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stay night》與《Fate/Zero》:對前者的辯護

文:Faker

我很少會登關於《Fate》的文章,因為寫來寫去都總是不滿意。但最近注意到一個現象,令我這個TYPE-MOON廚覺得今次非寫不可。

 

《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因為2010年的劇場版劣評如潮,近日推出全新的動畫版,其超高水準的製作令人目瞪口呆。《UBW》的重製,全賴先前《Fate/Zero》動畫版的成功。這部由虛淵玄擔當原創的《Fate》前傳,散發著遠比正傳要熾烈的黑暗和鬥爭氣息,充滿謀略和逆轉的聖杯戰爭吸引無數人的眼球。結果,身為正傳一部分的《UBW》完全被比下去,觀眾的評價開始分裂。不少《Zero》迷因為得不到跟《Zero》同樣的感覺而大失所望,批評《UBW》是一部沉悶和幼稚之作。

我喜愛《Fate》,不僅是《Zero》還是《stay night》都一樣喜愛。大家因為《Zero》而貶低《stay night》這現象,在看我眼看來既能理解,但又覺得並不合理。兩者的性質有著根本上的差別,只因為是前傳和正傳的關係,就用前傳的準則去將兩者比較(其實根本不算比較,只是將一邊當成本位來觀看另一邊),這只是擅自去期望,然後擅自去失望而已。本文的意向在於拆解這些誤解,為《Fate/stay night》平反。

 

辯護一:「聖杯戰爭」一定要去到盡?何謂「去到盡」?

snapshot20150614185354

《Fate/Zero》迷最用力的觀點,是指《UBW》沒有《Zero》的精彩算計,屬於家家酒的幼稚幹架。對此,我想質疑的是這類《Zero》迷是否充分掌握到《Fate》系列的特色。

《Fate》系列最大特性,是「毫無對錯的多元價值觀」,相信每一個喜歡《Fate》(無論正傳或前傳)的人都會同意。《Zero》的精彩在於每一個人基於自己的目的去追求聖杯,因為利益衝突導致鬥爭。而質疑《UBW》的《Zero》迷,在批判《UBW》時,卻擅自將「毫無對錯的多元價值觀」限死了在「人一定有願望,一定對聖杯有興趣」這個一點也不多元的框架之內。落差感的出現並非因為《UBW》的發揮不足,反而是因為這些《Zero》迷對「多元」缺乏想像力。

archer

《Fate/stay night》裡面,其實沒幾個人真的想拿到聖杯:士郎是阻止壞人拿到聖杯、凜只是想贏、言峰是想令聖杯裡面的惡魔誕生、Lancer只是想爽快打一場、Archer是想殺死過去的自己、Assassin完全沒有願望、伊莉雅只想向切嗣報復、葛木純粹輔助Caster、櫻甚至不想當Master……。《stay night》確實未有太多計謀,但也根本沒盡力去營造鬥智鬥力的故事風格。角色們並非完全沒有能力,而是對聖杯根本就興致缺缺,沒有動力也沒有必要去盡力比拼。

《Fate》的故事不只是「搶奪聖杯」,而是「聖杯戰爭」。「聖杯戰爭」是一場豐富的大活動,除了「搶奪聖杯」,還有英雄們超越時空的大集合、武藝的比試、親人(或戀人)同為參賽者等等,都是因聖杯戰爭而產生的「狀況」,搶奪聖杯甚至不是重點。雖然「勝者可得到聖杯」仍舊是終極的規則,但《stay night》的人物根本沒興趣去跟規則玩遊戲。聖杯在他們的價值觀(或世界觀,奈須式人物會將兩者等同)面前可有可無,甚至有人討厭聖杯(如士郎)。不盡力去搶奪聖杯並不等於不盡力去參加聖杯戰爭,《stay night》的角色是憑自己非一般的觀念、非一般的目的去參戰,這反而是《stay night》的樂趣所在。世上不是誰見到「萬能願望機」五隻字都會垂涎三尺的。

《Fate/Zero》很理智、很科學,但不要忘記,《Zero》的理智是有「願望」這個感情基礎。沒有想透過聖杯實現的願望的話,根本沒必要「很理智很科學地戰鬥」。《Fate/stay night》的角色性格跟《Zero》一樣鮮明,但思想不單不比《Zero》簡單,甚至更加複雜,思想也異於常人。指摘《stay night》沒有《Zero》深度的人,大多都沒嘗試去理解人物們表面看似不合理的行為背後的思想體系。

在這個充滿欺騙和虛假、鬥聰明、個人欲望膨脹的世代,《stay night》較為鬆散的戰爭過程的確違反不少人的直覺。但這是常識造成的預期,不代表預期以外的東西就是不合理、就是爛、就是沒智商、就是幼稚、就是可笑。假若這種胡亂指控就是某個部落格所謂的「通識分析法」,那這種分析法還是早點丟掉比較好。

