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問香港為何沒有好的Event》

對於PR,有吹灰噴雪的、也有瘋狂吹奏的聲音。同人界以致ACG彷彿又再次燃起對於Event的熱烈討論,好像又回到以往「百花齊放」的年代一樣──然而在其後的「C3日本動玩博覽(下稱C3)」,又再次曝露出香港人對於Event文化的不理解以及自私。

C3公然出現「場內搶閘排隊」一事,誠然,在香港的Event場內己經不是什麼新鮮事,這次做得猖獗、人數過多,才正式被揭露出來罷了。早在以往有如CW、或是「Rainbow Gala(下稱RG)」的同人Event,參展單位於場內排隊、「搶閘」到受歡迎攤位或是限定品攤位等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然而香港人的特性就是「有著數,點解唔搶?」、「有頭位,點解唔爭?」,作為場內的參展組織,眼看搶先排隊買得心頭好的機會,為什麼不把握?外面排隊的人?Who cares?要怪就怪你們不是參展組織──稍有「特權」就盡大可能地利用、以最少的成本爭取最大的利益,這就是香港人。

Read more

《南韓愈趨激烈的女權鬥爭 同人動漫的性別風波》

南韓的男女不平等文化可謂由來以久。2015年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南韓於145個國家中就排名115,比「大男人主義」知名的日本和印度還差,可想而知女權組織的冒起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Megalia的激進態度,就令不少南韓男性相當反感。她們的匿名討論區上有不少仇視男性的言論,例如建議女性檢查出懷孕男生後就要去墮胎;又會慶祝韓戰,因為該場戰爭死了很多南韓男性。種種言論都令Megalia成為網民心目中的近似「邪教」組織。

全民衝突、集體杯葛

金在妍的被棄用事件,是不是因為支持Megalia,我們不得而知。不過Megalia大肆宣稱,「解僱」是因為Nexon是男權主義企業,容不下女性要求平等的言論。Nexon是否這樣的企業我們也無從得知,但最少Nexon總公司特地空出了一樓開辦幼兒園,照顧女性社員的孩子,這並非每間企業都願意去做的。

Megalia為此發起了遊行,但就被男性踩場,並被他們以「豬」來辱罵。南韓左翼進步主義政黨「正義黨」更曾發出聲明批評Nexon的行動,但被不少黨員批評此舉等同支持Magalia,揚言會退黨,最後正義黨決定撤回聲明。但以上種種跡象,說明南韓民眾對於女性平等的渴望與恐懼已到了極端地步,致衝突不斷,而這股風波,很快亦殺到同人界。

金在妍事件中,不少網路紅人、漫畫作家、畫師、學者教授等,曾於網上發表支持Megalia的言論,因而成為清算對象。例如網路漫畫網站Lezhin,就因遭受不少會員要求退款,被迫和幾位旗下的作家解約。另一遭受波及的,也是本次故事的主角,就是南韓的同人社團B.Rose。

Read more

《老虛說故事已死?角色至上才不是我的錯!》

故事的消失以至只寫角色,其實並不能一言兩語說得清,除了「故事內化與人物符號化」之外,同人作品、產業混同、初音這些均屬現象產物,再探討下去就是御宅族對「符號」的追求大於對故事的追求。我不會把「只寫角色」當成是貶意,因為寫得好的角色亦都可以是好的故事。對很多人來說,日本動畫之所以比起歐美電影電視吸引,正正就是動畫並不再是反戰環保的等大議題,而是回到個人層面的探討。

Read more

《溫水煮成熟蛙為鑑 人類不要再犯重覆的錯誤》

到今天,你還會寄望這班嘴上說為民生民主的人,給你爭取些什麼嗎?我們寧願讓建制派堂堂正正地惡形惡相,也不要把抗爭力量消耗在這班偽君子上。
我們不是沒有力量,只是力量被這班人消耗了而已。

記得比阿寶抖下,別投泛民,不要再犯重覆的錯誤。

Read more

《自學繪不難 進步靠臨摹》

 如果是選擇畫角色,臨摹一次後,你就會發現主要問題是骨架、五官、頭髮、衣服和上色。我們可以先拆出來單個來臨摹,找一堆站姿的畫來臨摹人體結構,不用上色,只做剪影或線槁就行。骨架、五官、頭髮、衣服和上色,也一樣是這樣拆出來臨摹和研究,這樣對你的畫功絕對有很大的幫助。

當然想學好畫人的話,還是直接去學習人體素描會更快,基本功也會更強。也有人不太喜歡學習畫寫實的事物,只喜歡畫Q版和日系,那麼臨摹你喜歡的日系繪師插畫或者漫畫作品一樣可以學不少東西,例如你喜歡大暮維人的《飛輪少年》,那就嘗試模仿大暮維人的畫,這方法對於害怕畫寫實的人很有幫助。但臨摹過程中不要只無腦的畫,要去理解結構,肌肉和比例等等

Read more

《我是繪師,初次接委託怎麼辦?》

『小時讀書廢,大個做設計。』不是設計本身沒出息,只是太多不喜歡讀書的人走去做設計,他們本身缺乏自我規劃,沒目標沒大志,得過且過,結果讓設計行業泛濫着這些「人材」。

  繪圖創作也一樣,很多本身收入、學歷不高的人嘗試以繪圖創作為出路,才會讓創作本身更顯窮。再講現實點的說法,「起香港,你冇層樓又唔係中產,做咩野都窮架啦,不如做自己開心既野。」

相信每個創作人都幻想過在家接Freelance渡日,只是靠着在家來往稿件,就已經可以足夠維生了。但這種工作模式的前提是,你必須擁有一定人脈,有着一定名氣,別人才會定期給稿件你,那在家繪圖賺錢的願景方能實現。台灣曾有前輩說只要有十至十二個聯絡會定期委託Freelance給你,那在家全職工作的夢想大概就實現了。

Read more

《「同人」上位之路》

或者我再次重申,「同人」,屬於二次創作,實際上也是創作的一種,理應獲得相應的權利、保護、尊重。「Rainbow Gala 14(下稱RG14)」於本年12月21日圓滿結束,無論是氣氛、人數也是比往年有過之而無不及,實在令人感到欣慰。縱觀而言,先別說幾個大手組織的產品依然吸引,其實場內好些攤販的質素也是非常之高。不論是本人誌、小週邊甚至原創作品並然。可見香港的同人市場內,其實不乏出色的畫師以及原作者。事實上,論到作畫能力,香港有不少作者的水平絕對不比日本作者弱。然而,為什麼香港的同人作品總是讓人覺得比不上日本的,甚至還遜於台灣地區?筆者認為,「膽量」是個很重要的因素。可是「膽量」這東西,有時候可能要「迫」才能爆發出來。就於RG14完結之後的一日,插畫網站”Pixiv”就有日本畫師更新了他C87的《艦娘》新刊圖片,並且在短時間內受到瘋狂轉載。而原因卻不是在於這是R-18(十八禁)《艦娘》本或是作畫精美之上,而是作品的題材及描述文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