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界惡性循環】Event冇出事當贏、冇嘢買是常態?》

文:一弦

 

CW44(Comic World 44) 剛於8月20日結束,本次可謂一反「常態」,未有傳出如之前驅逐Cosplayer、淫審干預攤主等的噩耗,收穫近年難得一次的平淡結束。

然而,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同人活動沒有出事已是萬幸」的想法?何時開始,會有一種「唔知有咩好買」的想法?

主要的還是那幾個老問題──淘寶攤充斥、本子不吸引、周邊多到不想再買云云。無他,R18唔准畫、BL唔准畫、GL唔准畫、近年清涼本露個內褲也要被定性為「不雅品」……畫師的創作空間不斷被「淫審」以及「明光」等勢力所壓縮,直接導致所出品的同人誌(本子)不夠吸引、售出量大減。然而,香港的畫師真的這麼弱嗎?觀乎數個已經成功衝出香港,進軍台灣甚至是日本的有名同人組織或畫師,香港其實不乏具實力的畫師,只是在乎有沒有一個適合他們發揮的平台──香港,現在明顯不是一片適合同人畫師發展的地方。

 

畫師受壓難生存 開源過度失「初心」

「同人誌即賣活動」──筆者最初接觸同人活動、最初成為畫師的時候,主辦均是這樣描述自己所舉辦的活動。照字面也好照道理也好照什麼也好,怎麼看都是一個以同人誌為主導的活動吧?

但今時今日的「同人活動」,實在已經難以再用「同人誌即賣活動」作為旗號了。在「淫審」、「明光社」、以及壯哉我偉大「智將」CW(Comic World)多次引「電報辦」入場的「合作」行為影響下,同人畫師的創作空間己經大幅度被壓縮──畢竟參與同人活動的多半都是業餘性質,相信沒誰會想出個Event之後就惹上官非了吧?委曲求全之下,畫師想出了「開源」的方法──減產本子,轉移增產如掛飾、襟章、毛公仔等等的周邊產品幫補一下,以不招至「攤費都蝕埋」的下場。

就是從這裡開始,「同人活動」的本義就在無聲無息之下減退。畢竟香港打擊所謂「不雅刊物」的力道愈來愈大──大到現在露個內褲也已經足以被定義為「不雅」,有不少畫師都乾脆放棄本子這個項目,索性主力搞起周邊產品來,總比畫了本子又賣不出去好,既傷心又傷金──這也是構成現在各同人場次內,本子與周邊的產量嚴重乏衡的其中一個因素。

 

同人活動失交流缺創意 「高質」畫師恐決堤式流失

周邊主導──表面上也是創作的一種,其實很難定奪對與錯。但是周邊產品,綜合多次的活動場次所見,受眾多數見過、買過笑笑就算。依筆者的經驗及觀察,其實最帶動到賣氣、最能令場內洋溢著「同人場」氣氛的,終究還是本子。跨出一步說,台灣、日本等場次,最引起話題、最令人瘋狂、最吸引的,始於還是一眾頂級同人畫師的新刊,再接下來才是特別的周邊、Cosplayer云云。

「嘩X!呢個正呀」、「prprhshs」、「嗚呀!呢對CP我可以呀!」──作為畫師,最希望聽到的是受眾對自己創作的本子有這種的反應,反而比起周邊大賣、回本甚至賺錢更開心。畢竟,同人活動本來就是「同好者互相交流的活動」,要是自己畫的作品失去了自己的原意、失去了與受眾的交流、失去了對於作品的那份想像以及「愛」,那麼同人創作、同人活動還有它的意義嗎?

正因如此,香港的同人誌因種種打壓之下產量驟降,所謂「大手」組織、有名的畫師也紛紛逃離香港的同人市場,把主要作品轉移到台灣、甚至日本等地繼續發展。留在香港的同人畫師,又怎樣在這個已經步入惡性循環的同人市場下生存呢?受眾對於香港同人創作先入為主的想法,又要如何扭轉?滿以為已經擁有CP(Creative Paradise)、CW(Comic World)、RG(Rainbow Gala)、PR(Palette Ring 綜合同人展)等大型同人活動的香港,總有一個能夠扭轉乾坤嗎?

但結果總是令人失望。

 

「龍頭」CW失初心 視民心為無物

何出此言?先看看本屆CW44的平面圖:

???

玩具什麼?

遊戲攤位?

什麼什麼網絡?

手機遊戲攤位?

 

「「這 真 的 是 同 人 活 動 嗎 ?」」

 

以CW往年的種種「合作」行為,早已經令到其名聲臭名遠播。但香港人還是犯賤的,他們覺得這場次會多人、會多Cosplayer會多攝,就會抱著一種「唔入場都去望吓」的心態前往CW,而當中又有不少會聚集在九展的範圍內、甚至最後還是購票進場的看一下──這就是CW為什麼至今還能夠生存的其中一個主因。

再說,一個多次出賣同人畫師、出賣Cosplayer、出賣攝的主辦單位,不僅完全沒有考慮挽回名聲、救回其於同人界的民望不單止,反而大量引入其他非同人文化相關的組織進場,企圖將活動「合家歡」化──這種視同人界於無物的態度,還值得花時間、甚至花金錢前往嗎?

 

抱歉。

我不能。

我對於CW的行為感到噁心。

也為報了CW、去了CW甚至支持CW的人感到可悲、感到難過。

 

CW敲響同人界喪鐘 RG、PR、CP如何求變?

RG一直是僅次於CW的另一大同人活動,在CW近年屢次作出令人失望及氣憤的惡行之後,RG在同人界的地位已經上昇不少,甚至已算是超越了CW的地位。

本屆的RG20今年大玩「審查制」,大概是汲取了RG18及19「零秒爆廠」的經驗,才從先到先得制改為審查制吧──筆者不知道「審查」背後的基準或原則是什麼,個人所期望的是RG想要扭轉上述那些周邊主導、本子難以生存的慘況,特意揀選以「同人誌」為主導的攤檔進場──最好是這樣,也期望會是這樣。

至於PR往年以「CW狙擊手」的姿態登場,成為了往年CW人流流失的最大「兇手」。PR在申領娛樂活動牌照的一事上曾搞出過不少風波,也間接令到緊接她們的GP17(GAME PARTY 2017)不得不有樣學樣地做到足──在筆者看來,PR算是一個比較貼近同人畫師心態的場次,畢竟在種種的活動條文、規則看得出,主辦是精心地針對CW、甚至CP而制定的,主辦顯然是想營造出一種「我們與CW跟CP是完全不同的同人活動」的形象──且看下一屆移師到荔枝角的PR02,又是否能令人另眼相看。

最後是CP──廣闊的場地是她們最大的優勢、也是最大的劣勢。打著「將同人文化傳揚開去」的旗號,然而要搞好這個同人活動的最大敵人,遍遍就是從樓下動漫展蜂湧而至的「一般市民」。畢竟大眾不單單對於同人文化不理解,普遍也簡直對ACG這個文化毫不了解──「很毒」、「色情」……這些先入為主的觀點一再令到ACG在香港不被人理解,更直接令到「同人文化」難以被大眾所了解和接受。如何在保障畫師、維持賣氣、傳揚同人之間保持平衡?這是CP是死是活決定性的一點。

 

CW?

將死之「展」,再去也是浪費營養。

不了。

ichitsuru@hkdoujin.com'

一弦

曾為《主場新聞》的博客,於《主場藝術》分區撰文。 現於《博風社》、《熱血時報》等平台亦有撰文。 Facebook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ichitsuru/ E-mail : shineichitsuru@gmail.com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