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界惡性循環】Event冇出事當贏、冇嘢買是常態?》

CW44(Comic World 44) 剛於8月20日結束,本次可謂一反「常態」,未有傳出如之前驅逐Cosplayer、淫審干預攤主等的噩耗,收穫近年難得一次的平淡結束。

然而,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同人活動沒有出事已是萬幸」的想法?何時開始,會有一種「唔知有咩好買」的想法?

主要的還是那幾個老問題──淘寶攤充斥、本子不吸引、周邊多到不想再買云云。無他,R18唔准畫、BL唔准畫、GL唔准畫、近年清涼本露個內褲也要被定性為「不雅品」……畫師的創作空間不斷被「淫審」以及「明光」等勢力所壓縮,直接導致所出品的同人誌(本子)不夠吸引、售出量大減。然而,香港的畫師真的這麼弱嗎?觀乎數個已經成功衝出香港,進軍台灣甚至是日本的有名同人組織或畫師,香港其實不乏具實力的畫師,只是在乎有沒有一個適合他們發揮的平台──香港,現在明顯不是一片適合同人畫師發展的地方。

Read more

《求存與演進──香港同人誌的祕史》

在同人販賣會出現之前,作者們一般只能透過舉辦聯誼會來宣傳自己的作品,或者是透過報攤售賣同人誌或手作精品。當時的藝墟不主張擺賣能大量複製的物品,例如刊物,所以賣書並不能明目張膽地賣,必須連同精品一同售賣。

與此同時,寄賣模式已經形成固定文化,當時亦有一些漫畫店如銅鑼灣的「漫畫天下」可供寄賣同人誌。當專欄有了一定程度的推廣,讀者亦會想透過同人誌認識更多不同的作者。由於當時沒有網絡,人們主要經不同的協會及同人誌去認識作者,但宣傳效率仍然不高。所以,人們便開始追求同人販賣會。而當時「漫畫協會」率先希望舉辦同人販賣會,但當中遭遇了問題導致同人販賣會延遲出現。

不過這並沒有滯延同人販賣會,1998年,由「TG workshop」與「S.E INC.」聯合主辦第一屆《COMIC WORLD》終於問世,翌年「CIMIX」出版首個CD-rom式畫集雜誌,開啟電子光碟同人誌出版模式。如此一來,同人誌所能接觸的人群比以往大量增長,促使學界同人活動亦相繼出現。2000年前後,便出現了第一個學界主辦的同人活動城大夏祭(現為《城大秋祭》)。

Read more

《淺談動漫節、C3、同人活動之別》

這個每年於暑假黃金檔期舉辦的活動,一直也被動漫愛好者評為「掛羊頭賣狗肉」的活動。而事實上,近年ACGHK的核心,已經逐漸偏移向電腦遊戲、家用以及手機遊戲方面。早年網絡遊戲產業強盛,網絡遊戲營運商大肆宣傳,起用美少女模特兒,引起種種混亂開始;到近年手機遊戲盛世,營運商鋪天蓋地的傳宣、大灑金錢的擴充攤位,搞出佔用Cosplayer的拍攝用地、甚至影響活動進行的種種醜態,也證明ACGHK已經不是一眾動漫迷所想要的活動。況且活動慣性於暑假檔期進行,加上歷史悠久,上至家長下至小學生,每一不是ACGHK的客源。主辨單位為了保持活動的形象,自然不會讓一直被傳媒渲染、大眾所抗拒的日本動漫充斥場內。此消彼長,自然就助長了遊戲攤位的強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