 

辯護二:媒體的限制,《Zero》迷只看到三分一部《stay night》

heavensfeel

腦殘粉最令人討厭的護航方式,莫過於「你沒看懂啦,再看一次」,或者是「原作比較詳細,你沒去了解」。我承認自己對《Fate》的喜愛已經超出了理性,也準備以類似的方式辯解,但事實上就是如此,我會盡量令論述沒那麼腦殘。

因為有2008年的《空之境界》以及2011年的《Fate/Zero》,才造就今年的《UBW》。根據非正式統計,動漫界平均每八年為一個世代,現今大多在看《UBW》的未必看過2006年版的《stay night》,也更加不太可能玩過《Fate/stay night》原作。結果,他們傾向將《UBW》視為跟《Zero》一樣完全獨立的作品去評價。儘管《UBW》動畫版完成度確實很高,跟原作遊戲始終相去甚遠。這不是改編水準的問題,而是關乎《stay night》當初的故事結構。

眾所周知,《Fate/stay night》原作遊戲擁有三個平行世界:Fate、Unlimited Blade Works以及Heaven’s Feel。三個世界雖平行,但「人是時間性的存在」,觀賞始終有順序,原作亦鎖死了順序。《stay night》不是單部的小說,當初也沒有動畫化的打算,它只是盡力去發揮電子小說「多重結局」的特色。

《stay night》利用了人的認知結構,寫出一個有層次感的故事。玩家要重覆三次聖杯戰爭,才能夠得知所有Servant的身份、每個人的願望、《Fate》的世界觀設定,以致聖杯戰爭的真相。動畫黨並不會感受到《stay night》的層次感,只用單一故事的角度看待《UBW》,自然是有所缺失。

Pegasus

只看《UBW》並不會清楚知道Berserker寶具、Rider的身份、士郎的屬性是「劍」。因為這些都是在Fate線提到的內容。看原作UBW線時,玩家早就已經跑完Fate線,已經擁有這些知識。其實《UBW》動畫已經盡力補充資訊,例如強調Saber的願望,並以影像表達士郎回復能力的起源為Saber的劍鞘。再往後一點說,由於還未推出Heaven’s Feel的動畫版,動畫黨並不知道埋藏在聖杯戰爭背後的真相(雖然《Zero》略有提及,但我打賭九成動畫黨看不懂)。將「搶奪聖杯」當成絕對的遊戲規則,而批評《stay night》發揮不好的人,其實沒想過聖杯戰爭本身根本有問題。

綜合來說,《Fate/stay night》的特色如下:
(一)故事有其佈局,每一個平行世界會將上一個平行世界的認知翻轉:Fate線沒有公開Archer的身份、UBW沒有揭示聖杯戰爭的真相和櫻其實是Master。
(二)三個故事都有其主題,Fate線是「Boy meets Girl」;Unlimited Blade Works線是「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的碰撞」;Heaven’s Feel線是詢問「何謂惡」。
(三)同一個人物,在不同世界中的行為,讓該角色變得更厚實,更立體。

以上三種效果,都不是只看動畫的人能夠感受得到的。

我在此奉勸討厭《UBW》的人,不要放棄不久將會推出的Heaven’s Feel,因為那是解明一切的故事。

 

辯護三:衛宮士郎很廢、很蠢、很幼稚?

snapshot20150614194043

如果主角很礙眼,作品的觀感也會減半。我不喜歡桐谷和人,他的存在也影響了我對《刀劍神域》的印象。ufotable的訪談中有提到,今次《UBW》的製作方向是「衛宮士郎的故事」,很多方面都強調士郎這號人物。換言之,如果本來就討厭士郎,也很容易會討厭整部《UBW》。

討厭角色是最難搞的,每次打算消解通常都只會招致罵戰,而我也不認為有人討厭士郎是一個需要去解決的問題。只是就我而言,衛宮士郎是《Fate》最複雜的角色。武內崇表明士郎的畫最難畫,就連奈須也表示描寫士郎很頭痛。這麼複雜的角色,在決定喜歡還是討厭之前,先將他理解透徹才下判斷似乎較為恰當。

討厭士郎的人主要有三大指控:廢、蠢、幼稚。身為Archer黨(紅)的我,曾經有一段時間在研究士郎這個「過去的Archer」。得出的結果是:這三大指控其實都源自士郎同一個「精神的扭曲點」。

我直接說結論:士郎不是廢、蠢或者幼稚,他是精神不協調。十年前的火災,令他的世界觀中的「自己」徹底消失。結果,不論他做什麼,他都不會將自己納入考慮。於是凡是極端的狀況,他都會展現叫人難以置信的自毀傾向。士郎不是改造人,靈魂也依然存在,但他的生存方式已無異於殭屍,不會在乎自己受的任何創傷。

emiya

Q:為何士郎看起來很廢?

