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碧藍航線》在日本受歡迎?對《艦隊收藏》有何影響?

對於喜歡艦娘的社群來說,最近最多人討論的話題,當然就是中國遊戲《碧藍航線》(不少人稱為《艦B》)登陸日本,並且得到大量玩家的支持和同人畫師的支援,當看到一些本來在畫《艦隊收藏》的畫師轉投《碧藍航線》的懷抱,很多人都有既視感:
這不就與當年《東方Project》畫師轉畫艦娘的情況相似?風向是否已經改變?
《碧藍航線》與《艦隊收藏》的異同
雖然很多人說《碧藍航線》的冒起與《艦隊收藏》相似,但從商業的角度來看,兩者的成功方式並不相同。《艦隊收藏》的成功是意外,營運並沒有想像到作品擴散的速度,也沒有為此做好準備,當時甚至出現帳號需要抽選的奇怪情況。

Read more

《美少女戰士Cafe遊記 – 精緻用心的一場共同回憶》

適逢今年是美少女戰士二十五週年紀念(下稱美戰),活動主辦Playaday自發舉辦一場以美戰為主題的cafe。說起美戰是當年最迷倒一眾八十代少女的卡通片(按:幹什麼暴露年齡!?)也不為過,想當年有誰不識麵包頭?豆叮兔?禮服蒙面俠?能夠有一個地方給少女們一起回憶當年情確實不錯。

Read more

《品味遊戲:全城炒作VR 泡沫還是未來?(上)》

過去兩個星期,台灣同日本分別舉行咗Digital Taipei以及東京電玩節兩個活動。藉著今次機會,來自世界各地嘅遊戲開發者又一次聚首一堂。新舊面孔走埋一齊,話題當然離不開遊戲世界嘅轉變同發展。返嚟香港之後,同大家分享一下所聽所聞,究竟2017年下半年嘅遊戲世界講嘅係咩話題?

Read more

《不同次元不同命 偽娘現實與動漫大不同》

動漫作品經常出現偽娘角色,由經典作品《笨蛋測驗召喚獸》的木下秀吉、到近期《Fate/ Apocrypha》的亞斯托爾福,都深受觀眾歡迎;而在同人作品中,偽娘題材作品更多不勝數,常見的例子有《艦隊收藏》的島風,她經常被二創而變成「島風君」;當然提到偽娘,也少不免提到偽娘控都十分熟悉的經典裡番作品《我的Pico(ぼくのぴこ)》系列,吸引程度更被堪稱為「路西法收割靈魂」,確立了二次元偽娘對觀眾的吸引力。

然而當大家看著那些「可愛的男孩子」時,有否想過隔了一個次元後的偽娘,又是怎樣子呢?

筆者多年前首次接觸偽娘,及後也與不同的偽娘接觸,期間與他們出門聚餐、出席cosplay同人展,以及和他們交談,知道了他們不少的故事,包括當偽娘的困難之處。

儘管他們的意見和經歷不一定是代表所有偽娘,但那些三次元偽娘,跟大家所趨之若鶩的二次元偽娘,有著極大的分別。筆者希望藉這篇文,指出動漫中對偽娘的描寫,哪些是正確哪些是錯誤。

Read more

《[Love Live PDP出道]江山輩有才人出?》

「Love Live School Idol Project」又即將進入了一個新時期──原本由µ’s和Aqours並肩撐起的手機遊戲「Love Live School Idol Festival(LLSIF)」再一次迎來新的改變──全新的組合:「PERFECT Dream Project(PDP)」、以及全新的App: 「ラブライブ!スクールアイドルフェスティバルALL STARS(Love Live School Idol Festival ALL STARS)」。

Read more

《讓賽馬萌起來– -馬娘 Pretty Derby先行預測》

說起賽馬,大家應該不陌生,而在ACG界裡面的賽馬,遊戲倒有不錯的發展,動畫雖然經常跟不同動畫作合作活動,不過名副其實的”賽馬動畫”在1996年的熱鬥小馬以後就沒有了。然後22年後的2018年,經過Cygames、TOHO Animation和Lantis的合作下,遊戲ウマ娘宣佈動畫化。原作遊戲雖然還沒上市,不過筆者還是先帶大家認識一下馬娘的世界。

