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版 吹響吧!上低音號~誓言的終章》

早前(9月7日)有幸參加了《吹響吧!上低音號~誓言的終章~》的慈善優先場,雖說在香港如今的狀況之下,的確很難提起心情去做任何娛樂相關的事情──但引用某體育網台主持所言:「是,這段時間是很重負能量。看比賽都沒心情、贏球也開不了心。但我們的職責就是足球分析、評論,所以不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不會與足球分割。」……聽罷之後,看著已經三、四個月都無法好好撰文的自己,實在都有點愧疚。所以這次獲邀實在是萬分榮幸,而且也是個讓自己重拾「職責」的機會。

對於《吹響吧!上低音號~誓言的終章~》(下稱《誓》),因為早前發生京都動畫工作室的縱火事件,大抵不少觀眾都這次的劇場版有種「不得不去」的感覺。還記得事件發生之後,網絡上發起過眾籌、捐款等等的活動,當然還有進場支持京都動畫(下稱京阿尼)的劇場版作品,包括《紫羅蘭永恆花園》的外傳:《永遠與自動手記人偶》、及本文提及的《誓》。

Read more

《與京阿尼開戰?狂人監督山本寛的網戰史》

筆者喜歡《涼宮春日的憂鬱》,《ハレ晴レユカイ》的舞步閉上雙目都有畫面;喜歡《幸運☆星》,此方、小鏡、小司就算說是萌系動畫的先驅也絕不為過……不過亦僅至於此。

真正令到寬叔成為「ACG界黐線佬」,不是他在監督崗位上的缺陷,而是他口沒遮攔的本性──《Fractale》的豪言、在Twitter上與網民的鬥嘴(最終Twitter也被停權了)、被《WUG》團隊撤換下來後的發言、有關二戰的言論、以及本次連《幸運☆星》都挖出來的種種事件,不僅沒法擠出半點能讓人認同他的理由,更令網民由期待他預定的新作品(《薄暮》),變成了期待這個「黐線佬」什麼時候會再「出招」,淪為世人恥笑對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