A:因為他從未經歷任何有計劃、系統化的鍛練。任何技巧都需要繁瑣和周詳的訓練,付諸實行的動力源自對「自己」的要求,多少都存在私心。而士郎的世界根本沒有「自己」,自我增值的意欲並不存在。所以士郎的生活相當雜亂、毫無計劃、任人擺佈,也因而沒有一技之長(除了家務,因為要照顧他人)。

save

Q:為何士郎蠢到衝出去保護比自己強的Saber?是因為他沒意識到自己比Saber弱嗎?

A:非也。士郎並非對Saber有過低的評價,而是忘記去評價自己。就算自己真的弱到爆,死了就是死了,「衛宮士郎」是消耗品,沒什麼好可惜。士郎只會自己受傷會令他人傷心的情況下才會珍惜自己,而且經常忘記別人跟自己不一樣,是會關心「衛宮士郎」的。

snapshot20150614195239

 

Q:為何士郎會幼稚到想成為「正義使者」?

A:其實衛宮切嗣也一樣幼稚,只不過他的執行方式相當理性,故表面上較為「正常」。「正義」是個充滿矛盾的概念,士郎其實是知道的,但他不在乎,會否成功也無關痛癢。「成功」是個人的功績,這是沒有「自己」的士郎不需要的顧慮。或者說,他的思想迴路不存在「需要的東西」這個觀念。因此,不論誰來勸說他都不會放棄。「不可能成功」、「正義不是這樣」之類的事實,他早已心肚明,但他不是普通人,這不是他成為「正義使者」的重點。他這份扭曲的使命,本來就是「為了衛宮切嗣而存在」,比起理想,更像一道命令、一道詛咒。

士郎是廢,但他的廢是有原因的(其實他的廢也只限於Fate線);士郎不是蠢,只是太殭屍;士郎不是幼稚,而是對「榮耀」無感。釐清這些誤解之後再去討厭他,就是天經地義的了。

 

結語

snapshot20150614193932

《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是奈須蘑菇和虛淵玄分別以自己的方式演繹同一個世界。《死亡筆記》式的互相殘殺是「聖杯戰爭」的其中一個面向;在因「聖杯戰爭」而誕生的各種「狀況」中,以自己的方式生活,則是另一個面向。虛淵的《Fate》能夠精準把握到現世的混沌;奈須的《Fate》卻能發現有別於普遍的生存規則、新的可能性。兩者的觀念其實南轅北轍,故用同一個好壞的標準去比較並不恰當。我同意奈須不可能寫出《Fate/Zero》,但虛淵也一樣寫不出《Fate/stay night》。兩者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完全等同的。

罵作品爛是一種自由,為作品辯護也是一種自由,故我寫下這篇護航文,只務求更多人回心轉意。就算沒有,起碼也得回應我這文章的觀點,才能令自己罵之成理。

補充:(《Fate/Zero》其實是建基於《Fate/stay night》之上的作品,當中亦有原作者的直接參與。很多人喜歡的《Zero》名場景如三王酒會、河川的大戰、切嗣對Saber的質疑,其實是奈須提出的。《Zero》自然有賴虛淵的功力,但奈須也功不可沒。)

(原載於:http://cogitofoundation.blogspot.hk/

Faker

要麼沉默,要麼長篇大論。總是蹲在電腦前看動畫和電影、搜尋奇怪的知識、寫著程式、沒人看的文章和小說。是個各方面都極致地普通的平凡人。 Facebook專頁:我思空間

More Posts

Faker

要麼沉默,要麼長篇大論。總是蹲在電腦前看動畫和電影、搜尋奇怪的知識、寫著程式、沒人看的文章和小說。是個各方面都極致地普通的平凡人。 Facebook專頁:我思空間

One thought on “《Fate/stay night》與《Fate/Zero》:對前者的辯護

  • Kevincheung314@twitter.example.com'
    十月 8, 2015 at 2:03 下午
    Permalink

    Fate/Zero 講的是就算如何努力,扭盡六壬,出盡千分百計都是枉然。在Fate /Zero 的角色中越努力,越想贏的下場越慘,同小圓的故事一樣都是面對無法扭轉的命運而感到無力和絕望。所以不明白為何會愛看FZ 中的計謀。
    FZ 同FSN 的劇本同樣精彩,但在犧牲女戰友完成男主願望的故事跟犧牲男主拯救女主角的故事中後者較合我口味。所以最喜歡Heaven’s feel normal end。

    Reply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