ウマ娘 プリティーダービー(馬娘 Pretty Derby)是Cygames即將發售的手機遊戲, 內容是以玩家作為訓練員進行馬娘的育成。在獲得比賽優勝後會出現Winning Live、企劃上的跨媒體發展以及在遊戲第一彈PV最後所說的出道等等地方都充滿了偶像大師的風格,最大原因可能就是因為製作人是曾經擔任偶像大師系列統合製作人的石原章弘,至於這是不是石原心中的符合自己理想的IP,我們就拭目以待了[註1]。

Read more

【品味遊戲:獨立遊戲展…?食得㗎?】

同人漫畫展大家可能就聽得多,但獨立遊戲展你又去過未?

上個星期四(八月三十一號)香港舉行咗一個叫「Game On:香港遊戲試玩日」嘅活動。今次活動召集到本地超過25隊獨立遊戲開發團隊展示作品,算係香港近年最大型嘅一次獨立遊戲聚會。然而今次並非香港首次有人搞獨立遊戲展。其實過去幾年香港都不斷有人嘗試搞獨立遊戲展,譬如去年香港遊戲創作協會主辦嘅「香港遊戲比賽展覽2016」以及2015年響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嘅「Hong Kong Game Expo 2015」。無奈每次搞獨立遊戲活動,到最後總係聽到搞手話大部份到場人士都係業界嘅朋友,偶然有媒體朋友採訪一下已經可以劏雞還神。點解香港搞獨立遊戲展會搞成咁?莫非真係要俾幾千萬請班韓國歌星嚟助陣先可以有普通市民入場?

Read more

[Live後感]《ナノ(nano),大概是讓我沒有跳過OP的歌手》

演唱會伊始,ナノ便以一身帥氣的搖滾風裝束登場,以《MY LIBERATION》作為開場,瞬間點燃歌迷的情緒!歡呼聲此起彼落,更有不少觀眾自發地打call,配合歌曲的節奏一同揮動手中的blades,展現他們對ナノ的應援之情!

演唱會中,ナノ演唱了不少大家熟悉的歌曲,例如《SABLE》、《NO PAIN NO GAME》、《ROCK ON.》、《THE CROSSING》,當然也少不了《蒼藍鋼鐵戰艦》的OP《SAVIOR OF SONG》,當《SAVIOR OF SONG》奏起之時,一眾歌迷更主動把手上的blades轉成符合動畫《蒼藍鋼鐵戰艦》中代表主角組的藍色,同時《SAVIOR OF SONG》亦是整場live中,令眾歌迷情緒達到最頂點的歌曲,ナノ更多次遞咪給台下的歌迷,邀請他們一起合唱副歌部分歌詞,歌迷們當然配合ナノ一齊合唱,彷如ナノ和歌迷都一同站在台上演唱一般!

Read more

【品味遊戲:如何玩死一款好遊戲《Last Day on Earth》】

近呢幾個月,外國嘅手機遊戲論壇以及YouTube冒起咗一款叫《Last Day on Earth》嘅喪屍遊戲。呢隻Game我之前喺Facebook都有介紹過,詳細內容可以去呢度睇番。(www.fb.com/dixon.gamer/posts/1522386051151802)對於中意玩喪屍題材嘅朋友,呢款求生遊戲相當值得推介。不過今日我想講嘅,唔係呢款遊戲有幾好玩,而係手機遊戲嘅營收同營運模式對一款遊戲所產生嘅影響。

《Last Day on Earth》喺今年5月底上架,直至8月為止,遊戲依然喺公測狀態當中。遊戲上架之後,官方幾乎每個星期都進行各種大小不同嘅更新,並且透過Facebook、Instagram以及YouTube發佈有關更新同攻略嘅資料嚟累積(吸引?)玩家。咁樣嘅宣傳規模同更新嘅執行手法,一般只會用響(係)已經完成嘅遊戲之上,但《Last Day on Earth》推出至今內容不足十個可探索嘅地圖,連一般求生遊戲用嚟建造設施同裝備嘅材料都只係公開最低級別。對玩慣推出時候已經齊曬內容嘅玩家嚟講,《Last Day on Earth》呢種拆散曬嘅手法竟然能夠獲得超過一千萬玩家嘅廣泛讚許同認可簡直就係不可思議。

Read more