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 Pass SS 罪與罰》監控社會與平庸之惡

文:Jason Kong

 

[劇透位置會有警告字眼,請放心閱讀]

《Psycho Pass》第三期動畫要到十月才開始,然而在此之前官方發佈了三部曲的劇場版動畫《Psycho Pass Sinners of the System》(下稱 Psycho Pass SS),香港在8月1日就會上映第一部「Case.1 罪與罰」,緊接著8月29日會上映第二部「Case.2 First Guardian」,然後就是9月12日的「Case.3 恩仇的彼方」。

近來說起中國推行的社會信用系統,通常就會說Psycho-Pass的劇情成真了。2012年首播的動畫Psycho Pass,設定在一個隨處也可以監測「心靈指數(Psycho-Pass)」的日本社會,只要「心靈指數」超過某一個系數,就會被公安局刑警拘捕去接受治療,再超過某個犯罪指數的話甚至可以即場處決,而負責量測指數與監測社會的工作,統統由Sibyl系統決定。

今次《Psycho Pass SS》的腳本是由吉上亮擔當,跟第一期和第二期也不同,不過節奏也算是處理妥當,事件發生了之後,劇情會一步步帶你進入謎團核心。

不得不說今次劇場版的3D畫面處理非常漂亮,很多時候3D背景與人物配搭起來會顯得格格不入,這次劇場版卻處理得很自然,玻璃、金屬、發光版拼湊而成的高冷的未來風建築,很適合用3D來表現。現在很多動畫需要表現大量人群已經會選擇用3D處理了,但通常都會一眼就看出那些人跟2D描繪的主角群們是存在於兩個不同的次元的,今次特別行政區 Sanctuary設施內穿著工作服的人員也用3D來表現,意外地很好的把3d服裝與人物融合在一起,人物的動態神情也處理得非常好,是一部很有質感的電影。

[以下劇透]

 

平庸之惡

特別行政區 Sanctuary內的人原來都用藥物配合催眠去洗腦,他們變成了「集團思考」,因為沒有獨立思考,聽著命令去做任何東西都不會有猶豫,甚至殺人也不會提升犯罪指數。這其實就是漢娜.鄂蘭所說的「平庸之惡(banality of evil)」。

漢娜.鄂蘭

鄂蘭是渡過德國納粹時期的猶太人,二戰結束後,她研究一位戰犯,他是二戰納粹的高官阿道夫・艾希曼,並寫成長篇報告。她很想知道這位下冷屠殺成千上萬猶太人的高官,究竟是一位怎樣的人,鄂蘭親身到耶路撤冷聽審,她發現,這位高官並不如大家想像中是位冷血邪惡的人,艾希曼面對他所下的屠殺命令,表現是十分淡然,甚至不認為自己有犯下什麼邪惡的罪行。鄂蘭他的行為解讀為「平庸之惡」,即那個人並沒有意識到他所犯下的罪行是如此罪大惡極,他沒有意識到體制內出錯,沒有意識到執行命令的意義,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

特別行政區Sanctuary內的人,毫不思考地聽從命令,甚至殺了人也沒有精神污染,完全就是「平庸之惡」的精粹。他們不像慎島一樣對制度有深刻的反思,而做出深思熟慮的「邪惡」,也並非來自怨恨、嫉妒、悲傷之類的情感所引伸出的罪惡。他們只是「完全缺乏想像力」,拒絕思考而已。動畫中也說過,那些人放棄了自我思考,生活反而更加輕鬆。真正有意志地執行「邪惡」的,就只有動畫中那個主事人辻飼羌香了(雖然我覺得有點渲染得太多了)。

建制的正義

回看《Psycho Pass》1期,它探討的道德價值跟「罪與罰」是完全截然不同的。何謂犯罪?犯罪是相對於道德而存在的。而整個道德的標準原來是以Sibyl來決定的,說到底原來任何動搖到社會體制本身的東西就叫做「犯罪」,這是Psycho Pass所探討的事。不過,日本動畫的反烏托邦題材,或者任何批判社會的題材,通常只會討論到「破壞VS建制」的地步,他們通常沒有革命論述、建國論述,也沒有法國啟蒙年代的《契約論》,沒有影響到美國獨立的《Common Sense》(編按:《Common Sense》(常識)是湯瑪斯.潘恩的著作,論證北美洲十三個英國殖民地獨立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所以他們只思考到破壞社會的那一步,並沒有後續的建國意志。所以,在《Psycho Pass SS》內,霜月擁護著Sibyl系統主宰的那個高度監控的極權社會,並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正義,某程度也可以說是另一種形式的惡。

真相的說服力

在《Psycho Pass SS 罪與罰》中,霜月利用了那裡集團思考的邏輯,說了一堆道理去讓那些人攻擊主事人辻飼,甚至播放真相片段,讓大家知道自己是被辻飼利用,進而得到機會制伏辻飼。我想說的是,這終究是動畫的幻想,現實中,人們通常得知真相之後都是拒絕相信的,並會設法找任何藉口去辯護自己所相信的價值。要在現實之中說服別人,真的需要非常非常的耐心,因為人是依靠情緒去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的。

盲目聽從命令去執行任務的「平庸之惡」可怕,堅持相信社會穩定才是正義的Sibyl也同樣可怕。最可怕的是兩種惡並不是對立,而是互惠互利。希望大家可以越過慎島那只想到破壞的思考局限,認真去建立一套值得擁抱的價值與制度。

jasonkong

見不慣荒謬,活不慣平庸,喜愛動漫,卻發現沒太多人為此而自豪,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能愛自己所愛,推而廣之。

More Posts

jasonkong

見不慣荒謬,活不慣平庸,喜愛動漫,卻發現沒太多人為此而自豪,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能愛自己所愛,推而廣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