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虛說故事已死?角色至上才不是我的錯!》

故事的消失以至只寫角色,其實並不能一言兩語說得清,除了「故事內化與人物符號化」之外,同人作品、產業混同、初音這些均屬現象產物,再探討下去就是御宅族對「符號」的追求大於對故事的追求。我不會把「只寫角色」當成是貶意,因為寫得好的角色亦都可以是好的故事。對很多人來說,日本動畫之所以比起歐美電影電視吸引,正正就是動畫並不再是反戰環保的等大議題,而是回到個人層面的探討。

Read more

《人二風波 「抄」與創作之間的定義難題》

在抵制抄風的同時,我們必須留意作者取用有關部分時的心態和目的:究竟做出來的作品是否用以取代原作?那位人兄是否刻意誤導觀眾?他/她又有否取得原作者同意?如果只是單純的致敬,又是不是可以有所寬容呢?這個是身為觀眾,在採取下一步行動前所需要分析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