大家燒曬d 油站佢!出黎啊後面白色衫嘅肥佬!正係識得匿係裡面!笑咩笑,屌你老母無咩好下場啊!」「出埋我地納稅人嘅糧黎打我地?你班撲街含家鏟!」而警方只是在恥笑,並招手叫伯伯有本事走前去,並舉棍聳聳肩。其後伯伯被婆婆勸止拉走。

 

五點後警方使用橡膠子彈 防線不斷向後退的結束

「砰、砰!」警方隨即開始持槍,並不斷施放催淚彈、胡椒彈襲向行動者所在的區域,行動者四散,並有警察推進時重複揚言「屌你老母啊,係到做乜撚 嘢姐,屌你老母閪啊!」「蝦鳩你啊宜家!」。行動者退至近紅棉路一帶,遠處夏愨道添美道一帶亦傳來濃煙及槍聲,現場一度混亂。有行動者大叫「黑警!黑警!」

5點10分左右,在一輪驅散後,行動者已退到海富中心天橋下,警方於夏愨道亮出黑旗,再次施放催淚彈到告士打道及紅棉路一帶。突然綠衣伯伯再次衝進臨時記者區,「砰」一聲在沒預警下中槍(橡膠彈)倒下,只見他手掩著腹部的位置,再沒動靜。一眾記者衝前圍著伯伯一圈拍攝,身後告士打道的行動者中有人大叫「記者救人啊!」,然後數位防暴警察手持裝有橡膠子彈的槍、警棍等衝出來,把伯伯其搬離現場到警方防線內。

(事後同事說行家衝上前圍繞伯伯拍攝,恐怕當時和他一樣是想阻止警察靠近)

現場氣氛躁動,有行動者大叫「你地都係香港人黎㗎!」,催淚彈仍是現場橫飛。遠處傳來外籍記者的罵聲,喝斥警員向媒體發射催淚彈。 臨時記者區內不時有煙霧彈炸開,我向同事拿了半支水與幾個記者靠近紅棉路一帶躲避催淚彈拍攝。突然三粒催淚彈在我們眼前的位置爆開,濃煙立即擴散開來,我快速走到後面告士打道橋下凌亂的物資站躲避。口罩和眼罩未能有效阻擋煙霧,視力已經完全無法看清,呼吸被濃煙灼辣得嗆到,感覺無法透氣,我只得蹲下來大口呼吸。手上的半瓶水很快就用光,幸好物資站隨處有水擺放,行家過來幫我拿了支水,我用水不斷沖洗面部,眼睛和呼吸仍未能順利恢復。我叫他不要理會我,先前去繼續工作,我一陣再追上去。

救護車的聲音響起,這時同事大叫「記者啊!受左傷啊!」,然後一群防暴警察走過來我身邊詢問是否有事,要不要叫救護車,同事見此激動得大叫「喂!記者啊!冷靜d!」,反比防暴警察大聲叫其冷靜,我立即出聲揚言「無事,無事。」制止雙方衝突。「你受傷就係到透下先啦,唔好上咁前線啊」向防暴警察道謝完後跟同事說「你快上去睇住個勢先啦,我地要紀錄低所有嘢㗎嘛」。然後獨自留在原地休息,整個過程十五分鐘內視力也沒有恢復。

約5點50分,當視力恢復走出告士打道橋下時,夏愨道一帶已再無行動者,只留有警察在附近。讓我有點傻眼,就像你睡完一覺醒來後,整個世界突然改變了。警察經過把鐵馬搬開扔到記者所在的路壆旁,並大叫「行開!」,行動者已後退到紅棉路花園道交界及中環一帶,我便心知幾乎要完全結束。最後只剩行動者躲進商場內和警察站在門外對罵的小插曲。

6點10分,與同事、行家商討過後決定離開現場,警方完全失去理智,夜晚估計多災多難。大型媒體機構台已經因為危險撤離一半人數,像我們這樣的細台基本已全數離開,金鐘站方向亦有一大批防暴警察,相信這是最後離開現場的機會。除了領隊仍執意留在現場守夜外,我們都離開了,結束一整天瘋狂又疲倦的日子。

One thought on “[6.12 採訪手記] 前線衝突紀實 正義與人性的交集

  • diondion1993@yahoo.com.hk'
    六月 16, 2019 at 1:38 下午
    Permalink

    9號以外的示威都是違法的,請別忘記這點,公民抗命是違法的,被拘捕被驅趕是我們參與者應該有的覺悟。

    Reply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